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万般皆下品,惟有选举高?(二)
2014/11/02 01:04
浏览188
回响0
推荐6
引用0

历史本身是连续的,是当时整体社会各个构面相互影响所呈现出来的总体现象;历史的发展也会随著各阶段总体需求而变化、调整方向。惟其整体、连续、变化的特性,对历史的重大事件不应孤立看待;回想幼年学习的近代史,多半以清廷腐败,饱受列强欺凌,丧权辱国;假维新,僞立宪,真延祚,爲国民革命的正当性、合理性奠基润色。随著政治、经济、社会氛围的改变,复历经新一代史学家的努力,清末客观的历史的评述正在组构、重现。

通过他们努力耙疏、旁征博引,整理出当时政治、外交、经济、文化、以及外国政府文件、学者著述、媒体的记载、评述;我们不难发现,那是一个既努力却又充满矛盾的时代;满汉封疆大吏,既想救国,又难以舍弃其政治上的既得利益,皇室强人崩殂,皇族少壮派与地方权臣权力角逐;中央政府与地方督抚纷争;摄政王瞻前顾后,立宪主轴虽然未变;行事反复,进退失据,错失时机,给了立宪派与革命党相互奥援、斗争的口实与机会,陷入被动;最终因为川、粤、汉铁路国有化的政策牵动了地方官员、商人、农民的政治、经济利益而一发不可收拾。

清政府最终是推翻了,新政府是否就能立刻解脱列强的钳制、欺凌呢?各国对华不平等条约也立时放弃,与我缔结平等新约呢?历史告诉我们:好梦由来最易醒;憧憬、浪漫只是天际的晚霞;热情终究抵挡不住残酷的现实。新政府爲了获得承认、支持,不得不接受、继承各国的在华利益。同时继续向国际举债;可悲的是,这些贷款多半不是用在国家建设,而是换成指向同胞、异己的枪炮。

至此,我们不禁要问:国家建设的步骤是「除旧布新」重要呢?还是「布新除旧」合宜呢?也许有人说不大破,不足以大立!那我可要说:新政府台面上行走的人物,怎么多半还是前朝遗老,直至老陈凋谢,新人换代而后止呢?难不成又要说找不到人才?找理由还真顺嘴!————实际上是爲了维护、巩固既得政权所衍生的结构性问题啦!

渡峡偏安,早期还是枪炮隆隆;目前,虽已多时不见兵火烟硝;不过,在法理上,我们仍然处在内战之中。无论是导弹、或是小部队的擦枪走火;都在在提醒我们,交战状态并未止歇。浪漫、激情的革命小将可曾深思这层事实!

有多少人勇于正面省视这一百零三年来的艰苦辛酸?又有多少人敢于面对现实,开创未来呢?让我们再低头沉思一下!

「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李世民天可汗这句话确实是鞭辟入里,切中肯綮;前事不忘,实为后事之师;如果我们检视从清末到目前中华民国的政、经、社会、国际环境,是有许多重复、雷同的现象值得我们省思、参考。

   ·一直处于强烈的内部政治纷争之中。

不论南京政府、北洋政府,或是统一之后的南京政府;几乎同时伴随著与各党各派的党争;从阶段性的统一战线,到后期残酷的国共内战,至今仍然两宪分治,互不统属;即使在中华民国宪法所实际管辖地区仍然持续政党恶斗、街头运动。

   ·宪政派、革命派各有所属,爲了共同利益可以结盟爲阶段性统一战缐。

··议会与街头路缐两手并用,分进合击;少数狭制多数,瘫痪政府运作,栽赃为无能、不作爲,遂行其政治目的。

·特权阶级、政商结合的事实普遍存在,掌控的资源,涉入的领域既深且广, 操作手法越见细腻、隐匿,斗争手法越发残酷。试看今日的「BOT」换了新包装、洋名称,看似新颖;本质上与昔日清政府的「官督民办」、「商办」、「官商合办」相异者几希?且等著看高鐡、高速公路ETC、台北101的后续演变吧!

为遂行利己目的甚至与敌对政党,政治理念歧义者相互结盟,共同违反民主、法律正义,死缠烂打,不达到把对手閗怕、閗臭、閗烂的目的绝不罢休。多数党竟然自我去势,听任操弄,美其名曰朝野协商;多数党的神女心态尤其值得大家研究分析。

就看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例子,立法院长涉及妨害司法公正,执政党、反对党国会议员,各边缘政党、政客、商贾、各阶层利益既得者空前大团结;裎裸上阵,坦诚相见,齐心协力围堵、追杀违反其意志者,盛况仅见,堪称空前。

继而再藉学运之手,挑动阶级矛盾,虚设议题,以反黑箱为名,出借舞台并保护次要敌人,联手打击主要敌人,巩固阵地;同时构建永续、正名使用真黑箱亦即「朝野协商」的必要性、合理性。

再看看多少攸关民生、经济重要而且紧急的法案停在立法院的急诊室里?如果说他们自己承认是「恶虎山」「黑风寨」,那倒也罢了;可是他们天天还要民众帮他们涂胭脂、竖立牌坊。「尸位素餐」的「尸」不会为恶;不过多了一口邪气,那不就是百姓之福了!(待续)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