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争论
2009/08/03 09:48
浏览242
回响0
推荐2
引用0

冀小棠眼前正在煎熬草药发呆,脑里有许多杂乱的思绪,为什么自己会待在这个世上,又为什么会跟兵燹重逢,身旁的一切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自己应该是对兵燹该有深深的恨意,只是事过境迁,再多的仇恨对于一个躺在床上的伤者,又能如何?兵燹的确是个很美丽的男人,如果不是那个恶劣的个性,是女人都会被他迷倒的,更何况 … ,忽然传来一阵呻吟声,打断了胡思乱想中的小棠,她急忙赶到房里。

似醒未醒的兵燹朦胧中望了小棠一眼,然后念念自语「这里是地狱吗?」

「啊?」冀小棠讶异的看着兵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既然是地狱,那应该可以看到容衣和寒月婵了吧!」兵燹在朦胧中露出满意的微笑。

冀小棠听了真是快昏倒了,这男人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啊,这么千辛万苦的把他救回来,他却想去地狱见 … 容衣?而且还是在她的床上想着别的女人,心中一股妒火真是快满出来了。

「喂,你给我醒醒,不要睡了,快给我醒来。」她不管兵燹是否是伤者,便用力的把兵燹摇醒。

一阵天翻地覆,兵燹象是掉入一个黑暗的漩涡般,忽然的惊醒,他用手撑起身体还搞不清楚状况,只见小棠手叉著腰,怒气冲冲般的看着他。

「这里是哪里里?见鬼了冀小棠你怎会在这里?难道这里是地狱吗?」兵燹疑惑的看着小棠。

冀小棠愈听愈火,这个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要去地狱你自己去,这里是我家,而且你正躺在我的床上,呿,真浪费了那些我那些救你的草药」

「呦,所以是你救了我罗?你没事救我干麻?啧,我啊 ~ 想死还真是不得好死,连要死都会被救,果真是造孽太多,而且你不是早死了吗?那现在能见到你不是见鬼,不然你还是人吗?」

冀小棠听了兵燹的话后,只差没吐血,想反驳却又觉得说的还挺有逻辑的,一股气梗在心里无处发泄。

「你才不是人,我要是鬼的话就一手把你掐死,让你死的痛快点,想死也不早点讲,害我花那么多力气救你,而且 … 」想到为了让兵燹能喝下能安稳的喝下草药,而用嘴餵他,冀小棠真的是既羞愧又后悔,遇到这个大祸害,真是倒了八辈子楣。

兵燹看到小棠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倒也觉得很有趣,难得看到冀小棠如此 ” 激情 ” 的样子,这时若能跟她比武,应该蛮好玩的。

「救我的应该不是只有你吧!是哪里个多管闲事的笨蛋,胆敢管别人的死活。」

「你给我住口 ... 」小棠终于忍不住生气了「你要怎么说我随你,可是不准你这样污辱释尊老者,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救你,你没有感激也就算了,竟然还是这种态度,你太过分了。」

兵燹却是一脸不削的表情「救我?笑话,我有求你们救我吗?对于一个 … 没有求生意志、没有未来的人,何必救我呢?」

「求生意志?对于一个杀人魔头还跟人家讲什么求生意志?能看到今天的太阳你就该偷笑了,真是个不要脸的疯子。」

「你 … 冀小棠!」兵燹被激怒了「我生得见你,死也得见到你,我就非得见到你吗?你们剥夺了别人寻死的愿望,又算什么?圣人吗?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小棠的房子。

「你最好给我滚远一点,要死就离我远一点死,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不用你寻死,我会直接给你一刀让你死的痛快。」

兵燹望了小棠一眼,便夺门而出,只留下伤心的小棠,她看着兵燹离去的背影,心里既难过又后悔,泪水忍不住一点一滴的滑落。

…to be continue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浪漫言情
自订分类:兵冀之爱
上一则: 释遵老者
下一则: 沉睡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