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怡仁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yizenwu/87797717
打印日期:2019/12/08
天意与蝴蝶效应
2017/01/08 01:01:04
旧作改写
2014年6月4日刊载于《美国世界日报》副刊
2014年10月14日转载本部落.
2017年1月6日改写.

2011年以恐怖小说闻名的美国作家史帝芬金(Stephen King)改变戏路出版了一本科幻小说《11/22/63》,我对恐怖小说本来敬而远之,但是我读过史帝芬金的非恐怖中篇小说集《四季奇谭》(Different Seasons,1982年),这小说集有三篇后来拍成电影,其中《站在我身边》(Stand by Me,1986年)和《鲨堡监狱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1994年)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名片,参与电影制作的人固然功不可没,故事的感人也是一大原因.我非常喜欢他的文笔和说故事的能力,还买了他一本名叫《关于写作》(On Writing)的书,想知道他写作的密诀,所以他的小说如果无关恐怖,我会买来读.

《11/22/63》的故事有关穿越时空和甘乃迪总统的暗杀事件,我的读后感是有两个议题纵贯全书:

(一)如果有机会回头去改变历史,你会不会「冒死」去做?小说的主人翁经历了数次出生入死的意志考验.如果不是身历其境,其实无法回答.

(二)历史可以改变,后果却不见得是你预期的,怎么办呢?这应该是这本书的主旨,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这一个议题的感想.

1985年的热门电影《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里一个年轻人意外的回到30年前的世界,无意中改变了历史.但是电影结束时,这个年轻人在「过去」所做的事似乎只影响了主要人物的「现在」,周遭其它人的生活好像没有变化.那是因为这个电影跳过了穿越时空的一个副作用而不提,那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回到未来》是个娱乐性的电影,当然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

2004年的电影《蝴蝶效应》顾名思义应该是专门讲这件事,但是为了剧情需要只能选择性地应用,原因是「蝴蝶效应」其实是复杂的科学理论,短短两个钟头的电影很难有合理的交代.长篇小说比较有发挥的机会,史帝芬金以认真的态度花了许多篇幅来面对这个问题,有人批评这本小说曲折太多,辜负了作者的苦心.

话说「蝴蝶效应」是「混沌理论」(Chaos Theory)里重要的一环,它的名称源自「混沌理论」先驱罗伦兹(Edward Norton Lorenz)的一篇论文《预测的可能性:一只蝴蝶在巴西舞动它的翅膀会不会导致美国德州的龙卷风?》蝴蝶舞动翅膀当然不会直接造成龙卷风,但是它和许许多多相关和不相关的事件错综复杂地结合在一起却可能会导致远方的龙卷风.意思是即使是微小到几乎不可测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很久以后或者是很远之外的一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事件.

以「蝴蝶效应」为基础,《11/22/63》的故事是说除去「过去的恶」并不保证能导致「现在的善」.以此类推,我们同样的无法预测现在所作所为对未来的影响是善是恶.难怪学者蒋梦麟在《西潮》里说的「历史似乎包括一连串意外事件,不合逻辑的推理和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样说来人生何去何从?我在另一位学者夏志清的书《Classical Chinese Novels》里找到答案.他在评论《三国演义》时说:「天意虽不可测,但它同时也是所有参与人竭诚所为的总和.(以上是我粗浅的翻译,这本书是英文书,原文如下:While heaven's design is inscrutable,it is at the same time the sum total of men's conscious endeavor.)」夏志清的「天意」和「蝴蝶效应」似乎异曲同工,这段话给我的启示是:即使我们无法预知今日所做所为最终是否真能造福大众,即使大家看到的「真相」大不相同(注),但是每一个人还是应该尽力去做他认为该做的事,这就是天意.

注:参见我另一篇文章《妖精!妖精!》(2016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