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云南沧源翁丁佤寨
2017/07/31 15:53
浏览1,648
回响4
推荐63
引用0

云南沧源翁丁佤寨

    云南沧源县勐角乡山中,有一座原始村寨名为翁丁佤寨。翁丁佤族语意为烟雾缭绕。翁丁佤寨就建在烟雾缭绕山腰上。

  这座村寨共有101户,住著497阿。位于重山里的翁丁佤寨,生存条件差,青年人都到城里工作,留在寨里都是老人与小孩

  也因交通不便,鲜有人知,也鲜有人到山区的翁丁佤寨探望。这几年,修筑了道路,山路也拓宽,有了新闻工作者的拜访与报导,翁丁佤寨的神秘面纱被掀开,村寨的古老被赞颂,被宣扬开来,近几年,才多了些到沧源山中看寨的游客。

  原本没没无闻,穷僻的翁丁佤寨,确实有其高观光价值,又在游客不断推波助澜下,将来观光财源必会广进。

  翁丁佤寨观光刚起步,现阶段正在努力开发中。只是在观光事业积极推动下,翁丁佤寨古老的从前,势必被改变。很快的,游客来了,商店多了,人变功利了,人情淡薄了。

  所有外来的文明产物,将瓦解翁丁佤寨原有的淳朴与原始,阿佤人原本的亲切,生涩与诚恳也将被弃守了。

  云南沧源翁丁佤寨

 

沧源的司岗里溶洞,深入地底150公尺,溶洞口处在海拔1200公尺,陡峭山坳中。洞通道潮湿,走在高低不平,黑暗溶洞得小心翼翼。

溶洞里的钟乳石及石笋是原始奇特,为何老喜欢在它们身上加上五彩灯光,自然就是美,不是吗当我看见溶洞中扫兴的五颜六色,就懒得往下探究。

这是通往司岗里溶洞入口阶梯。司岗里的司岗是崖洞或容器的意思,是出来的意思,司岗里是从岩洞或葫芦里出来的人。佤族传说,古早,阿佤人被囚禁在密闭崖洞里,神灵派雀鸟凿开岩洞.老鼠引开守在洞口的老虎,派蜘蛛……,走出山洞的阿佤人,定居于各处,司岗里佤族创世说。也有一说佤族是从葫芦里出来的人。总之,崖洞和葫芦都是容器,崖洞大容器,葫芦小容器,阿佤人的祖先,就是从这两样容器蹦出来的

距离司岗里溶洞不远,有处山坡生长有千棵的董棕树,被称为董棕林董棕树非常珍贵。是中国国家二级保护的树种董棕林就在此甘蔗田旁的山坡上。

董棕树是属棕榈科植物,又称孔雀椰子,都当成行道树和庭园观赏用,高5 -  25公尺,直径25 -  45公分。

从沧源崖画下山,接近平地山崖上下,董棕树林密集,据说董棕树种子坚硬,种植时得先将种子泡在热水中,让外壳松软才可种植。董棕树喜生长在巨石崖壁上,不管坡度有多大,董棕树永远长得笔直。董棕树龄约在一、二百年间。晚年的董棕树,树尖的叶片先脱落,树干也会变空了。

栈道两旁是山地,山坡上是原生董棕树林,1000公尺长的观光栈道,蜿蜒从两山间穿过,栈道下有甘蔗田、麦田与油菜花田。

沧源市街的行道树都是珍贵的董棕树

沧源行道树董棕树。董棕树是中国国家二级保护的也生树木

沧源中缅边界永和口岸的界碑与界线上的缅式建筑。

距沧源县城14公里的永和口岸,是属于中国国家二类开发口岸,与缅甸佤邦勐冒县邵帕区,隔桥相望。中缅167号界碑一分为二,归属两个国家,形成一桥两国、一寨两国、一碑两国、一桥两门、一山两国独特的旅游景区

游客只能在中国口岸这边,还有一段路才是缅甸的入境口岸。

沧源永和口岸,分界线上的缅甸风格建筑。

越过云南沧源这处永和口岸,就是缅甸的领地佤邦,这口岸也是一个旅游景点。

中缅边界永和口岸,中国这方口岸的界碑,也是游客拍照留念的地方。

沿著曲折山路攀爬往沧源山中的翁丁佤寨,路边山腰上蓝色屋顶的新建筑,是政府修建免费提供给原本定居于翁丁佤寨的佤族居住。不过大多数居民都不愿搬到此处。

翁丁佤寨已破旧不堪,为了保护文物,保持建筑原有的模样,政府规定居民若要翻新必得如旧。若不愿意居于翁丁佤寨可以分配到一幢该处的新屋子。

穿著佤族传统服饰,翁丁佤寨当地的导览员与沧源的导游。

寨门前的大榕树挂满牛头,它们共同守护著这作有数百年历史的村寨。

翁丁佤寨位于云南沧源县勐角乡,从这里再往前就是缅甸的佤邦,翁丁佤寨位于边境地区。全世界佤族约有一百多万,在中国境内有40多万,其余则居住缅甸等地方。

当有游客进入翁丁佤寨,没出门工作的村民集结,木鼓声响起,阿佤人载歌载舞热烈迎接游客。

翁丁佤寨寨民,木鼓迎接游客入寨。佤族认为木鼓是 「通神之器」是「通天之鼓」,祭祀报警和节日喜庆集体活动才能敲木鼓,每个佤寨都有存放木鼓的木鼓房。由于木鼓有与神通话的神圣作用,拉木鼓成为佤族宗教祭祀活动圣物。

翁丁佤寨距沧源县城大概33公里,有近400年的建寨历史,是目前云南保存较为完整的佤族原始群居村落

生活在这里的阿佤人依然保持著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

寨内的老太太们,都有的一口大黑牙,是从年少抽菸到年老的结果。

佤族男女老少人人喜欢抽菸,老年人抽土烟,寨中老太太们,是手不离菸,菸又不离口,从起床到睡觉。

手持烟斗,一口口吞烟吐雾,才不理会人人惊恐的文明病,生活在老寨的阿佤人,多潇洒,多自在。

寨内完整保留佤族茅草屋、牛头桩、祭祀房、木鼓房等民族传统文化。

佤族人喜欢黑色,他们觉得黑色搭配在自己的肤色上是好看的,孩认为黑和胖最美。

每当重要节庆日,翁丁村民齐聚敲木鼓,祭祀,跳舞。阿佤人信奉有灵的万物,一草一木一石都尊重。

迎客歌舞结束后,佤族老妇准备回家了。

一蹬一蹬往上爬,天天如此来来回回还真累人。翁丁佤寨的茅草屋,像极了非洲的草房。

从寨门进入了翁丁佤寨。到此游览的旅客极少,都是大陆各省自驾游客和大陆的学生。

榕树是佤族人的保护神,榕树上挂满敬天祭祀牛头。佤族有很多名称与分支,中国于1962年统一定名为佤族。佤族是个彪悍民族,当年使用人头祭祀,直到1958年才停止改用牛头。

翁丁佤寨依山而建,屋子间距不大,杆栏式建筑,上层干燥凉爽住人,下层为仓库或圈养家畜。

佤族传统服饰,阿佤人喜欢黑色。

以用茅草片覆盖为顶,竹子为墙与地板,木头当支架。为避寒,屋面离地面很近。

这几年游客增加了,村民利用麻绳,编织传统衣物贩卖。

翁丁佤寨竹编的屋墙。

翁丁村寨织布的佤族妇女。观光尚未发达的这里,人情味格外浓厚,到处有人邀你喝茶。

翁丁佤寨唯一的建筑模样,就是杆栏式两层茅草屋。

翁丁村寨的佤族,在这样恶劣环境中也能过一生。政府免费提供水电皆备的新建筑,他们就是不愿意搬离,大概他们的田园都在附近。

翁丁佤寨已成云南的一处观光景点,只是,直到现在到此的游人还是很少。

潮湿的气候,在大太阳下非常难受,躲到佤族茅屋下凉快凉快。

这幢大型的茅舍,是从前的佤王府,当年打猎枪具和生活用品都保留府内,如今是翁丁佤寨的文物馆。

佤王府茅屋一角,摆著成堆的牛头,牛头代表幸福与财富,牛头越多,表示越有势力越有财富。

立有牛头的住屋,是告诉游客蹬上该茅屋就是佤王府。

曾经是佤王府第,现在保存著佤王座椅、枪杆等佤王用品。府中有一火塘,至今依然熊熊燃烧著。世事多变,当年佤王的那份霸气与威严消逝了。存留一处遗址,让人游人凭吊。

佤王府门口的简介。

佤王府屋内的火塘,至今依然熊熊燃烧著。世事多变,当年佤王的那份霸气与威严消逝了,存留此处遗址,让人游人凭吊。

现今没佤王,轮由这位长者表演当主角,她坐在佤王府的火塘边,煮茶,奉茶,招待游客,述说著当年的故事。

长者坐在火塘边,握著一根长长菸斗,慢条斯理的抽著,游客们喝著老者煮的茶水,在火塘旁,听著乡音浓重的他话从前,话现在。

佤王府里,火塘边抽著烟的长者,亲切热情与游人聊天。

只要游客要求,佤王府这位长者,十分乐意配合游客演出,让大家拍照排得够。

佤王府外远望翁山村寨的茅屋。

春天的翁山佤寨。

一边是新的茅顶,一边是旧的茅屋,两者深浅不同。

这幢低矮的茅屋,是专给往生者家属人居住,家属深居屋内,不能抛头露面,其它人也不能随便进出探望。

寨内全是石板小路,让入有时光倒流,回到到古老从前的神秘感。

旧的茅屋与新的茅屋颜色不同。

还是有碟子,并非真的与世隔绝啦!

陈旧腐坏的茅屋。

旅游业尚未发达,小贩不懂得做生意,不懂得如何招揽客人,总是傻呼呼的看着路过的人笑。

原始的翁山佤寨。

高高低低,起起落落的寨子,走了这一趟行程,回来后,我的关节病变了。

3月,春光虽然明媚,但脚踩起伏不定的碎石路,头顶蓝天下的大太阳,真是让人难受。

翁山佤寨广场上的几根立竿,作何用?没听,所以没办法给答案。

拐弯抹角,直往坡顶,在这里,人错乱在古代历史里。

翁丁古寨筑在斜坡上,人走在蜿蜒曲折的羊肠鸟道的碎石子路上,会错乱今夕是何夕。

翁丁寨子没有砖瓦白墙的房子,全是茅草竹子搭建的屋子。

据说这种茅草传统民居,数百年前就是如此模样,数百年后的现在,翁丁古寨的建筑依然,茅草杆栏双层建筑的标记,亘古不变。

翁丁古寨是阿佤山群落中,最独特的一座村寨。「翁」是水,「丁」为接,翁丁,意为连接的水,就是有河水连接在村寨。

翁丁佤寨所有事物,都是佤族历史的缩影,纪录著阿佤山里阿佤族的远古和现在。

石板泥路与发黑老旧的茅屋,山中仅存,原始又简陋的翁山佤寨。

整座村寨都是易燃的竹片茅草搭盖屋,室内又有燃柴的火坑,所以寨中每隔一段距离的路旁,设置有一个装水的大水桶,是消防灭火用。

茅草屋容易腐坏,况且多雨潮湿的村寨,更是容易损坏,所以经常要更换茅草,沿途随时可见村民更换茅草。

宅前宅后,家禽家畜与人混处,还不畏生跟著人趴趴走,处处晃。

义路上遇到村寨居民是寥寥无几,但,见到的家禽与家畜比人还多。

深山里的翁丁村寨,茅屋沿著山坡高低错落搭建。

从前生活在这里的佤族人,以耕作为生,男人会打猎,女人会织布。现在住得还是极为原始,但,耕作器具却现代化了。

原本打猎和种些到米维生,现在禁止打猎,土地又贫瘠,种地没有收入,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剩下了女人老人孩子留在了村里。

坎坎坷坷,坑坑窪窪的村寨小路。

大约1个小时就能逛完整座村寨,上上下下的石板路,走起来很累人,

山路的斜坡与茅屋顶齐平了。

什么都没有的屋前与屋后。

翁丁佤寨狭小弯曲又难行的泥路。

茅屋前,高高悬挂在竹竿上的玉米,让太阳曝晒当种子。

往村寨高处爬,村寨的小路是弯弯曲曲。

游客到此,必要登上高点,才能俯瞰整座村寨。

下雨天的日子会更辛苦,到处会是泥泞不堪。

石子路,石板路,烂泥路交杂。

人走在曲折迂回村寨中。

翁丁佤寨的寨门口,悬挂不少的牛头,佤族认为牛头富贵和权利的象征,挂的牛头越多,表示越勇猛,其它寨子越不敢侵犯」。游客踏进寨子前,寨民会在每位游客额头抹上一个黑点,再斟上一杯酒,表示祝福与吉祥。

逐步往上爬,一幢幢茅顶显现眼前。

一路上,没见几个人,村中的人,大概都到田里工作了。

简陋的茅屋,过著家徒四壁的日子,佤族人照样在此如此度过一生。

渐渐的,蹬上村寨的最高处。

翁丁佤寨是中国唯一保留著原始佤族的民居,保留著佤族建筑风格,也保留著佤族风土人情。

爬到翁丁村寨最高点,俯瞰整座村寨,茅草屋顶错落,煞是壮观。

美哉!翁丁村寨。

除了非洲和落后国家,哪里里又能看见如此原始茅屋群聚在山窝。

山的那一边就是缅甸的领土佤邦了。

迄今,翁丁佤寨是佤族保存最为完好,最原始的原始的群居聚落,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

壮观吧!云南的翁山佤寨。

到现在翁丁佤寨居民还是很贫穷,虽然旅游已开发,带给村民些许收入,但路途遥远交通不便,鲜有人要来此寨。只是,当翁丁村寨的人潮来了,钱潮也来了,但,寨民脱离贫穷的同时,此400多年前的原始文物与风情,也将被游客带来的新思维,掩蔽消失在时代的浪潮里。

翁丁村寨坐落在丛林中,村寨周边的树不能砍,因为树是保护村子的神明。佤族世世代代都把树木奉为保护神。

进出翁丁佤寨的廊道。

现在翁丁村寨,已开发成旅游专区,游客到此可看到中国最原始的佤寨,及比较自己跟寨民过的日子有何不同,而有所省思。

参观过翁丁佤寨已是午餐时间,山里没有好餐厅,都是家庭式的简陋餐厅。

离开翁丁佤寨,在山上附近的小餐馆用餐,屋檐下挂著一条条腌猪肉,这好象是当地居民的习惯,山上山下,家家户户都如此。

山中的饭馆,利用山柴,引用山水,烹煮食物,多么原始的生活方式。

小小的主竹编餐桌与椅子,简单的几样菜就是一餐。

午餐后,继续往沧源崖画区看崖画。从前崖画区没有路,得用双脚,慢慢爬上山看崖画,现在有了载客小车可以上山了。

小车只到半山腰,还要爬一段好长好长的阶梯,才能抵达崖画处。沧源崖画会随日照、天气、冷暖变幻色彩,佤族和傣族人说它是「一日三变,早红午淡,晚变紫」。据分析,崖画的颜料中赤铁矿混著牛血,据说现代技术还无法仿效,沧源目前已发现15处崖画,约有1200平方公尺,有1100多种图形

车停购票处崖画简介。沧源崖画分布较为密集也较为清晰,毕竟经3000多年风吹雨打,崖画已经褪色,有些崖画还用人工补色,真教人错愕。

沧源崖画点,不假人工着色的崖画群高悬崖上,搭有高台,让游客近距离观看崖画。这是3500年前,新石器时代的崖画。古代佤民在崖画图,与神沟通对话,也将当时的生活情形画在崖璧,像狩猎、农耕、玩乐、祭祀、战争等活动,崖画含义,只能凭着想像与猜测,谁都无法准确诠释。

沧源崖画入口处,佤族妇女,边看门,边编织,边聊天,边喝茶。毕竟这儿的游客少得可怜。一张竹编的茶桌,也是用餐餐桌。在这里,没有商业污染,嗅不到丝毫市侩味,人人热情,诚恳,客气。别笑他们傻,他们笨人,他们原始落后,这是他们的淳朴,他们的不造作,他们的不虚伪,人的本性该如此才对,不是吗?!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旅人手札
自订分类:怒江之行
下一则: 古茶古树古村寨
回响(4) :
4楼. 吹起了自然风
2017/09/01 10:54
最后一个原始部落

  

 

若遇下雨天到访   那真是泥泞不堪

族人还是爱茅草竹子与 树干架筑的屋子

有你的到访  文图详尽 ,     我们拂风掠影

也就足已

3楼. 茶花小屋
2017/08/02 12:27
山中的饭馆,像自家门口的乘凉吃饭,好好玩
2楼. 一亩桑田
2017/08/01 11:44

沧源崖壁画作三千年,

原始村落风貌在眼前,

大作图文并茂。

看图说话,简单说明,谢谢你! cwc2017/08/02 06:48回覆
1楼. 爱唱 飞航的蝴蝶
2017/08/01 11:32
那茅草屋的景致好美 我小时在台南乡下住过 冬暖夏凉  我也很不喜欢钟乳石洞内 点著又蓝又绿的灯光 
山窝中整大片茅屋,壮观又好看。现在台湾已见不到茅屋了。 cwc2017/08/02 06:4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