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泛蓝韩粉的眼光可以放更长远一点!行动可以更积极一点!
2019/08/23 02:37
浏览170
回响2
推荐13
引用0

“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语译:起初我对于人,听了他说的话就相信他的行爲;现在我对于人,听了他说的话却还要观察他的行爲。这是由于宰予的事而改变。

这大概是孔夫子发出关于认识一个人最深的感慨;也爲后人留了一条观察一个人言行是否一致的有效方法。

就各大媒体的报导观察,从七月下旬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人选决定到现在,国民党内宛如东周列国,纷争不断。显而易见,国民党内一些权贵,至今仍然各持其号、互相角力,意欲把住各自占领的山头不肯松手。可以预见,国民党内部如果不经过彻底改造,听任趋势继续发展;派系斗争必将不止,内耗必将不息!

韩粉们,必须警醒,必须警惕了!韩国瑜这个人别看他口条麻利,可是内心太过敦厚;就怕仗义、念旧的本性影响了他的的决断,反而变成了栽在自己同志手里的宋襄公。甚至于他选上了,恐怕也会继续遭到国民党内各派系操控党机器的权贵们掣肘。

如果韩粉要的是一个懂庶民、有人味的的总统,不受到各利益既得者、财团代理人干扰的政府。让总统及他的治理团队可以充分的发挥理念,顺利施政,真正能爲人民谋取福利。因此,能有效构建起一个管制住新一届的政府施政方向的节阀、关键,就非常、非常重要了!

试想,对离心离德、利字当头的国民党能放心吗? 把立法院全交给国民党合适吗?

再说了,把立法院完全交给国民党,对可能出缐的韩总统施政有利吗?

盱衡目前政坛形势,各组人马蠢蠢欲动,国民党、民进党必然不会缺席;将来国会也都会拥有相当的席次。他们的问政质量、所作所爲,历历在目、斑斑可考。谁来抗衡?至于郭台铭、王金平、柯文哲,这三个人一天到晚由自己和小蜜轮番上阵卖萌、卖富贵霸气、卖老油条、卖老资格。实在看不出他们有几分诚信。

请注意,每个人在各自过去固有领域的成功,不表示跨领域一定能有相对应的成就。记得彼得原理吗?———每一个人都会晋升到他无法胜任的职位!————这个原理被证明屡试不爽。一个错误的用人决策,很可在得到一个烂总裁时,同时失去一位好总监!企业界深得个中神髓,培育高管特别小心;轮调、逐渐扩大工作领域,都只是方法之一,还不敢保证成功。这三位,人格特质已经清楚、明确的披露出无法彼此互补了;我们还必须涉险,顶礼奉迎吗?国家殿堂连企业都不如吗?

万一让他们真的取得执政权,请问,这伙临时拼凑的杂牌团队磨合期要多久?谁又该,而且又会听谁的?各自脾气上来,相互顶牛的时候,又有谁能驾驭、节制呢?万一这伙杂牌军脱线了,谁捋得起,又肯耐得住性子捋线头呢?万一这伙杂牌军真的各自使上性子出轨了,如果只有乔王跑来跑去,表演身段,而无结果;蜩螳的国政岂不是才离虎口又陷狼窝?此时,百姓跟他俩一起拍桌子互怼,于事有补吗?况且,政府机关前面架起刀片拒马,百姓又能找谁拍桌子呢?因此,聪明人切莫被金钱买来的假声势迷惑,引鬼上身。引致噬脐莫悔的遗憾。

此外还有一组人马,说他们是火化队吧?明显揶揄,有失口德。说他们是敢死队嘛?虽然他们有著慷慨赴义的悲壮精神,不过还是有失厚道!这些新党年青人其实蛮像民进党王世坚、国民党唐慧玲类型的人物,做人大体上中规中矩;在政治立场上,不怕得罪人,坚守信仰,虽千万人吾往矣,九死不悔!称得上是真汉子!

我们姑且称这些党性坚强、紧持原则的人士爲————精卫、夸父族。他们年轻,经得起打、经得起摔、经得起踹;兵员少、心气儿高。个个都被揍趴多少回了,可是,小伙子们站起来,连身上的土都不带拍的,接著干。反正就是精力充沛、好动,却又是目标明确,不躁动、不盲动。这批新党之徒,屡败屡战,不言退却。这次由杨世光请缨领衔,再次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真是打不死的强哥哥!有人看好吗?一定没人看好!我也不看好;甚至于内心里都偷偷想着将来怎么殓装这批烈士了!

不过,从政治是一种制衡、妥协、因共同目标可以结合的角度来看的话;意思就出来了!

如果韩粉中敢有泛蓝的有力人士,能跟韩粉说明苦衷;结合、串联新党,并敲锣打鼓的号召韩粉「政党票」投给新党。这样,就更有味道了!余韵最起码有三个层次:第一,威摄国民党当权派,让他们小手勿动,歹念莫起!二、如果结盟成爲事实,而且用大量的政党票,把新党人员送进立法院;新党籍立委在立院路缐当然可以与国民党不同。新党历来少有邪恶奸佞之徒,大致不会造反;且不执政,也没能力、没有机会作乱造反!又,新党成员如果肯戴念韩粉提携之功,却可以制衡国民党,协保老韩。国民党在如此的竞争环境下,不得不扮演真真正正的国民之党。三、最大的损失就是对杨世光个人不好交代。不过,环境是现实的、残酷的,不是杨世光主观舍身参选,客观环境就能随他的意志移转而选上总统。这样做,他或许可以顺势拉抬联署声势,当个总统候选人,登上总统竞选人的辩论台,一吐胸中块垒,遂其所愿。新党得到政党票的比率,也有可能会相应提高。

满打满算,韩粉与新党双方各蒙其利。

其实,就算得不到新党的承诺,肯应允屈身当韩粉的侧翼;韩粉可以在与新党非合意的状态下,单方面迳行己意,奋力一搏。———硬上了!——在韩粉群里帮杨世光联署,拿联署书当聘礼!政治行爲,新党,告、告不成;驳、驳不了;甩、甩不掉。生米已成熟饭,贺客已经盈门。他们又能奈何?只能顺从的穿上加到身上的嫁衣咯!即便她们嘴里哼唧两声,只要不骂娘,也就装著没听见,随她去吧。

这个动作,不必征得同意!也不必知会!韩国瑜自始不知,而且他节制不了韩粉,这是充分公开,众人皆知的事实。自然,髒水也泼不到他头上。就算社会有所责难,韩粉是暴民的黑锅又不是第一次揹了?再顶个黑帽子又何妨?好歹也强过一直被国民党老贼绑架、勒索、玩弄好吧?韩粉应该全力动员,藉新党的轿子,再连署一位总统候选人,关键时刻投谁,届时盱衡局势再说。如果国民党反水,就拉出队伍,卯足全力抢得立院十五名以上的席次应该不难。国民党本来就没有必胜的把握,一天到晚关在家里玩权术,还绑架老百姓帮他买单,早晚死路一条;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都是哐啷一声!最输的,绝对不是韩粉!最对不起的,也不见得是杨世光!国民党既然要当阿斗,就让他们称心如意!韩粉藉此一拥而上,占领新党,自建阵地,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儿啊!新党也可以藉机大肆宣传「慕明中兴」;搞不好还真的中兴了。哇奥!多圆满的大结局啊!

于此同时韩粉必须大声声讨:如果还敢存著换柱2.0版的不死贼心?届时看看谁换谁!用行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红线已经画好了,把爷们儿弄拧了,老韩继续当市长都可以;备胎绝对不在国民党!就看他们怎么表态吧!

这件事,不必组织,也不必花大钱,只要充分地利用社群媒体,在社群媒体上转发:「韩粉告诉韩粉,民进党不可靠,国民党靠不住,总统韩国瑜,立院护航靠新党」;「韩粉告诉韩粉,民进党不敢爱,国民党不可爱,总统选老韩,立院保驾要新党」;「韩粉告诉韩粉,下架民进党,约束国民党,总统韩国瑜,立院卫队需新党」!接著就帮杨世光联署。

晓得李一哲大字报吧?年轻人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不晓得也无所谓啦!只要知道,就算大字报捅不下天来,最起码也能卷起千堆雪。藉此发挥蝴蝶效应,群策群力,把国民党那些杂拌儿,套上紧箍咒,凑成一个拼盘。也让他们知道一下,他们不能总是当老百姓的短板,而不知道反省吧!

老姑娘我,不是政治人物,也不隶属任何一个政党、门派,甚至于连个正经的韩粉都称不上。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社交圈窄,没有奥援,也就没有包袱!不过,死性不改,见不得恶欺善,强凌弱;更瞧不起,明明是赵括却自比孙武之流。现今,所能做的,就只能在社群媒体上,打个屁,吹阵风。

至于会不会矫枉过正?不知道!舍此还有没有他途?不在局中,不会算!不过,直觉觉得:幺蛾子纷纷窜出;如果继续纵容下去,韩粉们又不做两手准备。到最后,过去所有的努力会不会被割稻尾,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沦爲街头顿足捶胸、抱头痛哭的一群,还真说不好!

老毛有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引用毛泽东的话是不是太过了?那就得看看台式民主的本质了:老百姓「票在手」,叫政客蹲著,他们会蹲好!还会腆著脸装模做样的问:这样蹲对吗?选票还没有入柜之前,选民是爷;入柜之后选民只能乖乖当孙子,任人宰割。数十年来,不是如此吗?革命,只能靠选票。最大党成员们是不是应该自己好好想想,该不该主动规划一下,怎么配票才对自己最有利?同时,让政客们清清楚楚的明白,谁才是主子,应该如何伺候主子。千万不要再相信完全执政完全负责的谎话!我们已经被骗了好几次了,还能记吃不记打吗?

又,那一次选举不是各拉群众,用尽各种入流、不入流的手段,拼的你死我活,就跟闹革命似的?况且,广义的来说,韩粉们已经革命过两次了,都暂居上风。至于,要不要保持革命成果不被有心人夺走。韩粉自己要好好思考一下。———— 况且,用选票革命,是既打不折手脚,也打不爆人头;谁的势大,谁说了算。安啦!

记住:就是要给政客恐怖平衡,不必给他们掌声。做得好,接著干;做不好,立马滚蛋!韩粉们,自己的国家自己救!既然能逆转国民党的党意。更应该趁著票在手时,执行一套让国民党不敢、也无法造次的方案,紧紧地套在他们的颈项上!

闽南语有一句俗话说的很传神:「路见不平,气死闲人!」

我不想当闲人。可是,孤家寡人一个,吆喝,没几个人要听;自己打,没力气;邀群架,又阁招没脚手;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只能抱点柴禾放在路边。至于点不点燃,过往君子、过往韩粉们自己决定吧!想点,动动手指,武林帖就会满天飞了!只要韩粉想动,就算烧不了整座罗马城,最起码能烧掉半座元老院。

对了,这件事不怕郁慕明知道,最好不要传到杨世光的耳朵里。老郁家,世代都从事医药相关的行业,医者父母心,郁老又宅心仁厚,吃不了我,我不怕他!杨世光嘛,不认识,不过看过他节目。他嘛----他嘛----,哎!我就直说了吧:这个小鬼,服理不服人,又伶牙俐齿;我射的黑箭,他恐怕意见会多多地、大大地,不太好对付。不过,不怕,偶已经做好万全准备,明天起就暂时关张歇业,重回丽春院,找鸨姐儿练功去!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银正雄
2019/08/23 19:32
版主用心良苦,无奈很难了
韩与新党就算想要合作,也会卡在新党主张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只是个人意见,请参考。

韩就是韩,韩粉是韩粉,两件事儿!

韩不需要与任何人合作,现阶段只要自己一心持咒向前就行了!

请原谅我,读书不多,随意乱说喔!韩有一种比吸星大法还厉害,而不受制于恶法反扑的本事!

举个不太厚道的例子:王金平、杨秋兴就是实证!

现在可能要想未来了!立法院怎么办?要不要让国民党权贵吃乾抹净,将来处处受制?那个王阿平心理调适能力太强了,死皮赖脸的不退党,不知道又打什么鬼主意?没有几个活悟空把它当白骨精打,是制不住他的!请您扪心自问,国民党人有这个能耐?不需要易子而教?

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谁可以当这个地藏王菩萨?柱柱姐?帅老将?死都不怕的黄士修?我观察过,以核养绿支持者与韩粉重叠性很大。

您那个清修大院,基本是虔敬朝拜,不太敢打扰,这次僭越了!还请原谅!我这里,不过就是个过往旅客打尖的处所,有点粗糙,不过诚心欢迎来坐!

懵秋菊2019/08/23 23:44回覆
1楼. 旭日初升
2019/08/23 10:44

认同,

新党若有2-3个立委,量虽少但应有质变国会的力量与机会,值得期待!!!

哥:政党票如果够多,就不止2——3个了!鲇鱼效应该可以期待! 懵秋菊2019/08/23 16: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