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管仁健当然不是外省贱民(1):从其父管恩然当司令副官两年就退伍的经历谈起
2018/12/14 02:40
浏览16,729
回响1
推荐10
引用0

我被WIKI管理员Outlookxp镇压禁言是我复出主因之一,他因管仁健对我怀恨,我就来探索管仁健自称外省贱民还有其父口述历史的矛盾以辨是非:首先,管恩然晚年失智,他自称白色恐怖记忆颇多矛盾,前言不对后语。例如其口述”山东在台基督徒的回家之旅”(管仁健)一文提到: 
节录:…到了晚年我虽病痛缠身,失聪、也开始有些失智,反应极慢,连生活都需别人照顾…
.
失智者的记忆,应该要再三检视。
.
管仁健提到其父是流亡学生,但他真的是学生吗?看看以下节录:
一、管恩然原本是台湾京戏的琴师
节录:我的胡琴与月琴,在京戏票房里小有名气,是达官贵人票戏时的指定琴师。若是没这个特长,白色恐怖时期进了青岛东路三号(注:保安司令部军法处),根本不可能脱身。因为我司琴的票房,是他们生意人为了巴结山东省主席秦德纯(注:来台后担任国防部次长),结果他们发现我缺席很久了,接手的琴师让他们都不满意,半年后才特地去军法处把我保出来,连相关纪录都一并销毁。出狱时因为太久没晒太阳,也几乎没活动,腿软到要有人搀扶才能行动,过了好久才恢复。
.
二、管恩然在大陆已经拿到山东省城济南师范的学历了
节录:虽然小学时就因病辍学,但还有点小聪明,从初二开始复学,学业成绩优异,在战乱中动辄跳级,顺利地拿到师范学校文凭。会来到台湾,完全是因为另一位也是姓管的同学。…在山东省城济南读师范学校时,这位也姓管的同学出身乡下…
.
三、管恩然自称已考上大学
节录:…在大陆时我已考上了大学,但逃来台湾什么也没了,只好躲在台北火车站旁边的七洋大楼。…
.
四、管恩然自称被抓去当兵
节录:后来政府派兵封住七洋大楼,抓了所有可以当兵的男生,送回海南岛。大家好不容易逃到台湾,谁会愿意再回大陆去打仗?大官全逃来台湾了,我们回去只是当炮灰,被抓去的山东同学后来有些也没听到下落了。
我虽然还算机灵,没当场被抓,可是与五个同学逃了二星期,合租了一个房子,有天另一个同学来拜访,想要与我们一起住,但根本不可能住得下,我们拒绝了,他离开后不到一小时,宪兵就跟警察上门了。
那时大概一下抓的人太多了,根本关不下。我没被关在保安处的看守所(注:调查期间应关在西宁南路),直接就关在军法处的看守所(注:青岛东路)。刚才说了,后来被秦次长保了出来,连关押的纪录都销毁了,但还是被解送澎湖充军。
刚到澎湖,防卫部司令官李振清将军就把我选为副官,负责公文草拟。后来他回台任职,我就被调去《建国日报》当记者
… 澎防部司令官李振清是山东人,行伍出身,当西北军,手下军人都是河南人。…我是山东人,一到澎湖,李振清一看可以,就找我当副官了。他也不管什么政治犯,在台湾,陈诚说了算;到澎湖,就他李某人说了算。…
…我虽然从监狱出来,却在澎湖当少尉,一年后还升了中尉。…
.
.
疑点:管恩然在大陆已考上了大学但逃来台湾什么也没了,那怎么算是「流亡学生」?而管恩然逃来台湾后就躲在台北火车站旁边的七洋大楼,且后来政府派兵封住七洋大楼,那管恩然究竟是在何时「我的胡琴与月琴,在京戏票房里小有名气」而让国防部次长秦德京去军法处把他保出来?国防部次长秦德京既然可以为了自己的京戏爱好而保出一个政治犯,怎会又把他「解送澎湖充军」?这不是矛盾?国防部次长秦德京为了自己爱好可以放掉「政治犯」,难道不是为了自己听京戏的目的吗?谁又可以大到把国防部次长秦德京手中的琴师拉到澎湖当兵?
.
小小的「政治犯管恩然」到澎湖竟然可以被「澎湖王」防卫部司令官李振清将军「看见」,这真是太神奇了吧?在李振清回台任职后,管恩然就被调去《建国日报》当记者,而且两年就退伍,哪里个被抓兵的外省人能这么爽??  
.
按照一般正常人智识合理的推论是:管恩然因为失智或出于某种原因而忘了或美化他当兵的特权经历,只要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连当传令都要身家清白,怎会找「政治犯」?就算李振清不拘一格,那怎会「万里挑一」从一堆人之中挑一个来当「副官」然后刚好选到「政治犯管恩然」?李振清的部下在推荐副官人选时难道不会先过滤吗?
.
会不会是管恩然原本就是国防部次长秦德京恩宠的琴师,理所当然的推荐给「澎湖王」防卫部司令官李振清将军当副官,然后才能爽爽的在两年就退伍,这才是最合理的推测
.
我父亲被国民党「强迫」当兵几十年,又被军人婚姻条例限制结婚,很晚才结婚,服役期间有家眷却也分配不到眷村,退伍后则为了维持家计去工业区当临时工好几年。管恩然可以爽爽地当军官当两年,而且还当公立学校老师「我在1989年初匆忙地办了退休,因为在公职服务差几个月满20年」…
.
管恩然管仁健如果可以算是「外省贱民」的话,那其它比他「悲惨」的外省人岂不是连人类都算不上了?  
.
剩下的,以后再谈。     
.
Blackjack 2018/12/14

Link:

管仁健当然不是外省贱民(2):其父管恩然当司令副官两年退是白色恐怖?跟老兵比是外省皇族!
闭关7个月,重新出发:从向陈翠莲教授道歉事件谈起
像管仁健这样的「外省贱民」?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8/12/14 09:56

所谓的"回忆"只能当"野史",不能当"正史"

毕竟回忆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及"一偏之见"

曾有个英国史学家看到门外发生车祸

两个朋友自外面进来和他谈起车祸的情形

结果三个人的"见闻"竟然有不少不一样的地方

这位史学家感慨的说

现时发生的事情,同时见到的三个人竟有如此差异

历史还可信吗

就想要把自己的史稿烧掉啊

以版主文中所叙

如果已有失智前兆

那他所述"回忆"就更不可信了

司法诉讼中的证人必须要有可信度,失智的人可不可以当证人不能完全否定, 但是,前后不一的论述或有矛盾的言论当然不能当作唯一的证据

口述历史是历史史学方法之一而不是唯一,还要配合历史其它佐证,我看过一份白色恐怖申请赔偿的判决书,那个人并没有被逮捕的纪录但是还是申请得到赔偿,就是因为有其它的佐证。管恩然当年失智又反应迟钝,前言不对后语,他的论述当然要被质疑。维基百科管理员outlookxp单凭一面之词就想否定我的挑战,还因为这样对我怀恨在心,实在令人遗憾。 blackjack2018/12/14 10: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