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抽佣的寄生长照:你知道长照2.0预算有几成在养「行政人员」吗?
2019/11/26 10:15
浏览1,489
回响2
推荐11
引用0

几年前红十字会被踢爆有相当高比例的善款被用作行政费用,甚至被指控为「假慈善,真敛财」、「抽佣」,黑人义卖潮T也因预留税款及获利被质疑自肥。高比例「行政费用」是不当甚至「罪恶」,那长照2.0的400亿预算费用运用,如果也如此呢?

我替母亲申请办理长照之后,发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单项费用竟如此高,沐浴洗澡支付325元,上下一层楼梯130元,我妈只有单纯的洗澡却必须搭配基本日常照顾195元,等于居服员来廿几分钟就有520元,但她/他们真的赚这么多吗?

我上次与居服员聊过,才知道机构会抽成五成,然后拿了抽成的机构还要「营利」、支付行政人员的薪水,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下,难怪一大堆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成立,而且应该会越来越多。上次A机构的个案管理师来我家规划,根据长期照顾给付及支付基准他做的是AA01照顾计画拟定与服务连结,来一次约40分钟就可请领1,500元,半年后需再来一次。我们请求的长照服务只有洗澡,但计画也必须变成BA02+BA07以增加居服员的诱因。而每周五天、一个月约22日,光洗澡其支付费用为11,440元,一年花十几万,其中半数都要养机构的行政支出,这真的很诡异。

AA01照顾计画拟定与服务连结 翻摄自卫福部长期照顾给付及支付基准AA01照顾计画拟定与服务连结 翻摄自卫福部长期照顾给付及支付基准

据居服员表示,她们的「上司」是「督导」,「督导」收入其实远不如她们,因为服务我们的这位居服员每日工作约12小时,每月收入可能有4万以上,「督导」的工作就是把她们工作回来的报表输入及其它行政工作,每次我在签名时就觉得奇怪,为何全台湾不弄一个简易的APP让家属「签到」就好了,不是即时又方便?

我也不能明白,政府透过高额长照预算「扶植」种种机构,不就等于变相「肥」了这些业者?一个机构「养」几十位居服员,或者该说几十位居服员「养」一个机构,这样真的有比较好?为何不由政府相关机关统一约聘就好?行政费用不就可以省了不少?

各机构的「联合行为」其实也有许多弊端,我们这位居服员虽然工作时间极长,但她宁可用拆帐而非固定月薪制,这样才能「赚比较多」,但她跑了那么多地方却没有「转场费」,因为桃园各机构都「约好了」,大家都没有给「转场费」,而且大家薪水也差不多,跳槽也是一样。那养那么多机构的原因是什么,有选择吗?还不如「国家养」,更可以大幅减少行政费用!反正居服员根本很少回到机构,机构的存在就是与政府机关打交道然后抽成,有必要叠床架屋吗?

在日常的生活服务中,清洁队就由政府所聘雇,居服员既然替政府实现长照的生存照顾义务,由政府统一聘雇给薪也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透过机构这些「白手套」要花大笔行政费用,不是等于原来应该用于照顾失能者的预算,另外养了很多行政人员与企业?

林佳龙在台中市长落选后,其副市长林依莹到和平区达观部落当「长照居家看服员」,这让我非常敬佩,因为她说这样才能了解问题,她甚至认为长照保险制是未来台湾应该走的方向。但访谈中她的一段话让我讶异,她说:

「居家服务从原本14家扩增到90多家,我们也真的让照服员变照老板,他们自己都可以创业。我昨天还找部落一个有护理背景的泰雅族女生,问她要不要成立居服公司,让部落可以自主,她非常有兴趣。」

我的感觉是这些居服公司大量寄生长照,表面上蔡英文政府长照2.0「高达」400亿的预算,在极高额给付及高比例抽成下,难怪长照2.0的量能极低!正如我质疑长照喘息服务只给家属「一口气」,尽管我母亲是失能等级第八级,但长照2.0却只愿给我们42次、每次3小时的居家喘息,连每周一次都不肯,然后三小时竟然要跟我收1,155元,比真正私聘看护市场行情高差不多四倍,非常荒谬!

政府不想变成无限膨胀的「大政府」,所以分包让民间「雨露均沾」,但实际执行就会变成大量预算养私营企业的行政人员,然后失能者能得到的服务不多。请问蔡英文政府,长照预算为什么要这样用?

我之前提过长照2.0拨了大笔经费「鼓励」C单位的设立,第一年最高补助就高达142万4,000元,如果政府直接「改装」村里活动中心,不就更比这种「鼓励」还省钱?而且有现成的土地与房舍并达成每村里有一个巷弄长照站(长照柑仔店)的目标呢!

翻摄自 卫福部网站翻摄自 卫福部网站

政府不想让财团经办长照,但实际上A单位也根本就是当地最有钱的私营医院去经营,然后付了大笔金钱在居服员及失能者「以外」的人,这真的是「为了我们」的长照吗?

如果捐给红十字会的善款有一两成比例用在行政就该被谴责,那长照2.0预算呢?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1450
2019/11/26 18:18

台湾制度,受惠者永远不是最需要的人,

菜农利润少得可怜,中盘商荷包满满,

陆客一条龙,下游店家抱怨赚不到钱,中间单位关系户抽成赚大发.

把中间商的「利润」放在第一位的制度,应该都有检讨的必要。

像长照,或公务员极优渥的制度,都值得再研究!

blackjack2019/11/27 06:38回覆
1楼. 醉言梦语风花雪月
2019/11/26 11:15

机构经营是要成本的

抽成不见得不合理

而是要评估管理成本及利润是否合理

至于由政府统一约聘管理分派使用会不会比民营机构好?

我是存疑,因为受到组织文化及法令规章约制太多

政府扮演的角色还是以监督及协助比较适合

清洁队其实可以外包,但因为高薪又算「公家」,很多年轻高学历都竞相投入,据台北市劳动局数据显示,清洁队20到29岁的年轻人录取率,从2015年的28%,到2017年快速成长至40%,而在2014、2015、2017年,超过的半数的录取人员都具备大专学历。

如果长照由政府统管,我相信会有更多人愿意投入,层层传递资料的方式就可以简化,特殊偏乡也可以不计盈亏去做,不像现在没人做

许多机构的社工师也可以靠政府雇用的,若缺额,多录取一些人就好了

400亿的预算若大部分给行政,实际上运用到人民的真的就不多了

至于长照人员的薪资,政府约聘的话可能会花多一点钱,但可能会比靠她们养机构来得有经济效益

blackjack2019/11/26 14:1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