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警告入侵者
2019/10/17 11:07
浏览1,683
回响9
推荐148
引用0

      ↑↓2015.8 照片

 

 

昨天经历了一场被驱逐出境的小小意外,

深感两物体积天差地别,

但是体积大者未必就是王者。

 

这事令我想起了一桩小时候的趣事,

童年寂寞,幸好那当时的性情还不是很孤僻,

一有邻居同龄孩子吆喝玩耍可也会参上一角,

记得有一次玩躲猫猫,躲到了稻草堆上头去了,

后来也不记得谁先找到了谁,

只记得大家都爬上了稻草堆上或坐或趴或躺,

当大伙儿们把这里当成了游戏天堂时,

只见一个大人气呼呼地大声斥骂著我们这群野孩子,

突然的听见了叫骂声,每个人都一脸惊慌,

连忙拔腿就逃,我当然也不例外,爬上坎坡躲进了家里头,

还记得当时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不停跳著。

在撒野后的几天里,

一直都很害怕著那个大人会不会找到家里来告状呢!

 

挖出了童年记忆,开启了无形锁,

随著儿时趣事被沾黏了上来的附带记忆──

堆叠出圆锥形稻草堆的那户人家,

在当时是从事编织草绳的工作,

也难怪那稻草堆上是如此的新鲜干净,

还散发著一阵阵的乾稻梗香气。

 

童年时光最令人怀念,童年趣事最引人逗笑,

物质匮乏的年代,嬉戏游乐的方式最为单纯,

纯真质朴的岁月一去再也不复返,

记忆里的稻草堆,在现今也很难再看到了!

 

 

把时光拉回到了昨日,

昨天休假中,回山上看看婆婆,

中午不免说也是由我来烧烧煮煮,

有一道需回锅温热的红烧鱼,

想着,再加几支的九层塔下去回锅拌煮,

绿绿的叶子稍微能把红烧鱼的口感抓些回来。

于是,拿著小锅子及小剪刀到屋埕外去剪几支九层塔,

屋外的九层塔丛上端处已开了花,

有一只蜜蜂正在忙著采花蜜。

我视若平常──你采你的蜜,

我不去招惹你,我们...两相安好。

可是,这只蜂可不这么想,九层塔丛经风吹著,

加上我用剪刀剪著九层塔时的微微撼动著植株,

这突然的摇摆状态可能惊吓到了这只蜂,

九层塔剪了没几支,

这只蜜蜂却飞到我面前来驱赶著我离开,

眼看事态不对劲,我慢慢地往后退,

而那只蜂却依旧缓缓的朝我面前逼近,

我心里想着,你别再靠近了行不行?我很怕你的。

蜜蜂扞卫巩固牠的地盘,执著的一步步逼退著我,

牠……就这样把我逼进了屋子里面。

 

庞然大物的我非常害怕牠身上的那支小小的毒针,

那支针,不碰为妙!

 

在网上查了细腰蜂的资料,那魔鬼的身材令女人称羡,

听闻(文)牠性情较为温和,但,目睹昨日牠作势想攻击我的模样,

我还是不太相信牠会比其它蜂类温柔。

(写于2019.10.16//10.17修改)

 

黄胸泥壶蜂

http://gaga.biodiv.tw/new23/s7-17.htm

 

 https://enews.ccu.edu.tw/民雄草绳-编织草地情-52b538f4d108

 

草绳艺术

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5/xhpps93/rope_0.html

 

 

 

↑↓拍摄于2019.10.15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杂记
自订分类:收藏心情事
下一则: 亮点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9) :
9楼. Sir Norton 心情请带走
2019/11/15 21:41
有趣的前事和今师,九层塔滋味是许多人的鄕愁,被蜂螫是共同的经验!
很高兴见到您又发文发声,您的热心可敬、佳思可期。

小时候的趣事常令自己不禁莞尔,这应该会跌破许多人的眼镜,小学生时期给同学们的印象应该是内向文静的乖乖牌女生,怎,也会有如此调皮孩提往事。

家常菜里的红烧鱼、三杯鸡、炒海鲜、鲜鱼汤、香煎九层塔蛋仰或用姜片爆香,加入不加盐巴调味的九层塔蛋液煎熟,倒入适量的米酒即可代替麻油鸡来进补,九层塔已然成为不可或缺的配料,难怪您会说它的滋味是许多人的乡愁。

谢谢Sir Norton回应,最近较为忙碌,慢回,敬请海涵!

祝福 顺安如意

媺媺 2019/11/17 19:17回覆
8楼. 云大少爷
2019/11/05 23:41

还是躲它为妙

不过你还是找到机会拍它啊

 

您说的对,躲开牠才是上策。

那天躲进了屋里之后继续忙著准备午餐,等到忙完了,才又想到那只蜂。

于是拿着手机走到九层塔丛前看牠还在不在...──牠,还在耶,还在辛勤的采花蜜。

谢谢云大~怠慢回覆,敬请海涵!

祝福 顺心愉快

 

 

媺媺 2019/11/12 08:17回覆
7楼. 黄彦琳~~《葡萄牙》河上逍遥游
2019/11/05 03:35
知难而退,明智之举得意

新闻上,三不五时会看到读到被蜂螫的意外,这已经是生活休闲中要避及的常识,在野外无意中招惹,是无奈中的意外。这类细腰蜂经常出现在山上婆家的生活环境中,这是已知的事,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想成为俊杰而是为了安全),见「蜂」还不转舵,那脑袋可真的是「秀逗」了。

谢谢黄彦琳来回应~近日忙,慢回覆,请见谅!

祝福 顺安如意

媺媺 2019/11/12 08:02回覆
6楼. 雨初
2019/10/29 14:59

媺媺日安

哈哈。 结果, 我们反倒成了入侵者, 家里种了许多花, 也曾看过牠, 不过我没像你这么认真查牠的学名, 只知道敬而远之, 怕被螫。

读你童年记趣好玩极了, 我在北港乡下出生, 虽小就搬至都市, 寒暑假还是回乡下, 所以童年跟著堂哥爬树抓知了, 溪里钓青蛙, 到田里下与朵牛车下仍是很美好的回忆....可惜现在孩子很难有这有趣经验了...

这类细腰蜂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是常客了,而我见了牠的形体有别于一般蜜蜂,总觉得不好惹,与牠们都保持著长长的距离。这次或许真得靠得太近惊扰到了牠,以致发出警告驱赶侵犯者。花蜜是牠的粮饷,想当然耳牠要保固牠的地盘罗 。尴尬

曾经在稻田里的田埂上吊青蛙;也曾经用碱粽黏蜻蜓;曾经在稻子收割之后的田里玩踢铁罐......,那些属于我们那年代的童年游戏,现在,已经不复见了。

近日忙,慢回覆,请海涵!

祝福 安康顺心

媺媺 2019/11/03 22:54回覆
更正:钓青蛙 媺媺 2019/11/03 22:56回覆
5楼. 茉上盛开。泉
2019/10/18 10:46

这只蜜蜂看起来很大只耶... 还向您逼近,吓死人了!尖叫

不过意外的发现九层塔的花朵是紫色的啊?  挺漂亮的~

九层塔好种吗? 我煮菜时也很喜欢选择九层塔来调味

不过每次都是去市场买个一小包,每次要用时放几片,但是通常到第3天左右

就有一部分的叶子开始变黑烂掉,不能用了... 好浪费啊!

我试过冰冰箱或是不冰就放在常温处,结果都一样,烂得好快

如果能像您这样自己种,要用的时候再去采,似乎不错!

九层塔也是最新鲜的状态。

照片中的九层塔是山上婆婆家种植的,露天土植全日照,是否有施予肥料我并不清楚。一般,植物直接种在泥土地上,会比种植于盆栽里的漂亮。在我家曾经用盆子种过,太阳光只西晒,也淋不到雨水,总觉得植株很难旺盛。

九层塔算是相当普及实用的香草配料,各家生鲜超市都有提供现成鲜货,只是,如你所说的,无法久存,买一次,用一半,另一半大都丢掉的比较多,真的很可惜。

谢谢泉~ 慢回,请包涵!

祝福 合家安康

媺媺 2019/10/21 13:00回覆
4楼. 红袂
2019/10/18 10:38

还好…童趣的回忆中仍有安全后退的结果。

自然中的动植物,人类应该学会的是退让与不破坏,才能保住自然界中原有和谐的美好。

我曾发生被蜜蜂叮咬的事,更不知这只蜜蜂是何时飞进我衣服中,总之,是与主管出差返途中被叮咬,后出现呼吸困难的现象。后来我被送到医院急诊室,打了解毒针及吊点滴。

以前我常常往山里跑,对于自然界总抱持著敬畏的心。唯有谦卑渺小自己,才能获得一席存活知地。

虽然我被胡蜂吓到了,但我还是心存感激,感激牠以不伤害我的方式告知我入侵了牠的地盘。(唉!真是……不知道谁侵犯了谁呀?)无奈

在年轻时,我也有被蜜蜂螫过的经验。那时是上班时的午休时间,与同事吃完午餐散步之际,当我的手想伸入口袋取东西出来时,突然一阵剧痛,我的手猛然从口袋里抽出,眼见一只蜜蜂从口袋里掉到了地上,牠的模样十分的痛苦挣扎,而我看了被螫的手指头上不见蜜蜂的毒针,但随之而来的肿胀疼痛也折磨了我好久的时间。我记得我没去看医生,除了肿胀热痛之外没有其它过敏征状。

蜜蜂螫人,我想牠也是百般不愿意,螫了人掉了针,牠自己也活不了。小心防范,互不侵犯,才能两方都安然无恙。

唯,有些蜂种身上的毒针可以收回再度利用,所以说有些蜂类一只可以螫人数次,不得不防。

谢谢红袂~慢回,请海涵!

祝福 如意安康

媺媺 2019/10/21 12:57回覆
3楼. 缤纷
2019/10/18 01:51

不瞒您说,在我升上初中后,家中食指浩繁,单靠爸爸微薄的公务员薪水,已经难撑家计。

小时候爸妈曾经跟著一窝蜂的养鸟风潮养过十姐妹、文鸟等,但也是铩羽而归。

面对著五个孩子接踵而来的庞大学费,他们商议打草绳,买了两台机器,就在屋侧的仓库房作业。

我那时非常爱面子,当爸妈要求我们孩子帮忙去农田搬运购买的稻草,我都好怕被同学看到。

接下来的数年间,我家的院子也矗立了一座庞大的稻草堆。

我只在自己卑微的自尊心里打转,却忽视了父母辛劳的操持劳动。

日子不复过往,我的愧疚无以弥补,父母恩重如山,是我心头永远的亏欠呀!

小蜜蜂会攻击您,是否您喷了香水或使用气味较浓重的保养品呢?

为了不被蜜蜂侵犯,我现在已戒了香水。

在我家手足占了半打,在那个年代属于稀松平常的家庭成员人数。因为我出生时跟不上阵伍,翻台语说是〝对某丢阵ㄟ〞,和兄姊们的年龄差距甚大。在我成长阶段,兄姊离家工作结婚嫁人,家里总缺个让我学习成长的对象。在家里看似独生女,其实又不是,身为么女较受到疼爱,没有霸气但却有几分任性,记得我小时候也爱面子,要我挑个扁担带著供品上庙会去庙里拜拜总让我觉得很丢脸;在父亲从溪里捞鱼回来秤斤秤两之后要我挨家挨户叫卖,走到别人家门前,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现在想来,除了是个性脾气使然之外,当时欠缺的就是学习对象,没有人教我怎么做,怎么去应对。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笨〞〝傻〞,在人际关系上不知道要如何地应对进退......

不管,从前的我们是如何走过来的,那都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个过程,或许我们都是为了「学习」而来的。

 

乾稻草、两台机器成为一家人的衣食父母,赚进孩子们的学费……

时过几年之后,客厅即是工厂,传统制造产业逐渐起飞……

如今,塑料绳代替了草绳;起飞的产业已成夕阳产业。

对不起,离了题,但感慨良多。

 

我自己并不太喜欢味道浓郁的保养品,也不习惯用香水,所以当时会受到胡蜂的威胁应该是我惊扰到了牠。有了这样的经验,下回更要小心地避开牠,以策安全。

谢谢缤纷~慢回覆请见谅!

祝福 顺安如意

媺媺 2019/10/21 12:51回覆
2楼. 盹龟鸡~ 美呆了的基督复活 滴血教堂
2019/10/17 21:56
很勇敢 很懂得面对细腰蜂呢 , 面对著它 后退 。 要我 早就飞奔落荒逃了 。谁理你

我…很有勇气对不对?尖叫

看似勇敢的背后,我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从来都没有与蜂类对峙过,并且节节败退。

牠缓缓朝我面前逼近,而我一步步小心的后退,不敢有太大的肢体动作慢慢的移动著身体位置,一直到了屋前阶梯的地方猛然一转身,快速地踏上阶梯拉开纱门躲进了屋里,之后,透过纱门往外瞧,已不见胡蜂的踪影。

与胡蜂这样的遇见,此生难忘。

谢谢盹龟鸡~

祝福 秋日愉快

媺媺 2019/10/18 09:12回覆
1楼. the flying kite
2019/10/17 15:22

还好不是虎头蜂!虎头蜂一只可以很快引来一群,群起而攻会出人命。

在下曾在收衣物时,被藏在袖管里的虎头蜂狠狠叮咬过;叮咬处肿痛发热,忘了到底怎么样好了,只记得当下牠也为此赔了命。

真的,还好不是虎头蜂。

去查阅了许多黄胸泥壶蜂的小档案,稍稍了解到牠的生态及社会结构,牠属于独行侠,独来独往,在资料上显示的多半是雌性蜂的生态,雌性蜂会筑泥巢,会采食花蜜……根据纪载,牠们的性情较为温和。也或许是这样,才会采取慢慢逼退入侵者的方式来驱赶敌人。如果换成是虎头蜂,这……我实在不敢想象。

谢谢the infant~

祝福 秋日安康

媺媺 2019/10/18 08: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