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释遵老者
2010/03/03 01:19
浏览187
回响0
推荐2
引用0

离开小屋后,兵燹晃著虚弱的身体到了距离村庄不远的山脚处,又饿又渴的凭意志力的行走著,总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久,可是却好象是有魔咒般的在原地打转,他回头望了望村庄,感觉村庄忽远又近,迷蒙中似有祥和却又透露著不可思议般的神秘。

兵燹甩了甩头走进了山林,山林的植物长的茂密,色彩十分的鲜艳,却是从不曾见过的,周遭的一切十分的陌生,这些植物彷佛象是人在窃窃私语悉悉嗦嗦,虫鸣鸟叫此刻象是在嘲弄般,既尖锐又刺耳,刺的兵燹头昏脑胀,心浮气躁,如果有刀的话,他真想放火烧了这片森林,只想让这声音停止,但身无分寸的他只能撑著身体所有的力气,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只是无论兵燹怎样想甩开这不愉快的感觉,森林却似乎不愿放过他,他每走一步路,就觉得周遭的树木也在跟随他移动,沉闷的空气让兵燹用力的喘气,无法思考就样要窒息一样,他抬头上望,一阵刺眼的光线从交错的树叶中穿梭,兵燹眯起眼睛,空白在脑中扩大,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了,身体一倾,便昏倒在这诡异神秘的森林之中。

冀小棠望着隐没在森林的兵燹不禁的叹口气,是不该挂念这个人,只不过是过去认识的一个人,何须花尽心力呢?或许他有美丽的容貌,那又如何?心如果不善良也就是个坏人,坏人就该下地狱。

可这个人却怎样都挥之不去,狂傲的笑声,令人气愤的言语,曾经的伙伴,也是她在这不知名的村落中唯一熟悉的人,他的苦痛与坚忍,怎样都在小棠的心里留下刻痕。唉,早知道就不要救他了,怎换来的是自己的心痛呢?

   

暮色渐升,灯火将这处似黄金般映照的闪闪发光,这次第二次小棠踏入这宫殿般的建筑物,甩了甩头,这才想起要见老者的事,虽然兵燹已离去,还是需要跟老者做个交代,而且她也很想了解这个象是藏了很多秘密的村庄。

随著婢女穿过蜿蜒的小道,心无挂念的终于可以放松的观望四周的环境,池塘鱼儿悠游,风动树摇好不闲适的优雅风情,如此的美丽,如果能永远在这里居住,忘了武林的仇恨,有何不好?她想起了过去的希望宫城,也是这样一处美丽的地方,带她兄妹如己出的紫嫣夫人,这里的感觉就象是希望宫城,十分奇怪又熟悉的地方!

来到了大厅,厅内布置富贵中带有典雅,墙上挂画皆是不凡之作,小棠深吸口气,茶杯内的茶香扑鼻而来,厅的右方有数码歌妓吟唱弹奏,小棠闭起双眼沉迷在这令人舒适的气氛里,过往的愉快的不愉快的感觉都随之散去。

「喔?只有你?」低沉浑厚的声音穿散了这份舒适,释尊老者身后跟随著婢女出现在大厅之中。

小棠端坐严肃了起来,却对老者的询问感到羞愧,不敢直视老者。

「恩,是的,释尊老者只有我

「那小伙子呢?」

「唔

「哼!就说他不是个好东西,简直一个样,亏你还这样救他,早警告过你不要对他用情。」

「不是这样的,释尊先生,我并没有对他用情,您误会了。」小棠忙著解释。

「哦?」但释尊老者眼睛似乎看透了小棠的感觉。

「我们过去在封灵岛曾组队合作过,只是后来他对紫嫣夫人不敬,我们便断了情谊。」

「但不管怎说,你费心救过他。」

「或许是遇到熟识吧!」小棠有些无奈感,极力的瞥清对兵燹的感觉。

「释尊先生,也许很冒昧,但实是我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我还能活在这里?我记得那时我已经」小棠不忍说出自己死亡的事实「这里到底是怎样的地方?」

「您似乎也认识紫嫣夫人,兵燹跟紫嫣夫人有关系吗?为什么您看到兵燹好像非常讶异?」

一连串的疑惑盘旋在小棠的心里,她无法合理的解释这一切所发生的事,就像在梦境般的不切实际,甚至自己真的活著吗?释尊老者说过这里不属人、不属天、不属地,那么这里是哪里里呢?

「哦?哈哈哈~~~」释尊老者闻言不禁狂笑,笑中却带有无奈。

「也罢,或许是缘份,或许你的到来就是解放这里的结界,也或许是命中注定。」释尊老者眼神竟透露著欣喜。

「结界?我不懂?」小棠更加疑惑的看着释尊老者。

「唉!紫嫣是我的女儿,我本是黄金城的城主,当年宿文魁杀我三百族人,为保护剩下的族人,情急下我便施法下了结界」释尊老者娓娓道出过去的往事。

「然而这结界是不可逆的,在结界内的人将会长生不老永存不死,可是却也会日复一日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

「长生不死?这不是大家所追求的吗?」

「有什么好?与其说长生不死,倒不如说大家只是在重复著结界前做的事而已,这里的人永远无法出去这个结界,外面的人也无法进来,日复一日没有欣喜,也没有悲伤,你看似平静,只是因为大家已无法有更多的情感了。」

「我可怜的紫嫣,当时外出造成我们永远的分离,我只能透过界外之镜看着她的生老病死,却无法给予任何的协助,看着她为了报仇委屈嫁给那个恶人,是我为人父亲最大的痛苦。」释尊老者愈说愈激动,脸上充满著痛苦悔恨。

「对不起,释尊先生,我无意」小棠有些后悔自己的询问。

「那个兵燹,他的容貌神似宿文魁,想来就是他的儿子了,啧,真是个孽种。」

冀小棠自此才知道原来兵燹才是希望宫城的少主,难怪紫嫣夫人如此的在乎兵燹,相较之下自己才是那个外人,她低下头来有些自惭形秽。

「报~」忽然一阵声响,一位村民通报从村外森林带回一位昏倒的人。

回头一看,两位村民架扶著昏迷的兵燹进入大厅,小棠大感吃惊。

「把他放著,你们全部都下去吧!」释尊老者一声令下,村民将兵燹放置在地上后,所有的人就退出了大厅。

大厅之中只剩冷眼看着兵燹的释尊老者,既意外又担忧的小棠,与昏迷趴倒在地的兵燹。

To be continue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浪漫言情
自订分类:兵冀之爱
上一则: 界外之镜
下一则: 争论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