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限 的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ha08713839/125247392
打印日期:2019/10/21
文学之美(39)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2019/04/04 00:55:00

文学之美(39) 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原文: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宋.朱淑真







赏析:春风戏弄著柳条,小径流动著花香,正是清明雨过后的大好时光。然而一位深锁朱楼的女词人,却正为春而烦恼,正在怨恨春的迟迟不去。她的怨春,自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春日往事。但在此时,无心细说,却只顾去责怪那扰醒她的春莺。莺声呖呖,啭得正巧,可在她听来,却无非愁声。莺儿全不关情,在绿杨影里、在海棠亭畔、在红杏梢头,到处是它们巧舌如簧,到处是它们的娇语媚音。可叹可悲,在如此惊耳的啼春声中,竟有一人,塞耳厌听,如坐愁城。





引发:这首词笔触轻柔细腻,语言婉丽自然。作者用鸟语花香来反衬自己的惆怅,这是以乐景写哀的手法。作者在写景上不断变换画面,从明媚的春日,到阴霾的天气;时间上从清明之前,写到清明之后;有眼前的感受,也有往事的回忆。既有感到的暖意,嗅到馨香,也有听到的莺啼,看到的色彩。通过它们表现女主人细腻的感情波澜。下片词的自问自答,更是妙趣横生。词人将静态的“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引入黄莺的巧啭,静中有动、寂中有声,化静态美为动态美,使读者仿佛听到莺啼之声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流播到另一个地方,使鸟啼之声寓于立体感和流动感。这是非常美的意境创造。以听觉写鸟声的流动,使人辨别不出鸟鸣何处,词人的春愁,也像飞鸣的流莺,忽儿在东,忽儿在西,说不清准确的位置。这莫可名状的愁怨,词人并不说破,留给读者去想象,去补充。





作者:朱淑真,又作朱淑珍、朱淑贞(1135年-1180年),号幽栖居士,南宋女词人,约生活于南宋高宗时期。原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





轶事:朱淑真的词「含思凄婉,能道人意中事」。著名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直被认为是欧阳修的作品,有学者考证原是朱淑真所作。(摘録官网)





朱淑真出身仕宦家庭,其父即临安知府朱曦颜,家境富足,受过良好的教育,通音律、能绘画。后嫁绍兴知府汪纲为妻。她是宋朝仅次于李清照的女词人,相传朱淑真婚后生活不幸福,离婚再嫁,最后仍抑郁而终,享年不到50岁。其墓在杭州青之坞。





以上照片拍摄于高雄美浓.蝶舞涧生态园区,区内遍植数千棵花旗木,此刻正盛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