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生命的悲哀与嘲讽──谈莫言《蛙》
2013/07/21 08:57
浏览13,023
回响0
推荐39
引用1

(一)反映中国近六十年社会发展

中国作家莫言(1955-)获颁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皇家学院在得奖颂词中,推崇莫言「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时事以魔幻写实手法融于一炉」。莫言自1980年代中以《红高粱家族》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融合乡土文学和魔幻写实主义,被归类为「寻根」作家。《红高粱家族》经大陆导演张艺谋改编成电影《红高粱》,夺得1988年柏林影展金熊奖,扬名国际,也奠定莫言在文坛中的地位。不过,莫言因其中国作协副主席及党员身份,乃至于抄写毛著等,备受各界质疑,是以莫言获诺贝尔奖亦备受争议。莫言于长篇小说《蛙》自序〈听取蛙声一片〉提到:「在当今的中国文学界,你如果不触及社会敏感问题,会有人骂你『趋炎附势』、『被官方包养』;如果写了敏感问题,又会被这些人骂为『向西方献媚』。有段时间,我确曾小心翼翼,生怕招来这些永远正确的好汉们的鞭挞。但近来渐渐明白,我即便一个字也不写,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因为我的文学触到了他们的痛处,因此我也就成了他们的敌人。」由此不难看出,莫言对于文学界的批评耿耿于怀。但无论如何,作者须不断地拿出作品来证明自己。

回归文学本身,直视中国现实与人性的《蛙》,约二十七万字,藉由一个乡村妇科女医生之贯彻执行计画生育的「基本国策」,反映了中国近六十年的社会发展。透过此一涉及政治、经济、人伦、道德等诸方面的主题,读者当可进一步认识现代中国。

(二)乡村女医生形象鲜明

中国于1965年底人口急剧增长,政府明显感受到沉重压力,乃开始推动「计画生育」,先是提出「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口号,后来更严厉地执行一胎化政策,这对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重男轻女」的中国社会造成重大冲击,以及衍生出不少匪夷所思、甚至于扭曲人性的怪现象。

叙述者「我」,即万足,绰号「蝌蚪」,是山东省高密县人,身为剧作家,他写信给日本作家杉谷义人,叙述姑姑万心这位乡村女医生的一生,以及因姑姑贯彻「革命任务」、以残酷手段推动计画生育工作所造成的社会悲剧。

姑姑生于1937年,父亲是医生也是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她想继承父业,进了专区卫生学校,毕业后,才十六岁,在镇卫生所行医,受派参加新法接生培训班,成了当地专职接生员,整整五十年,接生了九千八百余位婴儿,是高密县东北乡公认的「活菩萨」、「送子娘娘」,却也从事人工流产,将数以千计的婴儿送进了地狱,成为许多受害者眼中,双手沾满血腥的「妖魔」。

万心个性强悍,初次接生是从传统「老娘婆」田桂花那里接手过来的,她先是骂方法错误的田桂花是「老妖婆子」,飞起一脚踢中老婆子下巴,再狠踢老婆子屁股,然后一手拎著药箱,一手揪著老婆子脑后的发髻,拖拖拉拉到院子里。再如,万心曾与飞行员王小倜谈恋爱,论及婚嫁,然王小倜嫌她太「革命」太正直,少了女人味,竟驾机投奔台湾,使她革命先烈遗族的身分留下污点,后来又因与已婚的走资派县委书记杨林交往,于文革期间遭到批斗,万心头发被女红卫兵揪住,使劲往下扯,但她昂首不低头认错,结果两绺头发硬生生被攥下,头上渗出鲜血,流到额头、耳朵,身体依然挺立不弯,仰著脖子,发出高亢的叫声。万心尽管受过委屈,文革后,她「一颗红心,永不变色」,升为县政协常委,谓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党指向哪里里,她就冲向哪里里!于是乎她执行计画生育政策更加彻底,对那些计画内生育的,焚香为之接生,对那些超计画怀孕的,绝不让一个漏网。作者笔下这位乡下女医生的形象塑造,可谓十分鲜明。

(三)计画生育造成社会悲剧

《蛙》关于因超计画怀孕而遭姑姑万心逼迫人工流产的,主要叙述三事件。

首先,万心身为公社卫生院妇产科主任,兼公社计画生育领导小组副组长,是公社计画生育工作的领导者、组织者,同时也是实施者,他告诉年轻人,要听党的话,跟党走,不要想歪门邪道,计画生育是基本国策,一对夫妻一个孩,是铁打的政策,五十年不动摇,人口若不控制,中国就完了。其具体作为则是,挨家挨户发女用避孕药、免费送保险套,为妇女戴避孕环,以及实施男子结扎手术等,外加利用广播、戏剧表演多方宣传,编出快板诗,如:「社员同志不要慌,社员同志不要忙。男紮手术很简单,绝对不是骗牛羊。小小刀口半寸长,十五分钟下病床。不出血,不流汗,当天就能把活干……」凡破坏计画生育就是反革命!

男子结扎方面,从公社领导开始,然后推广到一般干部和普通职工,不服从就扣口粮;干部抗拒,撤销职务;职工抗拒,免除公职;党员抗拒,开除党籍。当地就这样切切遵循党的指示,全面落实国家政策。可是,东风村的张拳,家中已有三个女孩,妻子耿秀莲又怀第四胎,于是党下达命令,动员一切力量,运用一切手段,要把张拳妻弄到公社流产,为此万心遭到张家激烈抗拒而受伤,但毫无所惧地说:「计画生育是国家大事,人口不控制,粮食不够吃,衣服不够穿,教育搞不好,人口质量难提高,国家难富强。我万心为国家的计画生育事业,献出这条命,也是值得的。」搭船逃走的耿秀莲,随即纵身跳入河中,等到耿秀莲好不容易被弄到船上,尽管尽力急救,还是回天乏术。

再来是《蛙》的叙述者「蝌蚪」,当年是军官、党员和干部,育有一女,领了独生子女证,每月领取独生子女补助费,妻王仁美却为了「传宗接代」,偷偷请人取下避孕环,怀了第二胎。上级得知此事,下令蝌蚪立即回家,要妻子拿掉婴儿,否则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回家种地。母亲则说,蝌蚪的大哥二哥都有儿子,唯他没有,很希望媳妇把孩子生下来,道:「党籍、职务能比一个孩子珍贵?有人有世界,没有后人,即使你当的官再大,大到毛主席老大你老二,又有什么意思?」王仁美也是誓死不从。蝌蚪劝姑姑不必太听话、太革命、太忠心、太认真,以免吃亏,姑姑反过来怒斥:「姑姑是忠心耿耿的共产党员,『文化大革命』时受了那么多罪都没有动摇,何况现在!计画生育不搞不行,如果放开了生,一年就是三千万,十年就是三个亿,再过五十年,地球都要被中国人给压偏啦。所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出生率降低,这也是中国人为全人类做贡献!」未久,姑姑又和计画生育委员会杨主任前来游说,强调计画生育就是要「以小不人道换取大人道」,况且配合做人工流产后,蝌蚪可随军进京。于是王仁美不再坚持,同意接受姑姑为她进行手术。讵料怀孕七月的王仁美因手术失败而惨死,蝌蚪的岳母为此从怀里摸出剪刀捅姑姑大腿,姑姑捂住伤口,鲜血如注,竟说:「王家嫂子,我为你女儿抽了六百CC,现在,你又捅了我一剪子,咱们血债用血还清了。」又道:「我要感谢你呢,你这一剪刀,让我放下了包袱,坚定了信念。」说著还要旁边看热闹的人向同样超生的陈鼻和王胆通风报信,让他们主动到卫生院来找她做人工流产,否则就是钻到死人坟墓里,姑姑也要将他们掏出来!

至于陈鼻,是蝌蚪的小学同窗,更是姑姑第一个接生的孩子,陈家五世单传,陈鼻和妻子王胆都是农民,他们第一胎为女孩,按政策可以生第二胎,但得等第一个孩子八岁之后,如今王胆提前怀孕,姑姑照样不肯网开一面,认为此例不可开,一开就乱了套,是以锁定王胆,非要她堕胎不可。王胆躲藏起来,家人谓她已逃往哈尔滨,要姑姑死了这条心。谁料姑姑已知王胆藏匿在王家,如王家不交出人来,就采连坐法,找人开链轨车,把王家和王家四邻的房子全部拉倒。于是王胆改搭木筏偷渡,姑姑率手下穷追不舍,过程惊险万状,同行的蝌蚪看到大腹便便的王胆躺在木筏上,下体浸在血水中,身体短小,肚子高隆,彷佛一条愤怒、惊恐的海豚。最终王胆早产一女,令求子心切的陈鼻颓然垂首,彷佛泄了气的皮球。尽管姑姑的船载著王胆和新生婴儿疾驰返航,遗憾的是,未能挽救王胆的生命。王胆不足月的女儿陈眉,在姑姑和女助手小狮子的精心护理下,终于度过危险期,存活了下来,由姑姑和小狮子抚养将近半年之后,才不得不交还她的父亲陈鼻。

高密东北乡数千名婴儿,固然是由姑姑接生来到人间,却也有许许多多的婴儿,在未见天日之前,惨死在她的手下,特别是上述这一件件因计画生育造成死亡的悲剧,逐渐成为姑姑内心的阴影与梦魇。蝌蚪一再安慰姑姑,不要自责与内疚,因这全都是为了党为了国家,姑姑是功臣,不是罪人。不过,姑姑万心退休之后,已由唯物转变成唯心了,她想着自己的一生,从接生的第一个孩子想起,一直想到最后一个孩子,那一幕幕令她怀疑,这算不算是「恶事」?

(四)忏悔与赎罪

蝌蚪也是姑姑万心接生的,姑姑告诉蝌蚪,他出生那年大旱,蝌蚪比水还多,这样多的蝌蚪最终能成为青蛙的,不过万分之一,大部分蝌蚪将成为淤泥,这与男人的精子多么相似,成群结队的精子能与卵子结合成为婴儿的,恐怕只有千万分之一。换言之,蝌蚪与人类的生育之间,有一种神秘的联系。当他的母亲请姑姑为孩子命名时,她脱口而出:蝌蚪!因为,贱名的孩子好养活。后来,报上介绍「蝌蚪避孕法」,谓排卵期女人在房事前,喝十四只活蝌蚪就可以避孕。接著,还有女人在河边,用剪刀剪下青蛙的头,像脱裤子一样,把牠们的皮褪下来;姑姑发现,牠们的大腿跟女人的大腿一样,她从此开始害怕青蛙。直到退休那晚,姑姑于欢送酒宴喝醉了,回医院宿舍的路上,不知不觉走到一片窪地里,听到蛙声如哭,充满怨恨与委屈,彷佛成千上万受了伤害的婴儿精灵在发出控诉;继而看见数不清的青蛙紧追不舍,令她心生恐惧,魂飞魄散。由于身上裙子已遭愤怒的青蛙撕扯殆尽,她几乎是赤身裸体逃走,刚好遇见制作泥娃娃的工艺大师郝大手,被他所救。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姑姑就嫁给有恩于她的老郝。

婚后,姑姑和郝大手一起合作捏制泥娃娃,神志已有些不正常的姑姑会对著泥娃娃说话:「就是你,你这个小精灵鬼,你这个小讨债鬼,姑奶奶毁掉的两千八百个孩子里,就缺你了,你来了,就齐了。姑姑将泥娃娃一一安置在厢房墙壁上的木格子,燃香跪拜,口中念念有词。她让泥娃娃在这里集合,享受她的供奉,以为等他们得到了灵性,便会到他们该去的地方投胎降生。显然姑姑是将她引流过的那些婴儿,通过丈夫的巧手一一再现出来,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她心中的歉疚及自认为的「罪过」。蝌蚪看见姑姑精神失常,内心感到凄凉,想,每个孩子都是唯一的,都是不可替代的;沾到手上的血,是不是永远也洗不净呢?被罪恶纠缠的灵魂,是不是永远也得不到解脱呢?

退休后,姑姑自觉对东风村张拳家之绝后负有责任,即使张拳的二闺女张来娣已生两个女孩,姑姑虽然当年为了强迫张来娣的母亲堕胎,遭张拳打破头,姑姑还是把这个本来应该由她母亲生的孩子还给了她,以示赎罪。偏偏这小子长大后,内心依然充满怨恨,知道姑姑怕青蛙,就故意用纸包著青蛙把姑姑吓晕过去,岂不讽刺!

小说第五部的话剧第九幕,姑姑摆脱不了「心造的幻影」,夜夜无法入睡,吃安眠药也没用,她自觉报应的时辰到了,是那些讨债鬼们跟她算总帐的时候了,姑姑于是上吊自尽,却被蝌蚪给救活了。此后,姑姑自认是死过而再生,乃得以继续生活下去。

(五)代孕违反人道

蝌蚪妻王仁美因人工流产失败惨死后,原本想转业,但听说可以提前晋职,内心就动摇了,而姑姑说她没有孩子,一直把人品端正、忠心耿耿的助手小狮子当成亲女儿,提议蝌蚪与小狮子结婚。姑姑说,王仁美如果在天有灵,也会拍双手赞同,因为小狮子心地好,女儿燕燕能遇上这样的后娘,也是造化,而且根据政策规定,蝌蚪和小狮子可以要孩子,所以蝌蚪算是因祸得福。于是,蝌蚪和小狮子结婚了。偏偏小狮子跟姑姑一样,被陈鼻说中,不知是否造孽过多,都生不出孩子。蝌蚪退休三年,和小狮子回到山东高密,这时小狮子已五十五岁,虽乳房丰满,但月事已绝。蝌蚪和小狮子去娘娘庙跪拜时,别人还以为他们这对老夫妻,是在为儿女买泥娃娃求孙子呢!

中国计画生育实施多年后,如今已名存实亡,产生一些当年料想不到的怪现象,亦即「有钱的罚著生」,像有人老婆生了第四胎,罚款六十万,一收到罚单,第二天就用蛇皮袋子揹了钱送到「计生委」去了;再者,「没钱的偷著生」,只要到外地去,想生几个就生几个。至于当官的,就让「二奶」生,只有那些既没钱又胆小的公职人员不敢生。甚至于违法的「代孕公司」也应运而生,包括有性代孕与无性代孕,有性代孕有可能双方假戏成真,影响原先的婚姻,风险较大;无性代孕则取出精子,注到代孕者的子宫里,届时来抱孩子就行,生男孩收费五万,生女孩三万。

当地的「牛蛙养殖场」,为蝌蚪昔日友人袁腮所经营,表面上拿养牛蛙做幌子,其实真正的生意是帮人养娃娃。其中也牵扯到陈鼻和女儿陈眉,无子传宗接代的陈鼻落难街头,乞讨为生,家里那一对美丽女儿陈耳和陈眉,离乡至外商东丽毛绒玩具场工作,出卖劳力,忍受著血腥的剥削,不幸在震惊全国的大火中,姊姊陈耳用身体掩护妹妹陈眉,被烧成焦炭,陈眉得以死里逃生,却也被烧毁面容,生活极为痛苦,袁腮「好心」收容她和其它受伤者,管她们吃喝,同时为她们谋一条生财之路,让她们赚点养老钱。后来,陈鼻车祸受伤住院,陈眉为筹措父亲的医药费,同意为人代孕。另一方面,小狮子后悔当年跟著姑姑执行严厉的计画生育政策,引流了那么多的婴儿,伤了天理,导致老天报应,使她和姑姑一样,不能生养,正为此感到遗憾,她得知代孕管道后,偷采丈夫的精子,使陈眉怀上了蝌蚪的婴儿。五十五岁的蝌蚪得知后,怒不可遏,甩了妻子耳光,还向有关单位举报,却毫无下文,加以肚里的婴儿已六个月大,除非采用冒险、残酷的药物引产终止她的妊娠,否则他这个父亲是做定了。只是,他对怀孕的陈眉充满犯罪感,因为陈眉既是他同学陈鼻的女儿,且被姑姑和小狮子收养时,他曾亲手往她的小嘴里餵过奶粉,她比女儿燕燕还小。将来,得叫同学陈鼻为岳父,朋友知道了真相,他如何有脸见人?

不过,小学同窗李手安慰蝌蚪,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看到一个携带著自己基因的生命诞生,延续自己的生命。又说,蝌蚪跟陈眉毫无血缘关系,谈不上乱伦,关键是连陈眉的身体都没见过,她就像一个工具,只不过租来借用一下,如此而已。加以小狮子挨打之后,跟蝌蚪说:「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你着想。你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没有儿子,就是绝户。我没能为你生儿子,是我的遗憾。我为了弥补遗憾,找人为你代孕。为你生儿子,继承你的血统,延续你的家族。你不感激我,反而打我,你太让我伤心啦……」后来,蝌蚪在中美合资妇宝医院看了开业以来所接生的孩子们的照片,深受感动,彷佛听到一个最神圣的声音在召唤,觉得自己的灵魂受到了一次庄严的洗礼,感觉自己过去的罪恶,终于获得救赎的机会,无论是什么样的前因,无论是什么样的后果,他都要张开双臂,接住这个上天赐与的赤子!蝌蚪安慰自己,这孩子其实就是二十多年前元配王仁美腹中的孩子,虽然晚来二十多年,但毕竟来了。因此他心安理得地接受陈眉代孕的事实,宣称自己之前对代孕合法性的质疑,纯粹是自己的问题。

荒谬的是,小狮子想象著自己的确在怀孕,坚信自己硕大乳房的乳汁会像喷泉一样;姑姑竟也拿出听诊器,煞有介事地为小狮子听诊,小狮子则袒腹仰躺,满面幸福。姑姑还告诉小狮子,她反对剖腹生产,因为一个没经过产道分娩的母亲,体会不到完整的母亲感觉。接著,大家集体幻想小狮子因是超高龄初产妇,医生们不敢承接,乃商请经验丰富的姑姑来负责接生工作。

实际上,陈眉生产后,连孩子也没让陈眉看一眼就抱走。没想到代孕的陈眉后悔了,她自从怀孕之后,感觉到小生命在肚子里跳动,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丑陋的茧,有一个美丽的生命在里边孕育,等到破茧而出,她就成了空壳,但孩子出生后,她并没有成为一个空壳自己死去,反而活得更欢实了。原来,生育给了她新的生命。可是,她的孩子被抢走了。大家一起骗她,孩子生下来就死了,用一只剥了皮的死猫冒充孩子。小说第五部《蛙》九幕话剧的第八幕,审判者高梦九被金钱收买,偏袒蝌蚪及其家人、朋友,以诡辩的方式,将陈眉的孩子判给蝌蚪的妻小狮子,反而指责陈眉是社会正常秩序的破坏者;而重度烧伤的陈眉,总是用黑纱遮盖全身,一旦露出自己的脸,就会把人吓跑,总是给人一种幽灵般的感觉,这样一个被资本压榨成空壳的幽灵,在金钱至上的社会,自然被当作「鬼」一样,被迫从「正常」的社会中放逐出去。

至于姑姑这个原本极度正直,在文革期间即使被人扯掉头发也绝不说谎的人,竟然和小狮子一同自欺欺人,无耻抢走曾经被自己扶养半年的陈眉之子。蝌蚪更是给自己找理由,说陈眉是疯子,而且是个严重毁容、面貌狰狞的疯子,若将孩子交给她抚养,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此外,就生物学的意义言,他是孩子的生父,当孩子母亲神志失常,孩子交由父亲抚养是天经地义的事,即使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也会这样裁判。又说,他们对陈眉已经仁至义尽,给了她双倍的补偿,还送她进医院治疗,包括陈眉的父亲陈鼻,同样没有亏待他。殊不知,蝌蚪之接受年老得子,与姑姑万心、妻小狮子之自欺欺人,莫不建立在陈眉的痛苦以及不人道之上,他们其实是再次成为政治的帮凶,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进行对生命的控制和戕害,这岂不是生命的悲哀与嘲讽!

(六)「蛙」的象征及其它

莫言《蛙》以计画生育为主轴,叙事始终扣紧「蛙」的象征意义。叙述者「我」的小名,即蛙变态期的「蝌蚪」。饥饿年代,吃青蛙的人甚多,「我」的家族则对吃青蛙的人非常反感,宁愿饿死也不会吃青。而姑姑的忠实追随者秦河,说青蛙是人类的朋友,青蛙体内有寄生虫,吃青蛙的人会变成白痴。从这个意义上,秦河成了「我」的同志。

姑姑看过妇女为了避孕而吃无头青蛙,自此开始害怕青蛙;后来,被人工流产的婴儿一一化身为青蛙,成为姑姑挥之不去的梦魇。莫言也在自序〈听取蛙声一片〉谓:「我一想到牠们那鼓凸的眼睛和潮湿的皮肤便感到不寒而栗。」妻小狮子到牛蛙公司上班后,「我」几乎得了蛙类恐惧症,小狮子则告诉他,蛙类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还说人跟蛙是同一祖先,谓蝌蚪和人的精子形状相似,人的卵子与蛙的卵子也没有什么区别;再者,三个月内的婴儿标本,拖著一条长长的尾巴,与变态期的蛙类几乎一模一样。后来,「我」完成剧本,跟姑姑说,剧本暂名青蛙的《蛙》,当然也可改成娃娃的《娃》,或是女娲的《娲》,女娲造人,蛙是多子的象征,高密东北乡的图腾,当地的泥塑、年画里,都有蛙崇拜的实例。是以书中关于「蛙」的象征意义,可谓丰富多元。

此外,关于《蛙》的小说艺术表现,其人物及叙事语言是一大特色。毕竟语言文字可以掌控小说的氛围,不同的的题材需要展现的情境氛围各异,作者应使用不同的语言风格来呈现。莫言《蛙》自觉性地运用方言,试看蝌蚪迎娶王仁美,入洞房一幕的描写:「孩子们跺脚:嗷!嗷!嗷!我回屋端出一瓢糖果,跑到大门口,往胡同里一撒。孩子们一窝蜂扑出去,在泥水中争抢。我攥住王仁美的手腕子,把她往屋里拖。房门太矮,碰了她的额头,咕咚一声响,她大喊:哎呦,俺的娘唻,碰破俺的头了!婶子大娘们笑得前仰后合。」诸如此类的地方风格文字,莫不使得小说充满山东高密的氛围,亦增添不少阅读趣味。再者,台湾文学大师叶石涛认为,托尔斯泰的巨作《战争与和平》把整个俄罗斯的「天空」都写进去了,使读者对俄罗斯一目了然;同样的,莫言《蛙》叙写当地风俗民情、环境变迁、今昔之比等,也让我们对山东高密过去与现在的生活和文化面貌有所认识,若说《蛙》把整个山东高密的「天空」都写进去了,不亦可乎!

然而在小说结构方面,《蛙》的主体部分是剧作家蝌蚪写给日本作家杉谷义人的四封长信,即蝌蚪为创作一部以姑姑为主的话剧所做的准备,小说的第五部分就是他最终完成的话剧剧本;而每一部分前面,又都有一封蝌蚪写给杉谷义人的短笺。《蛙》的叙事,主要透过「我」写给日本作家杉谷义人的四封长信,这些长信提供剧本的素材,此一手法不合情理,未免过于刻意造作。至于小说的第五部分,作者于自序中虽说这是「一部可与正文部分相互补充的带有某些灵幻色彩的话剧」,即使其用心良苦,得以与众不同,在小说叙事结构上堪称创新,避免一般的平铺直叙,但读者面对一部作品两种文体的转换,难免会有错愕、突兀之感;况且话剧内容和四封长信似同非同,还是让读者有些微的疑惑。

又,只要是好的文学作品,都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其中,小说的形式咸认较能表现最多面的人生,它也是人生的切片,小说家必定拥有丰富的人生经验,更是广义的思想家、哲学家,带给读者宝贵的人生启示,这正是文学结构主义强调的「内涵语码」Connotative Code。文艺理论家姚一苇说:「小说是模拟人生,其所表现的说穿了就是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又说:「技术之外,更重要的乃是他对于人生的体认。」好的小说不仅使读者有所感,而且有所思有所悟,悟出人生的一点道理来。总之,一个小说家无论他是揭示了善的一面或是暴露了恶的一面,无论他对人生作了何种肯定或何种否定,都或多或少对人生有所体认,有所阐扬,为读者指引人生的方向。至于《蛙》,莫言自谓,作家要写灵魂深处最痛的地方,写作的根本目的不是对某项政策的批判,而是对人性的剖析和自我救赎,写人的灵魂,写人的忏悔,这也许就是《蛙》这部作品的价值所在。不过,《蛙》固然叙事生动,意涵深刻,写出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及人物内心深处的挣扎,人物塑造相当出色,同时由死亡转而书写诞生,暗示「生命」开始在新世纪摆脱了「政治」的压制,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复苏」,其用力著墨书写救赎之道,却也写出了生命的悲哀与嘲讽,毕竟仍是直指人性的丑恶,少了崇高的精神和理想,终究缺乏感动人心的质素,无法让读者的人生境界进一步提升,更谈不上是伟大的文学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求全的遗憾。※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