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sing的专栏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genglansing/130135625
打印日期:2019/12/16
他乡望月各垂泪
2019/10/17 10:37:03



线的这一头跟那一头,望月的心情是否相同





兄弟异心


各想一展本事,不让诸方神圣看轻


眼见骨肉阋墙


周遭人等个个心急,唯独族长,


背着手,踱著方步,喃喃吟著不痛不痒的诗句


慨歎众生瞎操心


光阴一秒秒过去,时机一寸寸逝去


拳掌紧握的气力,在疲惫的指缝间逐一流滴


终至一如散群的大雁、离根的飞絮


只能各自在他乡望月


泪眼遥对,暗自叹息


 


世间事,很难做到让每个人都满意


互有冲突的时候,在折冲间取得彼此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也不容易


只是明知难为,仍得打起精神花上脑筋想出方案


就怕一方吃了秤砣铁了心


驷马追不回离了缰的野念,誓不跑完这片原野绝不甘心


如此另当别论


 


白居易写战事之后家道中落导致骨肉分离的凄凉与悲痛


战争非因这家而起


在秋天的夜晚,各处异地共望明月时,


思乡垂泪的心,至少无愧


若果兄弟们得为战争负责


这日后他乡望月


可别掩面无颜对泣


 


 


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真是秋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