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万般皆下品,惟有选举高?(四)
2014/11/02 01:15
浏览196
回响0
推荐9
引用0

·党中有党,派中有派;万世一系,金钱挂帅。

党中有党,派中有派,内閗内行,外鬦外行;重点在于权力的分配,而不是理念的坚持。党内山头林立,营寨处处。山寨之外也不乏英烈之士,据地称雄共襄盛举。如今,台湾地区合法登记的政党已有255个。民众是热衷参予?还是群体焦虑所引起的惶惑不安?许多民众一直期待第三势力的兴起;其实我们已经有手指头、脚趾头加在一起都数不完的第三势力了。可是纵目所及仍然是「盘踞其位,誓死不舍」、「退而不休,指天喝地,臧否人物」、「扶上马送一程」、「父死子继」、「代夫出征」、「兄终弟及」,的名门髙姓、裙带权贵,很少见到白衣布丁。二百四、五十个政党根本就是苍狗白云、镜花水月;何以至此?选举是非常耗钱、耗时、耗力的群众运动!从登记开始的保证金,乃至于一路广告、宣传;选前、选中、选后各派系、角头的利益交换,那样不费钱、费神。当然,其中或许有以民众利益、幸福为职志的高士?不过黑金渊薮的利苑诸公应该不在高洁之列。这些热衷权力、逐鹿中原的政客不是「新阶级」?什么是「新阶级」?

选举过程更是难堪:主人尚未斟酒劝菜,客人早已摩拳擦掌,刀、筯齐飞;攀柜登席,手脚相向,舞扭成团;眼见共主抢食势衰,帮闲食客,未经邀请,蜂涌入席,嘶声壮势,伸手帮拳,好不热闹!「民主」早就成了四年一次的抢青大会,盐水蜂炮,跨年焰火;选举中他表演,选举完立刻黄袍加身,他说了算!

「民主」成了「拥众自立」的戯码;唯一的好处,是目前还没沦落到兵戎相见,人头落地的境况;果真如此「兄弟治国」的愿景很快就会实现了!

「比莫名其妙的人头」?这也算一种进步?这是我们衷心企盼的「民主」?宾主易位,莫此为甚!

·封疆大吏、藩镇诸侯据地称雄。

地方民选首长,多数缺乏治理能力,却勇于于发债,敢于争取中央补助,乱花民脂民膏,有利益绝不放过;平日里吃的脑满肠肥,在自己的权限范围,疏于,也不会治理,一旦出事,推责任,怪中央。简单的说就是:「勇于争利,怯于负责」,这种有权无责的地方首长简直就是祸国殃民的硕鼠。选出这种败类,我们却振振有词的自炫为「民主」,岂不可笑!

·无法行政,不能行政,不敢行政。

公务人员福利、能力,执行绩效,经常被提出来批判;短期看来激起官民矛盾的阶段性任务,应该已经达到。不过从最终目标来说,这只是捆绑执政者手脚,全面性夺权的手段。

在国会全面延宕民生、经济法案,可以使执政者无法可依,不能随社、经、国际环境的变化,调整因应,拖垮其政绩,坐实无能、颟顸的指责。既可以变相教训不驯服的利益团体,伺机索取政、经利益;又可打击异己,侮辱、威服、震慑官员;炫耀其支持者,堪称一本万利。

孰不知,目前政府的公务员,绝大多数都是历经考验的平民百姓;除了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多少还怀有报效乡梓的荣誉感,经世济国的理想。如果把那一点荣誉感、理想都被打完了,真不敢想象,「不做不错,一起养老」的政府,会是个什么样子?还好!目前绝大多数的公务员在笑骂声中,仍然敬业惕厉!就拿一直爆发的食安问题来说,假菸、假酒、病死鸡、病死鸭、病死猪、地沟油、假米粉﹑假素食流窜在民众餐桌上,绝非始于今日,更非一朝一夕。纵放、包庇的地方官员将责任一股脑的上缴;公务人员仍然不避指摘,克尽其责,全力任事。即使不给与鼓励,也应该少些詈骂、指责,不是吗?

骂得最凶的利委诸公,请扪心自问:躺在立法院急诊室里的《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到底还要打多少强心针才救得回来?不教而杀谓之虐,让士兵拿著长矛上战场挑战机枪、大炮,即使侥幸获胜,又能巩固多久呢?就算是明天政党又轮替了,就不需要尽责﹑尽职的公务员吗?公务员的身份就是原罪吗? (待续)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