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墙倒众人推
2013/12/26 21:21
浏览616
回响3
推荐26
引用0

民间有一句俗话: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意思是说,众人群起攻击落魄失势之人,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众人是谁呢?众人应该是:含有某种特殊意图的推墙发动者,某些攀援权贵、趋炎附势的人,某些理盲滥情而被蒙蔽操弄的人,还有一些惟恐天下不乱的闲人;甚至于是一些被雇佣炒作的人,更有一些浑水摸鱼藉机图利的人。前四种比较容易分辨;一而再,再而三,通常三鼓而竭,形迹易于败露,毒害相对较小;至于后两种人化身就多了去了!簮著款式不同的花朵,披著各式各样的皮裘,带著土、洋圣贤的面具;要证照,一缸子;要文凭,一卡车;要名片,满仓库;只有一样不真———心地;这种毒是歹毒;贻害最烈。

自九月初以来,我们真的何其有幸!倏忽之间纵横数千年:看到了指鹿爲马的赵高,揣摩上意一心偏安,图己自肥,陷害良心的奸相秦侩、严嵩,乘机渔利的洪承畴、吴三桂;当然,汪精卫、周佛海之流更是车载斗量,所在多有。

墙推不倒,鼓捶不破,怎么办?这是一个有趣的众生像。

这个世界太有趣,就是有些认死理儿,不肯须臾离的人,他们是谁呢?去网上看看,不拿薪水的都是!也是媒体最忌惮的社会良知。最可爱之处不在这里,在检评会的报告;这个报告很可恨!不过,先不论它怪不怪胎,畸不畸形,即使是它是如此权谋操作,如此倾斜,但是,还是无法抹灭国会议长关说的事实;同时留下了历史见证!

钟摆于焉转向!嗅觉最灵敏的还是媒体:曲未终人未散,今天不关门,明天要吃饭!况且,政治版图可能会块移?鹿死谁手尚在未定之天,平衡一下,免得积重难返。而且让台湾全盘皆输的检评会都如是说了,再不摆摆姿态,就太难堪了。

十二月下旬,某些媒体要王金平一个道歉;同时一再讨论服贸协议如果不过,会窒息台湾经济如何如何,这一点都不奇怪;我们就当看了一场京剧,里面多半有“文丑”;不过戯里的“文丑”讨我们欢心;不像他们那么势利。也不禁让我们想问:如果有第四权,而你们当真的忠于第四权,平时都做什么去了?

其实,媒体啊!在问你“墙推不倒、鼓捶不破”,怎么办呢?人家去总统府开月会去了!知道了吧!开月会去了!你们呢?继续打马虎眼呗!

其中一篇社论:《立法院少了只乌鸦》,引得是胡适早年新诗「老鸦」的名句。 他们第二天还继续再找乌鸦。

“我大清早起,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我不能带著鞘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

这是胡适先生的原诗,那是他自美返国后的自喻自况,当然可以引用,平心而论引得也不错;尤其现今的媒体,孔子的话都不用了,能用、敢用到胡适,拍拍手,鼓鼓掌!

不过,乌鸦到底应该是谁来当?好像该是媒体吧!不要再推给利苑了,那里本来就是猪公、猪婆聚集之地,再多的乌鸦飞进去还是一般黑!

如果引用另一个与胡适年代相近的文人作品,可能更贴切:鲁迅的《狂人日记》、《孔乙己》、《药》。

《狂人日记》:

凡事总须研究, 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 我也还记得, 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 这历史没有年代, 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著“ 仁义道德” 几个字。我横竖睡不著, 仔细看了半夜, 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满本都写著两个字是“ 吃人”!

《孔乙己》:

“孔乙己, 你又偷了东西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 单说了一句“ 不要取笑!”“ 取笑? 要是不偷, 怎么会打断腿?”孔乙己低声说道, “ 跌断, 跌, 跌⋯⋯” 他的眼色, 很像恳求掌柜, 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 便和掌柜都笑了。我温了酒, 端出去, 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 放在我手里, 见他满手是泥, 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 他喝完酒, 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 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药》:

“包好, 包好! 这样的趁热吃下。这样的人血馒头, 什么痨病都包好!”

---------

“瑜儿, 他们都冤枉了你, 你还是忘不了, 伤心不过,今天特意显点灵, 要我知道么?” 他四面一看, 只见一只乌鸦, 站在一株没有叶的树上, 便接著说, “我知道了。———瑜儿, 可怜他们坑了你, 他们将来总有报应, 天都知道; 你闭了眼睛就是了。———你如果真在这里, 听到我的话, ———便教这乌鸦飞上你的坟顶, 给我看罢。”

微风早经停息了; 枯草支支直立, 有如铜丝。一丝发抖的声音, 在空气中愈颤愈细, 细到没有, 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两人站在枯草丛里, 仰面看那乌鸦; 那乌鸦也在笔直的树枝间, 缩著头, 铁铸一般站著。

许多的工夫过去了; 上坟的人渐渐增多, 几个老的小的, 在土坟间出没。

华大妈不知怎的, 似乎卸下了一挑重担, 便想到要走;一面劝著说, “我们还是回去罢。”

那老女人歎一口气, 无精打采的收起饭菜; 又迟疑了一刻, 终于慢慢地走了。嘴里自言自语的说, “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

他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 忽听得背后“ 哑———” 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 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 一挫身, 直向著远处的天空, 箭也似的飞去了。

“仁义道德”怎么会吃人?无非恶劣的制度,造就了人形而立,群起啮人的猪;再加上四方勤酋的投名状,当然敢杀人、会吃人!

手走路是无奈?“负心多是读书人”,斯文沦落,以手代足,倒行逆施并不足爲怪!最可恨的是血馒头!壮士之血,却是你们的趋病奇方,能治好你们的病吗?

天下就是有些不做官会死的“禄蠹”!试举一例:某首长平日是个好长官、好丈夫、好父亲,依龄届退以后;突然闲他好像得了失心疯,都变了,全世界都变了!——国家不对、政府不对、昔日袍泽不对、妻子不对、子女不孝,----帮他买寿衣、找坟地,好像都嫌太早;全家坐困愁城。

刚巧一个老驾驶到家里拜访,驾驶说了:「所有的路他都不熟,不要放他一个人出去乱跑,会出事;凡事写签呈,他批了照办,应该会好!」自此,妻子买菜、子女出门、读书、就业,都上条陈,也就天下太平了!所以“鞋店说”一点都不足爲奇!

最奇怪的是:某市长接受时报周刊专访,高分贝主张:「特侦组不再被民众信任,应该废除,黄世铭、陈守煌更应知所进退!」被问到「目前社会气氛低迷,市长有什么看法?对中央有什么建议?」时,市长将关键归咎在「马王之争」,并提出「总长、检察长下台,特侦组退场」的震撼发言。

震撼?有在游泳时,来不及上岸,索性在海里放了个响屁的震撼大吗?

再说一次,“墙推不倒、鼓捶不破”,怎么办呢?人家去总统府开月会去了!知道了吧!开月会去了!您呢?先不管他去开月会是真心还是假意,或是两手、三手、多手策略。您呢,小心!吃热豆腐太心急会烫坏嗓子的!

历史上有一个名人,赵括,谈起兵法,连他父亲名将赵奢都挑不出毛病;但是赵奢一直不认爲他是一个好将领。甚至于说出:「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赵孝成王不聼蔺相如及赵括母亲的谏阻坚持命赵括为将,主持“长平之战”;结果秦军大胜,坑赵卒四十万。四十万男丁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战国时期全国人口近三千万;齐、楚、魏人口较多,就算平均分配,七雄每国得人约四百万人。赵国最富生产力的十分之一人口都死于战阵,国几不成国;败亡、陨灭只是时间问题。

难不成我们又踫到赵括了?

其实还有一句俗语:响鼓不用重锤敲。什么意思呢?一个上乘的鼓,鼓面质量好,不需用很大的劲敲,就会很响。当然,歪鼓就不行了!后者——还是不予置评吧!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杂记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票在手,跟理走!
下一则: 狗儿的故事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茉莉花香
2013/12/31 10:58
写得好
秋菊以古鉴今,  骂得又好又雅,   赞叹!!!
谢谢!不敢当! 懵秋菊2014/01/05 20:15回覆
1楼. OldMan - 风景线
2013/12/27 21:41
那些媒体人有几个读过你说的故事?

哥:

   他们学问都超好的;不过很多主修"厚黑学";咱们慢慢和他们磨!

懵秋菊2013/12/27 22: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