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评.文事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niennien1234/128409582
打印日期:2019/11/16
郭台铭的选举心事
2019/08/08 10:11:43


心事谁人知 郭懂不懂?





选举本来就是一场心智的考验,原先想的与最后得到的,超越自己的想象。


选举既然是一纸与选民之间的任期契约,最后谁画押选你?与您自己参选签名时所想的,不见得一样。





郭台铭难解国民党  郭胜选改变国民党


郭台铭现在陷入长考的,并不是他参选能不能获胜?如果只是看参选的输赢,郭台铭从4/17号到现在所花费的政治成本与机会成本,显然不成正比。


郭台铭最无法下定决心的,其实就是如果他以无党籍参选,国民党他就回不去了,重点不是他会失去党籍,如果郭台铭胜选,国民党势必会恢复其党籍,重点其实是如果他以无党籍参选,他诉求的超越蓝绿的中间选民策略成功,赢得民心却是考验的开始,他如果又回到国民党系统,他的支持度会迅速下降,他的拼经济还没有看到成绩,政治内部可能就会产生价值冲突,这是郭台铭目前心中最软的一块,也是他仍断不了的国民党情结。


其实,国民党是需要改造的,以这次的初选过程来看,国民党的论述是不足的,国民党仍然在意识形态的框架里,保守势力的拥护下,寻求政治上有利的隙缝,如此的投机,并不能让中间选民感受国民党的改变。


郭台铭是一剂强心针,是国民党人才与论述上,最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参选人,然而,郭台铭输给了韩流,郭台铭输给政治江湖上的大结盟,国民党看不出好坏牌,让政治素人与政治江湖好手一起打牌,郭台铭是在政治牌桌上输了,但郭台铭可以与爱中华民国的人另起牌桌,诉求全民一起来当围观人与裁判,这次不玩麻将,我们直接举行政治田径赛,看谁用心,看谁有拼劲,跑完2020这场总统大选。


郭台铭以无党籍身份参选,势必引发国民党内部的山洪暴发,这是郭台铭要严阵以待必然面对的困境。


中间革命的时代来临


国民党初选后仍不能团结的原因,最大的关键不是在于蓝营内部的凝聚力,而在于韩国瑜团队的治国论述,无法让蓝营外部知识份子放心与认同,外部影响内部,内部产生认同分歧。


两党在台湾政治上轮流执政,政党也已经算是公共财,政治人物必须通过政党外部的检验,而非仅达成内部的合意。


韩国瑜所带动的韩流气旋,在中间选民的观察里,它不是较进步的一种声音,不是较包容的一种力量,更非族群融合的深沉呼吁。


韩国瑜说地方执政被中央卡住,所以,他要选总统济高雄之穷改变高雄,但当年马英九即使执政中央,却仍难施展政策,韩国瑜只是高雄市长,不仅蓝绿冲突,中央与地方扞格不入,市长与选民间罢免频传,市长语录在乡民平台流传,选上总统,将面临更大的政党检验,这是知识份子不愿意见到的政治混乱,也是韩国瑜选上高雄市长后,执政换档不佳产生的全民恐慌。


知识份子在台湾,是一个隐性的群体,这群人在台湾选举里,一直没有积极表态,与政治产生隔离的文化现象。这种政治中间意识的弱化与边缘化,与台湾蓝绿间数十年间的恶斗与政治包裹的习惯相关,包裹表决与口袋国会的一分为二,不是全部接受,就是全部否决,让中间论述与逐条论理的空间压缩,久而久之,知识份子的相互主观论述,并不能兼容于政治文化里比拳头的江湖道理,知识份子的良心,恐比不上政治的野心。


中间选民理论模型里,假设只有两个候选人的情况下,候选人若想要得票数极大化,都会靠拢中间选民,这就是民意分配产生的钟型曲线,两极端的选票都不能决定选举的胜负。


但台湾的政治曲线里,并不是钟型理论,而是凹谷理论,也就是哪里个政党形塑自己的版图势力愈大,谁就能赢得选举。


中间选民中的知识份子,并没有自己的论述空间与平台,只能隔岸观虎斗,最后只好削弱自己的影响力,两个极端知道中间选民是一个民意上的关键,但只要凹谷两端版图够大,施政无需积极争取中间选民这块版图,政治座标上中间选民虽然存在,但已经不是施政上最大的考量与选票上的最大关键。


当郭台铭提出拼经济胜利大联盟的政见,当郭台铭提出中华民国派的思维时,当郭台铭让国家担负起少子化积极的责任时,中间选民是被感动的,也许郭台铭系出国民党,但郭台铭的价值理念,已经往中间靠拢,这是中间选民这次支持郭台铭的重要原因。


政治都是对照组,政治光谱的两端,如果是韩国瑜与蔡英文对决,蔡英文与独派的距离,相对于韩国瑜与统派的距离,谁比较中间,谁比较有机会获胜。


中间选民与郭台铭 有共同的心事


郭台铭与柯文哲以及王金平之间的组合,直接诉求在中间选民第三势力,是否能力挽狂澜,关键在于中间选民要有稳定性,独派与极端韩粉是两个极端,在政治常常矫往过正的偏离中,中道力量无从发声,此刻,正是一个契机。


这是政治上的中间革命,台湾必须回到钟型理论的民意曲线,知识份子应该觉醒,郭台铭的选举心事,其实,也是中华民国台湾的心事,郭台铭愈不愿意割舍国民党的情感,台湾终将回到蓝绿里的对决,如果郭台铭的参选,让中间选民的力量站稳政治里的版图,台湾的蓝绿政党会回到民意曲线里,回到正常执政伦理内思考国家的未来。


从国民党角度上看,郭台铭找到从外部改变国民党的契机,这是国民党加速质变的方法,郭台铭的风险只有一个,如果他败了,国民党将更难翻身。


郭台铭如果参选,他回不去自己钟爱的国民党,这是台湾政治版图的移动,时机已到,我们会感谢中华民国派郭台铭先生。


郭台铭先生,您真的想清楚了吗?真的准备好了吗?知识份子的我们已经准备许久,我们愿意跟随您的脚步,再次强调这是一场中间革命,中间选民与您一起面临面对,属于这个世代的共同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