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政府长照2.0经费「够用」的秘密
2019/10/15 11:31
浏览1,313
回响1
推荐11
引用0

台湾人口老化速度越来越快,关于长照的讨论可预见将越来越热,惊人的是政府对长照制度经费到底「够不够用」有两套看法,卫福部认为,我国的失能人口在2026年超过百万,2027年我国长照基金将面临收支不平衡的危机。行政院发言人Kolas Yotaka则说长照制度与政策推行没有遇到财源困窘!我觉得行政院说的对,因为长照预算编列与项目有许多问题,长照政策设计的「四包钱」既不大包又不好用,导致各县市执行率低落还把钱缴回中央,这就产生了行政院觉得「钱够用」而民众却觉得「难用又不够」的怪异现象,以下我就从「用户」的角度来分析:

长照有所谓「四包钱」,我母亲身为多重身心障碍及失能等级第八级,包括「照顾及专业服务」、「交通接送服务」、「辅具服务及居家无障碍环境改善服务」、「喘息服务」都可以用到最高额,而她在第一年就可以申请政府补助上限总额近55万!55万听起来很多,但实际上我目前只申请两项,而且都没有「用好用满」,为什么呢?

我母亲可以申请的金额 翻摄自 中华民国家庭关怀者关怀总会我母亲可以申请的金额 翻摄自 中华民国家庭关怀者关怀总会

先从我母亲目前还没用到的谈起:「交通接送服务」、「辅具服务及居家无障碍环境改善服务」。

在「交通接送服务」方面,政府补助上限为1,840元/月,每月可以补助8趟,我们每趟最高补助费用210元,趟数的计算不是来回算一趟,而是去回各一趟,也就是去医院看病回家四次都有补助。由于我妈同时也是多重身心障碍者而持有重度残障手册,也可以申请「复康巴士」。「复康巴士」的计费方式是以出租车费率跳表计算,由市府补助三分之二费用,所以这两种交通方式我们都可以选择。

目前我妈去看病的频率约每个月一次,从家到医院若坐出租车约330元,若乘坐长照系统的「交通接送服务」,自负额大约120元,若乘坐「复康巴士」,自负额大约110元。另外,无论是身障或长照的交通服务,我们都可以七天前就预约,但还是不容易预约到。若我们临时要用车,这两种服务又非随叫随到,而我们还可以使用敬老爱心卡,除了公车在每个月800点的范围内可以补助,如果叫的是出租车,在一定金额以下补助36元,之上则补助72元。「复康巴士」属于身障福利服务,敬老爱心卡属于老人与身障者福利,所以我们在长照交通这方面的服务就用不到了。

在「辅具服务及居家无障碍环境改善服务」方面,A单位个案管理师说我们收到公文后就可以买,当我看到长期照顾给付及支付基准关于辅具的部分,其实本来想「爆买」花政府的钱,但与个案管理师谈过之后,他说要价万元的轮椅坐垫其实没有想象中好用,我妈又对我自费从网络花一两百买的痔疮坐垫没什么不满,我就不让政府花这一万元吧。

我本来也想买一个轻量型轮椅,因为目前的轮椅已经用了十五年,而且大概15公斤重,由于不好施力,每次我从一楼二楼搬来搬去都觉得很麻烦,但询问过之后,个案管理师说我想要的是「超轻量型轮椅」,价格可能高达7000~8000元,而这类轮椅补助上限是3600元。既然我妈只有出门才坐轮椅,那我还是把这笔钱省下来好了。

还有其它许多需要或不必评估的项目,目前我还「想不到」或我妈「不需要」,所以我们在辅具的申请费用也是零。

至于喘息服务,是我觉得最有可能用到的,因为我们很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需要出去处理事情,要是家里没有人看顾母亲,刚好喘息服务可以帮上忙。由于我母亲极排斥去机构,「居家喘息服务」就成为我认为长照2.0的「德政」。政府目前给失能等级第8级的额度是48,510元,但正如我在「只给家属『一口气』的长照喘息服务」的抱怨:居家喘息服务每次一个单位只有短短的三小时,每次服务居服员就要扣掉1,155元的额度,「居家喘息服务」一年内能补助的使用次数更只有42次,区区的126小时!是故,我至今只敢申请一次,深怕以后想用的时候就要自费付全额费用。

长照服务令我「部分肯定」的则是「照顾及专业服务」,目前我们固定使用。这个项目政府补助上限为36,180元/月,我们用的是BA02基本日常照顾与BA07协助沐浴及洗头,BA02每次195元、BA07每次325元,扣掉周休二日及节日,以我们每月使用20次计算,我们每月使用金额为10,400元。

其实照顾计画的内容不少,我们也可以「卯起来用到爆」,但正如我在「长照2.0的出路/就像家属境遇难以期待,没有希望」一文提到,如果案主一选就太多项,要让居服员在这「做好做满」,说不定一弄就好几个小时,他也不能去投资报酬率更高的地方,而且别人也需要长照,我们能「霸占」她的服务吗?因此,目前母亲虽然失能等级第八级,我们用到的「照顾及专业服务」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每天居服员大概来40分钟而已,剩下的23个小时多仍然是我们照顾,然后一天24小时都要有人在家。

当然,我们还是很感谢居服员的辛劳,但政府有没有想过为何长照执行率不高的原因?是不是政府设计的制度有很多问题?如果真的要补助重症失能者一年近55万,那各种预定经费若用不到为何不能「流用」到其它类别?还有为什么「居家喘息服务」补助经费编的这么少而服务单价这么高?

各县市对长照经费执行率低落当然事出有因,除了我们个人经验以外,高雄的民进党市议员郭建盟于2018年质询指出

「全国的长照2.0经费执行率都不高,以高雄市来说,去年预算没花完,执行率仅六十三%,缴回五.五五亿元给中央,主因是长照2.0存在三大问题。第一,新政策没人知道,目前听过长照管理中心的人数只有三成。其次,服务项目不符被照顾者需求,政策主推的居家服务、时段和对象无法指定,加上政府的居家服务核给时数低,不符民众需求。最后,照护人力缺很大」「长照2.0去年上路,但去年五月,苓雅区一名照顾精障妹妹三十年的哥哥,当街砍掉妹妹头颅;六月,凤山区一名贫困男子把中风的妈妈与哥哥饿死家中。两个案皆符合长照2.0 申请资格,资源却没有到位,但诡异的是『长照悲歌唱不完,长照经费竟然也多到花不完』」

这些问题显然民进党全面执政的蔡英文政府并没有听到,难怪行政院说长照经费没问题。

新北市去年则批评中央「中央长照政策变变变 给付标准慢半拍 却怪地方执行不力」,他们提到「民众对于包裹式支付新制多有疑虑,普遍认为新制增加自负额以及『没有温度』,因为照服员系依照服务项目给付,服务完便离开,因此参与意愿低,个案服务量少,实务推广困难,导致成效不佳,执行率自然无法提高。」。而首善之都台北市2017年获中央补助长照经费6亿5500万元,执行率仅48.4%,就算政府不在乎人民意见,面对地方政府的质疑,中央政府所谓的「滚动式检讨」到底在做什么?

还有长照2.0所谓的「在地老化」,除了我母亲并不太适合去所谓「社区照顾关怀据点」被照顾外,我们家附近也没有「这种东西」,因为「社区照顾关怀据点」的设立必须「由有意愿的村里办公处及民间团体参与设置,邀请当地民众担任志工」,新里长上任后就把活动中心大门深锁至今,「在地老化」已经变成「在宅老死」,政府为什么又把部分长照任务随便丢给民选基层里长?

有趣的是,卫福部对广告比政策内涵更有兴趣,我发现最近有到处张贴1966长照2.0的广告,想必花了大钱印海报,我还看了【卫福部】《聪明使用长照2.0服务》懒人包「教育」我们这些使用者该怎么「聪明使用」,但长照照顾服务内容不是由A单位的个案管理师帮我们设计「菜单」吗?就算我们「很笨」,个案管理师「聪明」一点不就得了?

卫福部制作简报教育民众 翻摄自《聪明使用长照2.0服务》懒人包卫福部制作简报教育民众 翻摄自《聪明使用长照2.0服务》懒人包

如果读者有耐性把本文看到这里,应该已经知道政府说长照经费「够用」的秘密:正如沈政男医师所言,台湾目前一年的公共长照支出只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可说少得可怜,甚至只做到邻近的韩国的六分之一。根据他的计算,台湾每年约花500多亿元聘雇外籍看护及8万多安养院住民的花费每年约200多亿元支出,皆完全由人民自掏腰包,这就是为什么「长照2.0」只花400亿元的原因!

实际上,400亿元虽少,台湾人还花不完呢。

蔡英文政府上台与民进党完全执政后,为了宣传政院版长照2.0计画,卫福部至22县市办理长照座谈会。2016年8月9日的说明中,民众对卫福部自估106年需长照与需预防人口共计73.8万人,等于平均每人每天只能分得77元长照费用表示质疑。卫福部吕宝静次长对此表示,不能用总金额除以总需求人数来估算,「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使用长照」。3年后回顾这则新闻,看到8月份「专业长照」的外籍看护的引入人数为256, 763人又再创新高,我不得不佩服卫福部官员的「先见之明」,你们真的很会「设计」我们。

或许,政府有一天会把「滚动式检讨」的目标指向人民:是你们不「吃到饱」,不是我们「给不起」啊!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9/10/15 15:27

家岳父在嘉义住医院附设的养护中心每月基本费用约40000元,一房4床,台北市政府补助18000元(岳丈户籍在台北市)

岳母失智前期,每周一至五到日照中心,交通车上午8点10分来接,下午5点送回家,经社工员访谈立案后,费用由政府支付。由内人及其妹妹轮流回去陪伴岳母和探视岳父。

家父家母虽然也已90高龄,但不愿搬家也不愿和五个子女同住,更不同意雇用外劳,只能加装连网络的监视设施。就由我们五兄弟姐妹分从北中南三地轮流回去嘉义乡下陪伴,至于突发紧急状况(如跌倒)则只能请邻居帮忙。

台湾已进入高龄化,老者的照顾问题必定会越来越沉重啊

我听过看过很多关于失智症的治疗与看护,真的非常非常辛苦,交给机构对家人还有他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长辈选择住在老家,真的不能勉强,鱼不可脱于渊,老家有他们所熟悉的一切,只要他们能健康的照顾自己,又可以与邻人相处,这样是最好的

长照是未来台湾必然会面对的课题,这个灰犀牛已经变成哥吉拉了,但台湾历届政府还以为那是个毛毛虫,也许,大家心中只有年轻人的票才是票吧

无言(不予置评)

blackjack2019/10/15 17:1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