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评.文事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niennien1234/128529660
打印日期:2019/11/18
政治职人与无名英雄
2019/08/15 09:05:03


职人的精神  做好政治关键 




施政职人精神  选民观点在此



最近,总统大选开战了。



从天而降的雷风暴,也来到台湾的天空,给韩国瑜市长转战选总统很大的压力,韩国瑜选总统前线人战,后线水战,人战要面对党内部分同志的批评,水战则要担心台风期间大雨造成的民怨。



韩国瑜市长应该学学职人的精神,职人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持续精进自己的技术,当市长要像个市长职人,懂得说苦民所苦这句话,但做起来并不容易,这里头有许多政治判断上的眉角,这点汉子(侯友宜)比秃子(韩国瑜)领悟得比较快,施政满意度也高了许多。



柯文哲够聪明,从外科职人升格为市长,显然也找到了政治对照战略,目前来看,柯文哲若不选总统的原因之一,韩国瑜的参选两难现况,是个借镜。



职人一生悬念就是坚持最好一件事,政治人物要长久,恐怕也要有这种精神。



韩国瑜当市长半年后选总统,可能很多人从政治的野心与政治无奈看待韩国瑜,他最后也果真赢得国民党的初选成为党提名人,但很多人是从职人角度看韩国瑜,观察结果,显然韩国瑜少了职人的特质。



很多人都拿闻名世界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来形容职人的精神,小野二郎七岁就在家乡的日本料理店工作,他年轻人时就立志做寿司师傅,他两个儿子也是寿司师傅,美国大导演拍他的纪录片,『寿司之神』当之无愧。



小野二郎的传奇小故事很多,他每天同一时间到同一车站搭车,到达寿司店以后,重复做相同的事情,他70多年来就只做一件事,让他的寿司技艺炉火纯青。韩国瑜市长显然上班时间很责任制,对市政的掌握是否能愈来愈精准,高雄市民才有资格谈有感无感,但他上任市长这么短的时间,还要分神选总统,是完全不符合职人的精神与态度。



桃园市长郑文灿日前也说了一段话:『当首长要有职人精神,所谓职人精神就是要专注、认真才会做得好,那我想任何首长对选民赋予的任务,就是要把选民的期待能够完成,一天当作三天用是很正常的。』



职人是要训练徒弟的,跟著韩国瑜能学到什么?这是职人平凡中伟大的地方。



政治英雄抵不过无名英雄



接下来,我要谈职人的影响与无名英雄的社会现象。



媒体报导,小野二郎对于学徒的训练非常严格,学徒从拧毛巾开始,学会了才能碰鱼,接下来就是学如何使用刀子和料理鱼,反复练习后,10年后就可以练习煎蛋。


韩国瑜治军严格吗? 如果只是福委会主委,显然不像职人。


职人不仅自许成为楷模,还要影响周遭人的效法,过去相传立委花天酒地的乔法案,社会江湖上交际潜规则更多,韩国瑜当上了市长,每年都要与模范生合照,带领众多市府公务人员为民发大财,这个位子无法任性,更不是北农,政治历史中,好坏市长已经变成台湾市长数据资料库,一一留下足迹。


我很想听听韩国瑜市长上任后,高雄市政哪里些公务文化改变了?例如朱立伦新北市长任内,曾不允公务首长称某某『公』,阿扁当台北市长,走动管理及公务机关服务态度改变等等。


韩市长团队应该要左右媒体关注的议题,但不是用爬树来吸睛,否则将频频出现被踢爆或被抹黑的新闻。


韩国瑜到现在为止,都还在为了有没有喝醉酒打麻将这件事,在媒体中不断热议,与其怪媒体哪里壶不开提哪里壶,不如,展现议题建构的能力。


至于无名英雄的社会氛围,这是韩市长热情的韩粉要感受的社会文化。


我记得宗教界感恩师父赞叹师父的新闻才刚过,而政治界强烈信奉韩国瑜的韩流风潮,这一年多来席卷台湾。


偶像崇拜是分众的事,大众的认知并非来自偶像式的崇拜。


韩国瑜传奇产生的偶像崇拜,让韩国瑜赢得高雄市长,但选总统韩国瑜恐先过大众认知这一关。


如果我记得没错,联合报曾经报导过一系列无名英雄的故事,例如打火英雄等等,这反而是现在社会普遍接受与认同的行事风格。


不管是市长或是总统,都该谨记这个无名英雄时代已经来临了。


周锡玮当年变成虎哥,大家都记得源于一个带头打老虎的故事,当年,破案记者会虎哥也常会出席展现他缉凶的决心,但百姓对于政治人物当领头羊的惯性已经改变了,所以,周锡玮在这有一些失分。



新媒体的数码时代里,文化或政治带头的人,可能是一位小人物的小故事,陈树菊是一例,但陈树菊红了以后,许多人也开始消费她,其实,陈树菊是许多无名英雄之一,社会里的无名英雄,低调的文化工作者,奉献的志工服务者,坚持服务价值的职人等等,这些才是真正社会的主流。



当年的阿扁,台大法律系第一名毕业的穷困高材生,发挥法律职人追根究底的精神,在立法院问政犀利,阿扁就是法律专业的政治职人,他担任总统后,520总统就职,化身为不同身分的志工,从街道扫街,到擦拭病患身体及环保志工等等,这是阿扁与团队的议题设定能力,颇受好评。



阿扁到现在,都还在脸书里扮演政治职人,不过,官司缠身后,信者少了,议题设定的影响力,显著降低。



政治人在整个社会文化洪流里,虽是少数个体却拥有多数的权力资源,政治人一向很显性很高调,行事有目的价值,仍服膺领头羊的政治逻辑,政治领导者,除非具有无名英雄与职人的双向特质,否则并不配位。



韩国瑜在选举前,职人专业角色上,并没有定位得太清楚,如果真要说他的韩流,只能说他懂得掌握这股气旋,顺藤而上。



我记得他去年选举提出的基层「每月一宿」,这是接触社会无名英雄最佳的机会,但这不是政绩,也非倾听民意,更不是象征市长亲民的举动,因为要这么做,主角根本不是市长,而是基层民众,市长怎么选择他的每月一宿对象,为何找他?这才是每一宿值得被报导的关键,否则,议题与月宿说故事的主导权,永远还是在媒体端。



时代愈往前走,有些思维必须改变,当年马英九下乡,若以现在环境再去端视,恐也多了一点矫情,因此,看待无名英雄,政治人物结交民间友人,换位思考,才是执政的激荡。



所以,谁具有职人的精神,谁愿意当一位无名英雄,谁愿意相挺无名英雄,恐怕才是新政治人物的创新特质。



仍喊著当选口号的造势里,政治与社会文化主流是违和的,难道没有人愿意说真话吗?



为何现在造势都要在宫庙中完成,难道政治与信仰几十年来一直都没法改变吗?社会早已经骤变,社会文化的核心,政治人始终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