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双溪看世界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wonghc70/128182232
打印日期:2019/11/20
我是「中共代理人」吗?
2019/07/21 08:49:49


总统︰下会期修法禁中共代理人 2019-07-06 自由时报 


严格规范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宣、参加中共举办的会议


〔记者彭琬馨、李欣芳、苏芳禾、陈昀/台北报导〕立法院近期完成「国安五法」的修法,蔡英文总统昨在脸书贴文宣示,立法院下会期会继续努力完成「中共代理人」的修法,严格规范人民、法人、团体或机构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


老美供我读书,接纳我进修,我感恩,我亲美,不过老美只能当「山姆大叔」,不可能是「老爹」,唯美是从。


我爱台,因为我经历过这里人民奋发的年代,陪同走过威权,进入民主的时代,真实地实践推翻几千年帝皇统治的传统。无论人民选你担任何种职位,就算最高的领导人—总统,于国民来说,只是最高级的「公仆」而已。我不能忍受「公仆」骑在我们主人翁头上指指点点,甚么能做?甚么不能做?甚么不能说?


我赞同统一,因为中国的历史长流里,久分必合,久合必分,合则兴旺发展,分则衰败困苦,避世「桃源」仅是短暂光阴。当然这种统一是自由而合,而不是压给人们一个「新主人」、「新特首」。


我反对威权统治,第一次投票也投给「党外」。但是我讨厌「东厂」、「西厂」、「内厂」、「粘竿处」、「血滴子」等封建王朝最阴暗的统治手段。更讨厌让这些奸佞作乱背后的主子。


我亲中,亲的是文化、历史,亲的是大好河山,亲的是同文同种的同胞亲友。我反对共产统治,因为打倒地主、买办、洋奴后,我不能忍受「革命家」与其后代门徒起来作为「新地主」、「新员外」,骑在人民头上,这一代英名不代表永世英名。


我曾经进行两岸交流,和对岸高等学府的学术领导互相往返,互相举办研讨会,互相接待参访。我曾经参与对岸学术单位进行合作研究,我曾经聘用对岸的博士后研究员,我曾经联名发表。我没有问这些往返的人员,想必这里面很多都是共党人士,也想必用过对岸政府的资金。


请问「这个政府」与其相关人士,我算是「中共代理人」吗?


请参考


我们都要分享经济成长的福利! 


我是中国人 


东厂,威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