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宋楚瑜痛斥韩国瑜「经国先生什么时候做过生意」,那郭台铭血汗工厂富士康、宣明智联电,都是亲民党舔生意人
2019/12/10 14:47
浏览1,581
回响1
推荐14
引用0

张琍敏在脸书批宋楚瑜,宋楚瑜反驳韩国瑜才污蔑蒋经国,因「经国先生什么时候做过生意」,那柯文哲呛郭台铭「生意人嘛」,郭不是搞生意?又国民党党产难道不是生意?蒋孝勇搞中兴电工、宋楚瑜拿中广的钱一亿元「照顾蒋家」还有党政运作方面的用途,就是蒋经国的「生意」啊!你宋楚瑜假掰什么?

民进党的党产会很会装蒜,不去查李登辉宋楚瑜跟党产千丝万缕运用的关系,还转型正义咧,屁啦!

党产与兴票案且按下不谈,郭台铭血汗工厂富士康、宣明智联电都是生意人,你宋楚瑜跟搞血汗工厂的人搅和才是极致污蔑蒋经国吧!

当然,郭台铭明明还在实质控制鸿海,又去川普面前大谈威州厂盖不盖,却又不断参与政治,然后你宋楚瑜引进有钱人而且是首富参政,如果你宋楚瑜所言蒋经国不搞生意,你宋楚瑜搞生意人入党还当不分区立委又是怎回事?

自称继承蒋经国精神的宋楚瑜跟郭台铭搞在一起,当过蒋经国秘书的马英九拿郭台铭七千万搞基金会,蒋经国死了,这批拿他当幌子招摇撞骗的人也破功了。

蒋经国如果清廉,为何他孙子蒋友柏的爸爸蒋孝勇入主中兴电工?

根据兴票案不起诉处分书:蒋孝勇先生数次请求李登辉将基金本金及利息移存于国外银行,续照顾经国先生家属。那就是向国民党要钱照顾蒋友柏蒋方智怡一族!

根据兴票案不起诉处分书:宋楚瑜秘书长专户资金流向,除另在华信银行成立二千六百万元之「蒋孝武子女教育及创业专款户」外,尚支付蔡裕民、蒋徐乃锦、李祖源、陈筱琳、郭昭扬、陈明哲、徐朱丽娥、裕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卢朝杉、任富勇、王心馨、中国国民党高雄市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及中国国民党台湾省委员会等计一亿二千五百零七万九千元

蒋经国做的生意「党产」不是搞很大?

「经国先生什么时候做过生意」,宋楚瑜你不是从中广拿钱然后发钱经手人吗?

党产会瞎了眼不查李登辉宋楚瑜,民间早把服从蔡英文的党产会看扁了。

现在宋楚瑜要舔搞血汗工厂的郭台铭,蒋经国不做的事你老宋要做,我也只能说,亲民党竟然要跟通奸首富郭台铭及自称烂人搞了N个外遇有3个私生子的宣明智合作,钱还真有魅力啊。

Blackjack 2019/12/9

link:蒋友柏的财产,宋楚瑜的老家

张琍敏批忘恩负义 宋楚瑜反驳:韩国瑜才污蔑蒋经国
[民视]
民视
6.2k 人追踪
民视新闻网
2019年12月8日 下午8:29

挺韩资深艺人张琍敏,脸书痛批亲民党总统参选人宋楚瑜,说宋家两代人吃国民党奶水长大,却在关键时刻和国民党作对,是忘恩负义,毫无廉耻的人。宋楚瑜以蒋经国的精神反驳,表示蒋经国代表冲击时代的力量,才有后来的解严和民主,反批韩国瑜把蒋经国比做胡雪岩,才是真正污蔑蒋经国。

向来高调挺韩的资深艺人张琍敏这回炮火转向亲民党,脸书发文痛批宋楚瑜,表示,「父亲在世的时候曾感叹:宋家两代人,吃著国民党的奶水长大,现在反而每次关键时刻就出来捣蛋,每次都落败,还每次出现!毫无廉耻!忘恩负义!还说亲民党是唱独角戏!指宋楚瑜的时代已过,饶了大家吧!」用辞之重,连宋楚瑜都不想听。

对此宋楚瑜回应:「(您这次出来选他们可能会觉得冲击到国民党的选情)好,到此为止你刚刚后面难听的话,不要把他们那些难听的话重覆来讲,我们当然要冲击啊!为什么,国民党当年蒋经国先生,在怎么样子把台湾改头换面,开放党禁开放报禁,然后让我们解除戒严,让所有的大家能够民主的参与,坦白讲现在的精神还在继续吗?」

宋楚瑜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当过省政府主席、省长、行政院新闻局长;父亲宋达则是军人出身,担任过行政院退辅会秘书长及研考会副主委。第五度角逐总统大位,却害得连父亲都被人骂,宋楚瑜显然很火大。

宋楚瑜表示:「竟然我们韩市长跑到经国先生的陵寝,里面讲蒋经国先生是包公,跟还有一个叫什么,叫做盛宣怀的综合体,他是严重的污蔑我们蒋总统啊,盛宣怀就是一个买办啊,经国先生什么时候做过生意,什么时候做过买办啊。」

宋楚瑜扯蒋经国,要证明自己没有忘恩负义,反批韩国瑜才是不懂蒋经国的人,却把胡雪岩讲成了盛宣怀。终局之战,宋楚瑜就怕被边缘化,也懂得藉韩粉之手,为自己造声量。宋楚瑜表示:「现在不讲点冲的话,明天上不了报。」

(民视新闻/曾虹雯、吕鎌显 高雄市报导)


郭台铭两边押宝? 柯叹:唉…生意人啦- 政治- 自由时报电子报
https://news.ltn.com.tw › news › politics › paper
2019年11月15日 -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昨被询及是否觉得郭台铭两边押宝?柯叹了声「唉…」说,生意人啦,那怎么办?并指「郭没有不守信,我们只是不晓得他后面还 ...

暗酸郭台铭? 柯文哲:生意人每天在算、政治家勇往直前| 2020 ...
https://www.nownews.com › 2020大选专页-最新消息
2019年11月18日 - 柯文哲也被问到,对于党籍区域立委参选人有多少信心?对此柯文哲先是表示「很多东西就是全力以赴,去争取成功。」不过话锋一转却意有所指地说「 ...

亲民党不分区名单滕西华列首位宣明智第3刘宥彤第4 | 政治 ...
https://www.cna.com.tw › news › firstnews
2019年11月20日 - 亲民党今天公布2020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由民间监督健保联盟发言人滕西华列首位、亲民党秘书长李鸿钧排第2、联电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排名第3 ...

自爆有3非婚生子 宣明智:我是烂人
2012-06-30 00:00:00联合新闻网 联合新闻网

【联合新闻网╱综合报导】

联电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的非婚生子女,其实不只七岁女童一人?「苹果日报」报导,宣明智另外还有两名分别为24岁及18岁的非婚生儿子。

根据「苹果日报」报导,宣明智日前被爆有名非婚生的七岁女儿后,又被爆出还有一名已24岁的儿子外,而宣明智更自承还有一名今年念高三的18岁儿子。宣明智对自己年轻时的荒唐事频被爆料,惰绪相当低落,说自己「是个烂人」。

「苹果日报」报导,一对被指住在台北市大安区百坪豪宅的谢姓母子,是宣智明的外遇对象及非婚生儿子。宣还曾被豪宅大楼的电梯内摄影机,拍到「一家三口」的留影。谢女年约50多岁,打扮朴素,在该处已居住逾十年,同栋楼都知其「宣夫人」身分。

报导称谢女有一名24岁的儿子,名叫「宣X行」,样貌和宣明智十分相像。「宣X行」曾在脸书PO出一张照片,标题为「阿爸帮我取名字…」,照片是一张印有「UMC」的公司信笺,上有12个名字,其中「X行」被圈出。

据报导,宣明智除承认「宣X行」是他的儿子,还自爆另有一名念高三的非婚生儿子,今年念高三。对于自己的私事一再被爆料,宣明智情绪低落,自称「是个烂人」,对不起妻子及家人。

对于宣明智被爆还有两名非婚生儿子,强调自己非「小三」而是「红粉知己」的李珍妮表示,之前曾耳闻此事,还爆宣明智18岁儿子的生母,是名财经或科技线的记者。

【2012/06/30 联合新闻网】

兴票案不起诉处分书
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不起诉处分书 孝股
八十九年度侦字第四一八四号
九十年度侦字第二三五八号

告发人 杨吉雄
陈昭南
告诉人 社团法人中国国民党
代表人 连 战
代理人 张乃良律师
庄柏林律师
林复宏复师
告诉人 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代表人 黄大洲
代理人 张乃良律师
欧宇伦律师
蔡亚宁律师
被告 宋楚瑜
选任辩护人 蔡玉玲律师
被告 陈万水
宋镇远
右一被告 陈碧云
选任辩护人 俞大卫律师
王宝莅律师
被告 杨云黛
选任辩护人 陈良渠律师

右被告等因违反税捐稽征法等案件,业经侦查终结,认为应该不起诉处分,兹叙述理由如左:

壹、告发及告诉之内容

一、杨吉雄于民国(下同)八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至署告发意旨略以:被告宋楚瑜、陈万水之子即被告宋镇远甫大学毕业,未曾从事工作,无任何收入之情形下,竟于八十年初以新台币(下同)一千四百万元,向中兴票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票券公司)购买债券,八十一年又以巨额款一亿六百万余元投入购买,至八十八年十月四日解约为止,有百余笔之进出,解约时之金额达一亿四千一百余万元,认系宋楚瑜夫妻为规避所得税,为其不义之财洗钱,协同宋镇远,由任职中兴票券公司之被告陈碧云操作债券之买卖,因认宋楚瑜、陈万水、宋镇远及陈碧云涉有违反税捐稽征法罪嫌云云。

二、陈昭南于八十八年十二月卅日至署告发意旨略以:总统竞选期间,外界指称被告宋楚瑜与陈碧云有十亿元的款项不清,调查局亦指出在未查清之金额中,有部分款项为外界捐款而来;且宋楚瑜自陈选举经费有四亿多元,另陈碧云亦称在王自强户头内之钱与选举有关。如宋楚瑜系以国民党名义募集,却纳入私囊,有公务侵占罪嫌;如非以国民党名义招募,惟民众捐款之目的,是为支持宋楚瑜竞选省长,非为使其成为数亿富翁,有诈欺及背信罪嫌。又依照台湾省省长选举竞选经费最高限额订为一亿零四百九十八万二千元,宋楚瑜于八十三年竞选台湾省省长所申报的竞选经费与法定金额分毫不差,现今却自称其有四亿多元竞选经费,显见其未诚实申报,违反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竞选经费最高额之限制及经费收支帐簿之申报,其明知竞选经费高出一亿零四百九十八万二千元之数,却使选举委员会陷于错误,并发布于选举公告,业已触犯数次使公务员登载不实之罪嫌。再宋楚瑜收到各界之竞选捐款,依法应缴纳赠与税及申报所得税,惟为逃漏所得及赠与税,竟将该款转入宋镇远及王自强名下,已涉有违反税捐稽征法及遗产及赠与税法之罪嫌云云。
三、社团法人中国国民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于八十九年二月十六日共同具状告诉意旨略以:被告宋楚瑜于八十二年三月十三日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一职,并于七十八年六月一日至八十二年四月十二日兼任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被告陈碧云为宋楚瑜配偶陈万水之妹,被告杨云黛则为宋楚瑜之秘书。宋楚瑜任职上开职务期间,因自恃其位高权重及告诉人等之信任,先后基于侵占公款之犯意,(一)于八十年九月十七日,授意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出纳陈筱琳签办函文,刻意不依规定知会财务单位,仅经业务主管室总干事石炳荣签名,副主任李祖源批发后,伪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条戳,以业务需要为由去函台湾银行私设帐号为一一一五八—一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同日又在中兴票券公司私设「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专户;且均以宋楚瑜个人印章及上开伪刻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条戳为存款印鉴,从事私人票券买卖及私人存款之用,足生损害于中国国民党。嗣后发现中国广播公司盈余分配开立之乙张五千万元支票,即于同年月十七日存入在中兴票券公司私设之专户,另乙张二千万元支票,于同年月十八日存入在台湾银行私设之秘书长专户,其余乙张三千万元支票则于同年十月三日存入中兴票券公司专户。再八十年九月十九日至八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期间,值第二届国民大会代表及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各界捐款共计六千八百五十万元(包括八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梁柏薰捐款三千万元予国民党)亦存入台湾银行秘书长专户;另捐款九千二百三十八万元(包括王又曾捐款三千万元、梁柏薰捐款五千万元)则存入中兴票券公司秘书长专户内。(二)于八十年六月十一日,未依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正常作业程序,嘱杨云黛辗转指示不知情之职员于瑞堂另刻该公司大印填制不实之申请书,在台湾银行营业部开设帐号为一一一四六 —八号之「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并在中兴票券公司设立「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专户,用以购买票券及私人存款生息谋利之用,足生损害于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嗣后发现陈由豪于八十年六月十日捐赠国民党之一亿元,为宋楚瑜于翌(十一)日存入中兴票券公司设在台湾银行之一○一二○—四帐户,再以私设之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专户名义买入九千九百九十五万九千一百六十一元之票券,余额四万零八百三十九元则于同年九月十七日存入前开私设于台湾银行之华夏福利基金专户。而前开买入之九千九百九十五万九千一百六十一元票券,其中八千六百一十七万四千五百一十七元票券则于八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到期解约后,经由台湾银行华夏福利基金专户,于翌(卅)日支领其中四千零八万七千六百一十七元转存入中兴票券公司宋镇远帐户,另支领其中四千五百九十一万二千三百八十三元转存入中兴票券公司秘书长专户;再其余于八十二年一月廿日到期解约之二千二百五十四万九千九百九十元票券亦经由台湾银行华夏福利基金专户,于翌(廿一)日提领二千二百五十万元转存入陈碧云在中兴票券公司之帐户。合计上述存入宋楚瑜在中兴票券公司及台湾银行所私设之专户内,遭其侵占之公款达三亿六千零八十八万元及其孳息。至前开存入之款项,除于八十一年五月七日转存入华信银行二千六百万元,成立「蒋孝武子女教育及创业专款户」、八十年十月十五日交付蔡裕民二千万元及八十一年三月十七日交付蒋徐乃锦八百万元外,其余则有多笔流入中兴票券公司宋镇远、陈碧云、杨云黛私人帐户及台湾银行杨云黛私人帐户,宋楚瑜、陈碧云、杨云黛等均显有连续伪造文书及侵占公款之嫌云云。

贰、本件讯据被告宋楚瑜、陈碧云、杨云黛等均坚决否认有前揭不法犯行;宋楚瑜且辩称:「当时为了照顾蒋家,特别从中广公司拨了一亿元,陈由豪捐了一亿元,主席交待作为党政运作方面的用途。因为用于特别用途,所以在党部既有之户头另开立户头,这些是较敏感、较机密之事,无其它人知道。因蒋家家属个别环境各不相同,党部对彼此照顾有异,为了避免造成困扰,所以采机密方式另开立户头。当时是交待秘书去开立帐户,那位秘书已记不得。帐户之名称及印章如何刻立我不清楚,只交待不要与党部的钱混在一起。后来卸任秘书长时主席仍要我处理上开事务。虽然秘书长专户与华夏投资公司专户皆非党部及华夏公司之正式户头,但既已离开职务,才将此款转拨宋镇远户头。会让我继续接办上开事务,是因我与蒋家之渊源,党政上也有我自己的线。照顾蒋家之费用有时是由我亲自交予,有时是透过唐盼盼转交,给方良女士有时用电汇方式,有空时是我亲自拿现款去,逢年过节都有拿现款去。有一次方良女士要去美国,我也拿了十万美金现款给她。友梅结婚的钱,我是交予夫人。帐款的事我不清楚,陈万水、宋镇远也都不了解,陈碧云较清楚」等语。另陈碧云亦辩称:「我是六十七年就进入中兴票券公司,宋镇远在中兴票券公司之户头有二部分,一部分是私人的,是我姊姊家里的钱,交给我买卖票券,另一部分是由华夏投资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及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转进来,作为党政基金运用及照顾蒋家之用,也是做买卖票券之操作。因我姊夫要离开秘书长职务,要结束华夏及秘书长二户头,才转到宋镇远户头。二部分虽在同一户头,但因各自买卖成交,不会混在一起。在所有帐户中,究竟何笔资金要存在那一户头,都是我规划的,我姊夫根本不处理这些细节。这笔钱有二亿元,有五千多万元在我的户头。中兴票券部分只是做票券买卖,我姊夫如要用钱,会汇到银行的户头。过年过节时会送钱给方良女士,有时用汇款的方式,但大部分是用现金交给老夫人,约五十万元或一百万元,是给夏龙带去,从我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或台湾银行松江分行提领。八十一年八月十三日方良女士要去美国,我们也提领美金十万,折合台币二百五十三万九千元给她。汇款到国外,是借用我同事的名义,均有得他们的同意。……」等情。再杨云黛亦辩称:「宋先生当秘书长期间,我担任他的秘书,负责他的行程、约会、公文层转,不管他的财务,但有时他有经费要给某人,会经我手转交,次数不多;省长任内,我担任台北办公室主任,也是机要秘书的工作;夏龙则是省政府机要室主任。
监察院调查报告指我在中兴票券公司及台湾银行开立之四个户头有资金出入之情形没有错,但何时有多少数额进出则不清楚。该户头是为公事开的,都是公帐。宋先生说要用钱,我们就领出来。宋先生也不清楚那个户头存了什么钱,宋先生夫妇都不懂帐,每年都是陈碧云帮他门报税。以中兴票券公司户头买卖什么票券我不懂,是陈碧云在管理,宋先生有交待我跟她要钱。逢年过节送钱给蒋方良女士的事,夏龙比较了解,但早年则是宋先生亲自送去,他叫我提一百万元,我就提一百万元。也有一、二次是我送去,但送什么我不清楚,都包得好好的。立法委员及省议员选举时宋先生有时会叫我当面送钱给候选人,我记得收过一次支票是交给郭政一……」等语。

参、经查与本案相关之帐户几达廿个,资金之进出频繁且复杂,兹依财政部提供之本案关系户收支汇总表、中国国民党中央 委员会、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宋镇远、陈碧云、王自强、杨云黛等于中兴票券公司之交易明细表及在台湾银行、第一银行进出资金之收支明细表, 并参酌监察院之调查报告,就各该相关帐户之主要资金进出情形略述于后。
综合上述各相关帐户之进出情形,足见:(一)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名义在中兴票券公司及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 书长专户名义在台湾银行营业部分别开立之二帐户,其资金来源除中国广播公司之一亿元资金外,尚有各界捐款一亿六千零八十八万五千九百零六元、由台湾银行营 业部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转入四千五百九十一万二千三百八十三元及孳息六百一十三万八千四百七十元。而其资金流向,除另在华信银行成立二千六 百万元之「蒋孝武子女教育及创业专款户」外,尚支付蔡裕民、蒋徐乃锦、李祖源、陈筱琳、郭昭扬、陈明哲、徐朱丽娥、裕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卢朝杉、任富 勇、王心馨、中国国民党高雄市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及中国国民党台湾省委员会等计一亿二千五百零七万九千元,并先后转出六千零四十六万五千 一百五十元、三千六百零四万九千四百四十七元、四千二百八十八万七千三百五十九元至中兴票券公司之宋镇远、陈碧云、杨云黛帐户,另转出一千零六万九千五百 四十元至台湾银行营业部杨云黛活期储蓄存款帐户。(二)以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名义在中兴票券公司及台湾银行营业部分别开立之二帐户,其资金 来源除陈由豪捐款之一亿元资金外,尚有孳息九百五十五万四千四百一十八元。而其资金流向,除支付陈筱琳八十万元外,并先后转出四千零八万七千六百一十七 元、四千五百九十一万二千三百八十三元、二千二百五十万元、廿五万九千四百一十八元至中兴票券公司之宋镇远、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陈碧云、杨 云黛帐户。(三)以宋镇远名义在中兴票券公司及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分别开立之二帐户,其资金来源除原有一千八百八十三万三千三百零五元外,尚有由台湾银 行营业部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及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分别转入四千零八万七千六百一十七元及六千零四十六万五千一百五十元、另存入 一百卅六万五千八百八十六元及孳息五千五百一十六万七千九百六十四元。而其资金流向,除转出六百七十八万元至中兴票券公司之陈碧云帐户,另先后提领一千二 百九十七万三千四百四十元及一千二百九十八万一千四百四十元,以宋镇远之岳父母温弘志、陈清美名义结汇美金汇出外,最后提领一亿四千一百一十四万一千八百 四十元,开立廿张台支,其中一千万元计九张,五百万元计十张,已委由律师提存法院,其余一百一十四万一千八百四十元台支乙张,则转存入台新国际银行城东分 行陈碧云活期储蓄存款帐户。(四)综合上述各相关帐户,本案主要资金来源为中国广播公司拨入之一亿元、陈由豪之捐款一亿元、存入台湾银行营业部中 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之各界捐款(八十年九月十九日至八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六千八百五十万元、存入中兴票券公司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帐户之各界 捐款(八十年九月十七日至八十二年三月十日)九千二百卅八万五千九百零六元、存入中兴票券公司陈碧云帐户之各界省长选举捐款四千五百五十万元、存入第一银 行南京东路分行王自强活期储蓄存款帐户之各界省长选举捐款三亿八千七百零三万一千零六十二元、存入第一银行草屯分行宋楚瑜活期储蓄存款帐户之廿五笔省长选 举捐款(八十四年一月六日至八十四年一月十八日)一千八百六十八万七千六百元、台湾省选举委员会于八十三年十二月廿一日补助宋楚瑜竞选省长之经费补助款一 亿零四百九十八万二千元、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于八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十一月十七日、十一月卅日先后拨入之补助款计二千六百一十万元及全部孳息约一亿六 千万元;总计约十一亿零三百一十八万六千五百六十八元。其中存入中兴票券公司陈碧云帐户之各界省长选举捐款四千五百五十万元、存入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王 自强活期存款帐户之各界省长选举捐款三亿八千七百零三万一千零六十二元、存入第一银行草屯分行宋楚瑜活期储蓄存款帐户之廿五笔省长选举捐款一千八百六十八 万七千六百元、台湾省选举委员会补助宋楚瑜竞选省长之经费补助款一亿零四百九十八万二千元及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先后拨入之二千六百一十万元,合计五亿八 千二百卅万零六百六十二元(未计孳息)既系宋楚瑜竞选省长期间各界之捐款、台湾省选举委员会之补助款及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之补助款,自应属宋楚瑜个人之资产无疑。

肆、次查前述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名义在中兴票券公司及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名义在台湾银行营业部 分别开立之二帐户,其资金流向中,由中兴票券公司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帐户于八十一年五月五日提拨二千六百万元,于同年五月七日存入华信银行成立 「蒋孝武子女教育及创业专款户」。宋楚瑜离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职位(七十八年六月一日至八十二年三月九日)后,于八十二年四月十五日担任台湾省 政府主席期间(八十二年三月十七日至八十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曾就该笔专款日后之处理方式上签表示:「一、照顾蒋故总统经国先生家属之基金,新台币贰仟陆 佰万元整,前经报奉准以本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名义依定存方式,存于华信银行,即将于本(八十二)年五月初到期。二、基金续存方式究以:甲案—照现有方式续 存于华信银行,按往例以基金之孳息照顾经国先生家属。乙案—依孝勇先生数次所请,将基金本金及利息移存于国外银行,续照顾经国先生家属。二案何者为宜?」 呈请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李登辉裁示,李前主席乃于翌(十六)日亲自在该签呈上批示「采甲案」并签名,有告诉人中国国民党提出之该签呈影本附卷可稽,堪认此由 中兴票券公司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帐户提领之二千六百万元应系用于照顾蒋故总统经国先生家属无讹。另台湾银行营业部「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 户」于八十年十月十五日提拨二千万元,由华懋国际广告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蔡裕民领取,再转交蒋孝武遗孀蔡惠媚,并据蔡惠媚之兄蔡裕民到庭证明:「蒋孝武是 我妹婿,蒋孝武于八十年七月一日死亡,这笔钱是党部给我妹妹的抚恤,除这些支票,他们有一个基金,利用基金孳息,每半年给美金三万元,给孩子做教育基 金……」等情属实。又同帐户于八十一年三月十七日提拨八百万元,由蒋孝文之遗孀蒋徐乃锦领取,亦经蒋徐乃锦证述:「这笔钱是买房子的钱,宋先生说要先请示 主席,宋先生也告诉我,有机会要谢谢李主席,在一次见面的场合,我有当面向李总统致谢,他有问我有无照顾到我们,我说谢谢总统的帮忙。李夫人也来看过我的 房子,我告诉她这是总统帮忙的……」等语甚明。再于前述提拨二千六百万元正式成立「蒋孝武子女教育及创业专款户」,计划以该专款之孳息照顾将孝武子女教育 及创业前,即早于八十一年三月廿日及同年十月廿八日,先后两次分别由台湾银行营业部「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各提领七十七万元(折合美金三万 元),经由当时担任中国广播公司总经理之唐盼盼间接转交蒋孝武之遗属,复经当时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副主任之李祖源证明:「台湾银行营业部为付 款人、八十一年三月十八日发票(廿日提示)、面额七十七万元之支票是我提示,是给蒋孝武子女的奖学金,半年支付乙次,每次三万美金,折合台币是七十七万 元。是宋秘书长交待我去做这事。要我把这笔奖学金交给中广总经理唐盼盼,请唐盼盼交给蒋孝武遗属。记得当时是由我先垫三万美金给唐盼盼。因这笔钱还没下 来,唐盼盼问我,我就先垫。唐盼盼也有给我收条……」等情及唐盼盼证述:「蒋孝武先生于一九九一年七月一日去世后,国民党说要照顾他的后代,教育补助一年 分二次拿,每年六万美金。八十一年三月六日我签收美金三万元书写的收据可能是第一次领。我签收后由我的秘书交给蒋孝武以前的秘书转交给蔡惠媚,她有给我收 条,由秘书交回中央党部秘书处。每半年美金三万元都是透过我转交,到八十五年十一月我退休后,八十六年开始就不是我。在中广时拨了一亿元,上缴给中央党 部,是宋先生当面交待我,说奉主席之命,我这边经营不错,比较有钱,为照顾蒋家后代,由我中广拨一亿元出来,照顾蒋家用……」等语,与任职中国国民党中央 委员会秘书处出纳工作之陈筱琳证称:「台湾银行营业部为付款人、八十一年十月廿八日期、面额七十七万元支票乙纸是我提示,我不记得做何用途,好象是秘书长 办公室的人托我去领回来,再交给他们,因为我常跑银行……」等情属实,并有唐盼盼于八十一年三月六日签立「兹收到中央委员会友松友兰八十一年一至六月份教 育补助费美金参万元整……」等内容之收据影本乙纸及经由李祖源及陈筱琳分别提示之前述支票影本在卷足凭,堪认上开二笔各七十七万元面额之票款应系用于支付 蒋孝武子女教育补助费无讹。另自六十年间起即派驻在蒋故总统经国先生官邸服务之警卫程显忠亦到庭证称:「经国先生去世后,宋先生几乎每年三节及夫人生日都 会来,或请曾任省政府研考会主任委员之夏龙先生来。宋先生来时都带现款来,用纸袋装著钱,一捆一捆的,数目多少我不便问。宋先生在三节会给我们加菜金。宋 先生来过后,夫人就会叫我进去,交待我分送宪兵、警卫,有水果、有现金……」等语,又长年照顾蒋方良女士,八十九年初甫退休返回大陆之管家「阿宝姐」林阿 玲之女林秀丽亦到庭证称:「就我所知,宋先生是在经国先生过世后去官邸比较频繁的人,逢年过节他会拿钱过去,因妈要给照顾夫人的医生、护士等人一些礼,有 用到宋先生带来的钱……」等语,再曾担任省政府研考会主任委员之夏龙亦证称:「我以前在经国先生任行政院长时是任侍从官,经国先生任总统时,我是陆军武 官。经国先生过世后,宋先生说他建议,经主席同意,在党部准备一笔经费照顾蒋家第三代及老夫人。每逢年过节,宋先生会送给老人家滋养食品或现款,金额在我 印象中,有二次约各五十万,另一次是用纸包起来,我看厚度约一百万。宋先生都是当面交给老夫人,我有时候交给阿宝姐。如宋省长忙或出国,就由我处理这些 事。年节时官邸或慈湖办晚会,需要摸彩品时,宋先生也会要我去办理……」等语,及蒋徐乃锦亦证称:「有时我去看婆婆,照顾婆婆的阿宝会告诉我『宋秘书』来 过,大多是在我婆婆生日。我去时偶而会碰到宋先生。我听阿宝说友梅结婚前,宋先生有拿一百万元现金给老夫人,说要给友梅买东西,婆婆叫我自己买,就叫阿宝 交给我这笔钱……」等语甚详;并有夏龙先后于八十六年七月廿九日、八十七年一月廿二日及八十七年九月七日三次以汇款之方式各汇入五十万元至蒋方良女士在台 湾银行之帐户之汇款回条联影本可凭。且蒋方良女士确于八十一年九月廿日前往美国旧金山,同年十月十九日自美国波士顿搭机返国,复有内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 局提供之入出境纪录资料可考,而前述台湾银行营业部之中国国民党秘书长专户确实于八十一年八月廿四日提拨二百五十三万九千元转至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 处专款户,由该处海外工作会提领等情,亦经财政部赋税署查明无讹,有该二百五十三万九千元支票影本、台湾银行中央委员会秘书处专款户送金簿影本及该署之注 记可稽。足认宋楚瑜所称:「给方良女士有时用电汇方式,有空时是我亲自拿现款去,逢年过节都有拿现款去。有一次方良女士要去美国,我也拿了十万美金现款给 她。友梅结婚的钱,我是交予夫人……」等情堪信为真实。

伍、再查八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亦发现选举前夕,自八十一年十二月九日起至同年月十五日止,自前述台湾 银行营业部「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先后提拨二百万元至二千万元不等之即期票款,由郭昭扬、陈明哲、徐朱丽娥、裕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卢朝杉、 任富勇、王心馨等人提领,复分别据郭昭扬证称:「我有提示该支票,我堂兄郭政一是第一届立法委员,国民党又提名他来选第二届立法委员,我是去帮忙招呼。有 一天我堂兄拿这张支票叫我去提示,我看数目很大,危险,因事务所人多,他叫我注意安全,并帮我多叫几个人一起去,……我去银行有带身分证,还在支票背面签 字,领了钱就带回去交给郭政一。」等语、郭政一亦证实:「在拿支票前一晚,宋楚瑜本人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拿选举经费,希望我能当选。第二天早上我八点左右 到他办公室,拿到支票还没有九点,银行还没开门,才拜托我堂弟郭昭扬去领。宋楚瑜说是党给我,事先他说党会支持我,钱我也是做竞选经费……」等情、陈明哲 证称:「我有去提示该支票,记得是前五股乡长林大坤叫我载他去银行领,因他未带身分证,就由我替他提领。我不知道是什么钱。他是林志嘉立法委员的爸爸。当 时林志嘉在选立法委员。我在林委员的哥哥林志诚经营的元鼎工程顾问有限公司上班。……」等语、林志嘉亦证实:「陈明哲是我父亲以前的司机,当时我是候选 人,在选立法委员没错,我父亲于八十二年七月过世,没提过这事,但我想陈明哲是不会乱说。……」等情、徐朱丽娥证称:「是我二嫂吴德美要我去提领,我二哥 是朱安雄,当时吴德美选高雄市立法委员。这支票是吴德美打电话要我去国民党中央党部找宋楚瑜的秘书拿,说是辅选用途……」等语、吴德美亦证实:「是我托徐 朱丽娥去领这票款,因我住高雄、她住台北,她是我小姑,我请她代领,汇给我。宋楚瑜本人用电话与我联系,说是国民党辅选,叫我去中央党部秘书处领这笔钱。 我虽与李主席私交不错,但我没有问过他这笔钱,但他说他很照顾我,我猜测他应该知道。……」等情、当时任裕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之许希颜证称:「这票 款是我提示,那(八十一)年底我太太谢美惠参加立法委员选举,党部支持的经费。支票是我太太拿回来,做为竞选经费……」等语、谢美惠亦证实:「该支票是我 交给我先生许希颜去提示,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时,选前接到宋秘书长的秘书马杰明的电话,说秘书长要见我,我去时宋秘书长就把这张支票交给我,我有写字条, 是资助我竞选费用,我选立法委员五次,每次都有补助。是党资助我,别人当秘书长时也有给,都是秘书长给的。我不知道党主席是否知道,但我都有谢谢他……」 等情、另任富勇证称:「该支票是我提示,当时是立法委员选举,八十一年我是国大代表,没有参选立法委员,有一天秘书长的秘书杨小姐打电话给我,叫我到党部 找宋楚瑜先生,他问我选情,我跟他分析当时选举情况……与他讲好后,叫我去马杰明那边拿这张票,提领现金转交给他指定之候选人。我不知道党主席是否知道这 些竞选经费,但我以前选国大代表,党部也有资助……」等语,及王心馨证称:「我在张帝(张志民)立法委员服务处当他的秘书,这支票是他拿给我,叫我去领 的,是选举的经费,我去银行领现款给他……」等情,并有上述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为发票人、以台湾银行营业部为付款人、八十一年十二月九日起至 同年月十五日期间、面额二百万元至二千万元不等、由郭昭扬、陈明哲、徐朱丽娥、裕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卢朝杉、王富勇、王心馨等人在支票背面签名提示之支 票影本在卷足考;而郭政一、林志嘉、吴德美、谢美惠、徐益权、张志民等确实参与八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复有中央选举委员会印行之候选人 名册影本附卷可查,堪认宋楚瑜所辩:「陈由豪捐一亿元,主席交待作为党政运作方面的用途……」等情亦堪信为真实。又查八十三年十二月三日第十届省议员选 举,亦发现选举前夕,于八十三年十一月九日自中兴票券公司之王自强帐户提拨面额各二百万元之台支,分别由刘文雄、曾华德、许素叶、刘炳伟、江上清…等人委 托他人提领,复分别据曾华德之妻谢贵妹证称:「我先生曾华德于八十三年十二月三日代表中国国民党参选省议员,我在八十三年十一月廿三日提示之面额二百万元 台支是我先生拿给我去提示……」等语、许素叶之女许月碧证称:「我有托同事黄启迪去提示一张面额二百万元之台支,该支票是林丰正带到澎湖交给我妈妈,当时 我妈许素叶代表中国国民党竞选省议员,他说是党部辅选经费……」等语、黄桂蓁(原名黄月桂)证称:「我先生杨震霖在大陆,据他说:八十三年底省议员选举 前,曾受朋友黄淑华之委托代为提领一张面额二百万元之支票,当时黄淑华是在候选人刘炳伟之竞选总部担任文宣主任……」等语及在江上清经营之吉贸建设公司担 任总经理之杨进明证称:「我有在八十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提示一张面额二百万元之台支,当时江上清要选省议员,拜托我去提示,记得是中国国民党的林丰正或林金 生拿来,说是党部辅选之用。江上清是吉贸建设公司总裁,我是总经理……」等情甚详,并有财政部提供之支出明细附卷足查;而刘文雄、曾华德、许素叶、刘炳 伟、江上清……等确实代表中国国民党参与八十三年十二月三日第十届省议员选举,复有中央选举委员会印行之候选人名册影本在卷可稽;亦足认宋楚瑜所辩:「后 来卸任秘书长时主席仍要我处理上开事务。……」乙节,应系属实。

陆、(一)侵占部分:
按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二项业务侵占罪,以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业务上所持有之物,为构成要件。换言 之,除客观上有侵占处分自己持有他人之物之事实,行为人主观上尚必须有易持有为所有之不法意图,方始成立。本件被告宋楚瑜固坦承将前述中国广播公司提拨及 陈由豪、王又曾、梁柏薰……等人捐赠之款项分别存入台湾银行营业部及中兴票券公司非属中国国民党既有之帐户内,客观上虽系将中国国民党所有之前述款项移 出,存入宋楚瑜指示另开立之帐户中,惟依前述查证之结果,发现八十年六月十一日存入由陈由豪捐赠之一亿元、八十年九月十七日起先后存入中国广播公司提拨之 一亿元及梁柏薰、王又曾等各界捐款(其中九千二百卅八万五千九百零六元存入中兴票券公司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帐户,另六千八百五十万元存入台湾银行营业 部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后,随即于八十年十月十五日起先后支出计一亿余元,相继运用于宋楚瑜所指之照顾蒋家及党政运作上,已如前述肆、伍之 说明:是以认有侵占前述款项之意,实与情理有违。再参以前述提拨及捐赠之款项,金额并非小数,而系数千万,甚至上亿之资金,数额甚钜,苟非确实被指定用于 特定用途,以中国国民党成立至今已逾百年,内部组织及控管机制已然健全之机构,断难想象竟于事隔八年后始发现追究之理。又中兴票券公司系中国国民党投资成 立之事业,向来即受党部之控管,苟行为人有侵占前述款项之意,避之犹有未及,岂有长期进出其中,无惧曝光之理。且依上开参所分析之结果,上述中国广播公司 提拨、陈由豪、梁柏薰、王又曾及各界捐赠之款,先是存入中兴票券公司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帐户、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帐户及台湾银行营业部 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除前述陆续支出一亿余元用于党政运作及照顾蒋家外,嗣于八十一年十二月卅日起,则 相继将前开帐户内之款项移出、转入中兴票券公司之宋镇远、陈碧云、杨云黛帐户及台湾银行营业部之杨云黛活期储蓄存款帐户。而前开中兴票券公司之中国国民党 中央委员会帐户自八十二年三月十一日起、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自八十二年一月廿一日起、台湾银行营业部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自八 十二年三月十二日起、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自八十二年三月十二日起即皆不再有资金进出。然前述照顾蒋家及党政运作之工作则迄八十七年九月七日 止仍发现持续进行已如上述。职是,宋楚瑜指称:「……后来卸任秘书长(八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八十一年十二月廿四日宋楚瑜辞秘书长职 务,惟受婉留至八十二年三月九日卸任秘书长、八十二年三月十七日起担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至八十二年四月十二日止)时主席仍 要我处理上开事务。虽然秘书长专户与华夏投资公司专户皆非党部及华夏公司之正式户头,但既已离开职务,才将此款转拨宋镇远户头。会让我继续接办上开事务, 是因我与蒋家之渊源,党政上也有我自己的线。……」等情,否认有侵占犯行乙节,应非虚假。是以,揆诸前开说明,实难仅因有中国国民党所有之款项移出、存入 宋楚瑜指示另开立之帐户中,即遽认被告等有侵占之意思及犯行,与侵占罪之构成要件显有差异。

(二)伪造文书(私设专户)部分:
按伪造私文书罪,系以无制作权人而捏造他人名义制作成文书,且其内容亦必出于虚构,始与构成要件相当。若其文书之实 质内容,并无虚伪不实情形,而其对该文书又非无制作之权限,即不能遽指为伪造;又刑法第二百十条之伪造文书罪,以无制作权之人冒用他人名义而制作该文书为 必要,如果行为人对此种文书本有制作之权,纵令其不应制作而制作,亦无伪造文书之可言;最高法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九八号及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五四号 二判决可资参照。本件告诉人中国国民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指诉被告宋楚瑜等涉有伪造文书犯行,无非认渠等基于侵占公款之犯意,擅自嘱咐所属伪刻「中国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大印,去函台湾银行及中兴票券公司分别设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 会」、「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帐户后,将前述侵占之中国国民党所有款项存入后,用以购买票券及私人存款生息谋 利之用等情。惟查宋楚瑜系受中国国民党主席之命,为照顾蒋家及政党运作之目的,始拨用前开款项,被告等应无侵占前述中国国民党所有款项之犯行已如前述,从 而告诉人等所指被告等基于侵占公款之犯意乙节,自乏证据证明之。再宋楚瑜自七十八年六月一日起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并兼任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二职,八十二年三月九日卸职秘书长之职,八十二年四月十二日卸任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之职等情,卷附监察院调查报告所附附表六兴票案相关大事 纪中记载甚详。又依中国国民党之组织规程,中央委员会置秘书长一人,秘书长承主席之命与中央委员会之决议掌理一切事宜;对各处、会、院工作负综合与督导之 责。另依公司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长对内为股东会、董事会及常务董事会主席,对外代表公司,关于公司营业上一切事务,有办理之权。而宋楚瑜于担任中 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既受中国国民党主席之命,乃基于职务上特殊需要,指示所属另行刻立「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 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印章,在中国国民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既有帐户之外,另行以中国国民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之名义去函台湾银行及中兴票 券公司,申请设立前开四帐户,应无逾越其职权之范围,宋楚瑜以该二单位及代表人之名义去函申请设立前揭帐户,应不生内容不实、冒用他人名义之问题至明。再 纵认该四帐户系在中国国民党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既有帐户之外另行设立、使用,程序上或与既有帐户之设立及使用有异,是否有违该二法人内部之规定?或许 容有争议之处。惟宋楚瑜既担任前开二职,复认为系执行主席交待之特殊任务而为,其主观上自无伪造文书之犯意甚明;职是,揆诸前开说明,自与伪造文书罪之构 成要件显不相符。

(三)税捐稽征法部分:
按纳税务义人以诈术或其它不正当方法逃漏税捐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六万元以下罚金,税捐稽 征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甚明。而所谓诈术,必须积极行为始能完成,至以其它不正当方法,亦必具有同一之型态,方与立法之本旨符合,如无逃漏税捐之积极行为,仅 单纯不作为,在法律上之评价不能认与该法条诈术漏税之违法性同视。本件以被告宋镇远名义,在中兴票卷公司及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开立之二帐户,其资金来源 除原有一千八百八十三万三千三百零五元外,八十一年十二月卅日则由台湾银行营业部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及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分别 转入四千零八万七千六百一十七元及六千零四十六万五千一百五十元,乃因宋楚瑜于八十一年十二月廿四日辞秘书长职务(受婉留至八十二年三月九日)时,中国国 民党李主席指示宋楚瑜继续处理党政运作及照顾蒋家二项工作,宋楚瑜以既离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二职务,始将存于台湾银行营 业部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专户及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福利基金专户部分资金转入宋镇远户头内之故,已如前述。准此,八十一年十二月卅日转入宋镇远中 兴票券公司帐户内之一亿零五十五万二千七百六十七元应非被告等人之资金,并无所谓赠与之问题至明。而该笔资金于八十八年十月四日转出一亿四千一百一十四万 一千八百四十元,存入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宋镇远帐户提领,开立廿张台支,其中十九张计一亿四千万元于八十九年一月廿四日委由律师提存法院,拟返还中国国 民党前,均在中兴票券公司以分离课税之方式买卖票卷,每笔交易之利息所得皆已逐笔就源扣缴,并据中兴票券公司副总经理吕荣雄证明无讹,亦不生逃漏税捐之问 题。至宋镇远前开帐户内原有之一千八百八十三万三千三百零五元,已据宋楚瑜、陈碧云供陈系家庭理财之款项,揆诸前开说明,在缺乏证据证明有积极之诈术或其 他不正当逃漏税捐行为之情形下,亦难遽认被告等涉有税捐稽征法第四十一条之罪嫌。告发人杨吉雄指陈被告等规避所得税、告发人陈昭南指陈被告等逃漏所得税及 赠与税,涉有违反税捐稽征法之罪嫌云云,似有误解。

(四)诈欺部分:
按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条第一项诈欺罪之成立,以行为人意图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施用诈术,使人将本人或第三人 之物交付为要件。所谓施用诈术使人交付,必须被诈欺人因其诈术而陷于错误,若其所用方法,不能认为诈术,亦不致使人陷于错误,即不构成该罪。最高法院四十 六年台上字第二六○号判例可资参照。查本件宋楚瑜于八十三年省长选举竞选期间所得之款项,无论系民众主动捐赠,抑或系宋楚瑜募集而来,要皆系因其参与该次 选举之故。而宋楚瑜亦确实因该次之选举而当选台湾省政府省长(八十三年十二月廿日就职至八十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卸任),其并未施用诈术,选举经费之提供者亦 无陷于错误至明。告发人陈昭南指陈宋楚瑜利用竞选省长之机会,向民众募款之行为有诈欺之嫌云云,尚嫌无据。

(五)背信部分:
按刑法背信罪以为他人处理事务,意图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损害本人之利益,而为违背其任务之行为,致生损害 于本人之财产或其它利益为构成要件,本件被告宋楚瑜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并兼任党营华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既系遵照当时党主席之指 示,将中国国民党所有前述款项之部分用于照顾蒋家及党政运作上,嗣宋楚瑜与党主席之关系恶化后,并于八十八年十月四日及六日由前述第一银行南京东路分行宋 镇远及陈碧云帐户提领二亿四千八百卅八万零八十九元,八十九年一月廿四日委由律师提存法院返还中国国民党,已如前述,纵观全部过程尚无违背其任务之行为, 与背信罪之构成要件有异。再告发人陈昭南另指宋楚瑜利用竞选省长之机会,向民众募款,而民众捐款之目的,是为支持其竞选省长,非为使其成为数亿富翁,认涉 有背信罪嫌云云。惟衡诸常情,选民于候选人竞选时,捐款之目的系因希望候选人胜选,而在竞选经费上给予资助,属赠与之行为;赠与之目的虽非使候选人成为富 翁,惟亦非委任候选人为特定之行为,而候选人参与竞选,虽希望于当选后为选民服务,然就竞选而言,亦非为选民处理事务,与刑法背信罪之构成要件显有差异, 应认此部分之罪嫌亦有不足。

(六)伪造文书(虚报竞选经费)部分:
按刑法第二百十四条所谓使公务员登载不实事项于公文书罪,须一经他人之声明或申报,公务员即有登载之义务,并依其所 为之声明或申报予以登载,而属不实之事项者,始足构成,若其所为声明或申报,公务员尚须为实质之审查,以判断其真实与否,始得为一定之记载者,即非本罪所 称之使公务员登载不实;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七一○号判例足资参照。又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四十五条之一第一项规定,各种公职人员竞选经费最高限 额,应由选举委员会依规定计算,于发布选举公告之日同时公告之。如竞选经费之支出超出选举委员会依第四十五条之一第一项规定公告之最高限额者,处新台币十 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之罚锾,同法第九十五条之一亦规定甚明。再同法第四十五条之三规定,候选人应设竞选经费收支帐簿,并由其本人或指定人员负责记帐保 管,以备查考。前项候选人应于投票日后三十日内,检同竞选收支结算申报表,向选举委员会申报竞选经费收支结算,并应由本人或指定记帐人员签章负责。选举委 员会对前项所申报竞选经费之支出,有事实足认其有不实者,得要求检送支出凭据或证明文件,以凭查核。……竞选经费查核准则,由中央选举委员会定之。而公职 人员选举候选人竞选经费查核准则第五条第一项则规定,选举委员会对候选人申报之竞选经费收支结算申报表内所列帐目应予查核,并自申报截止日之次日起三个月 内完成查核。另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九十七条规定,违反第四十五条之三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或依第四十五条之三第五项所定准则者,处新台币一万元以上十 万元以下罚锾。足见受理申报之选举委员会对候选人竞选经费之申报事项应实质审查,故依前述规定意旨,纵依照八十三年台湾省省长选举,台湾省选举委员会公告 之竞选经费最高限额为一亿零四百九十八万二千元,而宋楚瑜于当年竞选台湾省省长申报竞选经费时未据实申报,亦属是否科处行政罚锾之问题,与刑法规定使公务 员登载不实之伪造文书罪构成要件不符,自难以该罪责绳之。

(七)洗钱防制法部分:
按洗钱防制法所称洗钱,系指掩饰或隐匿因自己或他人「重大犯罪」所得财物或财产上利益者;或收受、搬运、寄藏、故买 或牙保他人因「重大犯罪」所得财物或财产上利益者,二种行为而言。而所称「重大犯罪」,则指所犯最轻本刑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之罪或伪造变造有价证 券罪、加重和诱罪、加重略诱罪、收受藏匿被诱人罪、使人为奴隶罪、诈术使人出国罪、常业诈欺罪、常业重利罪及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枪炮弹药刀械管制 条例、惩治走私条例、证券交易法、银行法、破产法等相关之罪。洗钱防制法第二条及第三条规定甚明。而本件被告等经手之资金既非不法所得之财物,已如前述, 亦未涉及告发人及告诉人所指之罪嫌,更与洗钱防制法所规范掩饰、隐匿、收受、搬运、寄藏、故买、牙保「重大犯罪」所得财物或财产上利益之构成要件不符,自 难认被告等涉有违反洗钱防制法之罪嫌。
按犯罪事实应依证据认定之,无证据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实,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定有明文。本件复无其它积极事证足 认被告宋楚瑜、陈万水、宋镇远、陈碧云、杨云黛等涉有前开告诉人及告发人所指之不法犯行,自应认其等罪嫌不足。

柒、依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二条第十款为不起诉之处分。
中华民国九十年一月十八日
检察官 洪泰文
右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侵占及伪造文书(私设专户)部分告诉人接受本件不起诉处分书后得于七日内以书状叙述不服之理由,经原检察官向台湾高 等法院检察署检察长声请再议。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醉言梦语风花雪月
2019/12/11 17:23

宋楚瑜的人格早就破产

来看一个笑话


扁宋会面,陈总统送给宋楚瑜一幅百岁人瑞书法家陈云程的「真诚」墨宝,为了不挡住「真诚」二字,扁宋二人保持距离地礼貌性握手合影。 udn记者郑琼中/摄影

blackjack2019/12/11 22: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