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雨南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tealions18/128197865
打印日期:2019/12/13
淹没的真理是远方—给艾怡良《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摘录自新诗集(极光汽门摺远的声纳)
2019/07/22 15:38:39


淹没的真理是远方—给艾怡良《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他们说会再见到




字典里没有「爱」这个字所以我只好去找一个终身孤独的人


她会告诉我放满屋内的蜡烛总要熄灭蛀牙后的清晨


但这个终身孤独的人得了「爱癌」不断地往后走著


彷佛一个踢踏舞者用力地踢出灯光照射的柔和


多么髒乱的地板一个蜘蛛网穿透了人类的暗恋


我吃下了一百碗鸡肉饭让清晨能够叫出一声冰冷


「爱」这个字像鱼刺卡在她终身孤独的喉咙。


解释了吗?或许只是一个插满倔强的黑色花瓶


也或是一台跟不上时代的电暖器发出的哭声


「屋内的蜡烛被一个充满爱的人用门槛熄灭了」


她的身旁有一个生锈的小丑在不断地如沙漏啜泣。


他们说末日之后人们才会知道爱的真面目。


他们说缝补一件衣服千万不能让她合身的离去。


 


多么不合身的离去像一个踢踏舞者踢出了泪滴


她得的「爱癌」让她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情感


而且每日的梦都是一个男人流下大量的血


把那一些血存放在一座沙漠让你可以经过


「我叫醒她彷佛真理在淹没一根蜡烛的摇晃」


我是可以知道的吗?那本字典慢慢地失火


你口吃地说:爱没有部首、爱没有同义词、爱剩下最慢的火


爱其实是淹没的真理探出了头在远方蜷缩


我知道她这么说往后的翻身、往后的犹豫


都在招唤一个张开眼睛的稻草人踏出第一步


「第一百零一碗鸡肉饭我剩下一口,我知道了


那是爱留下沉默的活口望向酱油般的河川


那本字典正在淹没,却被爱一一地搓挪且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