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早凋的樱花
2019/03/27 09:44
浏览291
回响1
推荐15
引用0

 .

早凋的樱花   *文&摄影/莫云

.

 那个闲适的暮春午后,天气犹凉,我在丽泽大学的露天咖啡座读著林文月女士新译的《十三夜》。

 假日的校园,仍有一些为了远离上野公园的熙攘来此赏樱的游客,三五成群,或立或坐,不扰人地融入宁静的春景中。

 忽然传来熟悉的歌声,抬起头,不远处一株盛开的樱花树下,几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唱著温馨又感伤的「千风之歌」。

 风起,粉色的吉野樱霏霏飘坠,有几片花瓣洒落在敞开的书页上;一翻页,字里行间又点缀了几瓣残樱。我合起书,慨叹著作者如樱花般,绮丽又短暂的生命——那年初冬,被誉为「近代文学的紫式部」的樋口一叶(1872~1896)肖像被印制在五千元日币上。

 时隔多年,又来到春日的东京,行程中特意安排了探访这位明治才女的足迹。

 在日比谷线的「三之轮」站下车,循路找到「千户稻荷神社」。走进庭院,一眼就瞧见树荫下那座眉目清秀的一叶半身石像,挺直的鼻梁、微抿的唇,看来有些倔强;望向远方的眼神,却透著淡淡的迷惘与哀愁。

 是对前景的不乐观吧?花样年华的青春,锋芒外露的才华,都抵不过命运的无情拨弄。生活的重轭,长年的贫苦操劳,不仅粉碎了她对爱情的憧憬,也快速摧折了这一代才女的身心。廿四岁的年轻生命,竟如早凋的樱花,猝然飘逝。留给尘世的,只有令人惊艳的作品与怜惜的惋歎。

 除了特定祭典,神社主屋平日并不对外开放。这里是一叶的代表作〈比肩〉一文的场景,想必作家自己也经常来此祈福消禳,澄净心灵。神社外围的小路上,澡堂新浴后,身著大花浴衣,趿著彩漆木屐的美登利,彷佛正从书中款款走来。白皙的脖颈、轻挽的秀发……多美啊,那荳蔻梢头的蓓蕾、清水芙蓉的笑靥,那牵动少年维特烦恼的眼波粼粼流转,全然不曾察觉这短暂幸福的前方,狰狞的命运正张牙舞爪,对她布下了无所遁逃的天罗地网。

 历经百年的时空变迁,位于龙泉寺町的一叶故居只留下人行道上一座标识的石桩。「台东区立一叶纪念馆」馆内除了收藏作家相关的旧稿文物,还展示著一座当时的房舍街景模型。对街小型的「一叶纪念公园」也是社区儿童嬉戏的场地,沙坑旁的石碑还刻著菊池宽为一叶撰写的纪念文;滑梯上悬挂的人力车板画,想必就是〈十三夜〉里婚姻遭挫的阿关巧遇初恋情人的一幕。

 这一带据说就是一叶当年与母亲妹妹鬻居的穷巷陋室,也是她们经营杂货店维生的地方,邻近当时有名的「吉原游廓」。住宅区宁静的午后与稀落的游客,很难还原花街昔日灯红酒绿中,莺声燕语、送往迎来的热闹场面;三弦琴、皮鼓与女太夫说书唱曲的氛围,也只能凭空想象。倒是巷内真有一家挂著「一叶煎饼」招牌的老式杂货店,从满头银发的老板手中接过两袋钞票造型的煎饼时,我还一边觑睨柜台后狭仄的空间,揣想着当年一叶在看店的空档,屈膝端坐几案,执笔构思那些弱势而身不由己的的女子时,是否也对自己多舛的人生有感而发呢?

 回程又路过公园,园内几株重瓣粉樱枝头已萌长出嫩绿的新叶,树下的泥地却是落花片片,一如美丽而早夭的爱情与青春。

.

*原载2019.3.23.《中华日报副刊》: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288643

.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散文
上一则: 我们社区的猫
下一则: 小黑人的鸡蛋花
回响(1) :
1楼. 芊汩/花东之旅 ^^
2019/06/24 00:54
写的真好,感谢分享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