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难得的友谊
2019/01/31 20:08
浏览968
回响8
推荐55
引用0

最近家中不太平静,先是二姑生病孱弱到无法开车,导致在公公走后婆家好不容易恢复的秩序,因为二姑住院详细检查、进而紧急开刀而一阵大乱;接著原本正在写 Master’s thesis 压力颇大的 Pete,竟然出现 depression 的症状,而且愈来愈严重。

 

我虽然很关心二姑,但她毕竟有先生兄弟姊妹、以及已退休的大嫂轮流照顾;先生知道我系上事务繁忙,在四周的假期中除了要继续进行中的研究、准备新教材、跟 7 位指导学生 meeting,系上并决议要赶在下学期结束之前出一本新书,大家都必须参与 ~~~ 反观先生则是又顺利排到休假,除了进行中研究计画以外,他有不少 spare time 可以照顾二姑,就不方便跟我开口,要我加入排班照顾的行列。

 

而且 Pete 的状况已经让我急坏了。他原本开始着手整理硕士论文需要的一个重要变量,发现怎么样也无法专心。一方面他渐渐意识到因为资料限制,他的论文结果可能不像之前想象那样乐观;另一方面两位指导老师对新变量的想法歧异,Pete 觉得其中一位老师好象是因为他回台太久,心生不满,要求他务必整理该变量,其实未来未必能用在论文上~~~ 而且整理变量过程不但辛苦费时,还必须学习新的 computer package, 更糟的是这个 package 相当冷门,未来几乎用不到。

 

Pete 在老师的压力下必须整理变量,又苦于无法专心,两个月前开始求助于 T 大精神科医师开药帮助他改善注意力不集中 (ADD) 的现象。然而开始吃药之后,Pete 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而开始出现无故焦虑、心跳过快的症状,于是医生又加了让他降低心跳血压的药。

 

向来崇尚自然派不太吃药的我,听到 Pete 服用的药已经有些 uncomfortable;有天看到他去看诊等待无聊时测量的心跳血压竟然出现两个 5 字头的数字,更是担心;不过因为修过医学相关科目的 Ed 强调,此类药品必须持续服用二至四周才会见效,不宜停用,于是我们鼓励 Pete 继续试试看。

 

然而过了约三周,Pete 虽然开始整理论文重要变量,但心情愈来愈低落。他食慾变差、愈来愈常待在自己的房间、睡眠质量更糟,也开始告知 Ed 许多负面的想法。即使在 Youthline 学习过谘商技巧并有实务经验的的 Ed 一再开导,Pete 的状况并没有改善。

 

Ed 一方面告知我们,一方面建议 Pete 再次看诊请医师改药。不过这次医师开的药反而变成三种,一种抗忧郁,两种改善 ADD (因为改药后预期药效不如前一种常用药的效果)。这一次 Pete 还是努力服用两三周等药效出现,但情况却愈来愈糟,于是他和 Ed 上网查了资料,决定开始自行减药(此类药品也不能立即停药,会有 withdrawal symptoms)。

 

我觉得 Pete 的情况愈来愈不对,只好硬著头皮,在 FB 上拜托在 C 医院担任精神科医师的高中同学 H 帮我推荐医师。因为好友 H 专长青少年经神疾病,人也在国外度假,她推荐我们去看总院的精神科主任 S,并说会从海外打电话跟主任说一声。我跟 Pete 说好,隔天我下班后就陪他去看诊。

 

隔天和指导学生 meeting 时我几乎发了脾气。有一位学生常会问问题超过时间,那一天我已经先讲,孩子生病我要赶著下班陪看诊,那位学生还是跟我讨论超过一小时(说好是最后一个问题从办公室沙发上站起来,结果又继续问了好几个问题)。好不容易回到家, 谁知 Pete 竟说他好像记错时间;全家人慌慌张张地坐上出租车赶到医院,结果因为下午诊已经剩下不到半小时,还是来不及看诊。

 

负责挂号的小姐看我们那么惊惶难受,不忍心地推荐我们请晚诊的主任级医师 Y 加号。到了诊间,即使我提到同学 H 的大名,护士小姐说晚诊已经满号(将近 80 人)实在无法加进新病人(新病人询问时间较长),建议我们隔天早晨 6 点半起来网络挂号,还有保留名额。

 

我们静静地吃完饭回到家,同学 H Messenger 上敲我,说是她打电话给主任 S 询问,发现 Pete 迟到无法报到看诊,建议我们改挂 Dr Y 隔天的诊。既然是 H 推荐,我们信心大增,这次我可不敢掉以轻心,隔天不到 6:30 我就帮 Pete 挂好号,接著也顺利地看了医生。

 

第二次看 Dr Y 的诊,Pete 愿意让我一齐听医师的建议。Dr Y 说,还需要等血液检查报告,排除 Pete 身体不适引起心理症状的可能性。不过他也说,根据他们之前的谈话和他观察 Pete 的状况,可能是 Pete 对改善 ADD 药物的反应过度,trigger depression. ROES什么

 

听到医师说现阶段 Pete 的主要目标是治疗药物导致的 depression,真是哭笑不得。汗不过看到 Pete 渐渐回复到原先那样总是忘东忘西、会因为自己支持的理念跟我们 argue 的样子时,还是很高兴(虽然新药还是要继续吃,而且最好是连续吃两三个月,唉~~~)。

 

我心想好友 H 帮了大忙,过年期间再忙还是要约吃饭。谁知她在 Messenger 上回说,等下周回台湾再打电话给我 ~~~ ?!这时我才猛然想起,H 全家还在欧洲度假呢。因为她都在短时间内回我的 Messenger, 还打电话跟主任、同事沟通 Pete 的事,让我误以为她已经回台。

 

我跟同学 H 的缘分颇深。小学时同校,不知何时她们全家移民海外,到国中才回台,刚好被分到同一班,渐渐熟捻起来。高中时则是另一位好友 W 请家长去请托,让我们分在同一班好互相照应。说来有趣,我和 H 的个性南辕北辙,除了一同加入高中游泳校队,两人都喜欢听(完全不同的)音乐以外,几乎没有共同兴趣。因为这样,我们聊天的时候,只是你说我听,不但少有共鸣,还常常会听到彼此的唉叫声,阿 XX,你这件事已经讲过了,不要再重复了啦!

 

虽然如此,我们牢牢记得对方说过的话,互相保守彼此的秘密,毕业多年来还是彼此关心,是很难得的友谊。我不禁想,到底是什么因素,让两个如此不同的人,维持这样的友谊呢?可能是因为我们真诚的欣赏对方吧?记得我们第一次谈话,我说她外型可爱,她说我高雅出众,两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赞美。多年之后,我对年纪较轻但思想实际的 H 仍是佩服不已,反之她也蛮羡慕我有时仍旧孩子气、还想去学声乐、或是成为 Zumba 老师的想法。

 

在这不平静的新年伊始,我衷心期望二姑和 Pete 都能够尽快好转;而有朝一日,或许我能回报好友 H 的盛情相助 ~~~   足感心耶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Friendship
下一则: 友谊长存?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8) :
8楼. 贾妈厨房 - 金钻菠萝
2019/02/15 05:07
唉,辛苦了,Pete 阿母

我回 Tauranga 二个月,除夕夜晚上八点才见到儿子

看到他"肿"得不像话,相谈知道他压力大、生活作息不正常 ...

领了红包、昏睡二天,又回学校去了

原本,贾爸想问他生涯规划,我想询问感情状况

都没敢开口

  

我们做阿母的,要稳住 !!!!!

    

现在还没开学呢,不知 Justin 是学业压力还是?

不了解为什么现在 20 几岁的孩子过得如此辛苦、、、Pete 说他要先拼毕业,预计再用半年找工作,他不想急就章;我原本希望他毕业不久就工作,话到口边也只好硬生生吞下。

Ed 虽然比较善于规划,他找申请学校过程似乎按部就班,但时常相当焦虑,担心学校网页信息和实际状况不符,多方打听之后还是很难做决定,看了心疼。

我想为人父母的,也只能尽量在孩子寻求意见时提供协助。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their lessons not ours... 我们要 hold 住呢,与贾妈互勉之。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15 18:59回覆
7楼. 天涯孤鸿 (四月碎语)
2019/02/09 01:06

前面读著很替Pete担心,希望他没事就好

祝福你的家人平安,身体健康

是阿孤鸿姐,Depression 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Pete 已经回 NZ,刚回去又发作一次 episode. 吓得我跟先生说请他准备飞过去带 Pete 回台。幸好后来好多了,危机暂时解除 ~~~

再一周就要开学,堆积了 tons of things to do. 我也好 depressed... 委屈 还好晚上哭一哭,擦干眼泪明天继续干活儿。这就是女生的好处吧 ~~~ 哩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9 09:59回覆
6楼. tzi
2019/02/08 16:30
家人

家人平安健康,才能放下心里的压力

祝 新的一年  一切好转!💟 


谢谢 tzi 留言。今年真的不平静;家人、自己的健康都出问题。

还好人力照顾目前都还顾得来,费用也有保险 cover. 只是婆婆感觉被冷落,一直要先生载她去拜拜、买东西、办杂事等等,先生有些力不从心 ~~~ 啜泣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9 09:43回覆
5楼. MayMay
2019/02/04 02:45

请不要说指教,而是讨论。在台湾一直找不到有关的论坛,我都是上国外的“教育”论坛跟其它家长学习。家里孩子多,一直都有考试,升学,科系,论文的疑惑点。

Pete 以及 Ed的讨论,跟自己的孩子很接近,包括孩子遇到相对不负责的研究所导师,写论文投稿遇到的挫折等等,所以,就很上心,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供您参考。如果我多嘴了,还请原谅。

祝 新年快乐。

Hi MayMay, 对于您花费宝贵时间留言我是由衷感谢的,但个人撰写 blog articles 倾向纪录生活中有所感触的大小事,纯粹是个人观点,没有要宣扬自己理念的意思(平时要说服动辄一班上百个学生,还要处理各种偶发事件,already fed up...)。 

读您的 blog articles 感觉您是相当真诚的人,教育五个孩子也非常用心(想必很不容易 ~~~ 闪)。请不用说抱歉;在此顺祝新年快乐,合家健康平安!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5 15:31回覆
4楼. 黄彦琳~~2019‘ 华府樱姿巡礼
2019/02/01 23:45

真是难得的友谊,人在欧洲度假,一心悬挂著你家人的病情……

虽然吃药不好,但有些药不能自己随便停掉喔,
我听过有人听了抗忧郁的药,不久就自杀了尖叫

若想停药,还是先问过医生比较好。

新的一年,祝阖府: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彦琳您好:

感谢留言,也顺祝您新春愉快!微笑

其实 Pete 知道他之前在吃的药必须慢慢减量到停药;可是他的情况有点紧急,我们决定还是赶快去精神科看诊(而且即将放年假,届时很多医师都会出国)。药物的副作用除非经历,还真料想不到严重性呢。无奈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3 21:25回覆
3楼. 宁静姐
2019/02/01 17:41

我觉得高学历≠高成就

身体健康,精神健康,活的平安及愉快最重要

(当然不能当妈宝或爸宝)

我曾有一个学生,书念得很好(女),工作也很好,但略有一点虚荣心,一心只想当美国公民。后来她发现长子宫肌留,不得不手术,未来应该会不孕。她因此瞬间失去工作、爱情、未婚夫,罹重度忧郁症。精神科医生开的药越来越重,后来发疯。我们急切要她停药,停药数年至今,她已恢复正常的。

总之,许多精神上的压力可以用谘商的方式,不要随便吃影响脑子的药。

宁静姐您好,非常谢谢分享例子。

我小时身体孱弱,大量服用西药/打针但未改善,后来是靠运动(游泳)改善体质,从此变成「自然派」。

不过孩子们修过相关课程,很信任西药的效果;想想开发药品过程繁复风险又高,也实在不容易。只能等他们自行体会/领悟了 ~~~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1 21:55回覆
2楼. MayMay
2019/02/01 15:15
孩子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写论文投期刊没有回音时,头发都会掉。眼看很多学长中年在职场无法高升,心里压力更大,考虑来考虑去,还是决定以全球大学排名榜为入学首选,毕竟这是显学。


得有一位大陆的年轻人告诉过我,考大学(正统学历考试)的准备很紧张,但如果考不取,以后的竞争更紧张。他们从入幼儿园就开始准备,琴棋书画礼乐书数样样来,所谓“棋”包括象棋,围棋,国际象棋,都参加专门的培训班,而所谓“专门培训班”就是培养考试拿到段级,等级的。他们年纪更小,承受的压力也大,但成千上万人都这样走过来了。


孩子们有很多种,有些人是遇强则强。像我自己的孩子就是如此,所以,当他们有压力的时候,我会找一些学长写的自身经历(不见得是成功者的心灵鸡汤),包括他们的挫折,压力源,以及他们一步一步的走过。通常这样的作品在留学生论坛里面很多。字字血泪,但,要走这条路,都是这样过来的。眼泪擦擦,鼓起勇气,目标放在眼前的一小步。

谢谢 MayMay 留言。足感心耶

我的学生中也有从中国来的 full time 学生,在台湾读四年大学之后,有些还是相当 competitive, 有些则是习惯台湾的生活,不像之前花那么多时间心力集中在课业学习。

我赞成您的说法,孩子个性各有差异,有的遇强则强,有的则不然。我最近会跟好友 H 多谈一谈,我总希望孩子们不要太在意学业,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反而非常在意学业(我说东他们就想往西?汗)。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1 21:33回覆
1楼. 安欧门
2019/02/01 10:34

现代孩子压力太大了,他们可能都走了原本不该走的路。

五十年前,台湾几个人读博士?能力强、该读的甚至没机会,

现在全世界,几百万人读博士,导致期刊不够用,论文摆哪里里?

我认识一位UBC教授,他很高兴孩子读了理工学院当技师,保证就业。

人往往都活在自己的旧有思维里,殊不知,早已过时。

让孩子走他们自己的路吧!

安兄,我们家是孩子爸爸/公婆希望他们念 PhD, 我则是让孩子随性发展。

可是两兄弟个性不同,我的方法适用于弟弟 Ed,哥哥 Pete 则是需要多一点 guidance 又不能太过 pushy. 

我觉得教养小孩是动态的学习过程以及接连的挑战,好像读 PhD 还容易一些呢。汗

Celine (春假结束更加忙碌呜呜~)2019/02/01 21: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