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限 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ha08713839/40161030
打印日期:2019/12/13
回忆录(一)国小篇
2015/12/24 13:16:22
回忆录(一)国小篇

民国41年底,或是42年初交界点出生,没有准确的谱,也就不必推敲了,至今仅存记忆是日历上,何故为何每日都是49年,也是我小学一年级,认识数字的开始。



小一的记忆是依稀记得我会写出自己名字,注音符号好像到小三才明白拼音,懵懵懂懂,所余记忆仅剩不停抄写国字,不是一字又一字连续不停地写,而是同一笔划全部划过,再划另一笔划,如此这般,当然识字能力不佳,以致于到小三才稍稍识字。


国小四年级参加恶性补习,直到国小毕业为止,什么是恶性补习,正常上课时间以外,再多出晨间一节,晚间二节,从早上七点~晚上八点,连续十三小时的课程,不停的上课,不停的考试,不停的打手心,不停的淬链。


上课内容是国语、数学二科,由于家贫,又资质驽钝,成绩惨不忍睹,痛苦不堪,国语考卷第一项,注音符号往往都是零分,卷舌音几乎全盲,好不容易猜对了,还有第二关卡(二三声)也是永远摸不透,这般折腾下来,能够答对简直凤毛麟角,屡屡获得大鸭蛋。

还有作文一项,更是万恶罪魁,永远被他打败,每次考卷分发下来,被打被骂是必然的,在绵密的恶补考试下,天天竹笋炒肉丝,外加卤蛋一颗(注音),二颗(作文),这样的日子,还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天公仔了。


每节下课就独自一人在树下搓揉刚刚的红肿,或许你会说我以泪洗脸,度日如年,错了。我不哭,我坚忍,我立誓不退,数学课稍稍有喘息机会,但是比不上班上怪才,又加上老师给我们判定几分为及格点,少一分打一下,同样也过著牛马的生活,我们的老师都拿著藤条在手,有时因为十来下要打,难免失手打到手掌上方的手腕,瞬间血管肿涨,鲜血欲滴,痛彻心扉,同样地,不哭不泪,待下课到树下,同学互相擦著姜片,相濡以沫,钟声一响,继续进教室上课,又是一条好汉。


恶补三年期间,我住宿在外,每天我妹妹会从家里带来二份热腾腾便当,一个早餐,一个午餐,晚餐在街上食堂用餐,当我打开便当一刻,我的泪水就噗漱而下,想到父母的辛劳,羞愧我的成绩,更渴望母亲的怀抱(很少返家),我天天早餐边吃边哭,吃完了,继续苦读,迎接一天没完没了的痛苦。



再说晚餐一事,是固定在一家熟识的食堂吃饭,固定的饭菜,由老板决定,小孩子不可指定莱色,固定份量,用毕再到记录卡划押签名即可,月底妈妈会去结帐付清,有一次长假期间(何时已忘记),学校停课(妹妹没来),补习照旧,这时候食堂却偏偏整修内部,临时打烊,我二天六餐滴食未进,饥肠辘辘的惨痛经历,没齿难忘呀!


这样凄风苦雨的青涩日子,国小毕业只能考取梅山初中,未能考上嘉义师专,嘉义初中,继续悲惨初中三年生涯(下文再叙),我真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在墙角下苟延残喘了。


我家有六个兄弟姐妹,家无恒产,佃农出身,挑夫工作渡日,食指浩繁,仅能供我一人就学,同时也担误了妹妹的求学机会,父母无力供给双份补习经费,只好牺牲妹妹了,我从小就这样被呵护栽培的,我都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立誓要苦读上进,这些苦楚难不倒我,吃苦耐苦,也就造就我一生的幸福,你说我能不珍惜,知福、造福、惜福呢!

P.S. 我尚有的记忆 老师:林德和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