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国民党中央是「晋惠帝」,还是制造混乱的「八王」?
2019/04/20 05:41
浏览378
回响2
推荐32
引用0

晋惠帝司马衷向来以「何不食肉糜」这句话名闻古今;其实那还不是下限。最糟的是他掌不住朝纲,镇不住权臣,因而皇族血拼,形成一再倾轧的八王之乱,天下从此糜烂。最近三五年的国民党,颇有司马氏八王兴乱之势。

有本事就严严实实的关起门窗,乱你自家的呗。别拿著老百姓垫背啊!没人会管你们彼此持刀互怼,拳脚相向;谁管你们谁被谁骂傻了;谁被谁打残了;就算都砍死在密室里,也绝没人会掉一滴泪。更别说心疼、悼念了!

可恶至极的是,这些个家伙老是利用老百姓的念旧之情、不忍人之心;时不时的偷偷开开门缝、窗隙向老百姓撒娇、乞怜、情感要挟。说他们傻?说他们痴?都不对,是坏!坏透了!

最近,这些王又起哄了!还弄什么菁英不菁英的猫腻。媒体人糊里胡涂跟著敲边鼓,瞎起哄。好吧,咱们就从菁英说起。

「维基百科」哥哥是这么说的:在社会学及政治学中,精英(英语:elite),又作菁英、选良,是社会中的一小群人,他们拥有比一般人更优越的地位,控制了超过比例的财富以及政治权力。一般来说,精英是指具有强大社会力量的一个小群体。相对于社会中的其它人,精英群体中的成员,拥有更优秀的质量、能力、财富或是特权。在传统社会中的贵族及专业人士就被视为是一种精英。

瞧清楚了?一小群、一小撮,“精英群体中的成员,拥有更优秀的质量、能力、财富或是特权。在传统社会中的贵族及专业人士就被视为是一种精英。”呵呵,所以精明如司马懿所生养的后代,九个混蛋把天下搅得一团大乱也是优秀质量、能力、特权下所做的好决策咯?

再看,郭台铭、韩国瑜,至今都没考上台、清、交;远比不上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赖清德。一个读海专;一个先进军校,退伍复员后重拾书本;依据那个标准,这两个人跟我们一样,在某个领域里都有瑕疵,都当过鲁蛇;在人生旅程的某个阶段也是走的磕磕碰碰。不过,透过努力他们自己在社会上,找到发挥自己的定位,不断锻炼淬厉,继而发光发热,造福能力所及的一方而已,进不了菁英的行列,谈不上伟大,更是谁也不必敬畏。所以蛋头学者的脑袋(韩国瑜除外,他算不上学者)经常是智商跟头发成反比,智能与头发成正比。同理可证:女性同胞因爲头发长,通常比男性同胞智能高;因爲智能高,所以寿命也比较长。呵呵,我是不是也变蛋头了?所以啊,尽信蛋还不如多吃蛋。

我们自己来看看,所谓菁英是什么?指的是系出官宦名门的贵族世胄?是有权有势的权贵?是地霸土豪?是名校毕业的博士教授?还是悲天悯人,胸怀天下苦人,又能尽己之力协助众人的觉醒人士?

如果熟读诗云共子曰或者有个名爷爷、好阿爹之辈才算菁英;「国民党」根本出不了娘胎,成不了大事。国民党今天台面上自我号称「菁英」的几个怂人,还不知道躲在哪里个子孙袋里苦等海晏河清、太平盛世哩!这些话说得难听?国民党的党史不长,不成材的兔崽子们不妨到党史室好好翻翻党史,顺便深刻反省、反省:第一代创党元老都是爱心觉罗皇室贵胄?是王公贝勒?是封疆大吏?还是富比士排行榜上富豪的孝子贤孙?孙中山、杨少白、尤列、杨鹤龄这些个政府、朝廷钦命缉拿的「四大寇」又是何许出身?整个党不都是士农工商、三教九流兼容并蓄,彼此以兄弟、同志相称,谁又比谁更菁英了?坐江山,订朝仪,「某公」、「某老」都是后来的事情了;也就因爲公公太多,衰败的也快。如今「菁英」,不过是拿来排他的眼障,夺利的借口。奉劝这些人,最好悠著点儿,免得那天面见孙中山,就算磕头有如杵捣蒜,稽首犹如鸡啄米,都得不到原谅! 万一碰巧了,黄兴正和孙先生在一块儿喝茶聊天儿;惹得克强先生一时心气儿不顺,搞不好他还真会拿枪打你们!

企业有方生方死的宿命,狼性是大部分企业不对外言宣的潜规则;参与过大型企业经营的人,都知道企业内部的经营计划、作业规范,在管理信息系统(MIS)协助之下,可以细分追踪到各个分类的即时绩效,要多细,改个程序立马办得到。产、销、人、发、财各职能,每个各人都无所遁形。不管你喜不喜欢,一九八四的老大哥除了不管员工的政治思想正不正确,其它的部分早就运用在企业治理的实务上了。企业内的专业人士(菁英)不得不勉力合作,锱铢必较,分毫必争,兢兢业业全力以赴。消费者利益、社会责任,当然必须尽可能满足。否则不但不能获利,永续经营;而且立刻会被市场淘汰出局。郭台铭说「市场靠竞争」良有以也。冷酷吗?也不尽然,那个环境,极像军队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千锤百炼;要的不只是短期求胜,更要全军在任何战场上永续生存!如果盘点一下上市公司,看看有多少僵尸企业,就能了解企业人的压力了。

至今想不透,如果郭台铭把狼性带入公务体系,由外而内---自明而诚的斯巴达模式,方向定了,让公务员快速警醒,各就各位,大家一起照表操课。使政府各部门跳起来,跑起来有什么不对?相信民众对政府部门的功能不彰、效率低落,僚气十足,早已心怀不满,诟病已久。能有个在商业界著有绩效、可资验证的霸王,出来好好整治一番的期待,必然所在多有。

但隐隐感觉群众百姓要的更多的是韩国瑜,韩式同理心、通意性、较贴近民心的人性温暖;大家要他当个指引方向的智者,众人一起胼手胝足一起奋斗,共创未来。想当时,国民党祗给他一个空头番号,要他自己拉部队立山头。他边收编早已四处溃散多年的散兵游勇,边建立起有中心思想的新军。他办到了,并且整合成一支亲爱精诚,攻无不克的精锐。这不得不归功于韩多年的沉潜反省、教育工作、短期的企业生涯。让他有耐心、诚心唤起人心,做由内而外---自诚而明的工作。说他像曾国藩当年对抗太平天国压顶之势,力挺艰困,逆转情势,应该不算离谱。他自己说,他服膺孙中山,这点不象是口头禅,应该是内心的省悟:一边革命,一边引领群众。

一群高擎国民党党票的党棍一厢情愿的痴想韩粉移转?如果仔细回顾、分析他的奋起之路,也试著同理体验与他共构前途的韩粉内心世界,不难发现:这些韩粉和韩国瑜除了有牢固的阶级共识,更有难以替代的革命情感。有人说韩有浓厚的草根性;草根性是典雅的说法。呵呵,韩其实有一点像刘邦,有著浓厚的择善固执,至死方休的痞性。这种痞性,却又是革命群众相互契合牢不可破的通性。国民党中央一个号令说了算?谁理你!

我们试著归纳、推演一下,爲什么会出现「谁理你」的结果。选择郭台铭:是一种物理作用,是混合;既是物理作用,移转是可能的。也就是说,如果目标一致,理论上韩粉移转到郭台铭是可能的,也是可行的。再看选择韩国瑜:他和支持者的关系是一种化学作用,是理性和感性的化合体;韩粉在韩国瑜最艰困的时候和韩蹲在同一个战壕力抗强敌,有著生死与共的感受;理性与感性交融,有谁能分析出理性、感性的百分比?你们要的只是他们的理性吗?他们都是国民党的党员吗?只听党命吗?你们何德何能啊?谁给了你们那么厚实的底气?

请真诚的面对韩粉:首先,他们的契合的基础是来自心灵深处的「自觉」、「自力」,不是外来的「他力」。韩的战友来自五湖四海,无远弗届;来自各个政党;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角落;他们内心理念相同、期许扭转局势、共创历史,开拓未来;这不是分谱仪能数据化的;逆向工程也将束手无策。如果把韩国瑜从他们手中抢走,请问,八大王们,你们知道抢夺的是什么吗?明白的告诉你们!是希望!是普罗大众「期待改变的希望及行动力」、「拥有一个真真正正的正道的希望与行动力」!结论当然是不言自明。

还真不敢相信,才半年不到,惠帝、八王,胆儿一个个都长肥了!就不怕韩粉们到时候还是会「行动」——藉著选举假,扶老擕幼,访友串门,互道元旦快乐,一起计划春节活动;顺便打打麻将,喝喝小酒,吃吃火锅。临了各自归巢,洗洗澡,扑扑粉,穿得暖伙伙的钻进被窝,早早就寝。

什么中华民国生死存亡?千万别拿著瞎话吓唬明白人------自有彼岸的兄弟帮忙看着,南岛人没那个种,倒腾不到哪里去的!反正你们吃肉的都是那德行了,咱们吃糠的就破罐子破摔呗。老子到哪里都按规矩交粮纳税,一向是安善良民,就算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儿去的。

再说,国民党更必需明白,今天的国民党早就不是过去的国民党了;韩国瑜所处的情势也不是宋楚瑜、郁慕明当年所处的情境。韩国瑜如果此时另立中央,多年毫无建树的国民党,再怎么哭号团结,也是徒然,必然溃散,万劫不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韩如果独自奋斗建立新一届的政府,而国民党坚壁清野、划清界限,韩可能有著短期陷于:治国人才库羞涩的尴尬;不得不适量沿用前朝旧臣,短期内或有令不出府门,只能守住国号,成效有限的困境。不过,长期来看,以他的身段,做派,民间高手自会仗义伸手,楚才焉知不能晋用?新天新地或许自此开展。韩个人的优势还是远大于国民党;国民党的食肉之徒必须诚恳的认知,韩救得了党于一时,国民党党内当权派如果不能悉心检讨出一套让人民能接受可长可久的策略。国民党还是得灰飞烟灭,随风而逝。而韩国瑜还是韩国瑜,直到老兵凋零。当然,以韩重情重义的个性,他不会叛党另立门户;韩可以隐忍,也会循规蹈矩;可是韩粉岂容你们予取予求的欺负他们兄弟?掀你们桌子、砸你们招牌,适分而已!

什么是最好的?这就要看国民党高层(菁英)的智能了;是要郭式的露水夫妻,先解决生理问题,如果能情投意合,再论婚嫁?还是韩式的青梅竹马,永结同心,白首偕老?或者齐头并进两不偏废?办不办得到?目前的形势是办得到的!只要谦卑诚恳,充分理解韩的肺腑之言:政党不是人民的爸爸!人民才是政党的爸爸!国民党,你敢不受教,不听爸爸妈妈的话吗?千万别拿著制度当挡箭牌。胡闹嘛!忽悠平头百姓的年代早就远去了。再问一句,民主的ABC是什么?民意大还是党意大?老百姓_——他们不是国民党员,党章干他底事?什么是革命政党?现在不是革命情势险峻的当头吗?搞清楚了吗?他们要什么?其实你们已经心知肚明了!千万不要揣著明白装胡涂!你党内的事,你自己必须解决!他们没有义务遵守你们的家规!要嘛给,要嘛散,再明白不过了!什么大义不大义的?八王们自己去掰扯吧!把自己的小九九去化乾净了才能贴近民意!如果只是装模做样,脱了鞋站在地上,而心存杂念,永远是接不到地气的!

至于怎么做?我们不信自诩爲菁英的一群禄蠹,还想不出来?我们不帮你们代筹,考考你们,看看你们端不端得出牛肉?当然,所谓的高层菁英,应该不包括王、朱两位贤(闲)家;毕竟奶油放在烈日下早就融化了,没法拿来抹面包;只能用来沾,口感差多了!干脆说的直白一点,一个鸡蛋臭了,实在没有理由放进嘴里咀嚼第二遍才知道它是臭的,除非犯傻,对不?这个,你懂的!

后记:国民党的家务事,根本轮不到我们置喙,也懒得插嘴;毕竟轻重不是,何苦自寻晦气?中午到街角馒头舖买馒头裹腹,看到大姐一家人拿着手机在滑手机,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老韩老韩的;随口问了一句:韩粉?

从来没见过大姐急过;这会儿却见她胀得满脸通红:「不只是韩粉,是超级韩粉!我们一家人都是!」紧接著气急败坏的说:「爲什么不提名他?提名别人我们就一定要投哦?欠他们的啊!」

爲了安抚她的情绪,告诉她:「说出来,把自己的想法喊出来,就照著老韩的思路说,我们才是政党的爸爸、妈妈!」

回到家才想到忘了告诉她,直接打电话到国民党党部去吼他们!

爲德不足,应该是我的罪愆;想想还是藉著这个平台,帮她吼两嗓子吧!谁知道会不会是泥牛入海,水波不兴呢?

管他的,要死要活,都是那些党棍的事儿;端出来的菜不合口,了不起,不伸筷子也就罢了。也算是仁至义尽,到此爲止了!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上大人(双城记)
2019/04/28 23:17
他们会做掉韩的

像做掉柱一样。

因为韩不是和他们同桌的层级。你那么清高﹐去死吧﹗

也许吧!

不过,什么理由不许庶民支持他们心目中的领袖呢?难道他们的民主永远都是人民被做主吗?他们不可以自觉的主张一次自我吗?内地有一句话:破罐子破摔!走到极端就是如此。

听到的、觉到的:基层民众和中产阶级有破罐子破摔的觉悟和准备!要不然,民进党、国民党一小撮人怎么会集结成灭韩统一战线呢?包办、买办式民主在台湾2019年是夕阳余晖,2020年太阳下山。您说呢?

懵秋菊2019/04/29 00:21回覆
1楼. 天涯孤鸿 (寒雨曲)
2019/04/25 21:15

真的希望老韩打不扁,踩不烂,为老百姓硬气!!

现时炮火四射好不吓人是吗?其实,这个家伙就是一颗铜豌豆,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看看他竞选国民党党主席到目前爲止的言论是不是很一致?是一些党中央自以爲是大佬的衰老自己伸头让他揍的。等吧,先让衰老演,我倒希望他排名救援投手第一名,呵呵!

懵秋菊2019/04/26 02: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