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自利政客该收手了!
2014/03/31 23:30
浏览427
回响1
推荐22
引用0

「秋菊,国会是可以占领的啊?合法吗?」

「你说呢?」

「小学生提出来的问题吗?哪里一个法治国家会合法?呵呵!太可笑了,不守法的人谈民主?台湾话有所谓:『请鬼帖药单』还真传神!哈哈!」

「你这个被美帝洗脑的可恶家伙,这儿是台湾!」 基于自尊秋菊立刻反呛回去。

「别!别!秋菊千万别恼羞成怒;伤了我们多年来的感情。我说的是真平等,违法的基础上侈谈民主是浮沙建塔,与虎谋皮,终究是站不住脚;也不可能善了!」老同学急著申辩。

「那该怎么办?」秋菊问。

「违法之后的作为应该不算数,退回去, 退回违法之前,依法重来,这里说的是政治协商的部份。至于违法人员应该依法究办,完成法律程序后,要不要特赦;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法律岂有假期?碰到政治人物还能转弯?平头庶民岂不是猪仔?任由交易,无人保护!」

「你真是吃了灯草灰,放得轻松屁;那么多人,那么多律师,怎么办?」

「秋菊,你耍浑了不是吗?你是说『法不责众』是吗?是全部公民违法吗?是百分之百律师以具体行为支持违法吗?『公民不服从』可以无限上纲、上线吗?况且凑热闹的还有一些是不具备公民资格的小屁孩。违法的时候就主张数人头了?人多势众?还是彼此壮胆?要法律、制度还有甚么用?」

「学生耶,人家是学生耶!」秋菊坚不退让。

「秋菊,老同学、老朋友了!如果我不懂得的地方请您指正。请问法律有具体规范对学生犯法免责吗?再说『学生』,要怎么定义?离开校区不就是国民、公民吗?「学生」太空泛了,我八十多岁的老娘还是社区大学的学生呢!也有学生证喔!我五岁的侄子也是幼稚园的学生!不都是国民吗?各负各的法律责任,各负各的社会责任,有甚么好奇怪的。」

「这是政治问题。」秋菊还不服,还想扳回。

「政治没有游戏规则吗?没有宪法吗?没有各级政府、民意机关组织法吗?没有选罢法吗?秋菊,国家是全体国民的国家,不管修不法,都请回到法律规范之内。否则,民主没有出路。」

「好啦,算你说的有理,学生还是有理想的。」

「那是见仁见智的事情;比较让人忧虑的是教育界违反教育中立,见缝插针的教师;媒体、媒体人、运动人士一旁煽风点火,妨害公平报导;这种潜在病毒更值得关注!激情过后这些人该出来自清,自省。还学生、家长、社会一个公道。」

「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秋菊说。

「秋菊,就事论理:这不是像不像;而是该不该、对不对、是不是的原则!况且老一辈的人不管愿不愿意,喜不喜欢,时间到了,一定老陈凋谢,毫无悬念;重点是留下甚么给后来者;至于后来者守不守得住,那是天要不要下雨的问题,自己种的因,果实自己吃,天经地义;不过,现在还是应该遵守法律!」

「学生该收手了?」秋菊这会儿聪明了。

「还『学生』?分明是宁可锁国、污蔑民智的自利政客!」

「自利政客该收手了!」秋菊不禁暗自点头。

「是啊! 自利政客该收手了!」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多砚坊 (休)
2014/04/01 15:01
既是自利政客
伸手都来不及了
怎可能缩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