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天涯不忘旧时情
2014/06/11 20:55
浏览3,565
回响58
推荐234
引用0

那一年的夏天,台北的日头赤炎炎,我们在操场作最后一次的集合,留下永恒

民国六十七年 1978

(别找啦,天路在最后一排左手边第四位谁理你

皓子六月七号(小学),老丁七月六号(初中),这两位青梅竹马同窗老友,连生日都串联得趣致。我算好了时差,给皓子发去了生日祝贺在脸书,然后,一个熟悉的名字来给我按"赞",循线前去探堪,竟然是我的小学老师!立即在她的讯息里问安,老师回给了我一个新消息~我们明天开同学会喔!哇哇哇~ 将缺席的遗憾由然而升。上个月看着格友孟丽贴出小学同学会的照片,心中百感交集,羡慕得要命,现在自己却错过这样重要的团圆聚会⋯⋯感谢科技文明,我赶紧给皓子发出简讯:同学会的照片,要寄给我喔,也请替我问候大家。

于是第二天一早上网,见到有回讯来了,跳过文字说明,迫不及待点开图档,鼻腔酸涩片刻,泪腺泉涌纵布满面,影像里的儿时同窗玩伴,依稀可以与脑海中的储存版本交叠相映,我的珍贵快乐童年时光翻飞放演倾巢而出~

你可有张开双臂,模仿蜻蜓那样奔跑在收割后的稻田,随机的抓些田鸡,蟋蟀小活物的经验?在民国六十年初的台北,我是考试就读私小的最后一届,大华小学落榜却让X山小学录取了,那是一所完全教育学校,小学生下课休息足二十分钟,一年级已学习教背唐诗三十首,三字经全本默磬,校园位于民国六十年代天母农耕区,操场连著稻田,我与同学们的下课时光,全是穿梭在田亩中,这所小学的确寓教寓乐。可惜,一年级下学期发生一件校方疏失意外,七岁小天路不觉自己轻微发烧,校方安排施打防疫针,就跟著排队接种,事前并没通知家长,打针前也未测量体温,天路被注射后严重反应,又吐又高烧昏睡,学校急召家长送医,出院后,校方承诺六年学杂费全免当作赔偿,由于父母亲都是军职,而校长的丈夫是将军,所以辞谢了学校的好意,当时落下了一些后遗症,不适合再成天起早赶校车远道上学,所以就将我转回学区的国民小学,我可是高兴啦,心想终于可以与同眷村的孩子们一起上下学,可以一起写一样的作业,穿一样的制服,把入学前的亲爱情感修补回来。

国民小学的五年修业,回想起来是很是珍贵甜美,我很幸运能拥有这段更贴近普遍经验的过程,认识学习生活中与不同环境背景家庭孩子互动,友爱,眷村文化外的眼界打开了!

学校位置图示

以学校为中心,圆山捷运北面有海军眷村,省训团宿舍,影剧新村。而承德路南面是传统老社区近孔庙,大龙峒,保安宫。由于学校编制不大,每一年级只有四个班~甲,乙,丙,丁,而每两年混合分班一轮,所以直到毕业,经历过两次洗牌,同年级的学生几乎都能彼此认识,我们一起在这所小规模学校,学习,游戏,成长。

校舍采围式设计,中庭的喷水池有白色的造型装置艺术,我一直以为是两条腿,五年级时教务主任才解释,那是株初生小幼芽~目前学校正在做动物昆虫创意展

纵然不能全员到齐,这样的重聚依旧满满温馨

记忆由哪里儿开启?左边这位中年小生刘同学(请参考黑白照片站立第二列第一位可爱小平头)在五年级某日的午餐时间,猴儿似地拿著不锈钢饭盒爬上教具柜,坐在柜子边缘荡著腿享用,我正好走过,两个人不知怎地斗起嘴来,大概是被他的话激怒,当时我人高马大(女生发育早)一伸手将他由教具箱拽下地,狠狠跌了一个屁股蹲,汤匙弹开而便当还牢牢拿在他手上,事发突然,我们都吓到了(我真没想到他这么轻害羞)还好他没有把舌头咬断,我知道闯了祸一直跟他说 "对不起",很担心他摔成脑震荡,整个下午的下课时间不断问:"你头晕不晕?" 第二天发现他能照样来上学,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上前问:"有没有跟你妈妈说从柜子摔下来?" 他说:"偶不敢。" 我问:" 阿没有让她看看有没有摔欧青?" 他说:" 给偶妈知道偶调皮,又要再给偶打一顿。" 我又问:"起床屁股很痛喔?" 他说:" 么寿疼~啜泣 " 毕业后间中三次同学会都没见到刘同学,到我们28岁那年的同学会,又见到他,我站在他面前抬头看他:"刘XX,感谢上帝,我一直都担心把你尾椎摔坏,会害你长不高ㄟ,今天看到你,终于放心了!"~后来他结婚,我与部分同学一起参加,送了一个大红包,其中有迟到的慰问津贴,回想过往一别至今,竟又二十年!

虽然大都为人父母,师长永远是我们尊敬的长辈

右手边第二位男士,是我们的班长,班长身边坐着我们的级任老师,她当年的数学教学方法新颖,常办观摩示范教学,而且老师还是排球高手,所以我们班的体育也很强喔!红上衣的是陈老师,叶老师坐月子时她代课,她在FB找到我,告诉我同学会的消息。看见后排中央站著穿黑上衣那位?他是火爆阿坤。六年级时,叶老师挺著大肚子给我们上课,产期将近,情绪起伏很大,有一回重罚考试退步的同学,阿坤资质优异,那回成绩却出人意表的糟,当年国小打手心是家常便饭,叶老师身孕重了,打不动,所以就让退步的同学出列,手握拳敲墙壁,敲轻了还不行,老师会坐在旁边说:"用力。" 阿坤在老师说第三次"用力"时,就爆发了~ "够了!"他停下敲打的拳头,转身怒目老师大声质问:"你是怎样对待你的学生?"全班听到都傻眼,敲墙的同学也纷纷停手,老师不发一语,站起身离开教室前交代:"班长带阿坤到我办公室来! " 后来勒,事情是怎样收尾的,偶没跟去办公室,但班长私下跟我说,阿坤是性情中人,一到办公室就跪地跟老师认错了。害羞(黑白站列三,右数五)

红颜未改,童心依旧

昨天跟班长在FB相认后,私讯谈谈一些近况,他的女儿今年都18岁了,我们有18年没见面(最后一次见到他,只是点头笑笑,当时班长夫人大著肚子女儿还未出世,小夫妻俩在逛超市)我们谈老花眼的无奈与家中养狗的辛苦快乐,其实我想写出对他的一份感谢。父亲病逝那年,在五年级升六年级的暑假,开学日正好撞上父亲举行追思礼拜,所以没有参加开学典礼,开学除了领取新课本外,还要分配一整学期每人负责的打扫清洁工作,由于我的缺席,所以得到最大奖~倒垃圾。没有小朋友会喜欢这样的工作,除了觉得肮脏,还必须等所有同学扫除结束后,将垃圾收集再送去垃圾区,总是最后回家。那个年代没有垃圾袋,除了扫地的灰尘,粉笔灰,一些零食纸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髒的垃圾,吃不完的便当没人乱倒,都是带回家倒给附近养猪户设置的馊水桶里。可是垃圾场确实挺远的,必须走出教学楼,横跨过操场到另一角落,开学第二天得知这样的分配遭遇,真像故事落难的小公主似的,才没有了爸爸,又得要提半人高的垃圾桶倒垃圾,永远要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回家.......哭哭班长被老师委任,每天放学后要在黑板抄第二天早自习的数学习作,既然他也得留下,所以就义务帮我一同提半满的垃圾桶,一人拎一边走去垃圾场,一路说天说地,回程通常我踢著垃圾桶滚回教室,班长拿桶盖当飞盘一路甩回教室,等他抄完数学习作后,两个人一起走路回家(我住眷村,他住省训团宿舍),总事有话可说,有时候班长会随性爬爬树,踢踢石子,追追猫什么的,我在一旁吆喝,奇怪,后来上下学期的垃圾都是我们负责倒了怀疑。失怙的哀伤被无厘头的童趣取代,跟要好的女玩伴相处,相似相比后很自然的忧伤感就涌出来,而班长家有三个哥哥,听他讲他哥哥们的事,真是听也听不完,我开始对古典音乐涉足聆赏,就是由他大哥的贝多芬交响乐唱片全集开始,还有台湾音乐大师李泰祥的~(上下)等等,班长自己都没想到,我从他那领取到的资源如地何丰富。足感心耶(黑白站列二,右数六)

右起:火爆阿坤,班长,班花(几乎没变),皓子

皓子跟我在教会儿童主日学就认识时大概六岁左右吧,我们同学五年,他从小就有表演天份与爱好,永远记得他在四年级同乐会中献唱的~蝴蝶谷,那般的投入与尽情,一点也不像小四生。我们两个人在学校的吵架很经典,虽然不宜公开,但因为同是主里的肢体,再糟糕的言语,都像豆腐丢在脸上,虽痛但无大碍,今日回想起来,更显得当时的稚气与浑傻而已。

他住在影剧新村,当兵时还曾穿著军装,到我当时打工的唱片行探班,我看到皓子在马祖南竿这样艰难的环境,还是训练自己的文字报导能力,当义务记者,非常替他高兴。退役后进入节目制作公司工作,开始做前卫的装扮,我们故去的老牧师常常训诫他:要当光明之子,不要落入恶人圈套。他矫情又自傲的回答:人家我是演艺人员啊~其实皓子兢兢业业,在圈子里力争上游,拿过节目制作金钟奖,算是班上学校之光呗!我毕业回台湾那年,他知道我喜欢张洪量,还特地介绍我们见面呢~羞

(黑白照站列二,右数第三)

班上凡坐过我旁边的男同学都教过我数学,或是考卷供应我抄过答案。进入职场之后,我抓的原物料预算与统计预估销货量一向准确,可见,我还是受教可教之才。女同学勒?我们一起跳房子,跳橡皮筋,围在一起吃便当,相亲相爱,数年如一日,除了融洽还是融洽,所以反而没什么特别好玩的事项,但我们的班花(黑白照坐列左四)她母亲的油饭与红糟肉,是我这个外省妹最最难忘的台湾味,犹记我们去到她家,她母亲温柔的招待我们,班花放凤飞飞的唱片给我们听,我们都好讶异她家客厅的天花板里藏著音响喇叭,歌声由四方徐徐送出,合乎那首诗句~此曲只应天上有~

我们这五年五班的中生代,由幼马时期同窗相识,经历蒋公去逝,一起配戴过黑纱,也共同购买过爱盲铅笔,防痨邮票,乾吃王子面,订喝爱如蜜,打弹珠博叭噗或老鼠肉香肠,抽纸签,踢毽子,疯少棒,青少棒,青棒,小蜜蜂,孙悟空,科学小飞侠,毕业后分开学习成长为少马,成马,在步入中马阶段的2014,能亲热欢聚一堂.......我们中间没出过真正的大人物,但是我们是这样一同朴实纯真受教,我想起校舍外墙面向操场上展示的上下联:

做一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  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同届四班的联合同学会

民国一百零三年 2014/06/08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其它
自订分类:心情记录
上一则: 影像 记忆 传承
下一则: 时间正在流逝, 未曾离开,还在这里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58) :
58楼. Pharos
2014/10/03 17:14

太羡慕了 ~ 

57楼. yusheng
2014/10/01 21:18
阿坤好样的!我小学时遇到过不少恶师,可是很蠢!挨打也不会吭声,手快被打烂时,就转身向外走,然后跑给老师追,他再追打过来我可就会发狂了,拼命抓咬踢直到被打趴!
56楼. 我败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
2014/08/13 13:22
好引人怀想的一首“本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学校教的歌曲。
55楼. 小甜甜的更年期
2014/08/10 18:07
普渡

亲爱的天路

问你两个问题,好不?

以前你眷村有没有做七月普渡,基督家庭除外

如果有,可否略述

移民加拿大的台湾人,七月有做普渡吗?

如果有,可否略述

南部的眷村多已改建成集合公寓大楼住宅

今时旧历七月十五,见眷村家家户户携祭品大包小包集合公寓大楼中庭广场搭棚大红桌摆设在中庭齐聚老先生老太太小孩手拿欉香普渡四海好兄弟姐妹并疏文上天仪式虔诚隆重。

有的,邻居家会烧纸钱给无主孤魂,但是不会有食物供品,也许是军眷比较穷?

但是眷村外的本地老社区,会集体摆出供桌拜拜的,距我家二十分钟步行路程的保安宫就有,大龙峒社区很有历史哦!

我今天看台湾新闻,有一老板弄了二十来只鳄鱼一片排开拜拜,怪吓人的,也够大手笔了!

基督徒相信有游魂的,所以我们不允许自杀,因为上帝不收留,魔鬼也不要。我一直喜欢的优秀男演员罗宾威廉斯自杀了,好惋惜啊!

问候

天路2014/08/12 17:56回覆
54楼. 张凤哈佛 哈佛问学录 得首奖
2014/08/03 03:08
童 稚 的 感 情 最 纯 真 悠 长 ,能 长 联 络 多 么 难 得 .

全拜科技文明网络普及!

想起许多失联的故友,分外珍惜这批已重逢的小同窗~

天路2014/08/12 18:15回覆
凤姊文艺活动一波接一波,祝福顺利平安,反响热烈!! 天路2014/08/12 18:24回覆
53楼. 爱的记事簿 (宛如走路..)
2014/07/31 23:37
都是有情人!

时光荏苒,再回想昔日同窗的种种,心中滋味甘甜。

很温馨的文。人与人之间只要常有这种珍爱,生活必然教人留恋。

问候天路 夏安 :))

亲爱的簿簿:

这个夏天温哥华特别热,所以我也特别懒~加上使用轻便的平版计算机,FB 游走方便,把udn着实冷落了。

哇,这些个以前手都不愿牵的男孩女孩,都成人家的父母亲了,只有我还沈淀在儿时记忆,同学们的FB 大多在意孩子的入学教育问题,我开始明白上帝许可我单身的恩惠所在,更尊敬同辈的为人父母者!

实在是很反常的一年,赶快入秋吧,上帝怜悯这地,这些人⋯⋯

问候,出入合家平安!

天路2014/08/12 18:12回覆
52楼. 航迷老叟
2014/07/28 16:42

天涯不忘旧时情,读毕,你们这一班,

国小的童年没有虚度,

回望自己的小学同学,各奔东西,

就连在路上都难碰得到,更别说同学会了,

很温馨的一篇格文,

再过几年大家头发都白了,回味青春,

再聚会时,又是另一种深情。

我如今很难放下母亲,爱犬,只身前往任何地方,

同学们很体贴,问我何时返台,可以特别相聚一番,

我诚实的回答,应该是下一个马年吧!

那时,我们就都迈入花甲之年罗~~~哇哩咧

天路2014/07/31 15:09回覆
51楼. the dreamer girl
2014/07/25 15:16

经过30多年的岁月

当年的幼童大都已成家立业

同窗的情谊不因时空的变迁而有所改变

看大家共聚一堂的那种盛况真是既热闹又温馨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杜拜- 哈里发塔(Burj Khalifa)

我们的班长在FB里感叹的说:

我们都被孩子追老喽

我窃喜暗想,这大概就是我独身的红利吧?!老的慢一点点谁理你

眼里见到照片中的每一位,都那样让我深深喜欢珍惜啊!羞

天路2014/07/31 15:14回覆
50楼. 悦己
2014/06/30 11:12

哇, 明天开同学会?今天才知道? 那真的很让人扼腕遗憾耶!!要我, 真的会懊恼万分!!

好在可以分享到他们的照片, 也算可安慰天路的心了

看到儿时玩伴今天的模样, 真的会勾起好多往事, 令人无法成眠!

你们同学们看起来都好年轻哦!!


亲爱的悦己:
谢谢你来,你的新文我还没来得及写回应,麻烦的苹果平版穿插困难,
我可好找你几多天啊!
这个年代,只要愿意努力,都可以抢回十几二十年的,你才是不可思议的青春婆婆嘞!
我不用张罗出席,却看到出席的每一位,占大便宜啦,
这样想,心里安慰多了~ 天路2014/06/30 16:39回覆
49楼. 童空心
2014/06/27 17:52
真是精采,看得我张口结舌,惊喜不断,尤其是你和你班长倒垃圾那一段,最后都是你踢著垃圾桶滚回教室,而班长则一路将桶盖当飞盘的甩回教室,真的有趣极了,彷佛就在眼前的活泼调皮,哈哈......感谢分享,让我也沾染了你们的温馨快乐!
我一直不是用功的学生,
父亲过逝后,更糟了,
我也不是要强的那种个性,
幸好,我还知道,不要当最后一名。
现在想起那段倒垃圾的日子,才明白孩子也懂得苦中寻乐,
帮助自己转移伤心的情绪。。。。。。 天路2014/06/30 16: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