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任性40年—记「信谊40同学会」
2018/01/29 00:46
浏览1,926
回响0
推荐10
引用0

今天参加了一场非常特殊,别开生面的「同学会」。

很难想象一家公司或企业,会邀请离职的员工齐聚一堂,一起庆祝四十周年。然而更难想象的是,这不是一般齐坐一堂,行礼如仪的集会,而是「欢」聚一堂的「同学会」。

在信谊工作十几年,基金会举办的活动,参与的次数并不多。但有限的几次,感受都极为深刻。(永远的童心-记信谊幼儿文学奖)

「同学会」依然是信谊的风格—简单温馨。说起来,不过是:画画卡片,写写祝福的话;看看几分钟的回顾影片,听听几位毕业学长姊讲讲话,中午聚餐聊聊闲话。

然而在这样平淡无奇的过程中,却处处萦绕著难以言述的温馨,就真像一场回到母校的同学会一般,每个人见到彼此,都像见到久违的师长同学般,那种开心温暖的笑容,实在难以言喻。

几位学长姊的讲话,也都是感谢在信谊工作期间,所得到的成长与学习,满满的温情。

会场上到处是同学们开心地合照,前执行长张杏如小姐就如同老师一般,每走几步,就会被同学们围绕著一起拍照。

很难想象吧,这其实是一群离职员工与前老板的聚会。

不论是基于什么原因离开信谊基金会,感觉大家还是以信谊人自居,信谊其实是母校,而不是前公司或者前前公司。张小姐更象是校长老师,而不是昔日上司。

4年前离开信谊时,自己曾说过一段话:「如果说有一天我会为离开信谊而感到后悔的,那定是遗憾无法再与他们一起共事。」(与同事说再见)

然而,4年过去了,自己并没有后悔。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更有成就,工作环境更好,或者生活更美好之类的,而是自己始终没有离开的感觉。

与信谊同事们的情谊很难形容,尽管私底下并没有时常的问候与往来;尽管有些同仁好几年未曾碰面了;再见时,依然如同天天见面般的熟悉与亲切。而这并不是对少数同事才有的感觉,几乎绝大多数的信谊同仁,甚至只有淡淡的印象的同仁,依然是无比的熟悉与亲切。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是「信谊40同学会」了。

张小姐在致词时,针对有同仁提到年度预算被她退了7次的往事,感谢大家过去对她求全的包容。话锋一转,提到过去她的丈夫何寿川先生罹癌开刀前,留给她的信中的一段话。何先生说,他不担心什么,只担心有什么万一时,没有人可以包容她的任性。张小姐说,何先生其实不必担心,基金会的同事对她都是包容的。

张小姐说的云淡风清,何先生在座位上却悄悄拭泪。

是啊,张小姐任性了40年的任性岂只是任性?何先生包容了40年,又岂只是包容?

今天会场的一切处处映照著:这40年的任性与包容,究竟成就了一个怎样的信谊基金会?而这样的信谊基会,40年来又成就了怎样的台湾社会?

回家时,坐在捷运上,想着之前同学会的场景,想着过去在信谊的日子,「小星星」的弦律,突然萦满胸怀,一遍又一遍: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 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杂记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有一种冷:想念父亲
下一则: 宋粉,这群疯子与傻瓜。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