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网络征文】内心小剧场
2018/02/01 14:09
浏览12,527
回响78
推荐19
引用0

他们都不知道,此刻你外表看起来安安静静,其实想象力已大爆走;给你一幕景色、一句对白,就能在脑内跑完整个情节。欢迎来稿分享你不为人知的内心小剧场。

请在「缤纷超级链接」博客「内心小剧场」征稿文案下留言,每篇450字内,首段附上题名、作者名,文末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数。 

贴稿格式建议如下:


 〈标题〉

/作者名

内文……

e-mail信箱

 

驻站作家夏夏、施彦如将选出精采留言,刊登于缤纷版。

即日起开放贴文,4月8日截稿,5月公布优胜者名单。


投稿作品切勿抄袭,优胜名单揭晓前不得于其它媒体(含缤纷博客以外之网络平台)发表。缤纷博客保有删除回应文章之权利。若贴稿时间逾规定截稿时间,由评审团认定是否保留其参赛资格。投稿者务必经常留意信箱,优胜通知将以e-mail发送。

 主办单位保留取消、终止、修改或暂停本活动之权利。本办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随时修订公布。

缤纷超级链接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

示范作:

●我听见有人叫我长辈/黄宗慧

在课堂和学生探讨女性主义的问题时,我喜欢以自己为例。

曾经我以为只要行为上故意不像个女孩,就是对父权的反抗,大学也刻意念信息工程这种被定义为男生专擅的科系。违背兴趣的结果,就是最终还是转到了外文系。

多年后,我告诉眼前的学生们,当初以为的反抗,其实吊诡地服膺了女性不如男性的刻板价值观。总是有学生被我的亲身经历所触动,会透过课程讨论版说起自己成长路上曾有的挣扎。某次课后,又读到类似的感性回馈,正欣慰于「现身说法」的教学效果不错时,却看到最后一句是:「从来没有一位长辈,愿意和我们分享这些心情。」

长辈!长辈!这两个字彷佛以超大号粗黑体字出现眼前,震碎了我的玻璃心。同样的一门课,学生说:「真喜欢老师像学姊一样亲切地分享自己的故事。」明明还恍如昨日啊!原来再回头,学姊已百年身!这时,脑中突然奏起一首好久不曾想起的情歌--〈我听见有人叫你宝贝〉,想必是歌词里「你让他叫你宝贝」的震惊,呼应了此刻的心痛,所以我内心的急智歌王,竟擅自唱起了「我听见有人叫我长辈」。

伴著老歌,长辈心底的小女孩,流下了老泪。

 

●老公臭脸的秘密/林蔚昀

老公早上起来,一脸彷佛踩到狗屎的表情,我心中的警报器也开始喔咿喔咿。

一边洗碗,我一边想:「他为什么脸这么臭呢?网络上有部影片说有人天生臭脸,但他们并没有不爽。可是等等,我认识他也十二年了,我会不知道他脸臭是真是假吗?」

烤土司、煎蛋的时候,思绪也继续有如食物的香气般缭绕:「先假设他心情不好,那原因会是什么?咖啡喝完了?我早上叫他起床时太凶?他的朋友得罪了他?他在忧国忧民,担心波兰或世界?」

想着想着,不由得觉得自己很废。「我是什么时候变这么孬啊!我不是觉得女人在男人面前应该抬头挺胸吗?为什么我要担心他心情好不好啊!」但是回到现实面,他心情不好会乱发脾气,让我扫到台风尾,躺著也中枪,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吧,预防胜于治疗。

于是,我轻手轻脚地和孩子们吃完早餐,把老二放回床上,送老大上学。回到家,老公依然苦著脸。「也许他真的有难言之隐?夫妻不是要互相帮助?我还是关心他一下好了。」

「亲爱的,你还好吗?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难过?」

他沉默了几秒钟,看完网络上的新闻,喝了一口茶,然后说:「我腰痛。」

 

●手机游戏/阿泼

我是个对什么事都过度认真的人,连玩手游都有各种情绪。例如玩农场,被偷菜生气,别人不种田也生气:「你们的作物不采收,不种新的辣椒,我就偷不到,我偷不到,就换不到狗粮,换不到狗粮,我的狗就会饿死,你们不知道不种田会害到一条生命吗?」

好,我知道自己不能玩农场游戏,因为巡逻看到别人不餵牛不餵猪,就难受得心脏病快发作。我以为「旅行青蛙」这种佛系游戏最适合我了,只要采草装便当,没事看蛙在干嘛就行。

「喔,不在喔?」

「还在写稿喔?好,我也是。」

我的蛙跟我一模一样,不是在旅途中,就是在家写稿。但蛙他有朋友,朋友很爱来蹭吃,勤俭养蛙的我虽然担心被吃垮,对蛙的人缘倒是很欣慰,只是我的蛙总在屋里「宅」,从不理人家,就算出门也是一个人……好,怎么样都好。

宅蛙其实是爱出门的,但出门只是去草堆跟咖啡店,所以不爱寄照片回家。我可以理解,真的可以。没关系,蛙,就算你连旅行都很宅,我也爱你,看到你就看到我自己。直到有一天,一次收到三张照片后,不仅不开心,还扯掉佛性大骂:「因为你这孽子昨天一整天都没消息!」

 

●单人小旅行/廖宏霖

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须时常往返花莲、台北,为了省钱,我多半搭乘「联运票」,它的乘坐方式就是一段客运加上一段火车。这种等车换车,换车等车,时而为了赶车而紧绷,时而看着窗外大好景色而顿时放松下来的感觉,象是日常生活中的某种「单人小旅行」。

在过程里,我会开启小剧场模式,猜这次会划到第几车箱的第几号位置,靠走道或靠窗,看不看得见海景?要不就是观察旁边乘客的大小细节,从年纪、穿著到当天的神态、玩什么样的手游、脸书涂鸦墙的图片(是否看太细?)、Line的对话窗内容(是否太超过?)、偷听到的对话内容(是否可以报警抓我了?)……都是我想象的起点,我想要知道此刻物理上离我最近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有一阵子,我甚至疯魔到客运一定要抢第一排,因为这样除了可以近距离观察司机,他的名字还大大地挂在我的前方!辜狗年代,凡上网必留下网页,想象之外,我竟能进一步查证事实再延伸,一个小时的车程,常让我欲罢不能,以至于下车跟司机说谢谢时,实在是非常由衷!

有谁推荐more
回响(78) :
78楼. Chen
2018/04/10 20:43

〈隐藏的面容〉/LUC

  笑的时候不必出声,嘴角只需扬起,让脸颊与眼袋挤压出「笑」的形状;不开心时更不用勉强自己配合演出,给出一个目光回应即可。对你的不满终究只能隐藏在我的晦暗面容下,即使你玩闹似的掀开,回报你的依旧是满心堆起的笑容,不会让你察觉—即使你非常笃定,也会让你无功而返。

 

  正沾沾自喜,

「你今天的发型好好看。」当你用你人生中最灿烂的微笑回应他,顿时才惊觉,会不小心阻挡了温暖,阻挡了善意,阻挡了赞美。懊悔已来不及,话锋一闪而过,

「有吗?真的假的?」

 

—早知道就不要戴口罩了。(106.16.jenny@gmail.com)
77楼. LJY
2018/04/10 00:59

挥手/LJY

       在路上走著,前面有个女生向我走来并挥挥他的手,心里还在想他是谁,是认识的人吗?同时也举起了手回应以表达礼貌,却发现他向我身后的男生说:「抱歉路上塞车耽误到了。」糟糕,糗了,原来不是在向我挥手啊,希望旁边的人没注意到,赶快低著头逃离现场...

(jasonlin.j4@gmail.com)
76楼. Sin
2018/04/09 00:06

公车上/Sin

 

这个公车很不对劲。

 

这并不是公车人潮多的时间,车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车子的前端右边第二个位子,面露不安的瘦高男子频频看着手表,每到新的一站总是向外仔细观看,象是对谁翘首盼望;左边年纪相差甚大的男女并排坐着,灰白头发的男人在中年女人的后两站才上车,明明车上还有许多剩余位子,却毫不犹豫一屁股坐到女人旁边;车子中后段的壮硕男子,一逮到空隙就会将视线放在隔著走道,坐姿端正的年轻女性身上;年轻女子戴著耳机,眼睛闭起似在假寐。

 

一站一站过去,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人下车,直到有一名西装革履的黑衣男子提著两个公文包上车,空气陡然一变。

 

我想这是个交易现场,瘦高男子与黑衣男子是交易双方派来的人,年纪相差甚大的男女、壮硕男子是确认交易现场的份量人士与保镳,交易的物品极其重要或价值昂贵,为了不露风声避免引来麻烦,只交由几个人负责并暗中进行。但其实黑衣男子已被警方吸收,扮演双面间谍的脚色,相同的公文包装有窃听器,年轻女性则是便服警察,耳机里指挥处不停传来指示,终站警方人员已经布置好准备一举擒获。

 

风云诡谲的下一站,我猜。

(cynthiasefake@gmail.com)
75楼. Sin
2018/04/09 00:01

公车上/Sin

 

这个公车很不对劲。

 

这并不是公车人潮多的时间,车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车子的前端右边第二个位子,面露不安的瘦高男子频频看着手表,每到新的一站总是向外仔细观看,象是对谁翘首盼望;左边年纪相差甚大的男女并排坐着,灰白头发的男人在中年女人的后两站才上车,明明车上还有许多剩余位子,却毫不犹豫一屁股坐到女人旁边;车子中后段的壮硕男子,一逮到空隙就会将视线放在隔著走道,坐姿端正的年轻女性身上;年轻女子戴著耳机,眼睛闭起似在假寐。

 

一站一站过去,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人上车,直到有一名西装革履的黑衣男子提著两个公文包上车,空气陡然一变。

 

我想这是个交易现场,瘦高男子与黑衣男子是交易双方派来的人,年纪相差甚大的男女、壮硕男子是确认交易现场的份量人士与保镳,交易的物品极其重要或价值昂贵,为了不露风声避免引来麻烦,只交由几个人负责并暗中进行。但其实黑衣男子已被警方吸收,扮演双面间谍的脚色,相同的公文包都装有窃听器,年轻女性则是便服警察,耳机是指挥处不停传来指示,终站警方人员已经布置好准备一举擒获。

(cynthiasefake@gmail.com)
74楼. 百柳月
2018/04/08 23:56
救援行动/百柳月

常用的发圈因为我一时手滑而掉进洗手台的排水孔里了。看着一口吞掉我家发圈的那个黑色小洞,我开始思考要如何展开救援行动。

拆水管是个好主意,但我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有些犹豫的看着排水孔发愣。
我脑中突然浮现了象是电视剧一样的场景。一个身黑西装的男人坐在洗手台上,挑衅的笑著说:「你的小蝴蝶(发圈)在我手里,有本事就来抢回去吧!」
我充满气势的大喊:「放开他!我…我来了!」然后拿出抹布,握紧扳手就朝西装男的腹部用力一敲…


…最后,因为战斗力还太弱,还是去搬救兵了…

email:cy5546556@gmail.com(cy5546556@gmail.com)
73楼. 杨婷颐
2018/04/08 23:53
      我大概是一个很爱庸人自扰的人,我很喜欢去观察周遭一切的细节,抑或人的行为举止,那些一丝一缕在我的脑中结成一错综复杂的小球团,参杂一些臆测和想象力,形成一事件的支架结构,倒也不一定是真的,但它就会一直困惑著我。


      对自己的事也是如此,因著一些小小的病症,我总会循著小径一步一履地追著最坏的结局,有时候看着那惊悚骇人的图象,总会觉得自己猜想着自己是否真的得了什么绝症,或许在某一天就这样撒手人寰离开人世。


      在我死后的世界会是如何呢?又有谁会为我啜泣?我最爱的父母亲和弟弟大概悲痛不已吧!在跟父母或者弟弟吵架时,戾气蒙蔽双眼的我偶尔也会萌生恶意的念头,在我消失后,他们应该会忏悔而遗憾终生吧!当然这只是内心的小剧场。


      大概因著这般强大的想象力,我也常常在梦里哭著醒来,梦中情景无一不是亲人的离世,我也时常这样想着:如此繁忙而劳累的工作那逐渐衰老而年迈的双亲,真的负担的了吗?这大概是我心中最大的隐忧与恐惧,所以我要更加奋力的学习,早日去赚取更多的金钱来分担他们肩上那不知何时会压倒他们的重量。


kiki12314@gmail.com
(kiki12314@gmail.com)
72楼.
2018/04/08 23:23

腐女妄想日常/陈宥桦Leslie(下)

虽然违法,但是,他们在犯案过程中,随时互相掩护,小心翼翼保护对方,不让对方受伤或被发现。没想到,就在此时,教授突然走进来!他们势必立刻要找桌底或其它角落躲藏,由于空间窄小,一定会近距离接触,而白衣男孩微湿的衬衫、黑衣男孩微张的唇瓣、双方互相凝视下……

好像有股怪味道?

「X!垃圾场还有多远?」

X的!就在前面啦。」

cpenewg@gmail.com

(因文章符合在字数以内,却无法送出内容回响,所以分成上下回送出。谢谢唷!)

71楼.
2018/04/08 23:15

腐女妄想日常/陈宥桦Leslie(上)

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再次回到校园。我漫无目地乱晃,远远走来一对身形高瘦、分别穿著一黑一白的男孩,吸引我的目光。

他们一人一边拿著貌似快爆出来的黑大袋子,笑容满面地朝我走来。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戴著(假)文青眼镜的我,总算看清楚他们的外貌;两个男孩颜值竟然也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时出现亲昵互动,例如:黑衣男孩凑近白衣男孩旁说悄悄话,白衣男孩立刻笑骂黑衣男孩。而他们共同拿的大塑料袋内,似乎装有不能说的秘密。

该不会是,他们一同杀了某位要当掉他们的教授,然后里面装的是那位教授的尸体?

70楼. 秋千
2018/04/08 22:44

 〈父亲的魅力〉/秋千

  在我打工的店里偶尔会有父母带小朋友来吃东西,某天晚上,一对夫妻牵著两个稚气的儿子走了进来。刚开始,我的目光只集中在小兄弟身上,听著可爱的童言童语,似乎整日工作的疲惫都消失了。

  过没几分钟,爸爸拿著菜单到柜台点餐。我一边按著POS机,一边跟爸爸确认餐点:「布丁可以免费加焦糖喔,有需要吗?」他转身询问儿子们,只见兄弟俩齐齐点头,他眯起眼和蔼地笑笑,而后以低沉好听的嗓音对我说道:「那就加吧,小孩子喜欢吃糖嘛。」当这句充满慈爱的话窜入我耳里时,我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我压住内心乱撞的小鹿,故作镇定地继续操作POS机,接著抬首说:「好,这样一共是OOO元。」正笑望兄弟俩拌嘴的他转过头来,我的双眼恰巧对上他饱含笑意的温柔眼神,刹那,脑里又轰的一声巨响。我赶紧别开眼,假装整理手边的收据。老天!那双眼不晓得电晕过多少女生,明知道他并不是对我笑,但我实在是招架不住那和蔼帅气兼具的父亲魅力啊。

  当他们用餐完毕后,一家人和乐融融地携手离去。我站在店里,目送那位爸爸的背影,心中暗自期许未来也能遇到像他一样疼爱小孩的好男人。

bluecutedog@gmail.com

(bluecutedog@gmail.com)
69楼. 宝蛋妈
2018/04/08 22:13

一直叫叫会怎样 /宝蛋妈

一早送丈夫出门后,转身将早餐碗盘收至厨房,孩子在旁自顾看起童书,心想机不可失,迅速点开网络外文广播,妄想边「充实自我」边做起待办事项,把衣服丢进洗衣机,以冰箱有的材料拟定午晚餐,打开冰箱备料,开水龙头......。一切似乎就像日剧中某某娇妻还是什么女王般有效率。

结果没多久,小孩就冲进厨房对我哇哇哇,哭嚷著找不到鲨鱼书,厨房旁的洗衣机开始轰隆隆,电锅也呼噜噜,水龙头哗啦啦,广播中依稀说著什么人质事件......,日常生活中每个物品彷佛都尽责的发出声响,训练著我的听力和耐力。我蹲下,试图引导孩子说出需要妈妈帮什么忙,需要帮忙要如何表达......,小人儿憋著嘴带著泪问:「如果不这样问,一直哭哭叫叫会怎样?」

会怎样!

那就是忙碌的大人会大爆炸!臭骂你一顿!要让你迅速闭嘴,如果刚好大人压力很大,有的小孩就会被修理!脑中的跑马灯转了几秒后,我轻轻擦著孩子的眼泪说:「那身边的人会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帮助阿......。」

近午时分,小孩心满意足的吃著鸡汤粥和烤时蔬,望了眼桌上鲨鱼书封面,听著儿歌,看着我,甜美如窗外和煦的春日。

pigbuy@gmail.com

(pigbuy@gmail.com)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