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正雄的在地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ganghu999/130123016
打印日期:2019/12/11
韩总发讨檄文,以正制邪
2019/10/16 10:28:07



经文: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25


上文花了一千多字,只讲了「是故」这两个字。为何要这么啰唆?是故者,从此也,因果也。没有因,不会有从此,不会有果。所以,凡夫畏果,菩萨惧因;凡夫怕灭,菩萨恐生。因和果,是会相互循环,生灭不息的。


那么,谁是凡夫呢?对佛而言,菩萨即是凡夫;对菩萨而言,佛陀门下的声闻、缘觉乘众弟子,都叫凡夫。至于你我之辈,看到南传佛教的信众,千万不可因其为小乘,就看不起对方,毕竟相对而言,我们才是真正的凡夫。比方说,他们能一静坐就坐上好几个小时,这就了不起。


可菩萨为何怕生?因为有生就有灭,种因必得果。可身为凡夫者,看不透这一层因果、生灭,既对立又统合的道理,正如《楞伽经》、《大乘起信论》再三警告的,「一念无明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从此烦恼没完没了。


这就好比「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看着天边飘起几丝柳絮般的灰云,忽然间乌云满布,天地瞬间黑暗,下起倾盆大雨。这个「忽然」,就叫做「无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脑开始生起第一个让人陷入苦多于乐的念头。


要不,问问蔡政府和民进党,何时生出「主张台独」的第一念?保证没有一个人答得出来。此之谓,「无始无明」,也就是韩国瑜昨天昭告全国民众,高唱「我现在要出征」,下达北伐讨檄令后讲的,民进党最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若问他们怎么会这样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韩国瑜的错,因为答不出犯了贪嗔痴的「无始无明」之由。倘释迦牟尼佛在世,必会称之为「可怜愍者」,不必痛恨,只须堪怜。怎么不可怜呢?看蔡英文、陈菊、苏贞昌这帮人,整天活在自己谎言编织的蜘蛛网中,以苦为乐,能活得自在和自由?


以彼观此,见不贤而内自省,或该反思我们自己,是否也活在一场「有」与「无」间,来来回回的大梦之中?


事实是打从出生起,我们就活在充满对立观念的世界中,好「有」而恶「无」,有之则喜,无之则嗔。父母和家人一辈子都在吵闹与谈和中度过,男女之间呢,相爱相杀到底,此之谓「既统一又分裂,既对立又统合」。


好比一个女孩问男友:「你爱我吗?你告诉我,爱我哪里里?」


「爱你眉毛,你的眉毛又细又长。」


「真的吗,只是爱我眉毛?那我把眉毛割给你吧,你还爱我吗?」


幸好这男生没说爱她的脸、爱她的细腰和大腿,否则情侣一生争执,准定要发生谋杀案了。


政治也一样,几千年来的人类政治史都在说明,共和也罢,君王也罢,乃至民主万岁云云,无非在不完整中追求完整;但完整又太无聊,没有玻璃破碎的声音来得悦耳。于是分分合合,都怪我们这个大脑在搞鬼,得之必恐无,恐无必争有而再有。贪念一起,嗔心即发。如此反复,怎会不发生斗争和战争?


说到底,只有一句关键话,政治人物是为天下苍生,抑或只为一党一己之私?前者为正,后者为邪。一目了然,何需多言?


然则以此观察台湾当前政局,韩国瑜的深获庶民爱戴,乃高唱「我现在要出征」,而在场众人热泪盈眶,群相齐唱。为什么?因为韩国瑜已然舍去「我相」,口中唱出的「我」,实在就是身为政治家和佛教徒的大悲心。人民感受得到他的热血沸腾,自然倍加珍惜。


正如他讲的;「民调只是冷冰冰的数字,民心是热乎乎的真情。」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唯其如此,方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臻至真空而妙有,


台湾选民们,站出来力挺韩市长吧。既然等到这个人了,现在正好出征──下架蔡政府的讨檄令既已下达,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现场直播】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屏东行程|2019.10.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ytbOHDx6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