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网络征文】海洋大小事
2018/07/01 10:49
浏览20,059
回响119
推荐8
引用0
主办/联合报缤纷版
协办/国立海洋科技博物馆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片海洋,也许是与家人一起到渔港吃饭,也许是和恋人在沙滩上漫步,又或是三五好友一块去离岛游玩,欢迎来稿分享你的独家回忆。

请在「缤纷超级链接」博客「海洋大小事」征稿文案下留言,每篇450字内,每人不限投稿篇数。

贴稿格式建议如下:

〈标题〉

/作者名

内文……

e-mail信箱



驻站作家叶淳之、简毓群将选出精采留言,刊登于缤纷版,优胜作者除致赠稿酬外,还可获得国立海洋科技博物馆主题馆与海洋剧场门票各两张、《台湾海洋科学的先驱者》一册。

即日起开放贴文,9月2日截稿,10月公布优胜者名单。



投稿作品切勿抄袭,优胜名单揭晓前不得于其它媒体(含缤纷博客以外之网络平台)发表。缤纷博客保有删除回应文章之权利。若贴稿时间逾规定截稿时间,由评审团认定是否保留其参赛资格。投稿者务必经常留意信箱,优胜通知将以e-mail发送。

主办单位保留取消、终止、修改或暂停本活动之权利。本办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随时修订公布。

缤纷超级链接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

示范作:

●等海/林煜帏

贪恋岛屿以东那片蓝色大海。

为了看她,情愿驾车走苏花公路前往后山;为了投进她的怀里,数次乘船出航破浪。为了留下其实留不住的什么,总是不吝惜底片,想把海的时光颗粒带回家。

那天的海,一如往常。我带著相机脚架,清晨五点驾车前往七星潭。那一次,我想记录动态的日出的海,于是在砾石滩上找到一个好角度,一个老人坐在我左前方几公尺处,守著钓竿,正在观望,是绝佳的前景。我把相机架好,调整焦距,设定光圈与ISO,按下录像键。

我就静静地看着海,看着老人,等待。

除了老人之外,其它钓友们也在等待。海边的钓友,彼此间互不交谈,各自拥有海岸的一块孤独属地。只是老人与众不同。在我的相机屏幕里,整整三十分钟,他都未下竿,只是跟我一样坐着,看海。我来记录海,却看老人看得出神了。

后来我把影片贴上脸书,有专业钓友留言解释,老人的钓法与众不同,用的是「波趴」(popper)。老人正在等海面上的水花,水花出现时,才是他下竿的时机。

等一次日出,等一片水花,等待一个无法预约但可期待的瞬间,等海告诉我们什么,不需天长地久,彷佛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天上有海,海里有天/林力敏

西雅图是教我最多的城,先前一来没见过世面,二来没懂过水面。

台湾四面环海,水却常陌生危险。池塘以栏杆包围。河流以河堤与告示,怕淹水,怕嬉水,怕溺水。海边有海堤与消波块,消波块里可能包尸块。人是陆上动物,水是阴曹地府。

直到二十岁初造访西雅图,我才生平初识水。

刚到第二天,我从联合湖搭游船,甫离码头,天空嗡隆隆,一架水上飞机从头顶降落,在湖面刷出白灿水花缓缓停住。随后另一架水上飞机从湖面加速,机头一昂,翻湖水为天空。整片湖面兼职机场跑道。

游船穿过水道,前方铁桥从中间打开升起好让船通过,水路与陆路是同一条路。一旁几部水陆两用的鸭子船,从马路驶进湖里,从湖里开上马路,该说是一辆船或一艘车?

下船后我转往海边。绵延高楼前,男女老少跑进海里变成鱼,上岸变回人,一辆辆汽车拉游艇到码头,纷纷弃车换船下海,而海上早已泊著十几艘游艇,快艇拉著拖曳伞飞过,拖曳伞吊著的人影双脚摇摆在天上走路……海洋是天空,天空是大地,我在海里呼吸,看夕阳从海底飞上天幕。

从此我明白海能不隔在堤防另一边,而是就在城市里。就在人的身体里。



●间接代价/丁名庆

以结论来说,对于惯常贪些小便宜的母亲,只要是「吃到饱」,那么是否参加这样的「海上牧场」或其它行程,差别其实都不大的。但看着老人家孩子似的目光期待著烤网上的牡蛎逐一开壳,仅仅离马公码头十分钟航程在海风吹拂下泄漏出类似她这操劳半生总算稍事休息的放空表情,罕见地驯顺寡言,这便已值得在家族旅行史记上一笔。

而置身在这造型简单、六月炎天里浑似个大烤炉的箱网平台,孤悬海中的两小时,确实是人生难得了。如果不是忙著:把牡蛎反复翻面、囫囵吞吃,在养殖池畔徒劳地等待始终不受饵鱼吸引上钩(但其实没有钩)的海鲡与花枝,忍受众爷奶卡拉OK魔音;那么就算什么都不做,顺随潮浪轻晃,看天、看海、看鱼、看人,也是乐趣盎然的。你会看见人们仍依著本性与习惯,在海上复制陆上生活,消磨逸出现实的时光。

「啵!」轮到我们这桌的牡蛎壳炸开,滚烫汤汁飞溅到妻的脸和女儿的手臂,女儿大声号哭,邻桌也凑兴地惊呼。所幸都无碍。登岸后妻闹了一小会儿脾气,觉得成为被忽略的受害者,所有人只关心小孩子。嗯,这是否也算是一种,尽情取用海洋资源的间接代价呢?



●记忆的海/伊森

自小生长在花莲,许多或快乐或悲伤的生活片段总是与海有关;记忆里充斥著深深浅浅的蓝。

中学时那个还没有智能型手机的年代,对青春赖以为凭的记忆,大概就是一个个在海岸边用石头排列出的字句。高中学会了叛逆,几个夜里偷买了啤酒,一伙人或躺或坐在海岸石堆上交换著无关痛痒的所谓烦恼。

再后来到外地念大学然后投入职场,每次回乡总会独自回到岸边再看一看。在异地结识了对象也总会带回来,在几个夏至无云的夜里顶著满天繁星,让两个同步的心跳随海潮声逐渐怦然。

然而三十多个年头说长不长,却足以让许多原本熟悉的在不知觉中起了变化。

曾经在岸边小心翼翼地拾起一只只河豚抛回大海,长大后想再见到一只却太困难;小时候在石缝发现的半透明宝石,长大后才知道那是被浪消磨过、来自人类世界的玻璃废弃物。

相较记忆里灰白色的沙滩,如今充满瓶罐、拖鞋和塑料袋的海岸显得格外色彩斑斓;唯一比记忆中更洁白的,大概是年复一年堆砌起来、隔绝了人与整条海岸的消波块。

台湾,离海很近。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们从小却被教育要畏惧海,而非亲近海;离不开海,却从未珍惜海。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19) :
119楼. 芷瑄
2018/09/02 23:50

误闯拍片现场/ 芷瑄

五十岁那年,我和儿子扛著四大箱行李勇闯美国加州Long Beach,long stay一个月。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对我来说是一大挑战,即使任务艰钜也要使命必达,行李里面是女儿的思乡食物,是支撑她积蓄在美国生活的动力。

这天,儿子提议到Long Beach的一个小渔村走走,下公车走了一段路,映入眼帘是低低矮矮不同造型的建筑,色彩缤纷鲜艳又有特色,眨一下眼睛就好像拍一张明信片,数不清拍了多少张,全存档在我的脑海中。

哇﹗走逛到海滩前面还有市集,有艺术品、手工制品与琳琅满目的食物,那个用吃子做成的风铃,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烤盘上煎得滋滋作响的牛排令人口水直流。就在我站在一个罐装生菜沙拉的摊位前,想要开口询问价格怎么卖的时候,突然两个高头大马的黑人堵住我的去路,并且劈哩啪啦讲一堆我都听不懂的英文。当下,脑中一片空白,心想该不会遇到抢劫。儿子在一旁翻译,说我们闯进到拍片现场,眼前这些看似真实的小摊贩都是道具,这真是一生难得的误闯经验。

逛到夕阳西下,回程时看见一颗咸蛋黄般的太阳落下海中,当下我也将「优遇症」丢在Long Beach的海中。

n009686@gmail.com

(n009686@gmail.com)
118楼. 风城玉山
2018/09/02 23:45
  标题:爱海的女人/ 施  轼
      慧芬的家乡有三个渔港,她家离海边不远,从小她就很喜欢看海,天天都去海边玩,捡贝壳捡石花菜捡石头看招潮蟹,在沙滩散步欣赏著海浪,后来嫁的先生阿雄恰好也很喜欢海,海滩上留有他们散步的足迹,漫步海边她内心总认为我的一生必是幸福的。
      婚后不久她已经身怀六甲,是「入门喜(结婚当天受孕)」,全家非常高兴,阿雄笑得合不拢嘴等著当爸爸。几个月后他被征调去当兵,新兵训练中心结训他中了「金马奖」派到金门服役,当时炮战正激烈,战士常常要冒著枪林弹雨到料罗湾海滩搬运食物和弹药等补给品,一天黄昏,对岸炮弹正打中该处海滩,阿雄和不少袍泽为国捐躯,噩耗传到家乡,她哭了好几天茶饭不思。
      开头几天,她又去她常去的海滩,坐在礁石上,望着远远海的那一边,痴痴地盼望良人奇迹归来,日久眼睛发直失魂落魄。后来她生下小孩,那年她只有十九岁,含辛茹苦养育儿子,从此她再也不去看海,有人无意中提到海,她心中就想到阿雄,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向善良的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悲剧?无可奈何。
            
      email: jssu_100@yahoo.com.tw 
117楼.
2018/09/02 23:18

<三芝的海>/薛忆婷

              我的家乡不靠海,对于海洋的认识仅来自课本及影片。对我来说,海洋只是一连串名词的集合,仅只是知识。

  升大四的暑假,因缘际会我和一群同学到三芝举办教育营,也就在那时,第一次亲近海,真实感受了海洋的脉动。原来空气中飘散著淡淡的咸味,闻起来多么的鲜活,我能想象清凉的海水里,有许多蓬勃的生命。我们利用空档走访附近,渔港里的小贩叫卖声、香味四溢的海鲜烧烤和游客的喧闹声,那些课本上的知识不再只是单纯而僵硬的文字。当亲眼看见这里的产业、渔民们努力的身影、沙滩上孩子的笑容,我才了解海洋如何孕育了这片土地,用它的广阔,给人们带来无数的喜悦。

  在升学体制下,我背诵了许多知识,却从未感受那些文字背后细腻的涵义。当我如此接近海洋,那一刻我才了解以前的我,是多么的贫瘠,总是因考卷分数而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吸收了许多知识,其实不然,我从未看见知识于我们生活的连结,知识是生动而有活力。

  三芝的海,记录了我大学生活的尾声,与朋友们一起欢笑,为了共同的目标而燃烧热情,是我的青春之海。同时,也让我领悟了何谓知识,也是我的启发之海。

 

linda800808@gmail.com
116楼. 纪海珍
2018/09/02 22:50
那年我们在旗津吃小螃蟹 / 纪海珍
623933@gmail.com

今年五月,住台南的贞妍,告知加拿大的儿子将返台,计划开车载全家环游台湾,她和夫婿也随行,途经花莲时,希望安排与我叙旧一番。
贞妍曾是国小五六年级的同学,我们从童年、少年到老年,未曾中断过音讯。
少女十七八岁,正是我最美的文青时代,常有文友聚会,我会邀约她同行,她是局外人,但经过几十年,她犹记得我的一些文友的名字。
贞妍常与我参加文友聚会之外,我们同游春秋阁、澄清湖、还搭渡轮去旗津看海,且坐在小桌椅前,兴高采烈的吃著小螃蟹,那顾小螃蟹摊子的人,还是小朋友,可能他的家人在暑假安排工作给小朋友打工,一只只小螃蟹沾著特调的酱料,吃在嘴里,真是人间美味,不知不觉蟹壳堆满眼前,早忘了我们身上还余留著满身的海味,随手抖一抖,海滩上的细沙就飘了下来,夕阳抹红了天边,我俩还舍不得告别旗津小岛。
如此美好的回忆,像旗津岛上无止尽的浪潮声,数十年来在我们心中,彼此珍藏着,贞妍说她跟家人,说过N次与海珍阿姨在旗津吃小螃蟹的故事,包括那一夜他们全家来花莲,我们依旧笑谈搭渡轮游旗津岛的微风往事。(623933@gmail.com)
115楼.
2018/09/02 22:45
〈海与你〉/ Eva

记忆中的你,带著一点海的味道,过份美丽的侧脸、凌乱的发梢随著迎面而来的海风恣意飞舞,就像你的身影早已在我脑海里随意穿梭般,那么地自我任性,那么地惹人怜爱。

时间回到1994年的夏,迪士尼的狮子王才刚上映,刘德华的忘情水专辑首度公开发行,世界杯足球赛正准备开打,凤凰花的火红正绽放得灿烂,对比著毕业生离别的感伤。

「欸,再一起去看一次海吧。」

学校就座落在海的旁边,这几年我们一起度过的无数时光,都有你,有我,也有海。第一次告白、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庆生、第一次情人节,第一次你笑著说你这辈子离不开我了,还有,第一次你哭著说分手。

「为什么不过是毕业,就得分开?」
憋在心里的话我没问出口,就只是温柔的轻抚你的肩安慰你,我们的影子随著渐渐往下沉的夕阳越拉越长,直到入夜。

那是个网络尚未普及的年代,离去的你就像消失在世界般,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里,就这样,你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也因为承受不了打击,离开了这个城市,到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多年后我才知道,你们家移民国外,看着你的社群网站,现在的你过得很好,相簿也放了各种海的照片,其中有张似曾相识的场景,原来你曾经回来过,照片的注记写著”在最美的时候选择离开,是为了保有最美的回忆”。


asdfghjk524@yahoo.com.tw
114楼. 刘冠廷
2018/09/02 18:02
东沙10年保育/刘冠廷

南海北角,东沙环礁
礁中娇,月牙岛
珊瑚叠绕,蓝中一点绿的凝视微笑
波光闪耀,绿又环绕一片蓝的拥抱
我看到
你的微笑
你知道
有我的拥抱
记得拥抱,还有微笑
2104345105@gm.kuas.edu.tw
(2104345105@gm.kuas.edu.tw)
113楼. 刘冠廷
2018/09/02 17:56
东沙10年保育/刘冠廷

南海北角,东沙环礁
礁中娇,月牙岛
珊瑚叠绕,蓝中一点绿的凝视微笑
波光闪耀,绿又环绕一片蓝的拥抱
我看到
你的微笑
你知道
有我的拥抱
记得拥抱,还有微笑
2104345105@gm.kuas.edu.tw
(2104345105@gm.kuas.edu.tw)
112楼. 闵万荪
2018/09/02 16:15

海洋大小事

题目:人生初体验

第一次接触海洋是在五岁时。那一年爸爸妈妈带著弟弟妹妹和我全家五口坐「中兴轮」来台湾。

船上很挤大家睡在一起好像睡「通铺」,整天船上的人都躺著,只有吃饭、上厕所时才起身,不时还听到「呕、呕」的呕吐声,原来很多人都晕船。只有爸爸一人还可走动(也许他硬撑吧)吃饭时爸会把饭拿来给我们吃。

那天大家都起来穿戴整齐,原来台湾要到了,坐起来看到远处好小好小的房子及像蚂蚁一样的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船靠岸后爸爸手上抱弟弟、妈妈抱妹妹,爸爸叫我要紧紧拉住他衣服跟著走。上岸时是走在宽木板上,从木板缝隙可看到下面海水,像走在竹筏上摇摇晃晃,我吓得大哭紧闭双眼抓紧衣角,走很久好像永远上不了岸。

「小万别哭眼睛张开上岸了。」张眼一看到处是人很热闹,他们说的话怎么我听不懂?手上拿一大串黄黄的水果,口中叫著「金蕉、金蕉」。爸爸买一串给我们吃:「这叫香蕉吃吃看。」肚子也饿了好好吃。

当年是想到台湾看看玩玩,结果一待就70年,从基隆上岸的我如今已垂垂老矣。

有时看到海面风平浪静、波光粼粼,想到我们的社会如果能像海面一样平静没有纷争、恶斗、该有多好。

(yu1106x@ms55.hinet.net)
111楼. Crimsonlove
2018/09/02 13:43
<印度洋上散落的珍珠>/Crimsonlove


马尔代夫,世人眼中上帝撒在人间的珍珠,也是伴侣们最浪漫的蜜月天堂。自古称为溜山,没有群山环绕,只有静默地徜徉在大海上。从没想过马尔代夫会出现在我眼前或脑海中,甚至回忆中。我向往的是山的冷冽与高耸;而非海的热情与辽阔。直到遇见你。


第一次感受到你带来如海风般的温暖,吹向了当时身处在如孤寒深中的我。你的笑容像朵朵浪花般不停拍打著我的心。你那甜美的微笑声,如同带有温度般的浪潮,不断融化著我冷漠武装。每一次相遇与离别,内心总伴随著潮去与潮退。夜深人静时,总是发疯般不停地找寻著你在我脑海中留下的足迹,贪婪地寻觅著你那夏日香气的余韵。突然间,一切理性象是被海啸吞噬。那一刻,我拼了命地想航向你的温柔。


从朋友到恋人,最后有幸跟你成为家人,一同搭著飞机,飞过高山与大海,飞向自古以来被大海拥抱著的溜山(马尔代夫)。伴随著晚霞与海风,一起漫步在马尔代夫雪白却有著温度的沙滩,这一刻,我想用对你的爱,串起马尔代夫这如同散落在印度洋的珍珠,送给最珍爱的你。


kimofarthur@gmail.com
(kimofarthur@gmail.com)
110楼. 筱雅
2018/09/02 12:20
山海‧遇见  / 筱雅


老家住在山中,从来不晓得海的面貌,直到小学六年级校外教学,到了远方的小镇海边,一堆山上来的孩子不顾接近水边的沙滩是软泥而恣意奔跑,偶尔地停下来远望、留意到远方几个孤独的人影在水中,海水却不是课本上说的蓝色,过了很久才知道那儿是一个渔村。


见到真正深蓝的海是在绿岛,站在崖边俯视著太平洋,那种深深的水蓝撼动我,后来我在好多地方看过这样的水蓝,苏花公路断崖边的海、七星潭不远处的海,北海岸深澳的海,….,也是长了见识才知道--那样的深蓝,其实是因为水底的深度不一般。


再记起某次出游,坐着赏鲸船从花莲港出发,无风也无浪、船身轻晃著,天空的蓝与海水的蓝融成渐层、一望无际,时间彷佛静止。在接近老家不远的地方,顺著蜿蜒公路爬升到3000多公尺,我也见过那样的一望无际,像棉花糖的云朵向上堆积出的云海,海平面偶尔冒出几个小岛似的山头,在那一刻,万事万物彷佛也是凝结。那样的宁静感,在菲律宾某个滨海的渔村也曾体会,坐在岸边等待日出,一望无际的沙洲、海、再来就是天际线。人生啊!就是该有这么几次的挥霍,享受这片刻的静止。
(yabung@gmail.com)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