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无涯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mmty1223/3187569
打印日期:2019/12/13
我的不惑之年
2009/08/05 08:34:24

http://blog.xuite.net/w5011a/jyhfu/4759031

小朱老师摄影

 

 

我的不惑之年

(August 01, 2009 刊于世界日报副刊 )

年轻时,如果你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你从哪里里来?你往何处去?我没时间细想,也总以为这问题多么无聊,不必去想。现在你再问我,我还是认为少想为妙,但不得不想,它自然萦绕在你的脑际,天天盘踞。

譬如朝露的短暂人生,来去如风,到底追求什么呢?何种境界才是至高无上的呢?「自在」与「无憾」是我能想出的最理想极致了。欲达此目标,非「放下」不为功。这正是至圣修习终生之标的。孔夫子四十而能不惑,红尘打滚、俗务缠身、纷扰迷惘、悠忽一世的我辈凡夫,岂敢冀望企及?

一草芥俗子如我,虽转眼已超过不惑之年远远久矣,距离那等「不惑」的天阶之境,却犹如十万八千里。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只有降低自己的要求,对近两年来的功课,勉强打个六十分。我知道努力的空间还十分宽广,不焦急惶恐,也不泄气放弃。我平平稳稳过每一天,依然充满好奇与活力地探索。既已不须为生计而孜矻营苟,可以俭朴实在地拥有一些简单的快乐满足。我想,我已经进步很多了。 

当红尘俗事遇上生死议题,即成为惑与不惑的临界。是超越豁然,还是混沌陷溺,取决于个人的心念。宗教信仰是很好的避风港,但不是我的万灵丹。我有自己随遇而安、恬淡以对、平静度日的方式。 

也是在同行好伴仙游之后,才确实感到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是别人的一段曾经、他人生命里的过客;他或许是你的曾经、你逆旅中的过客。永远没有永久,永远没有再见的再见。但是,苦苦执著于失去不回的,只有折损现有的。又何益? 

现在,我站在异国新加坡城市有名的购物中心,并不想采购,只观赏市景。听著大小车辆呼啸而过,建筑物之间的喷泉迸射,及乍显乍消的圆池周遭涌流的水声。注视随水兴起的无数泡沫交错,又撞击不见。 

两个女儿名义上虽说是陪我,其实各有其事。老大自己创业,即使出游,有时也心不在焉。临街一坐,开着手提计算机,接洽处理她的杂务。小女则去附近办事。只一起吃个午饭,我们就暂且各奔天涯了。 

也好,我倚著池畔高栏,丽日晴空下,时而信笔疾书,时而瞧瞧过往行人、或形形色色的高楼大厦。幸好有纸笔,幸好有脑子,到哪里儿都不愁无事可做。待会儿要去博物馆看「康熙文物展」呢,有个期待,真不错。 

生活不就是那么平凡,所有的琐事组成你的喜怒哀乐,任何状态皆左右你的悲欢情绪。是解脱?是牵缠?仅在一念间。当泡沫还是泡沫时,不如让它快活地鼓动前进,寻找它适意的同伴,碰撞激扬的火花,再爆裂消隐吧。 

要明白,不是随时有人陪你、了解你和你说话的,你非独立自在不可!在这「曾经」与「过客」的每一刹那间,选择你快乐的理由吧!当了然这一切只是个过程,至少我们曾经参与,是否便可释然,而不要想太多了呢? 

真正的「不惑之年」,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属于我的,应该快要来到。

(寄自俄亥俄州)

后记

逐步迈向人生的秋冬,盛年不再。正如季节将尽之残叶,犹有几分丰采。虽然舞台递换,心中那抹荷瓣,却因重拾旧笔而含苞微绽,依然生意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