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评.文事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niennien1234/8566160
打印日期:2019/11/23
王马『消失的密室』
2013/09/17 16:10:25



王金平已重回密室 , 国民党应找回密室


 


 


政治最真实的,不是表面的王马诉讼大战,或是挺马尊王态度,而是台面下的实力消长。



马王大战上演了十来天,想必局外人都还在预测赌盘与结局,局内人也不乐观太早落幕,因为政治断层释放的能量,还在余震中,更不排除另一个新地震的到来。



台湾的政治从来不是从人情义理来解决的,法律也只是一种手段,政党上台与下台是一种集体的潜意识,命运共同的枷锁。


 


 


在国民党最失意丧失执政权的时刻,王金平仍保有立院宝座,王金平是国民党与民进党等在野政党之间的桥梁人物,早已经是全国皆知的事实。



将王马大战说成是国民党九月政争,看起来是有点丑陋及精心策划的论述,但如果真如马总统强调的是基于坚持某种价值观或道德观,代表马总统面对王同志,还保有一种政治浪漫。


 


 


马总统从更高的道德或政治标准看待王院长党籍同志,闹得满城风雨,如果用国民党早期的密室文化,王院长早就应该知所进退,没有对错,就是权力现实的本质。



但国民党的密室文化,马英九并没有精通,诉诸民意论述的结果,也被民意及衍生的议题吞噬了!



王金平的反扑实力,来自于长期密室朝野协商生存的法则与惯性,也就是在密室外大打出手,企盼在密室里握手言和及寻求和解的契机。



返国机场大阵仗反驳,不承认个案关说,但却保留与马之间的弹性言和空间;法院假处分保全自身党员与院长权力,仍以永久党员之姿呼吁党员团结。



这种密室政治一直是许多政治人物习惯操作的场域,王金平的筹码除了来自院长独立性的职权,还巧妙的结合密室政治的高『权』集于一身。



而密室之高『权』,可以取自在野政党的情投意合,来自于法案关系人的关爱眼神,更来自党内反马势力的汇聚。



王金平娴熟立法院长这个角色,也完全依赖这个角色建构自己的政治伙伴,『没有敌人』是一种政治修炼,它与人际互动里的『没有敌人』有不一样的意义,人际互动里的『没有敌人』是一种良善为他人着想的态度与作为,而政治理的『没有敌人』,必须用许多政治或利益代价交换而来,包括党内的评价,个人操守的质疑,失去与回馈的平衡等等。



王金平在这么久的政治生涯里,已经熟悉及了悟人情义理与政治现实,在高党内压力下,他不愿意主动请辞院长,完全颠覆旧国民党内斗争的模式,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国民党内流派的主角,这么受到在野党及民间部分势力的支持,王金平体察自己的『势』,觉得可以纵身一博。



或许王金平深知,每一个离开国民党的流派之首,几乎都很难重回权力核心,『头过身就过』,如果能暂时赢回党员及院长职务,即使姿势不太优雅,但总比全部失去好,世事难料,马总统离开总统职务后,另一个太阳升起,自己可能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马总统的党内改革历经波折,后马时期的政治安排,牵动马的前功是否尽弃?政治人才的重新铺排与拉拔,已经无法等待,王金平是国民党早期极力培养的政治人物,更高辈份的国民党先贤,也慢慢退出权力核心,但这不代表国民党已经无法全党自治与自律,国民党好不容易重回执政权,此刻是个危机,处理的好它就会是个转机。



危机的是里应外合的政治压力,已经让年轻或有理想的党员看不清党格模样,更遑论更多新血加入?王马之争是国民党内的政治问题,必须用政治解决,它不是政论节目里的名嘴主流声音能够决定谁出局?更不是逐渐升高的反马声浪或低民调的抉择选项?国民党已经输不起,资深前辈请用智能决定国民党的前途,历经多次变动及耗能的国民党,许多人真的老了,也累了,请把焦距放在未来的国民党,疼惜得来不易的执政权,个人之私事小,但党的持续运作与更新,却是无法懈怠之事,说个难听的话,如果大家都变成看戏的党员,那何来战斗力继续执政呢?



我在陈水扁下台后预言,民进党很难夺回执政权,但现在变量改变,局势恶劣下去,马总统下台后,国民党很难再轻松胜选。



国民党与马总统早已经是一体,『反马』急先锋或是不满马执政的另一种民主声音,看起来是呼应了台湾民主国家重批判的氛围,但发动者如果源自政党内部,就是一个政党的危机,这比密室政治还要可怕,需付出更大的代价。


 


国民党的密室文化,也曾经是党内稳定的力量之一,此刻应该找回良性的密室沟通,党内才可能进一步团结对外。



时代背景与民意流向已经逼迫国民党必须向下一代借兵寻将,也唯有『江山代有人才出』,才能看到新的党风与气象,王金平如果真的拥有密室的高『权』,那是旧时代下的产品,时代在往前推,人才在流动,王金平是否仍保有『消失的密室』?人民并不关心,但人心已经对高『权』感到厌恶,所以,王金平并不是弱者或受害者,与洪仲秋案更是无法相比,黑衫军或白衫军的重出凯道,是支持王金平还是反马大集合,发动者必须给一个清楚易懂的最高行动纲领,才会让马路英雄感受到席地而坐的意义与价值。



此时此刻,数十位红衫军也再度出现在街头,但精神上是支持马总统的,他们在网络上集结要求王金平下台。



红衫、白衫、黑衫会陆续在台北街头成为一个『衫』团体,法院里王马律师团正在较劲,另外,立院中江院长无法上台报告的僵局难解,仍必须靠原本以为要终结的『消失的密室』继续朝野协商,寻求最大公约数,『消失的密室』果然是台湾政坛最难消失的政治魔术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