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沉睡
2008/07/30 11:34
浏览300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傍晚,夕阳西下将整个室内染红,映照在兵燹的脸庞,彷佛整个人沉浸在火里般,十分的艳丽,虽然兵燹仍睡著,虽尚未清醒但呼吸似乎已变的平稳,小棠手里端著煎熬许久的草药,将躺了的兵燹扶了起来,倚在小棠的怀里,试图的唤醒沉睡的兵燹。

「兵燹,醒一醒~」她轻轻的摇晃了兵燹,兵燹却无所动,小棠只得一匙一匙的将草药餵进兵燹口里,然而尚未清醒的兵燹却无法吞下草药,只见药汁一滴滴从口里流出,小棠无奈的看着兵燹,心想:兵燹,你乖乖的把吞进去吧!这草药可是救你命的啊!看了兵燹一眼,唉~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她放下兵燹,将草药含了一口在自己的口里,这一含差一点想将口里的要吐了出来,才发现草药十分的苦口,但看到床上的兵燹,她只好忍住亲自的口里的草药送往兵燹的嘴里,这是唯一能让兵燹喝到草药的方法。
药汁开始在兵燹的体内流窜,碰触到体内的伤痕,却让兵燹感到万分痛楚,也痛醒了兵燹,他推开了小棠,忍不住在床上翻滚。
小棠赶紧起身用力压住兵燹,深怕他伤了自己「兵燹,你听好这帖药虽苦,但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吞下去,否则浪费了我辛苦为你奔波,看我杀不杀了你」,却见兵燹想甩开这蚀骨的痛般,无法安静的躺下来。
原来这草药除了会瘉合伤口之外,也会消磨留在体内的剑气,当两者相触,便会让人感到痛苦不已,不得已小棠只好将兵燹的头抱在怀里,让兵燹不至于打到自己,等到兵燹的痛楚已麻痹,而体内的药也消退之时,他才渐渐的安静下来,又进入了深沉的睡眠。
接下来的两三天,这样的情形每天总是要重复个几次,每当兵燹喝药时,总是伴随著剧大的痛楚,伤口慢慢的复元,兵燹也开始渐渐有了意识,虽然还不是很清醒,但已能自行将草药吞入,痛苦常常是很坚忍的压抑下来,然而痛彻心斐时,兵燹仍会将药吐出,忍不住的在床上嘶喊,小棠虽然于心不忍,有时很希望痛苦的是自己。
在折腾了许久后,兵燹总算安静的沉睡了,小棠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唉,为什么要这样的照顾兵燹呢?明明就是对他很生气。她望着那张美丽的脸,心中的感受五味杂陈,回想当初进入封灵岛与兵燹联手组队,就对这位神秘的面具客有特别的印象,后来到了希望宫城,虽然他对紫嫣夫人非常不礼貌,令她十分的生气,紫嫣夫人却十分注意他的行迹,象是有什么隐情般,总觉得兵燹背后的身世藏著不可告知的谜,原来面具下的兵燹,竟美的让人视线无法离开,
所有的问题却都无法阻止他躺在这里的事实,为何兵燹现在会在她的眼前,安静的睡著?又为何要救兵燹呢?明明就是气他气个半死,可是看到他倒在雪地时,却又觉得不能见死不救,救了他又如何?恩~说不定是等他好了,在跟他比试比试,看谁的武功强,小棠为了厘清自己奇怪的行径与感觉,给了自己一个牵强的理由,虽然兵燹不知不觉中一点一滴的进驻了她内心的思绪。
「唔..恩…容衣,不要走…容衣…」喃喃梦呓中,兵燹总唤起了这个名字。
小棠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容衣…容衣?这不是千飞岛上醉轻侯的女伺吗?她又跟兵燹扯上什么关系?是他的女人吗?好几次听兵燹在梦中轻唤这个名字,却令小棠不自觉的心闷,甚至有总想哭的冲动,或许还有些嫉妒的感觉。
「兵燹,你如果觉得她好,你叫她来救你好了…」不经思索轻忽的语言,令小棠自己也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我到底怎么了?…唉~她甩甩头,就像要甩开这莫名的情愫,离门而去。

…to be continue
全站分类:创作 浪漫言情
自订分类:兵冀之爱
上一则: 争论
下一则: 化血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