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界外之镜
2010/09/14 02:00
浏览177
回响0
推荐1
引用0
冀小棠望着倒在地上的兵燹,这个男人为什么又在这里?他不是早该离去了吗?她摇摇头,离开或存在又如何,自己凭什么为他担心。
释尊老者双手放在背后,依然冷冷的瞪著兵燹,想看他到底搞什么把戏。
一阵呻吟的声音,只见兵燹奋力的将自己撑起,摇摇晃晃非常吃力的站起来,大力的喘息著,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哼,小子,不是很想逃吗?你逃的走吗?」释尊老者轻蔑的哼了一声。
「这是什么鬼地方?,你们想要我的命就来拿啊!」兵燹直瞪著老者。
「兵燹!」小棠见兵燹对老者如此不敬,也忍不住喊住他。
释尊老者眯起眼睛「人到很有傲气,小子,紫嫣跟你是什么关系?」
「咯咯咯~」兵燹轻笑「我跟紫嫣是什么关系跟你有啥关系,你们怎那么爱探听别人家的关系?」
老者闻言怒瞪著兵燹后,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停止,一阵强大的内劲将兵燹腾空抓起。
「小子,你给我听清楚,这是我的地盘,要死要活都要看我怎样决定,我要高兴就让你死痛快点,不高兴我就慢慢折磨你」语毕便狠狠的将兵燹摔在地上。
兵燹的身体尚虚,这一摔简直要把五脏六腑都摔了出去,一口鲜血顺势吐出。
小棠虽早知老者的不凡,但第一次看到老者强大的功力也让她惊歎不已。
「来人啊,把界外之镜推进来。」释尊老者大声喊道。
两个佣人推出一面比人还高的铜镜,这面铜镜被镶在雕刻著牡丹花的檀木中,空气中散发著些许的檀木香,铜镜的镜面被擦拭得十分的光亮,令人感受到镜子主人的重视。
释尊老者口中念念有词,随着手中的手势,铜镜忽然起了薄薄的雾气,由淡转浓,浓雾将整个铜镜包覆著,一丝丝绚丽的光芒,从浓雾中透射出,整个大厅光亮而炫目。
忽然浓雾渐渐的消散,镜中忽现一处庭中小径,隐约的出现一个人影,在远处渐渐的走向镜面,正是紫嫣夫人,她依然的雍容华贵,却又象是透明般人影若影若现,如不同世界的界线,她轻轻的跨过了镜子来到大厅,顿时大厅芬芳似溢。
「夫人。」小棠许久未见长久照顾自己的紫嫣夫人,内心激动的不自觉热泪盈框。
紫嫣夫人慈祥的对小棠微笑示意,转头面对释尊老者「爹亲,女儿终于可以亲来跟你请安了。」她轻拭着眼角的眼泪「爹亲,一切都好吗?」
释尊老者见到自己疼爱的女儿,原本严肃的神态也放松了起来「一切都平常不已,现在只求解脱这束缚。」
他看了兵燹一眼,便对著紫嫣叹了口气「紫嫣,你说要见到兵燹才能现身,现在人已给你带来了,解开结界的方法在这小子身上?」
紫嫣夫人回头看着在地上的兵燹,兵燹正努力的撑起自己,单脚半跪坐在地上。
「兵燹,为娘的终于可以见到你了。」紫嫣夫人向前想扶起兵燹,然而兵燹却一把推开。
「呵,少在那里说大话,你是我的母亲吗?」他忿忿的望着紫嫣夫人,似笑非笑的说。
「大胆!」释尊老者见状,一股怒气油然升起「谁准你对紫嫣这么不尊重。」挥了一下衣袖一抓,掌风又把兵燹重重的向前一摔,兵燹摔了几圈,腰间的白玉面具滚了出来。
「爹,别再折磨兵燹了」紫嫣见状赶紧阻止释尊老者,深怕兵燹受了大伤。
紫嫣夫人将滚落的白玉面具拣起,用手巾拭去上面的微尘,轻抚著面具上面的裂痕,正是她最初留传给兵燹的那面面具,真是命运造人,苦了这个孩子。
她将白玉面具递给兵燹,与他相望,兵燹伸出手却迟疑要不要取回面具。
「兵燹,我不是你的母亲吗?」紫嫣夫人并未收回白玉面具。
兵燹并未答话,他咬了下唇,快速的取回了自己的面具,并小心翼翼的系回自己的腰上。
「你我又没有血缘关系,凭什么说是我的母亲?」兵燹悲愤的回问。
「你是希望宫城唯一的继承者,而我是希望宫城正室,这是我们切不掉的关联,我们都是希望宫城的人」她轻叹「你珍惜这面我亲制的白玉面具,而我最重视的就是你,没有血缘关系就不能有亲情吗?」
兵燹无语,收起了笑容。
「你在找寻你的过去,我在思念我的延续,我们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从见到你起,我已当你是亲生儿子。」
「你自己不是也有儿子,难道你就不关心他?」兵燹哼道。
「那是我无缘的骨肉,也许是我最深的遗憾吧!」紫嫣夫人无奈的叹「兵燹,我很抱歉上一代的恩怨,让你们这一代受苦,实在不该让你们承受的,这是命运给我们最大的惩罚。」
兵燹回想起他在希望宫城遇到的经历,高贵的紫嫣夫人、体贴的容衣、在乎他的寒月婵,还有宿文魁,这曾经是他找寻的过去,也是他抛不开的亲情。
「他原本是怎样的人,我亲手杀的那个人。」兵燹问起了未曾真正见过的父亲宿文魁。
「你杀了他?哈哈~自己的儿子杀了父亲,真是太妙了」释尊老者忽然大笑了起来。
「爹,别这样!」紫嫣夫人喊道。
「别这样?三大恶人灭我黄金城,你委屈下嫁给他,断送一生的幸福,这仇不报怎消我心中怨恨!」
「爹,我并不没有觉得自己委屈,他也许是个恶人,但身为夫君,他曾经让我感觉幸福过。」紫嫣夫人无奈的微笑。
「所以在杀他时我迟疑了,也才让他被恶灵入侵,或许我是报了仇,但是我真的报了仇吗?」紫嫣夫人摇摇头「你还在轮回之外,日复一日重复怨恨的痛苦,而我最重视的人,也因为我们而受苦,他有何错呢?」
「他受苦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小子就像邹纵天一样没有礼貌,长的就跟他爹一个样,活该他吃苦受罪」释尊老者依然忿恨。
「爹,黄金城与希望宫城不都是一样吗?对女儿来说,都是我的归属,兵燹,他是我的儿子」紫嫣夫人停顿了一下「他也是你的外孙啊!」
释尊老者眯起眼,思考著紫嫣夫人的话。
「他是希望宫城唯一的命脉,想要解开这个结界,唯有靠兵燹才能进到希望宫城的核心处,」紫嫣夫人继续的点出兵燹的重要「命运就是如此一环扣著一环的。」
「笑话,我为什么要帮你们解开结界,希望宫城跟我有啥关系。」兵燹忽然轻笑了一阵,大家顿时眼光朝向兵燹。
「兵燹,你不是想知道你的父亲宿文魁是怎样的,那里就是你可以了解他的地方。」紫嫣夫人解释著「而且如果你不去解开这个结界,也就会跟著被囚禁在这个结界中,面对重复的人与生活」她知道兵燹崇尚自由。
「命运之神网开了一面,让你们能闯入这个结界,我想就是希望你能破解这个结界,你要把握这个机会。」
随著离开界外之镜愈久,紫嫣夫人的身形似乎越来越透明,像快消失一般。
小棠看着紫嫣夫人与兵燹的对话,忽然觉得自己如外人般的卑微,她想默默的退到一旁,却被紫嫣夫人叫住。
「小棠,往后兵燹就交给你照顾了。」她将脖子上的玉佩取下像传物般的放在小棠的手中,让小棠讶异不已。
「爹,命运的事就交给命运吧!你若不放下,就永远无法解脱。」紫嫣夫人的眉头忽展,面露微笑「这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女儿能亲身见到你了,我想,能当你的女儿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释尊老者闻言豁然开朗,心中也已了然。
紫嫣夫人的身形以透明成薄雾,她走到兵燹的面前轻抚他的脸颊,兵燹并未闪开。
「唉,吾儿,要求你原谅也许太沉重,我不奢求你叫我一声娘,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你终能活出自己,创造自己的希望。」
「希望…吗?」兵燹喃喃自语,并未回应,但在他心中,早已认可了紫嫣夫人,这是他最初感受到的亲情,他忽然想喊紫嫣夫人一声,但紫嫣夫人已消散在大厅之中。
界外之镜又回复到原本的镜面,烟雾与光芒也已消散,大厅只剩下释尊老者、兵燹与小棠三人。
「来人啊!扶兵燹下去休养」看着自己的外孙,释尊老者也不忍兵燹受伤,但看着这高傲的小子,是该好好的教他如何做人。
两位佣人搀扶著摇摇欲墬的兵燹,兵燹虽想抗拒,却也无力抗拒。
「小棠,关于解开结界,我需要你的帮忙。」释尊老者忽然叫住小棠。
「为什么?我不懂!」小棠意识到解开结界也就是要消灭这个地方「我不要毁了这里,我不想要释遵老者和大家消灭。」
「唉!这不是毁了我们,而是让我们解脱,小棠,人生只能有一次,重复的人生是种折磨,所以这是我最大的请求,也是我的心愿。」
「可是,不是有兵燹?我并非希望宫城的人,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什么忙。」小棠抗拒者。
「要解开这个结界,不是只靠兵燹,还需要有人协助,你与希望宫城的渊源,我相信你对那里很熟悉,你与兵燹是唯一能进这结界的人,所以只能靠你,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释尊老者将责任赋予小棠。
「从今起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会将我毕生的功力传授与你,希望你能好好的协助兵燹。」
小棠想推似乎也推卸不了,也只好答应释尊老者。

To be continue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浪漫言情
自订分类:兵冀之爱
上一则: 习武(上)
下一则: 释遵老者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