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长照悲歌:当外籍看护成为台湾人孝道的最后防线
2019/09/21 04:35
浏览1,354
回响3
推荐19
引用0

外籍看护一直以来是重症失能台湾人的「标准配备」,相信每个人也都能在大街小巷看到她们推著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或病人出来晒太阳,或是跟在拿著助行器老人的后面。我也经常看到几个外籍看护带著几个坐轮椅的老人到公园,看护们自己聊成一团,然后老人们可能彼此也不认识却坐在一起,这道奇异的「台湾风景线」,其实已存在于台湾几十年了。

我虽然常看到外籍看护,但对她们其实并不了解,只耳闻一些有好有坏的传闻,而这个月我妈又住院开刀了,刚好隔壁床就是由外籍看护照顾,我就来说说我的第一手观察。

我们住的是健保床,一个房间有三个病人,像上个月一样,我们住在中间床,而第一床基本上她能自理,家人只是偶尔来陪伴,第三床则是由外籍看护照顾。

由于我以前曾在工厂工作,所以见过不少国籍的外籍移工(以前叫外劳),他/她们有男有女,分别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我这次看到的这位外籍看护来自菲律宾,虽然床与床之间隔著布帘,但她不晓得是用通讯软件还是开直播跟家人或朋友聊天,几乎整天都聊很大,真的很会讲。

隔壁床的病人是女的,其实医院都会把同性别的住院病人安排在同一间房,第三床这位得的病大概跟癌症有关,我有听到护理师交班时提到「化疗」关键字。其实在医院,病人间未必会互相打探病情,这也没什么好「聊」的,尤其现在病床短缺,以往可能骨科同住一房的情况可能变成外科的会互相流用,骨科开刀也可能会住到泌尿科的病房去。

在住院这三天中,我一直听到氧气过滤器的声音,可能第三床这位她呼吸有点困难,我偶尔会听到她痛苦的呻吟,当门外有护理师经过的时候,她会呼唤「护理师…护理师…」,但护理师在门外走得很快,她的声音又很微弱,所以经常没有人理她。

有一次,外籍看护跑到门外去打电话,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第三床又在叫「护理师…护理师…」了,我于心不忍就去护理站请护理师来看她,但似乎也没什么事,好象是她哪里里有点不舒服还是想打止痛药,因为我没在旁边看,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由于她呼唤护理师的次数过于频繁,我之后也就充耳不闻没去帮她叫护理师了。

隔了一天,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有个女的进来发名片,问「你们需要外籍看护吗?」。第一床说不必,我则背对著她收下名片,当她走到第三床时说「哦,你们已经请了」,我回头看她,都笑了出来。

或许看到这里,大家会觉得这看护「不那么尽职」?

我提过老友曾因跌倒开刀住院,因为医院尽是老人,护理人员实在忙不过来,于是他们请了请了看护,当时中介说这个看护是「越南山里来的」很纯朴,但后来老友家人去探视时,医院人员都看不下去的跟她们说,这看护根本整天在玩手机,老友怎么叫理都不理他,于是老友家人对外籍看护产生了很坏的印象。

反过来说,在我刚办住院手续时,一位志愿者跟我说其实可以考虑请外籍看护,她母亲就是因为看护无微不至的照顾,可能因此多活了半年到一年。

言归正传,第三床的外籍看护来台湾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因为,透过帘子,如果只听看护与病人的对话,她们竟然是可以沟通的,而且看护的国语咬字与发音都很清楚。我也相信她们有建立相当的关系与情感,以下是我记得的一段话:

病人:阿雅,不要生气。

看护:为什么说「不要生气」

病人:我看你不高兴

看护: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很累

为何第三床与看护会有点不愉快,因为第三床很希望出去晒太阳,她不想一直待在病房里,但看护不想一直出去。不过,看护也算有尽职责,大概每天会带她出去两趟。

到了晚上,第三床继续呻吟,看护跟她说「阿嬷,你可不可以不要吵我,我要睡觉,这样我明天才能带你去晒太阳,才能照顾你」。说完这话后,第三床有稍微「安静」一阵子,但之后还是发出痛苦的声音。

或许有人会觉得,照顾病人只是在病人旁边而已,有那么辛苦吗?

我就以自己照顾母亲的过程举例好了。

几年前,我妈小中风送急诊,虽然状况很快改善,但还是住院观察治疗。住院之中,妈妈睡的不好,经常要上厕所。为了照顾她,我睡在病床旁边的看护椅上,每两个小时就要先把看护椅收起来,把妈妈扶下床送到厕所,然后她回来之后,我再把看护椅拉长,继续睡。她差不多一个晚上每两个小时就要起来尿尿,要是她尿急,还会嫌我椅子收的慢,但因为那是大半夜,我不能把椅子拉的太用力,但我也不能向她解释这些,反而更会吵到别人。

上个月住院,出院当天我听到隔壁床的人在「称赞」我,她说「隔壁床的那个儿子,妈妈说什么他都说好,要起来说好,要下床说好,才刚吃饭吃两口就说要去大便也照样扶著去也说好…」,我听了「百感交集」,我不跟我妈斗嘴是这样最快,不是我很「孝顺」。

这次住院,妈妈很坚持要坐起来吃饭,我则传达医生指示把床摇高吃饭比较安全,毕竟又花了大钱动手术,家里与妈妈身体都禁不起这样一再折腾,我不断的说「坐着吃好不好」,旁边的护理师看不下去跑到妈妈耳边大声说「要听医生的话,手术很贵…」,没想到我这个「家人」比「外人」还有耐性。

妈妈住院当天,我餵她吃晚饭,她坐在轮椅上,我则坐在床边,一口一口餵著,餵到剩下几口的时候,我实在太疲倦了,竟然坐着睡著,餐盘就这样掉了下去,饭也吃不成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之后都是站著餵她吃饭。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少,照顾病人当然会身心俱疲!这些替许多台湾人「尽孝」的外籍看护,她们更不可能如同我有替换的亲人帮忙,她们的辛劳与苦闷,加上离乡背井,她们就算领了二万出头的薪水,当然还是很辛苦!

然后,第三天,第三床她发生了意外。

一早,我们整理东西准备出院,第三床要求看护带她出去晒太阳,我之前有瞥见第三床病人坐在轮椅上的样子,头发很稀疏,身体很衰弱。回来之后,突然间似乎有个声响,我也不太记得,之后就是第三床病人的呻吟,由于我也听惯了,所以就不去注意。

突然,外籍看护过来跟我说「大哥,帮忙!」,于是我就到隔壁床,看到的情景是病人躺在地上,神情痛苦,我直觉是要把她抱回床上。但要抱起一个完全没有力气又重约六七十公斤的人相当困难,我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才勉强把她抱到床上。

之后,我看了她一眼,她的尿布已经脱落,神情痛苦,而且一边肩膀已经变形,显然已经发生骨折。我出去找护理师跟她们说明情况,之后护理长也来「问话」,事态好像很严重,我不晓得是要「调查事实」还是「厘清责任」。总之,她们通知了家属,而由于骨科医师一整天的刀都已经排满了,当天已无法开刀,原来在医院发生意外也不见得能立刻获得治疗。

发生这意外后,外籍看护频频对阿嬷说「阿嬷,对不起!」

第三床阿嬷说了一句「没关系,是运气不好」

外籍看护问「什么是『运气不好』?」

这个时候,我说话了:bad luck!

外籍看护说「什么?」,我说「运气不好就是bad luck」,她说「喔…」

没多久,我离开房间时看到她又躺在看护椅上玩她的手机,彷佛一切又「云淡风清」。

我讲这段故事并非要指责这位外籍看护「失职」,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直接把跌倒的阿嬷抱上床有无加重她的伤势,我只是在想,我们能做的比她「好」吗?难道现在台湾人在医院照顾自己父母之余都不「玩手机」吗?现在还有多少台湾人能「忍受」这种苦闷照顾亲人而一天廿四小时都寸步不离的生活?

自己都做不到,凭什么苛求别人?

我在9年前就批评台湾外籍看护制度是一种「奴工」制度,台湾人自己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拿两万多就要外国人帮你「搞定」,而且从2004年统计看护128,233人到今年7月256,243人都逐年增加,更夸张的,台湾人不愿意给她们劳保!2005年4月30日,因SARS自和平医院转院的一名印尼籍外籍监护工在基隆长庚医院辞世,她家属无法取得劳保的死亡给付这种事未必不会重演!

我收到的外籍看护广告我收到的外籍看护广告

台湾人喜欢说「自己的国家自己救」,那老人、失智、失能、需要长照的台湾人…

要靠外籍看护来「救」吗?

抗议血汗长照 翻摄自 TIWA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抗议血汗长照 翻摄自 TIWA台湾国际劳工协会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面粉小花猫
2019/09/21 14:01
我医生二姊跟我们讲过一个真实的[笑话], 公园里一堆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的老人在晒太阳, 外劳看户则一群集中在凉亭内讲家乡话, 打手机.... 突然下起大雨来, 外劳看护们赶紧冲出凉亭去推自己家老人回家...回到家以后才知道: 推错人了... 可是第二天是周日放假, 只好等礼拜一再换回来....这是笑话也很悲凉...家人没责任吗? 外劳质量也有关吧?
我是一只好奇的小花猫....

这个笑话太有趣了,也完全反映出现实

因为我就听过有人根本就把「外籍看护+父母」一起「放生」了

只有把钱给外籍看护买吃买喝的

然后完全放鸟

这种出钱最大的台湾孝子

真的还不少呢

OMG

blackjack2019/09/21 15:59回覆
2楼. 醉梦Horace
2019/09/21 09:57

只有照顾过才知道照顾的艰苦辛酸

不管是多孝顺,总会也承受不了无其压力的一天

这就是所谓的"久病无孝子"

最多只能做到比较没有纷扰的处理

不管是台湾看护还最是外籍看护都有好有坏

长期照护不能靠政府,只能靠自己规划处理

不管外籍看护好坏及其比例

总体上,我肯定外籍看护对台湾长照的贡献

套发哥的话

外籍看护是台湾的无名英雄

但是他们没有福气,台湾人也不把他们当成兄弟姐妹

如果台湾人还有一点良心

应该从先给他们适用劳基法开始

blackjack2019/09/21 12:02回覆
1楼. 草山
2019/09/21 09:45
请外籍看护其实很麻烦,有些外籍看护比祖宗还大,要他作事还会㨶鬼,说溜就溜,所以有人说请不得!

有看到一篇文,说请到好的外籍看护像中乐透

我觉得雇主不要用中乐透的心态「对付」看护,用「人」当出发点,把「人」当人看真的不难

不然,这些雇主亲自照顾看看,再用同等标准要求别人!

blackjack2019/09/21 11: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