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长照2.0与贫穷世袭:有钱请外籍看护,没钱才用长照
2019/11/15 09:25
浏览1,400
回响1
推荐18
引用0

造成贫穷的原因很多,疾病是很大因素,健保在台湾推行以来,医药费的负担降低,但长照的负担提高,老病穷成为循环,长期关注长照议题的沈政男医师提出一个观点「有钱请看护,没钱用长照」,这是因为「『长照2.0』派来的居家服务员,并无法取代外籍看护,于是形成了『请不起外籍看护才使用长照』的现象」,我陆续在前面几篇文章提到长照高额度的给付根本偏离真正的看护市场行情,只是为了扶植A、B单位行政抽成,让他们「寄生长照」,C单位更是长照2.0最大的不实广告,正如南投还出现七十人由两位专职人员照顾的惨况,政府还曾考虑明年要把「巷弄长照站人力加值计画」雨天收伞,真是令人心寒。

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你家有钱,会把自己父母送去那个C单位当七十分之一的老人吗?去那里真能受到妥善的照顾吗?

如果政府「有种」做一个有雇用外籍看护家庭社经地位的普查并公布,台湾人应该会「震惊」原来请外籍看护的人,他们社经地位的「高超」!我也不得不指出,台湾现行的长照2.0制度正在复制贫穷,一个家庭如果出现完全失能的病人而不申请外籍看护,竟然「信任」政府的长照,那他们就是「选择失败」,走入「贫穷世袭」的恶性循环。

为什么呢?

正因为长照2.0量能极低,就算「用好用满」,即使重度失能失智也只能获得一天数小时的长照,剩下的时间仍然由家庭照顾者承担,如果不选择聘雇外籍看护而选择「自己来」,若是因为经济因素一个月无法支付两万多的支出而选择长照2.0,那就等于选择失业或是与家人共同进入悲惨的廿四小时轮班人生。

在这种低质量的长照2.0加上形同「逼民为长照」,当然会让家庭照顾者身心俱疲,所谓「一人中风全家发疯」的情况就会在各种长照如失能、失智的情况下不断上演。

那请外籍看护的人真的社经地位很「高」吗?

台湾对申请外籍看护并非「不设防」,关键是巴氏量表与年龄,但就如西方法谚所说「法律绵密如网,唯强者能钻透之」,当「强者」要开门,各项规定也就退避三舍,法律甘为有钱有势者的奴仆了。

其实台湾不必经过普查,也必能得出申请外籍看护者社经地位远高于常人的「推论」,首先,中低收入家庭根本请不起外籍看护,这就是请与不请外籍看护者的第一个差别。

第二,那就要感谢台湾媒体的发达,还有许多有钱有势者的「张扬」,正因为他们肆无忌惮的「滥用外籍看护外籍家庭帮佣」,世人才知道这么有钱的台湾人原来不愿意给其它台湾人工作机会,「宁可」找外国人来「照顾」至亲。

首先,最有钱的雇主当然是全台首富郭台铭,他当首富之前我不知道,但他当首富又娶了新妻曾馨莹后,其妻雇用印尼外籍看护照顾母亲初永真,后来因为带看护去百货公司购物被记者拍到,有三千亿身家的首富只罚了一点钱了事。

我相信很多人非常纳闷,为何有廿四小时看护职责的外籍看护可以被「挪用」?难道曾馨莹不顾婆婆初永真的安危吗?既然他们以行动「证明」了老人根本不需要廿四小时看护,劳工局为何轻罚?又为何不撤销他们申请外籍看护的资格?

还有2015年的艺人李蒨蓉登上阿帕契拍照风波,当天有外籍劳工同行,劳动部长陈雄文受访时表示,经初步访查,7雇主疑涉违法使用外劳,劳、李、郭、石4人除聘雇合法外劳1人外,家中疑似还有其它非法外劳,另邱姓、朱姓、王姓3位雇主也涉非法聘雇,其中四人家里有合法聘了一位还不够把非法的弄进来,我看申请外籍看护排队的人要气死了。

根据报导,其中飞官劳乃成原聘外籍看护工照顾父亲,却要看护工到自己的家中顾小孩与做家事,这应该是许多滥用外籍看护的「日常」。

除了郭台铭他们滥用之外,永丰余集团总裁何寿川、元太科技总经理李政昊,更违法挪用工厂外籍技工当自家帮佣。2015年10月10日台北市劳动局接获两名菲律宾籍移工申诉,报导说他们把当厂工弄去豪宅当帮佣,且常吃不饱兼被打,三年来未固定给周休一日,限制不得自由外出提领薪资,甚至国庆假期雇主出游,家中也未准备食物给外劳。此事东窗事发,是因为何家两名外劳于国庆日趁机向北市劳动局、桃园市群众服务协会求助。外劳移工说指何妻规定每天只能吃午、晚餐,早餐常仅能喝咖啡,下午一时三十分至二时才吃第一餐。她们连自行买食物也会被骂,工作时间是从清晨6:30持续做家事至晚上9:00,还会宛如肥皂剧桥段,雇主常以手指检查不易打扫处,稍有灰尘即斥责、要求重新清洁呢!

在政客方面,现任民进党立委余天之妻李亚萍等艺人在电视大谈雇外劳经验,在电视上讨论怎样聘用长得漂亮、皮肤白的外劳,甚至要外籍看护工去遛狗。国民党的台北市议员应晓薇则曾被平面媒体踢爆,要家里的外籍看护工帮小孩提书包上学。

如果说到艺人滥用外籍看护,那就更族繁不及备载,艺人宋达民被拍到在公园里使唤外籍看护,疑似还对看护咆哮,被采访时宋达民则滥用主的名说「耶稣才能定罪」,此外还有已故艺人欢欢在电视节目说她坚持要外籍看护跪著擦地板,英文补教名师徐薇在电视节目说自家外籍看护会扫地、照顾狗狗,艺人季芹被《苹果》直击让外籍看护帮忙照顾小孩等。

最直接以犯法手段聘雇外籍看护的则有陶晶莹的老公李李仁,他先后以其母亲及陶母罹病的理由,伪造巴氏量表,后来被以伪造文书缓起诉,罚款了事。

另外还有自称对外籍看护不错的陈长文律师,他曾以一个「极重度残障儿子的爸爸」身分向立委请命,希望尽快修法放宽外籍看护的居留年限,当时民进党立委陈节如痛批他「此风不可长」,我写了一篇文质疑陈节如,后来陈长文接受联合报采访时说他儿子文文领有极重度残障手册,而照顾他九年的菲律宾籍看护普丁「除了睡觉之外,几乎廿四小时都在一起,对文文一举一动都非常了解,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普丁都知道,照顾文文无微不至」

看完了以上介绍,再对照全台湾合法聘雇外籍看护的「日常」,「几乎廿四小时都在一起」是外籍看护的「灾难」吧?!更别说被滥用被虐待种种严重侵害人性尊严的犯行!

立法委员基于出身而维护阶级利益,从来不敢把外籍看护从法律上定位为「劳工」并适用劳基法,这就是因为台湾人才能在这种制度下「合法滥用」!虽然台湾未被普遍称为「国家」也未进联合国,但应该是不折不扣侵害外籍看护劳动人权的「大国」!

我不晓得这些收入上达几千万或财产高达三千亿的首富郭台铭为何不给台湾劳工一个机会,分三班请台籍看护也请得起吧?难道是外籍看护听不懂国语及台语而「无耳无嘴」不能说豪门是非,就不会演出韩国电影「寄生上流」的戏码,然后比较安全吗?

如果真的做了一份雇用外籍看护雇主的普查,他们的财力与地位应该十分惊人,并且高于一般使用长照的人很多倍。我们这辈子像他们一样有钱已经不可能,但政府在容许他们持续侵害劳动人权的此时,难道不该给我们一点象样的长照2.0,让我们这些重度失能的家属有一点自由空气可以呼吸吗?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9/11/15 12:16

长照的申请还必须审查算分数的

而且长照是长期才用得到

是无法应付临时需要的(因为有审查时间)

这是大家要有的观念

我们打电话到1966,3天内覆电,大概一周内就来审查,算很快

不过,派人来我们家长照大概一个多月后才来吧,这中间也有一些原因就是了

blackjack2019/11/15 13: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