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的网志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panwh/9708079
打印日期:2019/11/20
台湾产业的失败及对策(1)
2013/12/01 12:13:24

湾近来景气疲软不振。眼见湾第三季GDP成长率却只有1.58%,而大陆却强劲成长7.8%,创今年新高;韩国也缴出近年新高的3.3%。于是台湾怠惰与无知的名嘴及职业学生,赖来赖去不知道要赖谁,正好当了反对党的马前卒一个劲的将怒气出在马政府身上猛劈政府,乱丢鞋子。


只不过这些人搞不清楚问题的根源,所以无法针对问题,也无法解决问题,只能到处乱丢鞋子或怒呛政府,终究只是廉价的表演或发泄,因此注定无足轻重。何况现在许多大老板们都对丢鞋子的社会系学生感冒不已,未来恐怕除了去民进党的场子谋个差事,恐怕更难就业。


台湾经济的问题不在政府,而在产业,对政府丢鞋子其实是搞错了对象。如果说台湾政府有什么问题,其实是政府做了太多不应该替企业做的事情,例如操纵汇率。坦白说一个民主、市场经济的台湾,注定是小政府的格局,政府那里可能有什么余力拼什么经济?又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大政府可以名正言顺的干预经济?顶多就是塑造更开放公平的产业环境给企业自由竞争。


因此,哈佛大学教授波特在其「国家竞争力」一书上曾经特别说明:其实各国并不彼此竞争,真正竞争的是各国的产业而产业也就是这个国家的企业集合体。换言之,拼经济的不是政府而是产业。台湾经济出现大问题,主要湾的主要产业景气低迷脱离不了关系。


湾的产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审视过去十年的湾产业发展。从2002年开始,当时的民进党政府,为了持续李登辉的「戒急用忍」的国策,「厚植台湾对抗大陆」,积极推动两兆双星产业,倾国之力引导资源投入几个政府选定的产业,例如DRAM、面板、LED以及太阳能面板等。希望能打造出几个大规模的产业带动台湾的经济成长。


然而,政府过度主导与支持的产业注定是失败的。DRAM、面板、LED以及太阳能面板却被称为4大惨业,「根瘤台湾,尾大不掉」,不但累积巨额亏损, 更可能连带影响到台湾金融体系的安定。就单以四大产业之首的DRAM来说:单是南亚科及华亚科在五年内就钜额亏损2500亿,加上茂德、力晶留下的数千亿银行贷款,以及总和上兆台币设备投资支出,可见这个产业对台湾的资源及能力的拖累之深。而当时受政府联贷指示的银行无不蒙受巨额的损失。


而「双星」的生技制药与数码内容则是看不出有什么具体成效。绝大多数的生技产业毕业的本、硕、博学生从毕业开始无不面临就业挑战压力,毕业即失业。


DRAM上兆元的投资,如果正常发挥投资乘数的效益(约略为3),应该可以产生3兆元的GDP产值,换言之,从机会成本来看,单单这个DRAM产业让台湾损失三兆元的产值,也就是每人少了13万元的产值。换算成每户所得(4人计)则大概少了52万元。合计这六大惨业所产生的浪费与虚掷,真是罄竹难书。


于是,台湾在新兴的六大产业上铩羽,传统代工产业上也只能坚守价值链的最底层,复面临沉重的破底危机。


所以,不论那些念社会系的学生鞋子丢得再多,名嘴再如何呛马,都改变不了这些过度保护扶持的台湾产业的陨落,而对照大陆崛起,香港繁荣,韩国腾飞、日本复苏的外部环境,一场国家产业发展的生死存亡之战似乎正在上演。


为什么台湾科技产业陷入瓶颈回首30年前,台湾通过制定明确的产业政策、提供产业所需的资金人才等多种手段,大力扶持信息通讯产业发展,逐步形成了台湾引以为傲的代工生产代工设计模式,成为全球重要的计算机及半导体生产基地,其成功的关键因素就是优异的成本控制,乃至成本下降能力。在这样的代工思维逻辑之下厂商藉著规模经济进口外劳,甚至外移等手段,并在台湾政府的低利率及低汇率的支持下以极低的毛利率进行低成本的流血竞争。


换言之,是台湾人民的牺牲补贴了全世界的信息通讯产品的低价。然而,厂商超低的获利能力,又怎能支持企业走上研发与品牌之路?下标是几个台湾制造业的代表性厂商的毛利率及净利率。花费庞大的全民金融资源,从事巨大的资本投资,却只换得这样可怜的投资回报?



























公司



营业毛利率



营业净利率



宏碁



6.81%



-2.79%



鸿海



7.07%



3.46%



和硕



4.20%



1.15%






关键在于台湾从产业、到政府、到人民,始终无法从摆脱代工的思维而走向研发与营销。于是当代工沦到产业的最底层,再加上大陆也学会代工这一把戏,于是伊于胡底。


丘吉尔曾说:一个国家或民族如果沉溺于过去与现在,则必定不会有明天。台湾过去的成功制约了台湾未来的可能。如果我们不再纠结于过去的成功,那台湾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