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正雄的在地博客
原文网址:http://blog.udn.com/ganghu999/129316858
打印日期:2019/11/14
韩国瑜拥有强大的正信正念
2019/09/14 10:28:19

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10 


我们继续分享《心经》起首的这段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前头五字,彰显这位菩萨展现「返观自心的智能」,以是名之。这在前面几篇帖子分别提过,底下重点来了,什么是「行」?


一般学佛有四个次第,「信、解、行、证」,一级一级升上去。《心经》讲到这个「行」,其实已把第一阶段对佛教的正确信念,第二阶段对佛法的融会贯通,都含摄进去。虽不明讲,但尽在不言中。


什么是「行」呢,光会「言教」的「信、解」还不够,必须要有时时修持,足供表范的「身教」。两者合一,始能称之为「行」。接下来,如何「行」?


《金刚经》中,释迦牟尼佛开示大弟子之一的须菩提,「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贤者,指的是声闻、缘觉乘的二乘果位;圣呢,就是大乘的权教、实教菩萨。那何谓「无为法」?一句话讲开,即是「返观自心的般若智能」,不但要能教化众生,还得身体力行。


此所以般若有浅、深之分,声闻罗汉能断「我执」,却不舍「法执」──认为对属于色蕴的身体固可空掉,但坚持一切理论、观念、现象等代代「有」之,是常有常存的。这种智能,虽然了不起,却止步于「浅般若」,就无意再提升了。


可菩萨则不然,不但要求空掉「我执」,远离「法执」,就连「空」这个理念也必须舍去,务必做到「一尘不染,一法不立」,才可称为深般若、甚深般若。


由此观点来看,《金刚经》发挥的是如来佛之甚深般若,《心经》呢,则为观世音菩萨无时无刻、分分秒都在「行」之的「深般若波罗蜜多」。


上面讲的是「理」,底下谈「事」,韩国瑜这位佛教大行者的事。


今年9月初,有2000多位比丘、比丘尼在佛光山有一场聚会,希望韩市长能关起门来,给他们讲上几句话。就是因为这缘故,导致他接见日本外宾的行程,晚了25分钟。可你们以为这一大批来自台湾各大丛林的比丘、比丘尼,只想听韩国瑜宣传高雄市政,讨论总统大选吗?既然门都关了,谈的当然是内行人才懂的般若智能、无上甚深微妙法。


这不是任何一位政治人物可以办得到的,足见在这2000多位出家人的心目中,非常清楚韩国瑜对佛教的强大信念,以及在佛法的行持上,有著深不可测的修养。否则以过去的30年为计,星云大师何尝邀请过哪里位总统参选人,给在座的几千名法师上过课?


可别低估他们的份量了,背后无不有著全台各地难以计数的佛教信众,每个都是韩国瑜的坚强后盾。


可只有佛教徒才拥护韩市长吗?错了,在98日的新北水漾公园61万人的大造势中,就有一位女基督徒事后打电话到王又正的政论节目上,坚信韩市长是「神所拣选,所爱的人」,笃信上帝的他们都非韩不选。


为什么韩国瑜可以所到各地宫庙,都被挤得满满的人群簇拥,而蔡英文却是随扈比记者多,记者又比民众多?


因为韩国瑜就像《法华经》中的常不轻菩萨,永远对民众秉持「你大我小,你重我轻,你对我错」的爱与包容;也唯有这份强大的正确信念、热情无比的真诚态度,才能做到真正的谦卑,却又不碍他带给人民阳光与欢笑。


这才是真正的「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