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n's Notes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martintyhsu/3604910
打印日期:2019/12/06
15' 京都之脐 – 六角堂
2015/11/18 18:03:14

彩虹台风袭扰香江,波及来台中转班机。见起飞时间再再延后,急发电邮通知旅馆,就怕错过入住时限,眠床降级成街头。好不容易盼得班机起飞,抵关西机场后却得再耗个把钟头排通关。明明近千外籍旅客长龙挤爆等候区,海关却坚分一半人力镇守小猫三两之日人通关柜台。日本官僚行事之僵化,委实令人匪夷所思。


午夜之前终于踏进机场大厅,正欲赶赴熟悉的绿色JR Ticket Office,竟接获旅馆来电,殷勤告知当晚已无Haruka号可赴京都,建议就近先觅住处,将免收当晚费用并仍保留往后几天订房。虽仅廉宜之连锁旅馆,其服务竟贴心周到若此,令正苦恼万端的旅人感动莫名。


计画赶不上变化,出发首日竟以滞留关西机场作收,旅行之神偶亦伸指作弄。


次日近午,终抵京都,兴奋疲惫沮丧交杂。不知变通地仍照走行程,购一日券,乘地下铁,从四条乌丸一路拖行李至里寺町通。无力领略风光,心里直犯嘀咕,几年没来,竟忘了这段路有多长。


旅程早已开始,管你掉拍走调。仓皇寄下行李,先入锦天满宫,摩挲金牛定神之际,顿悟再不可执迷,铁心盘算这一章那一节好该跳过跳过跳过,直扯到那定落心底死紧的锚方休。于是,视若无睹地飘过强人挤挤的锦市场,食不知味般咽下鲭嫩醋香的伊豫又,一路收魂拾魄,往京都之脐行去。


京都千年皇城岁月,始于桓武天皇于公元794年迁都平安京。依据中国风水观念,平安京乃四神相应福地,城市规划仿效唐朝都城长安的条坊制,以北边的船冈山为倚仗,往南拉出中轴线朱雀大路,并区隔出左京「洛阳」和右京「长安」,再以东西向九条、南北向十一条大路分别定出「条」与「坊」,每一条坊区块再依东西向、南北向各三条道路均分为十六个「町」,每町再依四行八门制划分成三十二个「户主」。画线画线再画线,分割分割又分割,整齐严明的平安京,建城伊始便擘划出方方正正的大小街区。然而,这棋盘般井然有序的蓝图,竟遇上个不大不小的难题,顶法寺。


紫云山顶法寺,乃集改革政体、遣使入隋、振兴文化、倡导佛教于一身,日本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圣德太子于公元587年所兴建,供奉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此寺有个更广为人知的俗称,六角堂,因本堂形呈六角,喻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皆得清净而得名。这么一座大有来头的寺院,给平安京的都市计画委员会添了甚么麻烦?


说巧不巧,六角堂就挡在新都的计画道路上。


论辈份,六角堂比平安京还年长两个世纪;论资历,圣德太子更属于「制礼作乐」等级的前代皇族。这「先皇敕建」挡了新都的计画道路,你待怎地?硬著来,伸张皇权力,下令拆寺还地?还是低姿态,寺不转路转,让计画道路拐个弯?


桓武天皇不搞犹疑难决这一套,他派出钦差大臣赴六角堂,向观世音菩萨禀明原委,晓以大义。菩萨呢,自然是闻声救苦,大发慈悲了,只见刹那间怪云狂风一阵乱刮,地动山摇间,六角堂就这么自行向北挪了五丈,也就是十五公尺,道路预定地终于给腾了出来,平安京建设工程也因此顺利进行……


故事还没说完,老婆瞪大眼睛看着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六角堂的山门紧邻六角通,千多年前该是为了这条道路「自动」挪移至现在的位置。六角通往北是三条通,再北是姉小路通,三者结合就是和叶误唱为「新娘六角」的正解「姊三六角」。京都迷一定要多看几遍「迷宫的十字路口」,保证游京都从此不再迷路(误)。



本殿供奉圣德太子护持的如意轮观世音菩萨像,不过是日光线欠佳兼大叔老眼昏花,看得并不真切(根本看不见吧你),欲瞻仰圣像者请自行造访六角堂官网。此寺因僧侣长年供花献佛,竟发展出花道宗派,殿旁亦书「华道发祥之地」,日积而有功,此之谓也





栖身于用支架硬撑成六角形的御幸樱下,十六尊疗癒力满分的小罗汉,抚慰著大叔略显疮痍的心境,可惜未开花的樱树实在超没看头。




云六角堂腾移之际,原址现出建寺当时的一方六角形础石。此石因位于京都中心,恰如人身之脐,是以又称脐石。不过大叔对此一流行说法颇感疑惑,昔日平安京的中轴线乃朱雀大路,位置约当现今的千本通,与此处相去非得用道里计不可,脐石乃京都中心之说,实不知缘何而来,若说是左京洛阳的中心,倒还有几分靠谱,尚祈方家有以教我。



最后,身为俗人,自然不能免俗地搭上一旁大楼的电梯,俯瞰殿顶,留下写真,以兹为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