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万般皆下品,惟有选举高?(三)
2014/11/02 01:12
浏览174
回响0
推荐4
引用0

·社会运动、阶级斗争越发细腻。

台湾本岛的阶级流转自来顺畅,进入、流出障碍本来并不明显;虽贵为资本家只要投资不慎、荒怠经营,或者自行不义,转瞬遭人唾弃,破产潜遁者不在少数。同样,了无家族庇廕,胼手胝足,集腋成裘继而大富大贵者也所在多有。即或家徒四壁,无法完成正规学校学业,只要肯自力学习,参加学历认证,依然可以取得相关学历;进而参加公务人员典试,取得公务人员资格;历来穷人子弟藉此晋入仕途、司法界者亦不少见。

自来,没有受害者就没有加害者,「误会」、「误解」可以说明、协调,可以化解,也可以冰释;但是没有深刻的矛盾就没有长远的斗争;没有矛盾也就缺少了进行斗争时可以支力的杆杆。

阶级流转顺畅不表示没有阶级,阶级意识不明显不表示没有阶级意识,也就是对团体的认同感;「分化」、「固化」是达成目标的手段;只要建立差异化、彰显差异化就是「分化」;只要再「固化」团体认同感就可以强化阶级意识;如果再不著痕迹的置入相对剥夺感,阶级矛盾很容易被激发、凝塑。乍聼之下,这些方法都很权谋、很卑鄙、很龌龊,也很玄;这么做的人都应是些毒蛇猛兽,牛鬼蛇神;而台湾人深受儒家文化熏陶,况且本性善良,道德感强烈,认同支持的人应该不会很多!呵!呵!呵!且让我们剥几个洋葱来体验一下它的呛辣!

试看洪仲秋事件,伤害的是谁?造成的影响有多大?军人、军眷情何以堪?今后谁又愿意在民众唾弃之下,为他们冒矢石,牺牲生命?当你们的烈士?当你们的英雄?冷猪头肉本来就品不出什么好滋味!谢谢,再联系!

我们先不要看欧美国家长期对待军人的态度、制度,我们只要回顾自己的历史教训:抗战胜利初期,庞大的军队确实是政府的财政负担;战时依为肱骨的沦陷区敌后游击队,政府随之称爲游、雑,限期就地编遣。部份非嫡系正规军的命运是就地裁军、复员;在那个大迁徙的年代,那些十几岁就离家参军的年轻人,那一点微薄的资遣费,能让他横跨数省回到破碎的家园吗?每日兵马倥偬,与敌厮杀,那些年轻人又何尝在一个地方长停久驻呢?半封闭的军事管理又如何让军人能就地建立社会关系,快速融入社会呢?除了少数兵科,又何尝接触到枪、炮以外的技艺呢?所以出现无助又不愿自甘堕落的复员校、尉在中山陵上吊自杀的悲剧也就不足为奇了!

数十年来,我们对我们军人的态度是该反省的;我说的是包括早期征兵时期的义务役官、士、兵;他们从内心一直认爲保护家园是责任,是义务;即使是贫寒的家庭子弟也不曾为那一点微薄的薪资给付抱怨;虽然政府基于能力,也多少给与贫困服役士兵的低收入家庭些微经济补贴。其实,比起劳动力的减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但是他们愿意为整体付出。这些官、士、兵在必要时都愿意冲锋陷阵,为家园捐躯;对那些长期志愿、非志愿留在军旅的人,也就是我们称之爲荣民老伯伯,在精神面我们又是如何回报他们的呢?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了解,更可以去查查还有多少人健在吧?「集结号」早就在另一个世界吹得震天嘎响了!算了,再十年、十五年那都不是问题了,即使您想他们成爲问题,他都不是问题了!请不要老咬著这个茬说事儿!侮辱了一个世代,还要侮辱后起的世代,其心可议!

毁军容易,建军难好兵难得,良将稀有;即使是在矮子堆里拔将军,还总是要有矮子啊!矮子会不会就此绝种了呢?谁知道呢?反正伤害已经造成了,这个慾求不高,以保国、爱民为职志的社会阶层心中的伤痕又能要求谁帮他们疗癒呢?过去是政府的决策错误,而现在却由政客发动群众有计划、有节奏的伤害,让人匪夷所思。始作俑者,要的就是这个矛盾!小心!他们会耐心等待,伺机巩固、强化矛盾。

其次看太阳花,基于维持社会秩序、保护署的固有职责,警察是社会、街头运动的障碍;如果不能为我所用,结合群众,閗怕、閗臭、閗到你投鼠忌器,手足无措,不敢执行公权力,是我街头运动的附加价值。閗到年轻人不愿意加入警队,是我的溢价收入。

公务人员所遭受的待遇大家早已耳熟能详,这里不再赘述;以上三种阶层是国防、社会治安、政府公权力的执行主体,污名化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值得我们深思!

当然,还有一个司法公信力一再被司法人员自己、有心人士见缝插针,遇洞灌水,彻底动摇;当司法人员被民众视如娼妓的时候,社会的公义,算了,先不论公义,且说社会秩序要凭借什么来维持?权、钱、还是拳?

另外,我们要探讨一下,街头运动,或者是称之街头革命的动力要如何凝聚起来?换一个说法,也就是阶级矛盾要如何深化,阶级斗争要如何永续推动?———「22K」!这个名词,目前已经被层累出丰富的蕴涵,它是一个象征!它是一个图腾!它是一个禁忌!它也可以说是阶级矛盾,因此,反商仇富有理!它可以说是世代剥夺,因此,啃老之余羞辱一番阶级敌人,无罪!它也可以是自我退缩的遁词;它也可以是反社会的借口。

当然,总有一些身怀绝技,勇于尝试,敢于冒险的年轻人拔身而起,远走异域投入世界竞争的潮流,「22K」成了积极进取者自我肯定,自我超越的标杆,这些年轻人洒脱、睿智的抉择,也就成爲坐实政府坐视、任由人才外流,从此台湾人才断层,前景堪虑的罪名!加减乘除之余,负值转正,危机化爲转机,同时固化群体意志;毕竟,常人无孤胆,怕孤独!走夜路还得自吹口哨壮胆!因此总是盈面大于负面!

毫无疑问,藉著它的名,就如同七寳楼台直可眩人耳目,只要基调不改,随意增删图纸,随薏添砖加瓦,随意罗织、丰富创意;谁曰不可?团结力量大!谁敢说不可!敢说不可,立时打你一个现行反革命,怕不? (待续)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