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腹诽,论死。
2019/03/26 19:14
浏览224
回响2
推荐23
引用0

「腹诽心谤」,《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的注释:口里不说,内心深怀不满。《史记.卷一○七.魏其武安侯传》:「魏其、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桀壮士与议论,腹诽而心谤。」

不过细读《魏其武安侯列传》,只觉得外戚仗势结党,相互倾轧,分外令人讨厌。「腹诽心谤」是田蚡用来向皇帝刘彻控诉窦婴、灌夫的借口;就像两个小孩吵架,找家长撒泼、助拳。这种行爲只是让人觉得强词夺理,殊爲可笑!

「腹诽」正式入而爲罪,却是在窦婴以矫先帝诏,论弃市,十多年之后的武帝元狩六年。

《史记平准书》“而大农颜异诛。初,异为济南亭长,以廉直稍迁至九卿。上与张汤既造白鹿皮币,问异。异曰:「今王侯朝贺以苍璧,直数千,而其皮荐反四十万,本末不相称。」天子不说。张汤又与异有却,及有人告异以它议,事下张汤治异。异与客语,客语初令下有不便者,异不应,微反唇。汤奏当异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以此,而公卿大夫多谄谀取容矣。”

颜异是顔回的第十世孙,时任大农。大农就是「大司农」,秦、汉时主管全国财政、经济的首席官员;另外﹐它还管理一些公营的农业和手工业。各地的官田﹐其中有些便由大司农派人耕种﹔公营的煮盐和冶铁也都归大司农主管。武帝时设置平准﹑均输﹐这类政府商业机构也归大司农经营。放到今天来说,主要的是掌管财政政策、经济政策,外加国营企业。可以说是身兼经济、财政两部部长、农委会主委等职务。

武帝刘彻爲闽越、南越、西南夷、匈奴、西域、朝鲜等许多战事花光了祖父刘恒、老爸刘启留下的家底儿;到处搂钱,即便「鬻官、赎罪」的勾当他也在所不惜;后来脑筋动到各地王侯身上,要发行白鹿皮币,盘剥起自家人来。孰不知在「推恩政策」之下,有些侯的汤沐邑也只有乡镇大小,举个最极端的例子,关羽封「汉寿亭侯」,侯是侯没错,汤沐邑有多大呢?一「亭」。这种混乱币制、税收的事情;颜异基于职责,当然坚持异议。张汤就藉著其它的事件,罗织颜异「对于不合宜的政令,不以正常管道向政府进言;反而有意见,口里不说,内心深怀不满,心怀诽谤。」入罪处死。

看到「腹诽,论死」是不是觉得:天啊!比文字狱还可怕!是不是庆幸我们活在一个民主进步的时代,太幸福了!

我不敢高兴!因爲昨天晚上我梦到希特勒了!不对,应该说是张汤吧!他是个超级「酷吏」从小就会审老鼠;审案是他的嗜好,他的乐趣。比希特勒还厉害!

请看中央社发的特稿;「特稿」,多好的一副金丝软猬甲啊:

韩国瑜「不言」 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已然启动

2019-03-25 15:15中央社 特稿

「不言」,有时是一种良好的状态,例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但高雄市长韩国瑜的「不言」则反是,其行动本身,已然落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深井。

韩国瑜与香港、澳门中联办的接触,在港、台都招来严厉批评。但在香港被媒体问及对「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看法时,韩国瑜顾左右而言他,反问记者:「有没有品尝台湾水果?」

韩国瑜秉持他「政治零分、经济一百分」的立场,避谈政治问题。面对台湾政界舆论的批评,他说出去卖农产品是很辛苦的,反指绿营「酸言酸语」、「猪八戒卖不了人蔘果」。

「政治零分、经济一百分」,是经济不景气下,对厌烦政治口水者一个十分具有欺骗性的口号。当我们往东南亚、东北亚促销农产品时,确实可以无关政治;但当我们卖农产品给中国大陆,能躲得开政治吗?

陆客、陆生要不要来台湾,被对岸视为政治筹码。台湾农产品要输出中国大陆,北京愿意接纳,甚至当韩国瑜出任头号业务员时,北京更愿意大量买单,难道这是因为韩市长卖的水果更甜?这里面难道不存在政治?

让我们看看政治在哪里里。和中国驻香港中联办官员会面的谈话内容,韩国瑜说,就是他个人的经历、人生的甘苦、香港和高雄的未来等。但香港中联办不是这么说的。

香港中联办在会后发布新闻稿说: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向韩国瑜介绍香港回归祖国21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和进步」。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年初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之后,作为港版一国两制践行者的香港中联办,向韩国瑜推销一国两制的好处。

韩国瑜走进中联办并听取关于一国两制的介绍,被认为是以行动认可一国两制,这是一种「不言」的政治交换,就是「经济一百分」背后的政治代价。

至于一国两制,包含韩国瑜在内的多数台湾民意并不认可,但这样的不认可,在「经济一百分」的操作下,显然仍不够彻底。

我们可以看看香港大学19日公布的最新民调,55%的受访者对一国两制没信心,其中,75%的18至29岁年轻人没信心;30至49岁也有超过60%没信心。

我们也可以听听韩国瑜走进中联办之后,香港反一国两制者的声音。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说:「观乎香港经济及社会失衡状况,台湾人民更应慎重思考:当经济和生活上依赖中国,政治及意识形态上将更难摆脱红色权力。」

我们更可以看看2014年北京发表香港政策白皮书的说法。它说:「香港的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

赴中联办引发争议后,韩国瑜说,他带著老婆、副市长、高雄市府团队,旁边还有10位高雄市议员的监督,如何能出卖高雄?其实,根据北京的算盘,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推展,已然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下启动。

我试著替张汤的法庭拟了一副对联:

上联: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没罪织罪。

下联:说你没罪你就没罪,有罪脱罪。

横批:你奈我何。

这个心法,监察院的一些委员,深得个中三昧;比起张汤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设张汤活在今日,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有用武之地?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天涯孤鸿 (寒雨曲)
2019/04/08 04:31

绝!!

这个对联挂在法院,一定十分好玩!谁理你

好!就这么做!哈哈! 懵秋菊2019/04/08 11:26回覆
1楼. pearlz (经典的领导人对骂)
2019/03/27 12:58
民进党执政

是胡来,看明白的就要明白指责这样的政府。

中华民国的民主不是让民进党玩弄的。


进到投票所,选民只有十七岁;您能不悲观吗?

高雄人奔放的热情、改变现状的决心、勇气。真的值得我们致以最敬礼!

懵秋菊2019/04/02 01: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