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回忆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rebec/12354
打印日期:2019/12/09
永远的梵高
2005/06/08 16:58:17

梵高一直都是我的最爱,爱他的痴,爱他的狂,爱他那神经兮兮的笔触和色彩,
爱他对所爱的的执著。站在他的原画前,他的点描似乎在燃烧,画里画外的世界
都似著了火。

要真正读过梵高一生的心路历程,才能更进一步的真正走入画家疯狂的理想境界里。
当然,每个人进入某幅画的当下意境都是不尽一样的。 梵高一生坎坷多磨,满富悲剧
意味,在他短暂生命的最后两年,更苦于疾厄缠身;这致使他两度自残,终于结束了
自己的生命。

《文生在阿尔的卧室》是让我有著诸多感想的其中一幅画。
梵高曾经说过,他有预感[有一天会画些东西,表现一点娇艳,一点青春。
我自己的青春早已经逝去了。]

他到阿尔来,就是为了画出这类的作品。他想在阿尔这间小小的卧室安顿下来,
在这既朴素又简陋的卧室里挥洒他那无限的作画空间。 阿尔时期的[黄屋]是梵高
成立艺术家团体的计划之一。虽然这项计划在高更离开阿尔后遭到夭折的命运,
但他确曾想过以黄屋作为艺术家的聚会中心。 当然,在梵高的计划里,
是没想到会从阿尔再进入精神疗养院的。

 

这幅《乌~飞过麦田》是我最喜欢又最令我感伤的一幅。
黄昏后的麦田,金黄色的麦草在风中摇晃,昏暗阴重的天空,
似乎随时撑不住而将会坍塌下来,一群逆风而起的乌鸦,道尽画家心中的无力感。


梵高以较淡的灰棕色来表现麦田土地。单薄的土地色彩不但支撑著掠过天际的点状
明亮色调,同时亦作为天空下方密实明亮色彩的基石。虽然,绿色的麦茎,蓝天以及
混杂在麦茎之间的红色罂粟花显现出有如光谱一般的色彩,但前景的残株却呈现著暗淡
的紫色和土黄色。这二种颜色并非印象派和新印象派画家惯用的主色,但梵高后来却
经常结合这二种色彩并把它们当作和谐色彩来使用。


五月的巴黎,依然春寒料峭,皮鞋在寒冷的空气中突变硬,划破了足踝。
下午四点,站在暮色苍茫的塞纳河畔,去留两难。转左直走就是musee d'orsay了,
梵高和莫内就在哪里,但我的足踝红肿淌出血丝..........

走几步停一阵..忍著痛,忍著寒冷的风,沿著塞纳河岸,边走边跟自己说,
撑下去,快到了.............立在梵高的真迹前,一切的忍受都值得。


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 -1888

《隆河星夜》 1889年,文生到了阿尔,顿时发现,[光]所具有的力量,竟如此震撼人心。画这幅画对他来说是一项挑战;著画亦透露出他心中某种梦境。一年前,他写信告诉迪奥:[看到星星,总让我沉入幻想,就像地图上表示城市县镇的黑点,会引我遐思... 我们乘火车可到达(Tarasoon)或(Rouen);籍著死?,我们则抵天上星辰。] 画里除了用淡粉红色和淡绿色表现出来的点状星星之外,他还在深蓝色的天空中画了一颗带有黄色和淡绿色的反射状星星(左上角)。虽然在夜晚的天空中可以加入一些能表现自然,色彩的景物,但风景画里的星星具有唤起回忆的作用,而人像画里的星星则代表著一种精神状态。


在世界各地,我看过无数幅仿功唯俏为妙的《星夜》,但整幅画就是少了那种阴冷疯狂。
后期的梵高,线条愈渐扭曲,粗矿,厚重的色彩,一再地述说著画家的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