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双溪看世界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wonghc70/129864916
打印日期:2019/12/06
从一张照片谈起
2019/10/05 11:51:09


两个星期前的周末,我骑著小摺在台北大学附近溜达,在三莺二桥的桥头看到这张横幅挂在铁皮工厂的外墙上,本来没啥感觉,不就是政治人物的广告嘛!当注意到里面关于农田工厂的用语时,我回头拍下,放到我的脸书上。我不是网红,脸书作为辅助教学的平台,平常只有一些学生故旧偶而看看,点点「赞」。没想到这张照片,迅即获得一位不认识的过客留言:「叫兽,附近有农田吗?」,我随即回应:「您没看到附近都是农田吗?」,这一区除了三峡老区与北大特区外,周遭都是农地与农舍,还有混杂其中的违章农地工厂。没多久,这位朋友的留言就自行删除了。


我记得「叫兽」一词最初是前立委余某喊出的,他是我所尊敬的余登发老先生的金孙,对于一些不学无术的教授,只为政党帮闲、当打手,「叫兽」倒是很生动的形容,网友如果好好查查这些所谓「教授」名嘴的学经历成就,这样的形容可能恰如其份。不过,就凭我张贴这张原本就是广告物就迎来这样的称呼,就有讨论的余地,难道关于政治,我们连一点理性讨论空间都没有吗?


我不认识这横幅的广告主「苏巧慧立委」,只知道她是当今行政院苏院长的千金,刚刚查阅维基百科,才知道苏立委学途与仕途顺遂,是人生胜利组,和连公子一样属于知名的「政二代」。


这张横幅没有政党属性的绿色,也没有足以彰显政党的标志,用粉红色也算合理呈现性别的特质。我在意的是横幅上的宣传重点:「成功争取:田园工厂,就地辅导,安心拼经济」。 日前才因为农田地违章工厂火灾造成两位年轻的消防员牺牲,看到这则广告无比讽刺。


凡是有眼睛的朋友都看到从台湾西部,从台湾头至台湾尾,农田里的违章工厂到处林立,吞噬著台湾生产粮食的田地,污染著农田,污染著河川,使得台湾西部几乎找不到洁净的河川,没有洁净的地表水,养殖户被迫去抽地下水,使得地层下陷,淹水不退,海水倒灌,这一联串的祸害,源头就是违章的工厂。该广告附近柑园大桥旁的工厂把污水灌入到大汉溪中,那是我亲眼目睹的。稻米或其它农产传出有过量的重金属或其它污染物,新闻也不是没有报导过!


有良心的政治人物纵然同情这些工厂对于经济与国民就业的影响,不敢悍然处理,总不能拿「成功争取:田园工厂,就地辅导」来说嘴吧。


农田工厂不是一时一人之过,工业入农田,就如同农业上高山一样,都是台湾以经济发展为优先的年代里,所种下的祸根。兼顾情理的作法是:(1)立刻禁止新建农田工厂,以都市违建即报即拆处理。(2)原有的违章工厂审视污染的情况,严重者勒令停工,或限期迁入至有污染处理设施的工业区,(3)如果污染可以自行处理减轻者,限期处理后复检,通过后,列册辅导,分批迁入到工业区,需要时,给予融资协助。(4)如果污染轻微,不影响附近居住与农业生产者,列为最后一批处理,最后应迁入工业区。


如果不谋求改正,就是不爱台湾,不爱惜这片土地,不顾惜我们后代子孙的生存!当立法院无视农田污染而通过「就地辅导」的修法时,那些环保运动家、农村运动组织等「社会公义」人士全都哑口禁声了,那以绿色为党旗的政党背叛过去自己所坚持的价值,也没有任何一位人物敢做异声,反而像苏立委一样,居然以此为荣,还拿来说嘴!诚信何在?脸面何在?良心何在?




这广告横幅就挂在工厂的外墙上



请参考


大汉溪漱玉补遗 


你的秘密花园,我的环境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