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与复康巴士司机及居服员聊「安乐死」
2019/11/21 01:53
浏览838
回响3
推荐9
引用0

带著母亲去医院看诊,回程的复康巴士司机非常健谈,从他原本是游览车司机、提早退休到投入这个行业都能聊。基本上,我遇到的复康巴士司机绝大多数都已经劳保退休,平均年龄可能已经有六十了。说著说著,就谈到他形形色色的「客户」,让我觉得最特别的是他曾经载了一位植物人的故事。

他说,他上次去某豪宅载了一位植物人,他不会去打探隐私,但他发现陪同的外籍看护国语非常溜,沟通完全没问题,他还以为她是侨胞呢!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位看护来自越南,而且已经来台十八年。我问他看护大概几岁,他说四十出头。这么说看护二十几岁来台「奉献青春」,我不禁脱口而出说:

这太残忍了!

无论男女,廿几岁是有最多梦想也最身强力壮的年龄,竟然就这样奉献给台湾的植物人十八年、每天廿四小时!我问司机大哥,那她的人生呢?她能有家庭吗?

司机大哥说,因为早婚,所以她在十几岁在越南已经生了三个小孩,来台湾是为了家庭为了小孩。

那她这样不是会错过小孩所有的成长岁月?也完全放弃与丈夫的夫妻生活?小孩会认她吗?丈夫如果出轨,她不是太可怜了?丈夫如果忠实,那对这对夫妻不是太残酷?

台湾雇主当然可以说她为了钱、有给她钱,但这就可以「合理化」这样的牺牲吗?

下午居服员来了,临走前我也跟她聊了一下,问她几年来居家服务对象有没有植物人,她说没有。其实是我忘了,如果较有钱的家庭自己照顾植物人,当然会请外籍看护,那就没有使用长照余地。若是经济能力不足,当然送免费的机构,居服员更不会去照顾了。

话虽如此,但这位居服员照顾植物人的经验非常丰富,因为她之前在照顾植物人的机构已经工作十几年了。她说植物人很可怜,虽然她们会很努力的照顾他们,每三个小时翻身一次、灌食,但实在不晓得他们这样活著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植物人是为了「家人的爱」而活著,但其实就如失智症患者,家属一开始还会去,但因为失智症最后会完全不认得亲人,很多人觉得去探望也没意思,探访频率会从一周、一月、半年到最后根本不去了。

植物人只有眼睛会动,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完全不能跟他们互动。更现实的是,无论是植物人的配偶或父母,更别说子女及手足,再也不去关心是常态。而植物人进入机构后,他们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就只剩下与照顾者的「互动」,除非人间道发生奇迹,否则她/他们从此进入「被遗忘的时光」。

我问居服员她支持「安乐死」吗?她告诉我一个悲伤的故事。

有一个年轻的妹妹,家庭状况不佳,有一天放下在家中的弟弟跑出去跟同学玩,大概是拉K,后来太HIGH昏倒,同侪们一哄而散,昏倒的她到天亮才被发现。由于她身上没有带任何证件,她母亲花了几个月才找到她,一开始母亲还常来看,后来就没来了。

她说,这个妹妹的脸非常清秀,看起来还很漂亮,但终究成为植物人了,而她手脚都缩起来宛如婴儿,不晓得要以这种状态活到什么时候。

我问她,在她十几年来的经历,有没有看过有人苏醒的,她说只有一个例子,是一位路倒的人一开始被送来,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一点点功能。我想,这位应该是被「误判」为植物人吧。

我问她支不支持安乐死,她说,在她十几年的工作经验中,从她进去到辞职,很多人都在,而且都没有醒来。而如果他们真有一天醒来了,跟社会脱节这么久,要如何重返社会?更别说身体机能的全面退化了。

我想,一般中年失业或重返职场都困难重重,植物人就算醒了,身心都衰退的他们如何在社会重新「站起来」?

以前,我对安乐死的看法存疑,主要原因是基于这很可能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认为植物人「没有活下去」的价值,是不是某一天可以认为「普通重病」乃至于「穷人」也可以被安乐死?除了在许多「反乌托邦」的故事中,这种事很常见之外,在真实的历史中,希特勒更是以「最终解决方案」清除他觉得「没有价值」的犹太人,杀害人数达到六百万!

然而,就植物人的状况来说,又不是「有没有价值活下去」的问题。这样活著,就能维护「人性尊严」吗?当家人无尽的爱「也耗尽」了呢?

复康巴士司机跟我讲了一个故事,在他五年来载过这么多的乘客中,有位身心障碍者相当可怜,行动完全只能用爬行的。有次载他去菜市场「工作」,到那有人把他带走,我猜或许是集团带他去对市场善心民众「募捐」。中午载他回家时,司机大哥看着他用匍匐前进的方式爬上一层层的阶梯,最后进入一间阴暗的房间。收车资时,他说钱在盒子里自己拿,司机大哥没有拿。

复康巴士司机说,不拿车资是小事,因为看到他这样心里很难过,他只能这样帮他个小忙。我的想法是,确实很多人都辛苦活著啊。

我在想,如果没有人牺牲自己的人生,植物人能活下去吗?如果在以前,植物人能像现在一样活十几年或几十年吗?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植物人从这样活著到死去,到底为什么?

安乐死问题的探讨层次可以说从伦理、哲学到法律,但研究此一问题的人绝大多数都未「身历其境」。将近三年前,傅达仁上书蔡英文总统,陈请台湾通过「安乐死」法案,也引起媒体关注,总统府的神回应竟是「请傅达仁先生保重身体」!?

对政府来说,安乐死「问题」无论是哲学层面或最实际的照顾,都「没有讨论的价值」吗?

傅达仁在人生的最后奋力一击似乎没有真正改变什么,傅达仁之子傅俊豪偕同立委许毓仁等人日前在立法院开记者会力推亚洲首部安乐死专法「尊严善终法」进入立法院三读,但我想这也不会是立委诸公诸婆关心的重点。反正,只要人人都能「保重身体」,问题就不大了。

以台湾立法院的水平,讨论安乐死这件事可能会被无止境的延后。虽然人活著本身就是她/他的价值,「有无意义」不应也不必由他人「代为决定」,但如果过程中只有极度的痛苦,或是以牺牲别人的人生为代价,这对谁都不公平!

以此来思考,安乐死的问题不止只有「如何死」,还包括「为什么要这样活著」。傅达仁给台湾社会的「试卷」,总有一天大家都有可能会面对的。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华硕
2019/11/21 20:30
2楼. 醉梦Horace
2019/11/21 10:46

我希望我的将来是

不急救、不气切、不插管、不戴呼吸器、不卧床长照

如果有这些情况

生活已经没有价值,生命已经没有意义

只在拖累小孩,只在浪费国家资源(如果国家有给资源的话)

请让我走吧,请不要让我不得好死

我的那位「老友」,之前可以下棋,看NBA,与家人共同生活,还可以含饴弄孙

中风后被送到机构,十人住一间房,手被绑著,不晓得吃什么东西维生,完全没有任何娱乐可言

还有意识却说不出很长的句子,他当然还不到安乐死的标准,但康复可能极低,这样的「余生」,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痛苦吧

唉!

blackjack2019/11/21 11:18回覆
1楼. 1450
2019/11/21 10:30

植物人,癌末病患,如果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我想他们宁愿有尊严的活著, 也不会愿意拖累最爱的亲人. 至少,我本人会愿意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和接受安乐死.

早死早超生!!!

人在生命末期或成为植物人状态时,在台湾,几乎没有生命尊严可言

这让我想到,我应该有空要去申请「预立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书」

blackjack2019/11/21 11: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