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随兴闲散的旅游哲学──喜读《门外汉的京都》
2013/09/02 19:08
浏览4,217
回响0
推荐46
引用0

                                                   ﹝台北:远流﹞

旅行是一种「遭遇」,远离自己原本熟悉的人、事、物和环境,去看外部世界,这是一种跨越疆界乃至文化空间的行动,不仅仅是吃、喝、玩、乐而已,它还具有深层的文化意涵,形诸于文字则成为一种特殊的书写,称之曰「旅行文学」。当然,旅行文学除了注重旅行者如何以敏锐的文字呈现在异地旅行时对于异事异物的内在互动,亦即所谓的「感受」外,也包括回归之后对本身生活文化的冲击与反省。简言之,旅行文学不只是写山水人文风景、所见所闻,还需要在作品中表达个人内心的转折与省思,让读者也随之在时空互动中,产生知性或感性的激荡,如同亲身经历一趟有意义的旅行。

回顾文学史,《徐霞客游记》是中国明代著名旅游家、地理学家徐弘祖的旅游日记,详细记录步履所经的地理环境,也是世界上最早记述岩溶地貌并详细考证其成因的书籍。徐霞客的一生,除了家中发生重大事件外,几乎没有停止旅游,其所留下的文字记载,乃是地理学家和考古学家不可多得的研究材料,固然有其不可磨灭的价值,但毕竟少了些文学韵味。再如清康熙年间郁永河《裨海记游》,备述台湾山川形势、物产风俗、番民情状等,历历如绘,堪称台湾本土旅游文学之始祖,然真正的旅行必定触及生命的本质,相较之下,柳宗元〈钴鉧潭西小丘记〉、王安石〈游褒禅山记〉就耐人寻味得多。〈钴鉧潭西小丘记〉写小丘景物之特异与偕同友人在此游乐的情趣,进而借小丘之被赏识,哀悼自己的遭到贬谪;而〈游褒禅山记〉不着重写景,也不着重写名胜古迹或风土人情,而是着重在个人的感慨上,可以说借游岩洞来抒写个人对做事治学的人生哲学。近读充满文学气息的舒国治《门外汉的京都》(台北:远流),此书则另闢蹊径,不只是描述古都之风土、人文、胜景及美食,尤其可贵之处,在于指出唯一「闲」字方得旅游之趣,值得吾人细细去体会也。

《门外汉的京都》着重在随意浏览,只在门外,不登堂入室,也不逢寺便进,特别盯著某样国宝凝视,只求游目于美景之延展或建物之佳廓,此即「门外汉」之精神,全然放松,无负担、无压力,因为如过于专注,必定严肃,则尽失闲趣矣。作者于字里行间一再强调「不宜深究」的旅游心态,唯其如此,才有宽裕的时间、从容之心情,免于掉入古都千年历史的泥淖、揹上沉重的负荷,而能享受自由自在、自得其乐的闲情逸趣,于是乎处处不起眼的角落或看似随意的摆设,都让作者有了「不期而遇」的心领神会。

门外汉不赶时间,少坐车,多走路,兴之所至,欢喜游之,即使遇雨亦不困恼,因如此一来,大好风景便只有门外汉一人独享,岂不快哉!试看景点之「四处无一人,池中的鸭群也上岸歇著,空气是如此的鲜新青翠,这一刻,天地何等静好」。(页七至八)慢慢行走,无意间发现京都极富古时魅力的一景一物,这通常不被特别注意的地方,才是最清新可喜、最值得驻足品赏者。

再如搭乘电车,坐着坐着打起瞌睡,舒服得睡过头,索性顺其自然,一睡睡到终点站,不出月台,登上回程车,再慢慢往回坐,多么悠哉!如此之「闲」乃得旅游真昧矣。

《门外汉的京都》介绍甚多老店名菜以及小铺小吃,然而作者所极力推荐的「野餐」,却是一般旅游书绝无仅有者,它摆脱平日那种进店用餐的麻木惯性,充分体现门外汉的旅行闲趣,在超市和小摊选备野餐的食物,或饭团、寿司,或面包、甜不辣,「东走西走,选定一处地点,坐下,开始吃饭,吃著吃著,或边看着远处的车辆、桥上的行人,或只是受拂著和风、自己想着事情,吃著吃著,忽的你竟有些天涯孤独的冷落感」,(页一二)或者「吃著饭团,见往来游人颈上还系著刚洗完温泉的毛巾,岂不又象是寅次郎所经之乡,噫,何好的一个冬日下午」。(页三十七)此种足以洗涤性灵的「感觉」,当然也是自助旅行者所专享的权利,参加旅行团的观光客不太可能有此福气。

这样一本专以京都为主题的游记,必然提及各景点、名店等,虽难免「旅游指南」之讥,且各篇长短不一,多者八九千字,少则三五百字,差异颇大,就文体言,确有其缺点,不过此书显然不向流俗的大众文化靠拢,其文字流露古都般简朴之美,淡而有味,且内容乃是旅行者浸淫多年而得的精萃,一般因应出版计画的作者,绝对写不出来这种浓郁的人文气息和人生哲学的味道。舒国治对于旅行之随兴闲散的实践与阐述,以及旅行文学境界之提升,教人衷心赞叹之余,亦悠然神往,久久不忍释卷也。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