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岛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kathy970917/4129380
打印日期:2019/12/1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8)人丁兴旺
2010/06/14 21:29:38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8)人丁兴旺


匆匆一年即过,时间来到周慎靓王六年;即公元前315年的秋天,陈清在怀胎十月后产下了一个巨婴,是个男孩。这小家伙一出生就手舞足蹈啼声洪亮,仿佛在妈妈肚里待得太气闷了,迫不及待地要伸展一番。欧衍抱著这宝贝孙子不肯放下,一边眉花眼笑地公布了他大半年来的研究成果:这孩子名为「宇」,连名带姓地叫就是「欧宇」。


添了这一口子就是一家五口了,除此而外,这时候欧府还有一男一女两个管吃管住的长工,颇为热闹。


那个女的长工叫「梅姑」,至于姓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原本是陈祥从奴隶贩子手上买来的孤儿,算是陈家的“用事童仆”,虽然从未受到苛待,但说到底也就是个女奴的身分。这梅姑是陈祥家里女仆中最能干的一个,任何粗工细活都能干得俐落漂亮,所以陈祥特地挑了她做为义女陈清“嫁妆”的一部分。当梅姑到了欧家后,欧家老太爷亲口告诉她:「咱家没有“奴”字辈的人物,你爱留爱走悉听尊便。若是留呢〜一个月工资两百五十钱,外带管吃管住,若是走呢〜就送你五百钱路费,还帮你安排前去枳邑的便船。」,结果梅姑只考虑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决定留下来,因为她明白这儿就是她所能找到最好的去处了。


另外那个男的长工叫「朴全」,是二水村的子弟,事实上也就是隔壁邻居,只不过他家除了朴全一人之外就只一只大黄狗,而他爸妈早在十年前就相继过世了,也没兄弟姊妹,所以他也懒得去整修他家那破烂小屋,干脆就住在欧家了。


朴全的爷爷原本也继承了几分地和一艘小船,但却鬼迷心窍跑到枳邑去赌博,把家产输个精光,所以害的朴全他爸在村里打了一辈子的零工。到了朴全当家时日子稍微舒适些,倒不是因为他捡到金子了,而是因为他光杆一个,打打零工就一人饱全家饱了,加之他是个有名的穿山甲,爬山打猎的本领高明,没零工可打时也能弄个飞禽走兽的打打牙祭,饿不著。此外,欧妈妈有时会帮他做件衣裳,或替他缝缝补补,免得看他衣不蔽体的太碍眼,而且欧旺若有什么好吃的零嘴菓子,总是会找这位好哥儿们分著吃呢!


欧家娶了媳妇,雇了佣人,这会又添了一口小家伙,家庭用度不如以前那么宽裕了,欧衍老爸于是决定打破百年来的惯例,不再只对二水村的乡亲提供专属服务,而开始将铁器卖到外地,这样收入可以多了两倍不止。业务量大增之下,铁铺就需要补个全职的人手,所以朴全就从零工升任为正式的长工了。


陈清在生了欧宇没多久后又怀了身孕,可见欧旺这对年轻夫妻有多么热衷这档子事了。这胎无论男女都打破了欧家百年来每代仅有一胎的奇特传统了,这让欧衍夫妇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心想欧旺这个“旺”字果然取得好,照他们小两口这生孩子本领继续发挥下去,家里人丁兴旺指日可待。


就这样幸福和乐地又是一年,陈清的第二胎也顺利分娩,这次又是一个男孩,欧衍爷爷为他取名为「寰」,即「欧寰」小朋友是也﹗欧寰没有哥哥那么巨大,但一样地健康活泼,而且眉目之间看来比欧宇更要清秀些。


欧旺与陈清这一对再接再厉努力不懈,在生了欧寰后的一年,老三就出生了,很紧凑地一年一个,一点都不浪费时间。老三又是个男孩,但这回欧旺主张这孩子就别姓「欧」了,让他姓「苌」好了,好让陈清;或说前蜀公主攸;的母后家,也就是大忠臣苌弘家,得以延续血嗣。这个提议获得两老的鼎力支持,陈清也接受了这份好意,就把老三过继给她已过世的表弟苌栩。苌栩是前蜀太傅苌枚的独子,在蜀亡国后被秦国处死了,苌家的香火因而断绝。至于这位将继绝世传香火的苌家新苗的名字,在一番谦让后,还是由欧衍爷爷来担当重任,为他取名为「申」,以取其字形上的承先启后之态,所以咱们以后就叫这位欧家老三为「苌申」。


这时家里又多雇了两个管吃管住的长工,也是一男一女。这男的长工姓「孙」名「信」,是陈祥的外甥。孙信原来跟著陈祥大江南北地跑生意,是陈祥十分得力的助手,只因年轻气盛,与人冲突打架,把一个资州地痞头儿的儿子给打伤了。陈祥带著他去给对方磕头陪罪,又是赔钱又是摆酒席的,那地痞老大摆足了威风就答应了和解,但条件是不许孙信再踏进资州一步,否则见著了便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因此之故,陈祥就安排这外甥到义女家去帮忙,也顺便在这山明水秀的乡间好好修心养性一番。


至于那女长工则是二水村里的一个年轻寡妇,她名为「瑛」,而娘家姓「夕」,是住在夕滩村(注一)的賨人,夕滩村则在二水村往涪水上游约三百多里处。这位夕瑛的先夫两年前被欧旺打死的那只老虎吃了,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再嫁对象,不过因为她织布的手艺了得,所以虽然没子没女,但先夫的家里还是让她住著,也好给家里多一份织布的收入。


欧家因为人口膨胀迅速,颇有点食指浩繁的感觉,欧妈妈担心铁铺的收入不够用,就打算请个帮手,开个小小的家庭纺织厂,也开始对外营业。夕瑛听到消息就跑来应征,而且要的工资很客气,这恐怕也有点感谢欧旺替她先夫报仇的意思。至于她的先夫家里,虽然有点可惜失了个免费女工,但瞧在欧衍曾经致赠三十金抚恤金的份上,也就没有异议了。




欧妈妈与夕瑛使用的纺织机


欧旺和陈清似是生孩子生上瘾了,紧接著在随后两年又生了两胎,前一年先来的那老四还是个男孩,取名为「定」,而晚一年来的那老五终于是个女孩了,名为「婉」。


在欧家的事业方面,「欧氏铁器」与「欧氏絺綌(注二)」都已经成了巴、蜀一带的第一品牌,但因为数量稀少十分抢手,所以价格比同类产品贵上不少。不过欧家并不想扩充产能宏图大展,能像这样一大家子不愁吃穿的就于愿已足,所以欧府这两年就没有再添长工了。


当欧婉五个月大的时候,陈清的小腹又已微凸,看来约摸已怀孕三、四个月了,不过这无碍陈清的行动,她照样忙著打理行李,准备全家出动回资州娘家,探望好久不见的义父,并且为义母祝贺五十大寿。


这时一个汉子闯进了大门,口中直叫著:「大小姐﹗大小姐﹗」,原来这个人姓「朴」名「涌」,二水村人氏,是欧旺的表弟,也是陈祥的船队中一艘船的掌舵〜或称“船老大”。这朴涌从少年就是出了名的浪里白条,操舟游泳的本事一级棒,陈祥看上了这个人才,就吸收他到自己的船队里工作,他从商船学徒干起到现在已有十几年,早就是个干练的船老大了。这几年陈祥叫他专门跑涪水这条线,好就近服务欧家这个大客户,也让他回家的机会大增〜这对商船船员而言是个难能可贵的福利。朴涌虽然是欧旺的表弟,但很少叫陈清“表嫂”,而多半是就著老板那儿的关系叫她“大小姐”。


朴涌边往里头走边大声说道:「大小姐,好了没?咱们得趁著日头还高启程哪里﹗」,陈清也大声喊:「好了﹗好了﹗…小涌你进来了再说话,别大呼小叫的。」。


待朴涌走进正厅,看来陈清也整备完成,陈清对他说道:「行李都在这儿,可以让伙计们来搬了。」,接著陈清就扭头向著内进“大呼小叫”地喊道:「集合了!大家出来点名!」。


陈清话声一落,就见一个大一点的小男孩牵著一个小一点的小男孩冒了出来,大一点的那个喊道:「宇儿到!」,小一点的那个紧接著喊:「寰儿到!」,然后欧旺走进来了,两只手各牵著一个更小的小男孩,右边的小小孩用稚嫩但很有精神的声音说道:「申儿到!」,接著欧旺代替左手的幼儿说道:「定儿到!」,这时候梅姑抱著一个婴儿也来了,她笑嘻嘻地说道:「婉儿到!…梅姑到!」。


陈清歪著头说道:「咦?怎么少了一个?」。


欧旺赶忙说道:「爸爸到!」。


陈清笑著纠正他说道:「嗯,下次要说“老公到!”。」,接著对大伙儿说道:「很好!全员到齐,咱们这就去向爷爷奶奶辞行罗!」。



(注一)夕滩村约当今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自治县和平街道。


(注二)絺与綌都是麻织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