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双溪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hilo0002/130149615
打印日期:2019/12/13
原则或是利益?
2019/10/18 09:16:12

最近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延烧到美国的NBA。事情的原始是火箭队的总管莫雷支持香港的反送中,导致中国的反制,火箭队马上跟莫雷切割,说这是他个人的意思,非火箭队的意思,NBA主席也试著控制事件的扩大。新闻报导,莫雷被解雇。巴克利说他可以理解NBA官方的立场,毕竟这牵涉到几十亿美金的事。




这件事似乎就到此定论。直到今天,儿子提到了詹姆斯对莫雷的评论,认为他是不了解与得到错误的信息,因而支持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这个说法引起了很大的反感。儿子说他跟耐吉有合约,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我就说他因为牵涉到的金额巨大,所以会支持中国的立场。有反对他的人把他的照片修改成如下的样子,来表示反对他的立场。





我跟儿子像讲笑话的说,这是几十亿的金额,如果是一,二十万,或许应该支持反送中,但是几十亿,那应该支持中国政府。儿子说如果我是詹姆斯,我已经很有钱,所以可能会支持香港。我后来想一想这个问题,如果牵涉到这么大的金额的时候,我会怎么做?是选择原则,还是利益呢?




其实这件事以詹姆斯来说,他最好的就是不要表示意见,就没有选择的问题,闷著头赚钱就好了啊!如果在今天以前,我觉得香港的反送中是小题大作,但是看到了网友波音747所显示台湾司法的黑暗面,以台湾如此的民主制度,司法还是这么黑暗来说,中共的司法体系应该不会比较好,而是更严重才对,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的反送中似乎有了它的理由。当然台湾支持反送中是龟笑鳖无尾,是为了政治的目的,真的应该做的是,检讨自己的司法体系,如何来改进才是。因为你的司法,我才觉得香港的反送中是有其正当诉求的。




我想了一下这个事情,应该坚持原则,还是顾利益呢?其实这件事情并非是非黑白那么清楚的,主要的原因还是中国的司法不受人的信任,他们的法律是为了政治而服务,所以可以很正义,也可以很偏颇!香港人害怕的是,因为政治立场,那一天某人就因为送中而不见了。




以原则来说,不可以因为金额的大小而牺牲原则。例如,不可以犯法,这个原则不可以触犯的,不论牵涉到金额有多大。但是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他不是一个黑白分明的状况。但是如果是如电影“美国制造”汤姆克鲁斯演的,讲他替墨西哥毒枭运毒的事,最后他被出卖而死。他钱多到家里橱柜跟后院地下都装不下了,有这么多的钱,可以赚吗?这是明显违法,自然而然不能做。但是在台湾会有多少人做,如果给他选择的话?我们的价值观似乎在强调有钱的好处,而政治人物颠倒黑白是非的能力很强大,让人们觉得或许,钱这么多,应该没关系吧?到时候只要分一些给法官,打通关节就好了,所以才会有陈由豪送钱至官邸的事。拿钱的人不对,难道送钱的人就对了?




有没有看玄幻小说,小说里有时会有这样的情节,为了强大的力量,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深渊的恶魔领主,当事情完成,他就成了恶魔领主的奴隶,不得摆脱。电影”神鬼愿望” 也有类似情节。当选择利益而不顾原则的时候,就有如出卖自己的灵魂给恶魔,所得是金钱,所失却是你无法想象的大。一般人或许觉得,一点的小犯法,没关系的吧?但是如果知道后果很严重,还会这么作吗?




当然这一切都在一个前提之下,我们是有灵魂的,作了犯法的事,是需要轮回来改正的。有一天在媳妇家,我又再大放厥词,讲世界是神创的。媳妇问了一个直指核心的问题,Show Me The God,我又楞住了,没有回答。




后来自己检视自己所信,我看到过神吗?神迹,或是神的使者?统统没有,那我如何坚信自己的认知是对的?就回想我自己是如何从一开始走向这个路的。当我回想一遍,加上一些其它的佐证,又坚持所信,虽然没有神,神迹,或神使,我仍然选择相信自己的选择。




选择利益而不顾原则的话,就如同出卖灵魂,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如果掌握权力而犯法,虽然爽快一时,但是代价却是被恶魔奴役,无法解脱,这样的代价看不到,却是无法想象的大。




这如同军人强奸一个女人,爽一下,却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唯一死刑)。这是看得到的代价,而看不到的代价,却是付不完的。




想通这些,结论是,宁可贫穷,也不能为了钱而不顾原则!至于詹姆斯的情况,最好是支持香港,如果不行,就闷声大发财就好了。这是一个灰色地带事件,所以不说话应该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