盹龟鸡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hsalice/130200913
打印日期:2020/01/17
不可思议的 圣以撒大教堂
2019/10/24 00:06:00


20190920


前篇提过,彼得大帝战胜瑞典国王,从原北方霸主瑞典王手上夺来芬兰湾出海港 ,还严加看管 不给机会让瑞典抢回去。苦心想着在莫斯科之外,有一个格局不输给欧洲的城市,又可以御敌。因为是北端门户了,圣彼得堡必须强固到能抵御北方强敌,得建造个石头城。


俄罗斯森林多,古老的莫斯科是采用木造建筑为底(后续会介绍莫斯科金环, 位于郊外的弗拉迪米尔,苏兹达尔,谢尔耶夫 ,这些中世纪的古城 尤其是教堂, 美到会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


俄罗斯是个平原地形,却没有意大利 丰富大理石矿的资源。 要远到高加索才有高山,全国缺乏石材 ,这怎么办 ?  从来身先士卒 ,英明实际的彼得有好法子。他想出了石头税~ 让北方进入彼得港的船只,每一艘携带石材抵港湾税(4540克 小船10块  大船30 块) ,负重小的马车 带个三五块。 因为缺石材 ,同时也颁布 禁止其它地方用石头盖房子 。


蚂蚁搬家 逐渐搜集累积建材,在沼泽软地上垫木柱桩打地基,逐渐打造出这个石头城与道路来。


1812 十一月终于 打败当年 六月 拿破仑大军(挟征服欧洲气势如虹, 率44万-61万 。 亚历山大一世 命库图佐夫领军出战, 兵力只有 1/3 。 俄军哪里是对手,号称西伯利亚狐狸的库图佐夫 一边放弃莫斯科,一边撤退 一边放火烧去村庄庄稼粮食的焦土政策。 再熟悉地形 拉长阵线 打游击战保留实力。习惯于温暖气候的法国军队 哪里禁得起俄罗斯一年八个月的"冬将军" 气候。10 ~11月俄罗斯严寒的冬天来临, 缺乏食物的法军一一倒下, 军士耗尽, 打仗又输,只剩下 1/10。 才五个月,拿破仑便认败 赶紧撤军。


1818年 俄罗斯国威大振 ,如日中天的亚历山大一世 饮水思源 ,感念起开疆闢土的彼得大帝。 在彼得的生日还是纪念日,兴建 壮丽的大理石教堂,向彼得大帝致意。 以撒 ( "达尔马提亚的以撒")  来自于彼得的守护神名 。 圣以撒大教堂的英文名称  "St.Isaacs Cathedral"。



俄罗斯请来法国建筑师 蒙费朗主其事。可搭建这么宏大的大理石圆顶大教堂十分艰辛,光打地基就需时5年,一上圆顶就掉了下来。历经 亚历山大一世 尼古拉一世 亚历山大二世  直到1858 最终完成了,耗时 40年 。 建筑师忙碌一辈子, 大功告成半年后,满意的以72岁辞世,教堂中有以当年大理石材 所完成的塑像纪念他,有功于俄罗斯, 配戴著大勋章 。



查自网上 Future View 360 , 原来建筑师是这样解决的: 地基底木桩和教堂屋顶结构图 来自此网站。网上的资料说在沼泽地盖大理石教堂,5年打木桩  是用十多万农奴哪里  。




教堂石柱使用材质比大理石还硬的花岗岩, 厚实粗大共计 112根,教堂高101.5M,圆顶直径21M。


导游曾反问我们,这么粗重的红花岗岩石材要怎么送到圣彼得堡的?有人说是坐船,但是船只载不动啊 ,又是俄罗斯的气候帮忙,是经过结冰的芬兰湾 坐雪撬运来的 。



历任沙皇倾尽财力,光东西南北 四面门廊, 有48根大圆红花岗岩柱子,每一根都重114吨,高102M巨大程度仅次于 冬宫广场的亚力山大柱,世界教堂廊柱巨大 排第一名  。


大教堂的中央圆顶 贴了三层金箔, 至今仍完好。  俄罗斯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教堂, 以圆顶为中心,希腊十字架基底作为结构, 四角有四个尖塔, 四面有红色花岗岩。四面的花岗岩石柱门廊外,三角形山墙雕花立体又精致,南面雄伟的天堂之门,尖塔圆拱天使来引领 。




南面天堂之门的内墙门雕刻著福音书的故事与人物。



门廊各有三角形山墙雕刻,描绘著耶稣降生 东方三博士来贺;有耶稣受难 升天等主题 ,山墙之上是众圣徒的雕像 。 




圣以撒教堂内 有拼花地理石地砖 ,室内65幅奢华 明丽镶框的彩绘壁画,看似绘画,其实是有色大理石贴的马赛克壁画,绿色孔雀石柱 天拱绘著著红衣的天主,下方 主祭台周围,一框一框方格子便是。 太远了不好照,给游客近看的是这样的马赛克画。真是一小薄片一小薄片贴起来的。工不厌其精 是宗教热诚? 还是冗长的俄罗斯冬天,让他们这么有耐性 ?




装饰的金箔 就用了400公斤黄金, 蓝矿石 1000吨。


教堂内陈列著多次迁址重建的老教堂演进小模型, 自右而左 , 分别是 1706 小小木造教堂,有人说 1717 1768 是大理石 (看这造型真是 也是贴上的,内里还是木建筑)教堂,1818 建造的才是真正花岗岩石柱耸立的圣以撒, 规模更高更大 更通透。



最远的天堂门内面 两旁有手执圣以撒教堂图的圣以撒,持天堂之门钥匙的圣彼得  。




华丽的 镶金拱廊 彩绘天拱 孔雀绿大柱祭坛,美的让人无言 只能仰望猛拍照。






去的时候运气好到不行,恰逢神父引领著唱诗班作弥撒, 东正教徒 是站立望弥撒祈祷的。


导游有说教堂内可以拍照 (有更早去过的美术班同学,她拍到的是儿童在教堂内写生。 俄罗斯的教育使命感很深捏),但不能够对著信众祭坛, 否则会被制止。 开始只对著周遭和拱顶摄影 ,可是听到天使样的吟唱, 再也忍不住了,慢慢转向祭坛,果然是蓝衣神父正在行仪式,旁边有唱诗班合唱团应合。怕人拦阻,不敢太嚣张,仅仅小录一段 作为来此的纪念品。



知道俄罗斯人的音乐舞蹈是很强的,但是强到主祭的神父有如台柱男声一样,不需要麦克风 沉稳响亮,不是眼见 难以相信。这么大的空间里,为数不多的唱诗班,天使般的歌声 伴随神父。


才星期五,是参观冬宫画廊的午饭后短访,竟有机缘见到弥撒,现场聆听东正教的圣咏,真是福气。 虽然不是教徒,领受这样的祝福, 感觉自己的身心 也被清洗得干干净净了 。


缺乏建材 缺乏技术的俄罗斯,要盖出这样的教堂是不可思议的难,他们不气馁的做到了 ;小小的弥撒感恩祭 ,神父与唱诗班的虔诚唱咏 力罩全场,在今日精神文明全球式微中 ,同样不可思议。第一回看俄罗斯教堂 ,看到对这个民族 肃然起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