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问苍生问鬼神?
2019/02/21 00:01
浏览289
回响3
推荐19
引用0

不问苍生问鬼神?当然问鬼神啊!

什么年代了还问鬼神?

是的,是问鬼神!

事件起于台南市南鲲鯓代天府2019年2月5日(民国108年春节大年初一),循8年来先例,第9年举办抽国运签;经半小时抽完60支签;获得「全杠」、「白忙」、「空筒」、「懒得理你」、「无解」的结局。

这个事件引起各方议论,上自政府最高当局到视听媒体、平面媒体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引经据典,各取所需,各说各话;最有趣的是,引用李商隐《贾生》诗句:「不问苍生问鬼神」引以爲诫。

自「五四运动」德先生、赛先生锦衣登场以来;德先生锦衣数换,风头最健:与赛先生一样,已成宗教崇拜!只求其形,不求其神,买椟遗珠!

例如,以前我们常听说,中国是「民本」思想,西洋是「民主」思想,哈!请问,说的是政治制度的「内蕴」还是「形式」?请问「民本」、「民主」的内蕴有什么不同?再请问:「内蕴」、「形式」能划等号吗?再请问哪里个重要?

「你可以投票,但是,投完我赢了;纵然有翻江倒海的意见,再合理,你闭嘴!还有意见?政、军、检、法、情、警、调在我手!你奈何?」;或者,「您合理的意见虽然不合乎我党的策略,但是合乎全民利益,我们照办!」;这就是「形」、「神」合不合一的主要关键。请问,我们要什么?我们是不是把「形式」宗教化,臣服于「形式」,进而作茧自缚?

再说,宗教信仰有什么不对?求神问卜有什么不对?宗教信仰,生民以来就之随之伴生,四千多年前帝颛顼「绝地天通」,留了“使南正重司天以属神;火正黎司地以属民”做了宗教改革;承认宗教,但是,不是任何人可以藉神之名以行神迹。摩西被迫离开埃及,罗马人钉死耶稣,当政者自有其考量。

殷人尚卜,周人尚筮,一点都不奇怪。周地无蔡﹙这个蔡与当今国姓无关,不懂?只能这么说了:去中国化去的忒狠了!查字典呗!﹚,蓍草易得。而且筮比卜快,副合刚脱离游牧进入农耕民族的生活特性。

如今,信奉安拉、妈祖、五府千岁、关公、三太子、佛祖、土地公-------;好像都比较乡土。其实,鬼话!教堂也是寺庙!

包括西方人自以爲傲的天主教、基督教在内的任何宗教,或者厌恶的任何宗教绝大部分都是透过神职人员爲辅,直接与神灵交心而已!牧师、神父布道,与寺里大和尚、阿訇、道士讲经,除了经典不同,服饰装扮不同;行爲是一样的;没甚么谁高明,谁文明的差异!但是,又不能不关心一下:爲什么,十字军东征以来,穆斯林世界就一直不对了?你自家的问题,就一定是别人家的错吗?

咦!看看这个世界,好像只有儒家、道家、佛家,温柔敦厚、任重道远?

别傻了!哪里家没有哪里家的拳法呀!只是谁家拳法厚道点儿而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就是个理儿!

例如:要不,您就别打秃子了,他都被打的没毛了,还打?对曰:主子家发话了!得打!还得往死里打!要不,奴才们,就都得除户了!没门户的奴才比奴才的奴才还不如!

李商隐的诗有些解不得,懂不得;但又不得不承认,义山诗音韵铿锵,诗律上,文采上确实好!

「不问苍生问鬼神」语出李商隐《贾生》这首诗,且看全诗:

宣室求贤访逐臣, 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 不问苍生问鬼神。

李商隐这个没落皇族、才子,游走于牛、李两党的小公务员、诗人;他想骂李氏王朝,不明说,竟然议论汉代文帝刘恒、贾谊这对君臣;硬生生的黑了汉文帝、贾谊。说他俩祗讨论「神学」不讨论「政治学」。

贾谊年轻气盛,文帝想重用他;朝中重臣、老臣反弹;不得不外放爲长沙王太傅;就在文帝召回身爲长沙王太傅的贾谊,与他讨论神鬼之事以后不久,文帝又拜贾谊爲文帝爱子梁王刘揖的太傅;30岁左右的贾谊教导梁王,辅政、监国之余仍然重炮猛轰中央,有名的《治安策》就是这个阶段提给刘恒的,「众建其地而少其力」的推恩政策已见雏形。贾谊气盛不减当年,文辞犀利、辛辣,丝毫不见客气:「生爲明帝,没爲明神」照样见诸文字。也没见刘恒发脾气;看来,这个小妈养的皇帝气度果然惊人。

李义山这首诗表面黑的是刘恒,呵呵!反正文帝已去,「身后事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被不被黑无所谓了!至于,想藉黑刘恒黑李氏,李家又不傻,您是不是那块料?先掂一掂。义山早期受令狐楚提携,令狐家是恩师,王家是亲家,两家关系都搞不定,显然不是从政的材料,还是接著当吟游诗人吧!

后人解原义「不问苍生问鬼神」爲「爲什么不问老百姓,而问鬼神呢?」尤其现代人,更浑,对啊!问苍生啊!呵,李商隐在撒娇,你们还以爲找到定海神针了!哈!输了!

好吧,就算积非成是,咱们就顺从众议,把「梗」当「哏」问问众生吧!请问,问谁呢?问「太阳花」的群众?问「攻占行政院」的群众?问「包围中正一分局」的群众?问「反核团体」的群众?问「多元家庭」的群众?问「农阵」的群众?问「工阵」的群众?还是问「反课纲」的小孩群众?还是问当时投蔡政府6,894,744位群众?问「东厂、西厂、内办事厂」的群众吗?

问谁好呢?谁说了算呢?他们说了您信服吗?从此就不再哭爹喊娘了吗?

呵呵,是不是还是问鬼神好些!

不过,南鲲鯓代天府供奉的都是唐初的爱民名臣;来自唐山的唐神说:你不是去我的,不要我吗?遇事问我?不告诉你!呵呵呵!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reaizuguo*冷眼评劝😻
2019/02/26 06:40
毛泽东常神交古人

说的没错,但毛泽东想到的应比朝鲜战争还多。

毛泽东与曹操似乎在东海边隔著时光和历史唱和,曹操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留下逐鹿天下之后的暮年壮心,毛泽东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表达时代变革社会变迁人民幸福的豪情,时间虽跨越千年,秋风依然萧瑟,洪波依然涌起,星汉依然灿烂,然而时光荏苒,人间已换,这既是一种诗词的唱和,也是一种精神的交流。

另外,在  诗情画意在金秋 里,也有些说法:
《浪淘沙·北戴河》展示了一代伟人前无古人,却神交古人的气魄和汪洋浩瀚的胸怀。具有比《观沧海》更鲜明的时代感、更深邃的历史感、更辽阔的宇宙感和更丰富的美学容量。

您的治学态度,我应称你为师才对;或许我只是有点玩世。😄😄 

老师:您客气了!

看来,诗作虽然可以孤立的欣赏;可是,如果能细究其「本事」,除了有助于了解诗人面对环境,内心世界的省思;对外化爲作品时所表现出的磅礴气势、艺术张力。读起来,领悟、感受必定会更加的深刻、更加的悠远。

从毛的经历脉络,同期诗作互映:诗人「心志」早固,一意向前,义无反顾;成爲改变、撰写历史的人,自有其必然。

懵秋菊2019/02/26 23:39回覆
2楼. reaizuguo*冷眼评劝😻
2019/02/22 07:18
“全国人民都知道” , 😄😄😄

论诗,他宗唐朝三李: 李白、李贺、李商隐,其中又以他常引用但英年陨落的李贺(791-817)为最。词则推崇稼轩,即辛弃疾。

我的格文里,有不少提到他的诗词;信手拈来:
    宏观中国古典诗词   
    乐山乐水乐诗韵   
    诗词中的雪   
    "忆秦娥"的青出于蓝  
    水调歌头的对比  ....... 微笑 

受教了! 懵秋菊2019/02/22 20:45回覆

老师:

谢谢指教,一定拜读!

懵秋菊2019/02/22 21:03回覆

老师:

读书报告:

诗篇所以伟大,在于诠释、表现出诗人的气度、胸襟、感悟、智能:“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放诸千年之后依然依然铿锵。

就是不知道浪淘沙填于1954年夏天;是不是引孟德征乌桓的典故暗喻53年夏天停战的朝鲜战役?

不过无碍诗作本身。

孺子可教乎?

懵秋菊2019/02/24 01:13回覆
1楼. reaizuguo*冷眼评劝😻
2019/02/21 10:08
😲😲
李商隐,乃李德胜最爱的唐诗三李之一   😄😄😄

是住飞机楼附近小窑洞时期吗?他太有才了!打仗还不忘读书,还能读透;史诗也精熟,见他引用过。

不知道他对东坡词如何评价?他的词风就有东坡的波澜壮阔!

懵秋菊2019/02/21 13:43回覆
我有一个小书包,印著他头戴解放帽的头像,还有“爲人民服务”四个字,帅吧! 懵秋菊2019/02/21 14: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