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书评与文学批评
2014/04/04 12:46
浏览4,646
回响0
推荐44
引用0

﹝台北:商务﹞

(一)书评强调持平精神

书评,顾名思义,就是针对一本或一本以上的书,介绍其内容大概,描述其主要特质,并予以评价。易言之,书评的功能在于以公正客观的立场,指引全书大意,以及批判其内容与形式的高下。所谓指引,是描述性的介绍,批判则是价值性的鉴别,两者兼而有之,方得称之为「书评」。

学者沈谦认为,书评通常有二种写法,一为感性的读后感,是凭个人直觉,叙述读后的感受;一为知性的评介,此须顾及全书,作一番理性的整体分析,除指出该书之优缺点外,还要与其它作品相互参照比较,斟酌给予适当的评价。(注1感性的读后感偏向主观,容易流于印象式批评;知性的评介比较客观,写作态度严谨,接近于学术性的文学批评。关于书评的种类,分法各有不同,顾敏〈书评之写作型式与内容〉将书评分为摘要型、论述型、源考型三种,沈谦则视其写作性质,增加为五种,包括:介绍知识性书籍的论述型、作重点式介绍的摘要型、多半是专家评专书的源考型、将两本以上书籍相互评析的比较型,以及属于一般读后心得的感发型。(注2虽然有上述分类,但在实际进行书评写作时,基于书籍的特色与表达的需要,往往因时制宜,会将数者融为一体,是以未必能严格划分种类。

不管是学者或一般读者,只要拥有自己的观点,都可以是书评的撰写者,然书评写作时,应强调持平的精神,不容许个人的好恶作祟,也不可先入为主,武断地搬弄教条,还得秉持谦虚的态度,因为谦虚才能够容纳真理。更重要的是,评论者要将个人的实际知识或同情谅解,渗透于评文之中,才足以让人信服,进而引发共鸣。值得警惕的是,书评之写作也容易产生以下毛病,诸如曲意奉承、谀扬备至,在无形中散布谎言,行使骗术而不自知,是谓可鄙;或者强词夺理、存心挑剔而威势凌人,是谓可憎;当然把他人作品抨击得一无是处,自己则聒絮连篇,繁征博引,流于炫耀卖弄,是谓可耻。(注3有心从事书评写作者,当引为鉴戒。

(二)书评是文学批评的艺术

书评与文学批评关系十分密切,文学批评家与书评家有时是分工者,而又往往同为一人。「文学批评」乃是一种以「文学」为特定对象的「批评」工作,批评的过程中,不但有「理论」为基础,且常不只是一种理论。书评通常是文学批评原理原则的具体运用,用以对一切文学作品作适当的「解释」和「判断」。此批评的解释与判断,在于使我们对作品的特色和价值,具有深澈的理解以及清明的感觉。如果书评家对批评原则的搜集与构成,有新的贡献,亦能丰富文学批评科学的内容,是以有「好的书评很接近于文学批评」或「书评是一种文学批评的艺术」这样的讲法。(注4

沈谦认为,文学批评有三层次,即(一)主观的欣赏、(二)客观的研析、(三)透过客观的研析而得出的主观理论;他并且指出,实际的文学批评过程可被概括为阐释、衡鉴、比较、评价、立论等五项。(注5总之,文学批评必然运用到相关的理论和知识,其中源自西方的批评派别很多,如传统批评、形式批评、心理分析批评、神话与基型批评、表象批评,以及亚里士多德批评、女性主义批评、文类批评、观念史批评、语言学批评、现象学批评、修辞批评、社会学批评、背景批评、结构主义批评、风格批评……等等。以上各家各派,都只是一家之见,随著时代演进,更多新的批评方法推陈出新,不断出现,像后殖民论述、酷儿理论、文化批评、文本理论、主题学理论、后现代理论、身体理论、空间理论、新马克斯主义等等皆是,似乎从事文学批评而不用理论就代表自己落伍了。

他山之石固然可以攻错,但任何从事文学批评者必须明白,每一种理论无论如何完整周备,都不免「蔽于一曲,闇于一端」,很难做到圆融通解的境地,如果过度重视理论与方法,甚至于机械化的直接套用理论模式,便可能反客为主,颠倒了文学与文学批评原本主宾的关系。也就是说,「理论」不应是从事批评的唯一方法。从事文学批评者应注意到,文学批评需要理论之根据,但理论不等于批评;文学批评须讲求方法,但不仅仅只等于科学方法;文学批评须参考外缘资料,但资料之整理搜集不能算作文学批评;文学批评对象包括作家与作品,但最终结果必须集中在对作品的批评;文学批评的作业内容至少须涵盖对作品的分析、解释、评价,没有评价的批评只能算是文学分析,不是文学批评。(注6以上在在值得三思。

文学批评家必须将其知识、卓见,用于对作品作深刻而细微的品味或鉴赏,此乃文学批评的一项重要实践,正是和书评的工作相当的。如今,作家论、作品研究、专题论评与研究等,也可以说是以书评为基础的、较为深入专门的文学批评,这是十分重要、深具价值的工作,但不可否认,这样的工作必须投注极长的时间,以及耗费大量的精力,故其普遍性、机动性、时效性远远无法跟书评相比。

作家对于与自己有关的书评或文学批评,因其褒贬而产生所谓的爱恨情结,其实只要书评家或文学批评家是运用所学,精读作品,予以分析、探讨与评价,而非恶意地无的放矢、肆虐挞伐,尽管被指出作品的不足与缺失,作家都应以平常心来接纳、参考,毕竟值得评论的作品,即使非至善至美之作,也必定有其价值和影响力,或是具备了如夏志清教授言的「独具慧眼」以及「耐人寻味」的特色,(注7作家理当为自己的作品达到「起评点」,获得讨论与受到注视而感到欣慰。

(三)一起营造书香社会

今日,出版发达,书海浩瀚,读者对于书评的需求,尤甚以往,书评的写作与发表显得益加重要,而文学批评当然也不能只停留在书评、书介及导读上,否则文学批评将永远只能做为文学创作的附产品及附庸,不能建立主体性的地位。由台湾近年来多元批评论述之现象来看,文学批评的各种论述,已不仅是诠释作家心态、考证文本源流、做为文学的附庸而已,优秀的文学批评甚至可以和创作互为发明、互为因果,文学批评的地位可说得到具体的提升矣,学者郑明娳更期待著,文学批评和创作一样,具有创造性,犹如圣母圣神受孕,上帝藉玛利亚之躯使耶稣诞生;而理想的文学批评藉由批评的对象孕育评论家的思想,本身也成为一种特殊形态的「文学创作」。(注8

虽然国内的读书风气未能与出版事业的蓬勃形成正比,特别是成人不爱读书,书市消费的主力往往是学生,所幸政府有鉴于此,已不断在推动书香植根工作,是以我们对阅读的未来愿景仍然抱持乐观,同时也期盼更多有心人加入书评与文学批评写作的行列,凭借知识、学养、观察力、分析力、判断力,构建一套自己的美学标准,写出生动优美、深具可读性的书评,提升文学批评的艺术境界,一起为建立书香社会而奋发前进。

【附注】

1、参阅沈谦〈书评纵横谈〉,《文讯》第236期(20056月),页36-37

2、同前注,页38-39

3、参阅司徒卫〈论文艺批评的态度〉,《五十年代文学论评》(台北:成文,19797月初版),页230-231

4、参阅司徒卫〈论书评〉,《五十年代文学论评》(台北:成文,19797月初版),页225228

5、参阅沈谦〈文学批评的层次〉,《期待批评时代的来临》(台北:时报文化,1979年初版),页79-102

6、参阅游唤编著《文学批评精读》(台北:五南,20038月初版),页18

7、参阅夏志清著、刘绍铭译〈中国小说、美国评论家──有关结构、传统和讽刺小说的联想〉,收录于《市政局中文文学周十周年志庆纪念论文集》(香港:市政局公共图书馆,1988年),页151

8、参阅郑明娳总编辑《当代台湾文学评论大系》(台北:正中,19936月台初版)总序,页6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文学赏析
自订分类:书卷气
上一则: 散文的知性与感性
下一则: 读小说,看人生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